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675章 临行前夜

第675章 临行前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我是想告诉你,这一趟山海会,不论成败与否,不论你得罪谁,不论你被多少势力追杀,只要你回到炎州,回到我这里,便谁也伤害不了你,我可以保护你,这里就是第二个秋水。”

    她目光坚定道。

    李云生闻言一怔,随后将桑小满搂入怀中,什么话也没说。

    桑小满那娇小的身子,几乎完全被他的臂膀跟胸膛给包裹住了。

    “云叔,云叔,饭菜我已经帮你端来……”

    忽然房门“嘎吱”一响,张帘儿端着个放满了饭菜的托盘撞开们走了进来。

    “我,我把饭菜,饭菜放这里了,你们,你们慢慢吃。”

    不过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她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赶紧放下手中的托盘,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被看到了。”

    桑小满从李云生怀里探出脑袋看向着他笑道。

    “嗯,没办法了,只好灭口了。”

    李云生认真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

    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忽然一同捧腹大笑起来。

    这是李云生笑得最肆无忌惮的一次,桑小满也是唯一个能让露出这种笑容的人。

    “我明早就要动身了。”

    他止住笑容,对桑小满道。

    桑小满闻言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最后还是笑道:

    “那我来送你吧。”

    她问道。

    “好。”

    李云生点点头。

    “要告诉帘儿跟悠悠吗?”

    桑小满又问道。

    “不用了,那么早她们起不来。”

    李云生道。

    “她们会难过的。”

    桑小满道。

    “告诉他们,我很快就会回来。”

    李云生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

    桑小满十分认真地盯着李云生。

    “嗯。”

    李云生同样认真地点了点头。

    ……

    这天晚上,李云生亲自下厨,让庄子里所有人一起吃了顿热闹的酒席。

    酒席散了之后,几人坐在院子中一边喝茶一边看许悠悠跟李云生下棋。

    入秋后的夜晚的温度刚刚好,没有夏天那么燥热,也不会太凉,外面套上一件单衣既可。

    这一晚的棋局,许悠悠虽然依旧败了得哭了鼻子,不过众人明显看得出来,她的棋力又有所进步。

    在这对弈之道上,许悠悠毫无疑问是天赋异禀。

    张帘儿下棋虽然不行,但李云生传她的打虎拳跟行云步已经练得有模有样,晚上在李云生的指点下又练了两套,实在撑不住早早回自己屋里洗澡更衣睡了。

    大约在二更天的时候,院子里的人也终于都散了去。

    李云生这才回屋,不过他没有睡觉,而是拿出笔墨跟纸砚写了三封信。

    一封信给张帘儿,一封给许悠悠,再一封信给桑小满。

    给张帘儿的那封信,李云生将自己这些年修习时的体悟,以及秋水剑诀修习的要领写了进去,另外在信的下面还放了一块玉简,里面刻着完整秋水剑诀。

    而给许悠悠的那封信,则更像是对一个小妹妹的开导,他一直觉得许悠悠的棋执念太深,将下棋所有的乐趣倾注在胜负上。在李云生看来,人世间有趣的事情很多,下棋不过是其中的一种,没必要将一切倾注其中。

    至于给桑小满的那封信,李云生斟酌了很久,又写了很久,最后回头一看,发现上面写的全是一些琐事。诸如叮嘱桑小满每日记得按时吃饭,太甜太辣之物切不可多吃,每天必须睡足三个时辰,不要久坐案台,要时常出出走走,带着两个小家伙出门透透气。

    虽然写了满满十几页纸,但李云生总觉得还有话没说完,可再写下去天就要亮了,没有办法他只好收笔。

    虽然他从来都没说,但此山海会一行,李云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

    这一次他跟阎狱跟仙盟甚至是十州的修士,已经彻底站在了对立一面,说是不死不休也不会为过。

    所以有些事情,他必须提前交代清楚。

    写完几封信,李云生开始清点自己的东西。

    除了手中的琥珀剑,李云生这几天还通过桑小满弄来了一批符箓,这些符箓都是炼制神机符所需的普通符箓。

    不论秋水剑诀,这神机符已经成了李云生一件极强的杀手锏,特别是是生灭符,二品生灭符就能直接毁掉一个小天诛阵,若是更高的三品、四品那还得了,这威力简直可以用骇人来形容。

    所以李云生这次一品生灭符的所需的材料就备了不下二十道,二品、三品、四品各十道。

    这些作为材料的普通符箓除了数量庞大之外,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李云生在云鲸城很容易弄到手,更何况他还有桑小满这个富婆在。

    不过虽然材料准备得很多,但以他目前的状态,一次能用出两道一品生灭符,或者一道二品生灭符可能便已经是极限了,一口气消耗太多神魂之力,对神魂造成的负担,哪怕是三寂境也没办法消除。

    至于三品跟四品,这只是他以防万一备下,用来拼死一搏的。

    除去作为杀手锏的生灭符,李云生还准备了两道炙焱龙符,由于时间有限他没办法准备更多了。

    不够炎州距离昆仑,此一行路途极远,就算每日赶路也要十余天的时间。

    所以李云生在看能不能在赶路的时候,再绘制几道龙符用来防身,他可没那么死板一定修为术法来定胜负,恰恰相反如果能用符箓,他绝不打算用剑。

    虽然龙符没准备多少,但李云生还是用桑小满赢来的龙血,将朽木生花伞上的符箓全部替换了一遍,现在的朽木生花伞笔直先前,简直是脱胎换骨,便是圣人境修者,想要破开它的防护也没那么容易。

    至于龙皇给他龙元,他前几天已经服下,这东西需要慢慢炼化,他正好接着这赶路的时间,一面赶路一面淬炼身体,等到了昆仑府,应该就炼化得差不多了。

    而剑佛赠他的灵髓露,他每日都会服用几滴,然后将灵力转化的真元送上麒麟骨中。

    原本经过先前那一战,他麒麟骨中的真元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有了这灵髓露,那一颗颗本已暗淡下来的麒麟骨,正一颗颗地被重新点亮,到了昆仑,想必体内真元能将六颗麒麟骨全部填满。

    这灵髓露对李云生来说,当真是一件意外之喜。

    为了这一趟山海会,李云生算是做足了准备。

    如果说还缺点什么,那可能就是那柄重铸的青鱼了。

    “也不知道欧冶潭老前辈的剑有没有铸好,不过真要是赶不及,也没办法了。”

    他看了眼窗外道。

    ……

    翌日清晨。

    天还未亮,三道身影便出现在风蝉山山脚下。

    这场景一如当日李云生别送龙皇跟剑佛,只是今日被送别的人变成了李云生自己。

    “我要走了。”

    李云生笑看着桑小满。

    他向来话就不多,就更不要说这种场合了。

    “嗯。”

    桑小满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云生道:

    “山海会结束,我会跟之前一样,在风蝉山山脚下等你,你一天不回来我便等一天,两天不回来我便等两天,看你回不回来!”

    她盯着李云生笑了笑。

    李云生也盯着桑小满的眼睛看了许久,最后才点头道:

    “好。”

    他说话时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目光却是很坚定。

    这个承诺,他既像是给桑小满也像是给自己的。

    ……

    几乎是同样的时间,鸿厘城欧冶家那座不起眼的铸剑工坊门口。

    唐北斗跟欧冶青萝,一人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一人背着一个大大剑匣战力在那工坊门口。

    此时的两日,比起前几日,身上明显多出了一股千锤百炼的锋锐之气。

    “走吧!”

    两人一言不发地在那里站了许久,最后还是青萝先转过去。

    “我们一起去昆仑,一定要将这青龙剑交给云生哥,决不能爷爷的心血白费。”

    她目光坚定道。

    “爷爷的心血一定不会白费,这次山海会,青龙剑必定名动十州!”

    唐北斗也转过身,目光同样无比坚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