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677章 五羊城宋椠

第677章 五羊城宋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酒楼内立刻一片死寂。

    让这些人闭嘴的,不止是女子泼辣的个性,还有刚刚那一剑爆发出气势,以及她手中那柄细如长针但却杀意凌厉的长剑。

    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来,面前这黄衫女子不但不可能是众人口中男人的玩物,而且很可能还是十州名门世家之后。

    “姑娘好剑法。”

    就在众人一片死寂之际,酒楼内忽然响起了一个男子爽朗的声音。

    只见一个面色惨白,五官端正,身形稍显瘦削的书生模样男子从酒楼上走了下来。

    “咳咳咳……”

    他边走还边轻声咳嗽了几下,似是身上有隐疾。

    “诸位给我奎星阁宋椠一个面子,就不要为难这个小姑娘了。”

    男子咳嗽了几声之后言辞恳切地向众人抱拳道。

    奎星阁宋椠的名头在生州十分响亮,其实他刚刚才一下楼,就已经有很多人修士认出了他。

    “好说,好说,既然宋先生开口,我们便不追究了。”

    “这五羊城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唯独不能不给宋先生面子。”

    本就有些被黄衫女子震慑到的那些人,于是正好借坡下驴道。

    “咳、咳、咳,谢诸位抬爱,咳、咳、咳,今日诸位的就水钱,都算我宋某人的。”

    宋椠一面咳嗽着一面冲众人拱手道拜谢。

    “久闻宋先生仁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酒楼内众酒客闻言欢呼了起来。

    “诸位言重了。”

    宋椠却是不好意思地拜了拜手。

    他一身灰色儒衫,配上他那有些苍白的面庞,完全是一副文文弱弱的书生模样。

    “姑娘是外乡人?”

    那宋椠忽然在黄衫女子面前坐下。

    “不用你多管闲事。”

    经过刚刚那么一闹,黄衫女子的酒已经醒了大半,不过她嘴上依旧是那般不近人情。

    “哈哈哈。”

    宋椠又是爽朗的一笑,毫不在意道:

    “姑娘原来既是客,咳、咳、咳,我作为东道主,自然要尽这地主之谊,哪里是多管闲事呢?”

    “说不过你,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黄衫女子一边蹙眉揉着太阳穴一边说道,似是酒劲过后头有些疼。

    “小二,你不是说这千年醉是你们这里最烈的酒吗,本姑娘我怎么喝了五六坛了还是不醉?你莫非是拿兑水的酒来诓骗于我?”

    她拎着桌上的酒坛,秀美紧蹙道。

    “呵呵……咳,咳,咳,原来姑娘也是好酒之人啊。”

    没等那酒楼中的小二回话,那宋椠忽然开口道。

    “我楼上就有半坛子白云酿,那可是十州最烈的酒,姑娘何不上来同饮?”

    他接着道。

    黄衫女子本来听他说话脸上有些不耐烦,可当她听到那“白云酿”三字时,忽然眼前一亮道:

    “当真是那秋水的白云酿?”

    “是与不是,姑娘上来一尝便知。”

    宋椠径直站起了身子,然后一边咳嗽着一边往楼上走。

    “尝尝就尝尝。”

    黄衫女子一撇嘴,收好自己的剑,然后就准备跟着那宋椠上楼。

    “我劝你,离这宋椠远点。”

    可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叫住了她。

    黄衫女子闻言疑惑地回头一看,发现说话的是坐在自己旁边一桌的一名年轻人,这年轻人模样俊朗,只可惜脸的是,脸上有一道疤从眉心贯穿而下,一直延伸到眼睛下方,平白破坏了这么一张俊俏的脸。

    “等等……你是……你是……”

    那黄衫女子似是觉得眼前这年轻的男子在哪里见过,努力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才到:

    “你是,你是暮鼓森旁驿站里的那个……”

    不过她脸色的惊喜一闪即逝,随即撇着嘴道:

    “怎么你们都喜欢管我的闲事?”

    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那个人很危险。”

    年轻男子并没有回答黄衫女子的话,而是径直端起酒杯道。

    “我看你比他危险多了。”

    黄衫女子冷哼了一声,说完头也不回地上了楼去。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然后笑道:

    “还是一副大小姐脾气。”

    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萧澈。

    而那女子则是南宫家的小女儿南宫月,两人曾在暮鼓森外围那间驿站遇到过,当时还交了手,这算是两人第二次相遇。

    再说这萧澈。

    自他与李云生在楼兰城一别之后,便寻了一处灵地开始潜行修炼《魔剑经》。

    只让他没想到的是,才闭关一出来,就听到了李云生连斩仙盟六圣,并声称要前往上海会的事迹。

    为此他还专门去了一趟无量山,在看到无量山断壁上那行子,这才相信那传闻是真的。

    不过再等他去炎州寻李云生的时候,炎州已经寻不到了李云生的踪迹。

    他觉得李云生应该已经动身前往山海会了,于是便来到了这生州藩海镇,准备跟着搭船前往昆仑。

    其实就算没有李云生,他这一趟也是准备回昆仑的,在他看来一别十余载,是该让爷爷的骨灰回家了。

    不过这南宫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难不成是玩耍够了,准备回家了?”

    他一边喝了口酒一边暗道。

    南宫世家也在昆仑,南宫月来此乘船回家,也算是合情合理。

    ……

    再说那南宫月,才一上楼她便被宋椠请进了厢房。

    这间厢房位于酒楼最里面,环境极其隐蔽幽静,而厢房内除了宋椠之外,还有一名美貌妇人跟一名年轻的白衣修士。

    “好俊的小姑娘呀。”

    那美貌妇人一看到南宫月便迎了过去,还上前十分亲热地拉着她的手。

    这妇人一对明亮的柳叶眼,看南宫月的目光极是慈爱。

    “这是我内人徐凤柔。”

    宋椠介绍道。

    “夫人好。”

    南宫月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对那徐凤柔施了一礼。

    厢房内有一名女子在,让原本有些警惕她放松了下来,而且这徐凤柔身上那淡淡的黄鸢尾香气,跟她娘亲身上的味道一样,这让她莫名地有种安心之感。

    “姑娘声音也好听,跟我家养的柳莺似的。

    “来来来,进来坐吧,别站着了。”

    徐凤柔搂着南宫月的手臂,将她拉进了厢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