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42章 找麻烦

第742章 找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长辈?”

    萧澈冷笑,脚下不停,接着道:

    “值得尊敬的,才叫长辈,你萧乾,配吗?”

    萧澈的嘴向来就很毒,更不要说面对与自己有着杀亲之仇的二叔了。

    这些年潜伏在无己观,让他知道了不少当年的事情,比如说他跟他爷爷萧长歌的行踪,就是自己这二叔透露给魔族的,甚至自己生父生母的亡故,也跟这二叔大有关系。

    他甚至猜想,自己爷爷萧长歌,当年之所以带他游历十州,很可能就是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不想自己被牵扯其中。

    “你一口一个萧家血脉,当年你联手魔族坑害我父母,刺杀我爷爷的时候,可念及过一丝血脉之情?”

    他走到距离萧乾父子不足五十步的位置时,停下了脚步。

    在听到萧澈这句话之后,萧乾的脸色明显一变,当即厉声反驳道:

    “你这是血口喷人,无凭无证,休要信口雌黄!”

    其实萧乾与魔族有过勾结的事情,在昆仑已经不是秘密了,这也是他以前不怎么受仙盟待见的原因之一,不过当着十州这么多修者的面,众目睽睽之下被抖落出来,这还是第一次。

    “就算你不把我当长辈可以,但你以萧家人的身份,勾结秋水余孽,是想陷萧家于万劫不复吗?”

    萧乾反唇相讥道。

    萧澈闻言,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对父子,他想看看人究竟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萧澈,听你二叔我一句劝,你如今修为大成,何不与我一起重振萧家声威?”

    见萧澈沉默,萧乾还以为他是被自己说动了,于是接着蛊惑道:

    “只要你能与我联手,擒住这秋水余孽,你今日这所作所为,我可既往不咎!”

    “呵呵……”

    萧澈只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迈开步子提着剑继续朝萧乾走去。

    站在萧乾身旁的萧灼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立刻捡起身旁的寒雨,拦在萧乾身前。

    萧澈提起手中的断水剑,朝着那萧灼随手一挥,一道剑气便将萧灼连人带剑,直接撞飞在身后的栏杆上。

    直到此时此刻,萧乾父子才算是意识到,萧澈先前显露出来的实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知道爷爷为什么,宁艳将这玄霜秘银甲放在库房中生锈,也不愿拿出来给你吗?”

    萧澈用剑抵住萧乾身上那件残破的玄霜银甲问道。

    “哼,还不是因为那死老头子偏心?”

    萧乾冷哼了一声。

    “你还真是个废物。”

    萧澈剑身在那萧乾身上一拍,震得他口中鲜血狂喷,萧长歌是他永远的逆鳞,他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坏话。

    “我萧家断水剑,宁从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每一剑都不能给自己留任何后路,要么对手死,要么你自己死,当你穿上那玄霜秘银甲起,用的就不再是我萧家断水剑。”

    说到这里,萧澈停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接着道:

    “你说我将萧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萧家人在哪?就你们这些人吗?你们这些将断水剑用得不伦不类的猥琐鼠辈吗?

    说着他直接将剑抵在了萧乾的咽喉,然后摇头道:

    “不,你们屁也不是。”

    “是,我屁也不是,但你决不能杀我,杀了,萧家必定分崩离析!”

    萧乾厉声反驳道。

    萧澈闻言,看白痴一样看了那萧乾一眼:

    “我在哪,萧家便在哪,我就是萧家的传承。”

    “曹盟主,曹盟主,救我,你不能让我死在这里,我死在这里萧家就不能为你所用了!”

    知道无法劝动萧澈,那萧乾赶忙大声向曹铿求救。

    “这位小兄弟,既然我方已经认输,就请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向一个小辈求情,曹铿虽然很不情愿,但萧乾既然话都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没办法视而不见。

    “我们比试里的规矩,有这条吗?”

    萧澈冷眼看向曹铿。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

    曹铿寒声道。

    他对这些有些修为,便看不清形势,狂妄自大的小辈,很恼火。

    在他看来,眼前秋水余孽这帮人,依然是自己的瓮中之鳖,想掐死哪个,怎么掐死哪个,全凭他的心意。

    “你的规矩这般不公平,我为何要遵守?”

    萧澈依然没收起手中的剑。

    “因为这里是昆仑,是我仙盟的地盘!我想立什么规矩,就立什么规矩!”

    曹铿憋了一肚子火总算是爆发了出来。

    不过说完,他便后悔了,只觉得先前积攒的,温文儒雅形象,顷刻间毁于一旦。

    一旁的坐着的三王也是笑了笑,很显然,三人并没有将刚刚那一场身负放在心上,在他们眼中,这不过是菜鸡互啄罢了。

    而那白鹿王更是一脸心灾乐祸道:

    “早让我下去,哪里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他对李云生之前给他的那一剑一直耿耿于怀,一直在想着怎么还回去。

    视线再看会萧澈这边。

    只见这萧澈,依旧没有因为曹铿的话而把剑放下,而是继续笑问道:

    “若我就是不愿遵守,就是要杀了他呢?”

    “那今日,你们三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曹铿语气冰冷道,他的忍耐是又限度的。

    萧澈闻言想了想,然后转头看了眼身后的李云生笑问道:

    “大哥,我可以不遵守这个规矩吗?”

    此言一出,曹铿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面前这萧澈的举动太过反常了。

    身旁那一直坐着的三王此刻也站了起来,而南宫烈等人则同样一脸警惕,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李云生的身上。

    因为一旦李云生接受,也就意味着混战开始了。

    当然,在他们看来,李云生不会那么蠢的在这个时候激怒仙盟。

    李云生闻言,先是看了眼身后的陈太阿,陈太阿见状冲他憨憨地笑:

    “全凭大哥做主。”

    说话时,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放在了鸦九的剑柄上。

    李云生随即转过头,没有任何犹豫地笑着回答萧澈道:

    “可以。”

    “可以?”

    一众人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谁也没想到,李云生真的会答应,萧澈这个疯子般的请求。

    而他们更加没想到的是,李云生的话才落音,萧澈便已手起剑落,直接斩下萧乾的脑袋。

    随后更是旁若无人般地走向那已经被惊得面如死灰的萧灼,再一次提起手中的断水剑。

    在愣了一刹之后,曹铿忽然惊醒,随即暴怒道:

    “此三人,杀无赦!”

    其实不等他开口,场上那包括南宫烈在内的几家修士,已然齐齐出手攻向萧澈。

    一个萧乾已经被当着他们的面杀死,若是这萧灼也死在他们面前,日后这里面没人能抬得起头来。

    不过面对十几名高阶修者的齐齐围攻,萧澈却是头也不回,看也不看,一点也没有身处险境的自觉。

    这一幕看在众修者眼中,无异于**裸的挑衅,于是法宝兵器激荡起的灵力罡风,带着呼呼的咆哮声扑向萧澈。

    眼见着萧澈,就要被这十几名修者“撕碎”时,两道剑吟之声响彻鹿台。

    两道剑影所化的流光,瞬间将十几名修者合围之势击散。

    再一看,李云生跟陈太阿,已经一左一右分立与萧澈身后,两人周身此时皆是剑气滔天,任由一众修者如何攻击,就是无法欺近半分,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随后只听“噗哧”一声,萧澈没有任何犹豫的一剑刺穿了萧灼的胸膛。

    十几名修者合力,居然还是没能救下萧灼,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能登顶第五层金顶的修者,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人,这次就算没有仙盟的逼迫,他们也不能如此轻易将三人放走了。

    “我太初阁,来会会秋水的剑!”

    太初阁阁主手持五明山,从天而降。

    “想跟我大哥交手,打赢了我再说!”

    没等李云生出手,陈太阿便提着鸦九迎了上去。

    而了去了一桩心结的萧澈,在原地伫立了很久,最后才回头看向李云生:

    “大哥,给你添麻烦了。”

    李云生摇头:

    “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麻烦的。”

    他原本就没把仙盟的这所谓的“机会”放在心上,更加不会相信仙盟那赢了场上的修者,就放他们走的屁话。

    他只不过是刚刚借此机会拖延些时间,好让面具中的轩辕乱龙感应一下那位于昆仑的阵眼法器。

    “而且多亏你拖延这么长时间,我要找的东西找到了。”

    他嘴角勾起看向萧澈道。

    就在刚刚,面具中的轩辕乱龙,终于感应到了那第三颗阵眼法器的位置。

    “云生道友,不知我南宫烈,可有资格与你一战!”

    就在这时南宫烈的声音忽然传来。

    萧澈闻言,立刻拦在了李云生身前。

    不过他才站出来,张家两兄弟,张天元张地元,便已经合围而上:

    “萧澈小兄弟,还是跟我两兄弟切磋一下吧!”

    “南宫前辈就交给我吧。”

    李云生拍了拍萧澈的肩膀。

    “可那阵眼怎么办?”

    萧澈传音道。

    这阵眼的事,李云生在楼兰城时跟他说过一些,他知道那东西对李云生很重要。

    “别急,还不是时候。”

    李云生看了眼山海殿前的三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