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37章 你非余孽,秋水无罪

第737章 你非余孽,秋水无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好一个血债血来偿。”

    曹铿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脸生生地被人打了一巴掌,关键这脸还是自己凑过去的。

    “你难不成,是想以这一人一剑,屠了我这昆仑金顶?笑话!真当我仙盟无人?”

    他先是冷笑一声,继而厉喝道。

    话音方落,一艘艘云船便从高空,穿云破雾而出,几千艘云船,黑压压一片,将整个金顶的上空,围得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下方几层金顶上,一队队黑甲卫也占据了下山的入口要道。

    整座昆仑山,霎时只见被封锁了起来,所有修士只准进不准出。

    “那整座昆仑来为我陪葬,真是荣幸之至。”

    李云生抬头扫了眼围在金顶上空的那一艘艘云船,若是这几千艘云船上风雷炮齐发的话,别说他就算是这昆仑金顶,也要被夷为平地。

    “要杀你,自然用不上这些,但你秋水与我仙盟的账,我们得一件一件的算,不能让你没算完就跑下山了。”

    曹铿冷笑。

    他自然也明白,一个李云生还不值得仙盟玉石俱焚。

    这么做主要是封死李云生的退路,不然这次又让李云生跑了,只怕仙盟在十州就毫无威信可言了。

    “曹盟主多虑了,不给我秋水几千条性命报完仇,我是不会走的。”

    李云生语气淡淡地说道。

    他脸上的表情虽然依旧平静,可是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山海剑意,却是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惧。

    在场的每个修者,此刻都在小心地戒备着。

    整个仙盟自然是不惧他秋水余孽的,但仙盟也不会管他们的死活,他们这些人全是一族或者一门的顶梁柱,若是不小心死在了秋水余孽的手里,甚至可能连累整个家族。

    所在场上此刻虽看起来未动干戈,但其实早已暗潮汹涌。

    “狂妄。”

    曹铿冷哼了一声,随即扫视了一眼金顶之上之前登顶,以及刚刚趁着金顶封锁之前登上来围观的修者,然后才道:

    “虽然你秋水余孽心中没有大义,但我仙盟却是不能失了大义。”

    说着他看向在场的一众修者。

    “我知道在场的诸位,不少人对当年秋水一事耿耿于怀,心有不快。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觉得当年秋水无罪,请站到他的后方。”

    他指了指李云生,然后接着道:

    “觉得仙盟有罪,请站在原地不动。

    “若是今日,任务秋水无罪的人数,要多过秋水有罪的人数,我仙盟对李云生擅闯金顶之罪既往不咎。”

    很显然,曹铿这是在借着这件事情收拢人心,顺带让在场那些登顶的世家强行站队,一举两得。

    比如直接杀死李云生,曹铿更想将秋水余孽这张牌利用到最大。

    至于李云生口中的“血债血偿”,在曹铿眼中就是无能狂怒。

    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跟他整个仙盟相抗衡。

    “秋水为祸十州,辩无可辩,曹盟主就不用跟这秋水余孽废话了。”

    曹铿语毕,殿前的萧家长子萧灼当即开口道。

    “吾儿说的没错,秋水罪无可赦,仙盟当年铲除此毒瘤,我十州才有今日之兴盛!我萧乾今日倒是要看看,哪个这么黑白不分,敢出来给秋水说话!”

    不远处的萧灼的父亲萧乾也跟着大声附和道。

    曹铿闻言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经过这次山海会,他对萧家的印象大为改观。

    有了萧家父子起头,场上大多数修者开始声援仙盟。

    而像拓跋跟南宫家这类世家,就算是知道仙盟这是在逼迫他们站队,此刻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哪怕是拓跋罂跟虞嫣这种,因为各种原因,心里偏向李云生的修者,此刻为了家族利益,也不得不站在原地。

    听着周围对秋水的声讨声,有些好笑,李云生觉得有些好笑。

    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仙盟为了围攻秋水而造势的时候。

    当年几乎每天,秋水都会收到,十州各门各派的声讨檄文。每篇檄文,都无不极尽口舌能事,描述着秋水,一桩桩莫须有的罪责。

    场景几乎跟今天一模一样,除了剑佛那篇《驳恶水赋》,昔日相好的门派人人自危,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为秋水说一句话。

    不过他也不急,杵着手中的琥珀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在看跳梁小丑一般,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看着在过去了片刻之后,身后依旧空无一人的李云生,曹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既然没人站出来……”

    “等等……”

    曹铿刚要宣布结果,却只见到鹿台外围观的修者中,一个中年人大喊着,拼命地从人群中挤出来,然后径直朝着李云生的方向气喘吁吁地跑去。

    原以为不会有人站过来的李云生,此刻也是一脸讶异,不过当他看清来人的身份过后,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刘牧?”

    跟李云生一样,曹铿也认出正拼命跑向李云生身后的那个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苍云宗宗主刘牧。

    他是趁着山路没被封锁时爬上来的,只是被挤在了人群后方,一直没能走到前面来。

    “你区区一人,站个去有何用?”

    曹铿皱眉。

    “莫非是你觉得,你跟你苍云宗的分量,比在座的诸位跟他们身后宗门,分量都要重?”

    他冷言讥讽道。

    区区一人,改变不了什么,但见有人敢忤逆自己,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而曹铿此言一出,场上一众修者也是跟着一阵哄笑,一个个极尽挖苦之能事地嘲笑着刘牧跟苍云宗。

    “你苍云宗,这次山海会登上了第三层金顶,你不借此重振苍云宗,为何反而自甘堕落,与这秋水余孽为伍,难不成是想让你苍云宗万劫不复?”

    曹铿冷哼一声,语气满是威胁地接着道。

    “盟主言重了。”

    气喘吁吁的刘牧来到李云生身后,笑着冲李云生眨了眨眼,然后面色坦然地看向曹铿道:

    “区区我刘牧,区区我苍云宗,哪里有资格跟在场的诸位,以及诸位身后的宗门相提并论?”

    “既知如此,还不赶紧站回来!”

    曹铿厉声道。

    与其灭掉一个小小的苍云宗,还不如在十州那些小门派面前,彰显一下仙盟的大度。

    不过令曹铿失望的是,刘牧依旧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曹盟主,我站在这里,不是想改变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见他面色平静地笑看着曹铿。

    “我只是想来跟云生兄弟说一句话。”

    他忽然转头看向李云生,然后一脸歉意地道:

    “这句话我还有我苍云宗,本该十年前跟大先生他们说的,我希望现在说出来不算太迟。”

    说道这里他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抬起头,目光坚定看着李云生,用足了气力咆哮一般地大声道:

    “云生兄弟,你非余孽,秋水更是无罪!”

    这声像是喊破了嗓子一般的嘶吼,久久地在鹿台中回荡。

    便是心智坚定如李云生,此一刻,也愣住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刘牧要对他说的是这句话。

    而那刘牧的话,并没有说完,他语气缓和了一些,对李云生解释道:

    “十年前我苍云宗,我们明知道秋水无罪,却还是因为自私,因为贪婪,因为胆怯,站在仙盟的一侧。

    “以至于这十年来,我跟我师父,每每想到秋水被逼的乘风而去,秋水弟子背负着余孽骂名,便寝食难安。

    “我知道以我区区刘某,以我区区苍云宗,这番话无足轻重,但我恩师临逝之际点醒了我,这世间的公平与正义,何时是以少数服从多数来计算的?恶便是恶,善便是善!所以即使再如何微不足道,也要我将这番话,带给云生兄弟你,向云生兄弟谢罪!”

    说着向李云生一躬身。

    而刘牧这番话刚一说完,又有几道年迈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

    “乾元宗前掌门,郑千江,前来向秋水请罪。”

    “青雷宗长老,蔡斛,受掌门临别之托,前来向秋水请罪。”

    “老朽,烈阳宗王冕,前来向秋水请罪。”

    ……

    他们一个个走到李云生跟前,完全不在乎曹铿那铁青的脸色,似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些人毫无意外,都是十州曾经有些声名,但如今已经完全没落的宗门之人。

    比如那青雷宗,早已被仙盟下属一个门派灭门,这长老蔡斛,已然是孤家寡人一个。

    他们之所以千里迢迢,冒着被仙盟追杀的风险赶来昆仑,原因跟很多人一样,就是因为李云生。

    但跟那些前来山海会看热闹、捡便宜、企图一朝成名的修士们不一样的是,他们都是来向李云生,向秋水谢罪的。

    他们的想法跟刘牧差不多,十年前他们选错了,十年后不想继续错下去,即使知道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也要将这份歉意,告诉李云生。

    李云生看着面前这一张张饱经风霜,生机逐渐凋零的脸,他忽然扶额莫名地狂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的脸逐渐阴沉了下去,然后语气不带任何感情地道:

    “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原谅你们,先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后。”

    说着他转过头重新看向曹铿:

    “等我跟仙盟算完账再说。”

    。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