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万卷斋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万卷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翌日,清晨。

    炎州桑无垠的府邸。

    一名大夫打扮的修者,一路从庭院中疾步穿行,最踏过一座浮桥,来到一处建于湖中心的阁楼前。

    这间名为“万卷斋”的三层阁楼,正是这庭院主人桑无垠曾经的书房,以及他读书、画符、会客之地。

    为什么要说曾经,那是因为从十年前,他勾结仙盟意图夺取家主之位,接过非但没夺成,还被桑不乱以一道“金汤符”困在了这阁楼中,十年间一步未曾迈出。

    “老师,老师,学生有急事相告。”

    那修者一脸兴奋地冲着那阁楼喊道。

    “是孙若水吗?”

    阁楼内悠悠地飘出一个十分淡然的声音。

    “正是弟子。”

    听到桑无垠的回应,孙若水当即跪倒。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桑无垠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老师,弟子守在那桑不乱房前一夜,终于探得他已在昨夜断气,命归黄泉!”

    孙若水,双目通红,激动无比地道。

    不过阁楼内的桑无垠却是久久不语。

    “老师,您终于可以摆脱这万卷斋,这炎州再也没有人能困住您了!”

    那孙若水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接着道。

    可阁楼内的桑无垠依旧没有说话。

    不过就在这时,又有六七个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阁楼前。

    “十一师弟,你也是来给老师报喜的?”

    一名身形矮胖的修者看到孙若水后惊诧地问了一句。

    “三师哥,你们也都知道了?”

    孙若水也是有些惊奇地道。

    “这消息,一大早就传遍整个桑家了。”

    没等那三师哥回答,一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走到两人的跟前道。

    “大师哥,你也来了!”

    那孙若水跟他三师哥皆是一脸惊喜道。

    “嗯,不止是我,都来了。”

    那大师哥,指了指身后陆续赶来的几人。

    这些人跟孙若水一样,都是桑无垠的弟子。

    这桑无垠平生最大的嗜好之一就是收徒弟,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收下的弟子,少说也有两三百人了。

    因为他不喜欢师父这个称呼,所以他的弟子都叫他老师或者先生,而他教弟子时也如同私塾先生授课一般,将这些弟子都聚集在一处开课授业。

    而在此之后的很多年,随着桑无垠的这些弟子一个个成长起来,桑无垠这一脉的实力也从最初的籍籍无名,变成能够直接挑战桑家家主的存在。

    不过十年前的那次叛乱,桑无垠这些弟子死伤惨重,三百弟子余下的不超过三十人。

    此刻来到这里的,毫无疑问皆是他余下这些弟子中的精锐。

    桑无垠被关押在此期间,他这一脉还能继续维持甚至暗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弟子的功劳。

    “可是大师哥,老师他不愿出来。”

    孙若水一脸无奈地看着那大师哥道。

    “桑不乱死了的消息,你跟老师都说了?”

    大师哥问。

    “说了,都说了,可我说完,老师就不说话,在里面一声不吭。”

    孙若水道。

    “那我们就一起把老师请出来,这些年老师跟我们受的屈辱,必须让桑不乱那一脉以血来偿!”

    那大师哥眼神冷冽地道。

    说着他一把跪伏在地,随后高声道:

    “大弟子谢明轩,恭请老师下楼,为吾等洗刷此十年之耻!”

    他一开口,身后的师弟一个个尽皆跪伏在地。

    “二弟子冯良工,恭请老师下楼。”

    “三弟子卯正浩,恭请老师下楼。”

    “五弟子祝瀚,恭请老师下楼。”

    “八弟子苗柏,恭请老师下楼。”

    “九弟子顾平,恭请老师下楼。”

    “十一弟子孙若水,恭请老师下楼。”

    ……

    “都起来吧。”

    终于,阁楼内的桑无垠开口了。

    “老师不出来,我们便不起!”

    那三弟子卯正浩态度坚决道。

    “老师执意不出,难道是解不开这金汤符?”

    孙若水疑惑道。

    不过他这话才一出口,那万卷斋大门上贴着的“金汤符”瞬间裂开。

    一股颇有几分浩然之意的罡风破门而去,吹得门前跪着的那些弟子衣袂作响,顺势从那湖面扫过。

    一株株本已枯萎的睡莲,霎时齐齐怒放。

    随后一名眉目端正儒雅,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身灰布儒衫踏出万卷楼。

    “区区一道金汤符,就算桑不乱不死,也是拦不住我的,我只是在考虑,此次谋事,我是继续呆在这万卷楼中有利,还是出去比较痛快。”

    桑无垠看了眼面前跪着的弟子们,抚了抚长须笑了笑道。

    “恭喜老师,修为又上一层楼!”

    大弟子谢明轩起身一脸激动地看着桑无垠。

    “一个人住着清静,看看书,画画符,总算是悟出了点东西。”

    桑无垠不以为意道。

    “之前我交代你们的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桑家那小丫头自然不足为惧,不过他身后的赵家跟那几名族老,还是有些难缠的。”

    他接着问道。

    “老师交代的事情,我们自然不敢怠慢。”

    谢明轩当即正色道:

    “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筹划,族内八老已经有三人愿意站在我们这边,另外还有两人在犹豫,至于赵家人,仙盟已经在帮我们处理了,想必他们这时候已经无暇他顾。”

    “很好。”

    桑无垠点点头,随后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一般地道:

    “楼外的空气,尝起来的确甜美一些。”

    他转头看向谢明轩问道:

    “对了,仙盟之前说起的那批那尸神蛊,已经运过来了吗?”

    “半个月前,马老已经带着少年亲自去接了,若是那黄雀营能顺利出谷,这几天应该就要到了。”

    谢明轩道。

    “看起来不用这几天了。”

    谢明轩话才落音,桑无垠忽然目光看向他身后道。

    只见通往万卷阁的那座浮桥上,马钰跟桑海楼正带着黄雀营的七羽朝这边赶过来。

    “爹!你终于出来了!”

    桑海楼隔得很远便开始大喊起来。

    他三步并作一步,飞奔到了桑无垠的身前。

    “嗯,出来了。”

    桑无垠有些宠溺地替桑海楼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爹,我跟你说,我跟马老在那荒山之中等了半个月,总算是拿到了那批尸神蛊!”

    他一脸得意道。

    “那我这次得给我楼儿记一大功。”

    桑无垠满意地拍了拍桑海楼的肩膀。

    “还磨蹭什么?还不快把那锁魂铃交给我爹!”

    桑海楼转身看着七羽“陆晟”几人,脸色瞬间变冷。

    陆晟并未多说些什么,直接将那锁魂铃交给了桑无垠。

    见他交得痛快,桑海楼也没再为难他们,让人带着他们去桑家客房休息。

    “这群人,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桑无垠看了眼手中的锁魂铃,再看了眼黄雀营那群人皱眉道。

    说着他试探着似地摇了摇手中的锁魂铃,除了一阵清脆的铃声突兀地响起,并未出现什么异样。

    “放心吧爹,我一路上观察了他们许久,就是一群乡下土包子,运气好被他们从墓地中挖出了这尸神蛊。”

    桑海楼一脸不屑道。

    “嗯。”

    桑无垠闻言终于收回了目光,没再去看黄雀营那群人。

    ……

    府邸外等着黄雀营这群人出来的李云生,此时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心底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他暗自庆幸道:

    “幸亏他们进去之前,被我取出了尸神蛊,直接用神魂控制住这些人,否则还真要提前露馅了,这桑无垠还真有些门道。”

    不过他才这么一想,桑无垠的声音通,过他放在桑海楼身上的传音符,再次传了过来:

    “找个机会,让这群人都消失吧,尸神蛊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李云生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暗道:

    “此人疑心病也太重了一些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