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673章 汝乃恶鬼!

第673章 汝乃恶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奇怪。”

    “很奇怪。”

    “区区。”

    “凡人。”

    “何能伤我”

    那五钴铃的化身似乎也是有痛觉的,手臂被切落之后,那张原本一脸怒容的脸瞬间化作了痛苦模样,开始哭嚎了起来,声音之凄切足以令不明真相的人动容。

    不过李云生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

    只见他随即又是纵身跃到了另一只手臂上头,手起剑落,那五钴铃化身的一条手臂,又是被他斩落。

    而这次,吃痛的五钴铃化身,开始变得无比疯狂起来,他挥舞着所有的手臂,开始向自己全身敲打。

    那一道道法器,也直接击打在自己身上,只求赶走李云生,已经全然毫无顾忌。

    可就算是这样,李云生依旧找准空挡,如穿针引线般穿梭在那化身巨大的身体之间。

    很快,他再一次面无表情地,用手中的黑剑斩下了五钴铃第张三具身体上,握着法器的那条手臂。

    被连续斩断三条手臂的五钴铃化身,脸上的表情开始由愤怒跟痛苦,变作了惊恐跟畏惧。

    他先是冲天而起,坐在那巨大铜铃上的身体,如陀螺般飞速旋转起来,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李云生甩开。

    随后就只见这五具身体齐齐仰头朝天,开始齐声吟诵经文,顿时道道梵音响彻着第六层识海。

    很快自识海天穹之上,一道金光落下,如一层薄薄的金色纱衣覆盖在这五具化身身上。

    也就在这金光降下之后,那五钴铃化身的各处断臂,开始飞速生长起来,一团团血肉如蠕动的虫子般从伤口处涌出,凝结成一条条全新的手臂。

    “它在吸收我的神魂来修复身体,以前每次都是这样,无论我如何处于上风,只要他不死,他的身体都能恢复如,而起每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这怎么可能!”

    桑小满面色有些难看地看向头顶高空中的那五钴铃化身,不过她口中的那个“初”字还没出口,就只看到那五钴铃化身新长出来的手臂,被一道从伤口处冒出的黑气缠绕,而这黑气所覆盖之处,那五钴铃新长出的血肉立刻迅速腐烂。

    不止是桑小满,李云生看到这一幕也觉得很奇怪。

    不过当他看清那从五钴铃断臂伤口处冒出来的黑气时,心中顿时了然——怨力。

    李云生也看了看手中怨力所凝结的黑剑,那五钴铃伤口处的黑气,显然就是这黑剑之上怨力的残留。

    他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怨力对付这五钴铃的化身这么有效。

    原本只是准备用这怨力织魂锁结鬼棺的,却没想到误打误撞,找到了五钴铃的克制之物。

    “痛!”

    “鬼!”

    “恶鬼!”

    “汝乃恶鬼也!”

    “此乃恶鬼之息也!”

    无法让躯体修复的五钴铃化身先是哀嚎,继而开始旋转着身体准备逃窜。

    好不容易发现了它破绽的李云生怎么会让他逃呢?

    只见那五钴铃的化身才不过逃出十几丈远,几条由怨力编织而成的魂锁锁链自地面飞射而出,死死地将它锁住。

    李云生之前一直都在为不能杀死这五钴铃而感到遗憾,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比直接杀死它,更能让他解气的方法了。

    “师姐,我刚刚断它手臂,对你的神魂有影响吗?”

    他转头问身后的桑小满道。

    “没,没有,只要不将它杀死,对我都没影响。”

    桑小满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她不知道李云生要干什么。

    “嗯,那就好。”

    李云生笑着点了点头。

    只不过这些笑容看得桑小满脊背有些发凉。

    而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李云生忽然抬起了手中的黑剑,只是轻轻往下一压,雄浑的剑势,直接将那原本高高在上的化身压得猛地下坠。

    在这识海之内,没了别的束缚,他的秋水剑诀,可以近乎完美地使用出来。

    随着“砰”地一声巨响,那巨大的五钴铃化身砸落在地上,整个地面为之一颤。

    随即,又是一条条魂锁从地面上飞射而出,牢牢锁住那还在挣扎的五钴铃化身。

    李云生提着手中冒着丝丝怨气的黑剑,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巨大如一座小山丘般的五钴铃化身。

    “汝乃恶鬼!”

    “恶鬼!”

    “恶鬼!”

    “吾主必将汝杀之!”

    “汝将永堕入无间之狱!”

    这五钴铃虽然被魂锁锁链锁着,却依旧如同陀螺般在地上转动着,口中喋喋不休,目光满是畏惧跟警惕地看着李云生手中怨力所结的黑剑。

    李云生也没跟他废话,直接跃上他的肩头,手起剑落又是斩落它一臂。

    哀嚎痛呼之声一时再起。

    对于眼前这化身的哭喊声,李云生脸色没有一丝波动,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那断臂的伤口处。

    果然没过多久,那金色的佛光再次落下,一点点如同金色的粉末般洒在那断臂的伤口处。

    随即那伤口处还是飞速地长出新肉,就跟李云生之前所看到的一样,在这新肉跟骨骼还没完全长齐时,一道怨力所化的黑气自那伤口处飘出,它如毒蛇般地缠在在这新生的手臂上,而那新生的手臂被覆盖的地方,立刻开始腐烂化脓,最后变成一滩污血流淌下来。

    李云生再一次确认,自己身上的怨力对这五钴铃有克制作用。

    也就在印证了这一点之后,他再无迟疑,直接将那五钴铃的所有手臂齐齐剁下。

    嚎哭之声立时响遍整个识海。

    可李云生依旧没有收手,他提着自己手中怨力所化的黑剑,如庖丁解牛般将那化身身上的皮肉尽数割了下来,转眼之间那原本如一座肉山般的化身,变成了五具鲜血淋漓的骨架。

    而每当他们身上的肉长出一分,那怨力便会立刻将其吞噬。

    如此一来,在这所有怨力消耗完之前,这化身将会一直承受这刮肉之痛。

    李云生跃下那已经变成了一副骨架的化身,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这化身底部那巨大的铜铃。

    他发现那化身血肉所化的血水,流淌下来之后立刻被这铜铃吸收一滴也不剩。

    “看起来这应该才是那五钴铃的本体。”

    他提起黑剑在那铜铃之上敲击了一下,那铜铃立时发出一阵叮铃铃的脆响,这声音依旧如先前那般,让人神魂感到非常难受。

    让李云生意外的是,那原本已经痛得奄奄一息的化身,在听到这铃声之后,忽然齐齐发出怒吼:

    “我死。”

    “她死。”

    “我活。”

    “她活。”

    事到如今,这五钴铃还拿桑小满的命来威胁自己,李云生刚刚平复了一些的怒意顿时再起。

    几条魂锁直接从那五钴铃的化身之上穿胸而出,转瞬间那五钴铃已经被无数魂锁捆。

    “吾主将至。”

    “汝等皆死。”

    那五钴铃语气有些虚弱地怒吼着。

    “你的主人是谁?”

    李云生闻言一惊,暗道,莫非能从这东西身上,套出那幕后之人?

    可很快他就失望了,无论他怎么问,这化身来来回回就那几句话,除了那几句话,便是异常凄惨地嚎啕大哭。

    “没用的,这一二十年来,他永远就这几句话。”

    桑小满上前道,这些年她也一直试图从这五钴铃口中挖出它主人的是谁,可每次都是徒劳,每次来来回回都是这么几句话。

    不过她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五钴铃像今日这般痛苦,心中那口积蓄了多年的怨气终于得以释放。

    “那就没办法了,不找到它口中的那个主人,就很难将这东西斩尽杀绝。”

    李云生摇了摇头。

    他说话时目光依旧注视着面前那五钴铃的化身,他发现随着怨力一点点地消散,这五钴铃肉身恢复的速度开始变快。

    所以一旦怨力被消耗一空,这五钴铃肉身将会完全恢复。

    而按照桑小满所说的,这五钴铃的肉身每破坏一次就会变强一分,等所有怨力耗尽之后,那五钴铃将会强大十倍甚至百倍。

    “看来还是得靠鬼棺了。”

    李云生在心里道。

    既然不能杀,李云生便也没再去多想。

    只见他拿出一支蜡烛放在脚边点燃,然后对桑小满道:

    “师姐,我要以鬼棺封印这五钴铃,此蜡烛一灭,我们便要出去了,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为了尽可能地让这鬼棺更加牢固,李云生必须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以怨力凝结出更多得魂锁,再以这无数条魂锁结成鬼棺,以求尽可能长地将这五钴铃困在其中。

    “不用太过勉强自己,尽力而为。”

    桑小满有些担心道。

    李云生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他没再犹豫,一道道魂锁组成的锁链开始如同鞭子一般在空中挥出,很快第二、第三层、第四层鬼棺材开始完成。

    最终一直到那支蜡烛燃尽,没有停歇片刻的李云生,直接让鬼棺将整个第六层的大半区域覆盖,桑小满已经数不清这包裹着那五钴铃化身的鬼棺到底有多少层了。

    几千层?几万层?有可能更多。

    静静地看着这几乎占据了一层识海厚度的鬼棺,桑小满目瞪口呆之余更是有些心疼。

    “师姐,我可能要好好休息一下。”

    李云生在蜡烛熄灭前布下了最后一层鬼棺,随后整个人身形飘忽地倒在了桑小满怀里。

    他甚至连耳边桑小满的呼喊声都没办法听清。

    这是神魂难以为继的征兆。

    即便是他,一口气释放出这么多的神魂,还是有些勉强。

    。三掌门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