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676章 山海会的来由

第676章 山海会的来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生州五羊城藩海镇。

    这座无名小镇,近日因为靠近北海入海口,被一群群从各个州府赶来的修者挤满了,无论是酒楼茶肆,还是街边小巷到处都挤满了人。

    而这些修者聚集在此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等待下一艘通往昆仑的海船,赶赴山海会。

    祖州昆仑府在十州的位置十分特殊,南临北海,东靠昆仑山脉,翻过万丈高的昆仑山便是浩淼无际的沧海,西面与生州隔着一一条几万里的天堑深渊,再往北就是北冥苦寒荒原。

    也正因为这特殊的地理位置,自古以来通往昆仑就只有远渡北海这一条路。

    就算是一些修为极高的修者,也没法做到飞跃好几道天堑,渡过几万里的海域,而且就算你做得道,也没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几万里的海域飞下来,任谁都会乏的,若是一个不小心掉入天堑或者深海,你就算是不死也要被海底的妖兽撕掉一身皮。

    总的来说,就是吃力不讨好。

    “我知道这酒楼内诸位英豪,都是为了赶赴那山海会才在此歇脚的,只是诸位可知道这山海会的由来?”

    一间名为观海楼的酒楼内,一个说书匠一脸得意地对台下的酒客笑问道。

    “山海会不就是为了选出十州最强修者,十州最强门派的大会吗,哪里来得那么多讲究?”

    一个高大的汉子将酒碗在桌上一扔,粗声粗气道。

    “非也非也。”

    这说书的老头手指卷着他嘴角那油腻腻的山羊胡子,一脸高深莫测道。

    “那你倒是说说,若是说不出个鸟来,看我不一巴掌拍烂你的嘴。”

    看那身材高大的修者脸涨得通红,似是要发怒。

    那说书匠没敢再他卖关子,于是一本正经地接着道:

    “要追究这山海会的起源,就不得不先说说这祖州。

    “不算那龙族的方寸州跟妖族的凤麟州,这祖州便是是十州面积最大的一座州府,面积之广袤几乎相当于十个生州。

    “而且这祖州,不但十州面积最辽阔之所,同样也是十州灵气最充裕之地。

    “光灵脉就有三条,一条在昆仑山地,一条在北海之中,一天在那西面的天鉴深渊内。

    “而这三条灵脉中,又属昆仑山脉中的蕴存的灵力最为丰沛,因为背靠沧海的缘故,只要将洞府建在昆仑山颠,沧海之上浩淼的灵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当真是一处得天独厚的宝地。

    “再说这坐昆仑山脉,高足万丈占地几千里,面积甚至及得上一个小州府,可就算他面积再大,终究不可能容得下整个昆仑府,甚至整个十州的修士。

    “所以自古以来,这昆仑山中的无数仙灵洞府,都是修者的必争之地。因为争夺灵地洞府引发的争斗,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这种长年累月的厮杀,不但让十州生灵涂炭,也让一些宗门损失了许多拥有潜力的年轻修士。

    “为此以混元宗为首的几个上古门派,便联合创下了这山海会,将原本的混乱厮杀约束在规则之下,既能减少修者间的伤亡,又能让有实力的宗门跟门派获得在昆仑山内建立宗门道场的资格。”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那说书匠有些口干舌燥,便停下来抿了口茶。

    “在山海会中胜出的宗门还能在昆仑山设立道场?老头,你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怎么没听说过?”

    一位身着华服的少年修士讥笑道。

    “少侠你这就有所不知了。”

    对于这少年人的讥笑,那说书匠浑不在意。

    “在大概千年前,这个规矩一直延续着,直到千年前十州第一大宗门混元宗分崩离析,昆仑陷入长达三百年的混战,这混战平息之后,昆仑府开始被七大世家把持,此后的山海会便没有了允许设立道场的这一项赏赐。”

    那说书匠娓娓道来。

    “我怕这都是你编的吧,一个破说书的,为了几个赏钱,什么都编得出。”

    那少年修士冷笑道。

    “少侠可就冤枉我了,你别看我这样,我年轻的时候,可也是创出过一番名堂的,无奈一朝堕境,什么都没了。”

    说书匠长叹了一口气道。

    不过一个破衣烂衫靠说书混些赏钱的乞丐老头,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年轻时创出过一番名头,落在酒楼内这些酒客眼里便成了笑话。

    酒楼内立时哄笑声一片。

    他刚刚那番话,在众人看来更加没什么说服力了。

    “笑,笑什么笑,有,有什么,好,好笑的?”

    在这片哄笑声中,忽然响起一个口齿不清女子的声音。

    女子的声音虽然有些大舌头,可声音脆脆的犹如黄鹂,十分动听,与这酒楼粗鲁浑厚的男子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引得一众酒客侧目。

    众人循声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一名双颊绯红,醉眼朦胧的黄衫女子,女子半趴在酒桌上,正拿起一小坛酒往自己嘴里倒。

    这黄衫女子虽然一脸醉态,可无论是眉眼脸蛋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一双带着醉意的桃花眼,此时更是秀眸惺忪波光潋滟。

    刚刚因为酒楼内闹哄哄的,一群人都没发现这女子的存在,此时许多了人一时间竟看得呆了。

    “看什么看?一群……咯……废物,连,连山海会的来由都,都不知道,还,还不如个老头。”

    黄衫女子打着酒嗝对众人骂道。

    “哪里混进来的丫头片子,这般没教养。”

    “说我们是废物,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声废物,立时将酒楼内一群心高气傲的修者给激怒了。

    “大白天就喝得烂醉,我看你不是废物,是男人的玩物吧。”

    有人更是淫笑着羞辱道。

    而有了这个人起头,更多的酒客开始跟着起哄,加上都喝了不少酒,一时间酒楼内满是污言秽语。

    甚至一些胆大的好色之徒,更是直接走到黄衫女子跟前准备动手动脚。

    “玩物?我还谁敢玩本姑娘。”

    黄衫女子脸上的醉意似乎消减了一些,她一把起身,直接拔出腰间佩剑,“锵啷”一声长剑出鞘,凌厉的剑气直接将房梁上的横木划出一道剑痕,离得稍近一些的修者,脸上更是直接被剑气刮出了道道血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