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618章 他们这帮低等贱奴配吗?

第618章 他们这帮低等贱奴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他们?”

    众人还没搞清楚桑小满这个“他们”指的是什么的时候。

    随着桑小满话音落下,一道有许多小块虚像组成的巨大的蜃楼虚像,在众人头顶显现。

    众人只看到,在那每一小块的蜃楼虚像中,都密密麻麻站着一堆人。

    仔细看去,这群人身份不同,有符师商贾,亦有农户铁匠,还有领着一群孩童的教书先生。

    他们的肤色发色以及眼瞳的颜色,也各不相同,甚至还有并未完全化作人形的妖族。

    他们站在那里,一双双眼睛异常关切地注视着前方。

    宗祠内的众人好奇地寻着这些人的视线看去,却只见他们热切注视着的东西,居然也是一道蜃楼虚像。

    而更加令他们感到惊愕的是,这道蜃楼虚影中的场景,不是别处,正是众人所在宗祠。

    这炎州各城府民注视着的,正是这些符师所在的宗祠。

    “能代表十州只有他们,是十州的每一个府民,每一名符师,每一户商贾,每一位庄户。”

    众人脸上的惊愕,早就在桑小满的预料之中。

    她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指着头顶那蜃楼虚像,继续道。

    原来在这场辩论开始的时候,桑小满就已经让斋融以月影石,将他们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投射到了炎州的各个城池。

    跟其他州府不一样,炎州的每一处城池,都在专门区域设有月影石,好让炎州的每一位府名了解炎州的最新动向。

    桑无垠完全没想过桑小满会这么做。

    就像是他先前没想到,桑小满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将自己的亲事对云鲸城城民公之于众一样。

    这一次她更狠,直接将桑家的家事,向整个炎州府的府民公之于众。

    “这个疯子!”

    桑无垠愕然,想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居然被这些下等府民注视着,一时间居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素来看不起这些下贱、肮脏的下等府民,在他看来如今的仙府灵气日渐稀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些下等府民越来越多得缘故。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何要将这些平民牵扯进来?”

    文华子同样也是惊怒交加,他压低了声音道。

    “今日这宗祠内发生的一切,牵扯到炎州的未来,炎州的每一位府民都有权知晓内情。”

    桑小满摊手道。

    “他们这帮低等贱奴配吗?”

    桑无垠闻言暴怒,一时将心理的想法脱口而出。

    此言一出,这宗祠内还好,那蜃楼内的各城府民在听了这话之后,明显一片哗然,在听明白桑无垠这是在说他们自己之后,个个脸上都义愤填膺。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桑无垠脸色更加难看了,一旁的文华子则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都给我去找这楼内的月影石,找到立刻销毁!”

    恼羞成怒的桑无垠立刻暗中传音给自己的弟子。

    除了桑小满那枚月影石,其余月影石都是桑小满他们事先布置好的,不是知情人根本不知道月影石所在的位置,而想要阻止桑小满这疯狂地举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破坏这些藏在暗处的月影石。

    就在桑无垠派人去找月影石的时候,桑小满再次开口了。

    只是这次很明显,她的话不是说给在场内的众人,而是各个城池内的符民们的。

    “诸位刚刚也应该听到了,此一刻乃是我炎州桑家生死存亡之际,而究其根源,此事皆因我爹爹桑不乱死后,家主一位空缺而起。

    “我爹爹原本定下我接任这家主之位,可惜我这桑无垠叔叔跟八脉的一些符师都觉得不妥,现在仙盟又想进来插上一脚,于是就闹到了这般荒唐的地步。

    “不过我觉得这个位置,无论是由我爹爹来定,还是八脉符师来定,甚至是仙盟来定都不好。”

    话说到这里,桑小满停顿了一下,随后目视前方继续道:

    “所以这桑家的位置,我想交道你们每一位府民手上,是由我来接任桑家家主之位,还是由我小叔桑无垠来接任,你们来选择。”

    此言一出,不论是宗祠内,还是如云鲸城以及炎州的各处城池,皆是满堂哗然。

    “桑小满,你这是大逆不道!”

    “桑家家务,如何轮得到这干贱民插嘴?”

    “你如此荒唐行事,就算是桑不乱在世,也绝不会同意的。”

    宗祠内反对声如潮水一般朝桑小满涌来。

    这下子不光是本就站在桑无垠一方的人,就连一些天字脉的符师都开始指责其桑小满起来。

    在多数符师们眼中,这些没什么修为的府民,就跟他们府里的家仆,甚至家中的牲畜无异,这些人生来就只是出卖苦力,为他们效命的存在。

    可因为桑小满的这番话,直接将炎州的符师与平民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令他们感到十分厌恶。

    跟桑家这些愤怒的符师们不一样,在听了桑小满这番话之后,桑无垠跟文华子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原来你桑小满,反的不止是我,而是整个桑家八脉啊,真是自寻死路。”

    桑无垠冷笑道。

    这样他反而不担心了,在他看来符师才是炎州的根本,这些平民就算人数再多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抓住了符师才是抓住了桑家的命脉。

    事实也跟他心里想的差不多,桑小满这次不止是想争这个桑家家主之位,还想一并革除这积弊重重的八脉制度。

    “你不能小看她,虽然她得罪了桑家所有符师,却收获了整个炎州府民的民心。

    “这些下等府民,一个两个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果几千上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被怂恿起来,就算是仙盟也得好好思量思量了。”

    相比桑无垠文华子就要慎重许多。

    “放心吧,我最是了解这些平民,都是些胆小如鼠,贪利忘义之辈,你给他一点好处,他就对你唯命是从,这桑小满如今得罪了桑家所有符师,手里无权无人,无利可图,是没有人会跟她走的。”

    桑无垠依旧十分自信。

    “左右我的人已经来了,小天诛也快布置得差不多,那就先看看这桑小满到底在耍什么花招,这家主之位终究是谁的拳头硬算谁的。”

    文华子暂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总不能当着所有炎州府民的面,将这桑小满诛杀,这民怨一起可不是短时间能够平复的。

    就在两人议论着的时候,对于周遭非议毫不在乎的桑小满,接着开口了:

    “这次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我做着桑家的家主替你们打理炎州,二是选我的小叔桑无垠做家主,让他管理炎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