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69章 这些人,真是没救了

第769章 这些人,真是没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山海殿前的这片空地。

    交代完这句话,陈太阿便跟萧澈闪身而去,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

    就像陈太阿之前跟萧澈说过的那样,他只给了这些人一个活下去的选择。

    于是在短暂的喧嚣之后,这片满地碎石的广场之上,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一众幸存的修者,不时面色慌张地看一眼不远处仍在张牙舞爪的妖树树根,随后再又收回目光,满眼疑虑地看向人群中心处的那柄妖刀。

    时间一点点地再过去,但他们仍旧在犹豫。

    甚至在有的人看来,这不过是陈太阿故意在恐吓他们。

    不过很快,妖刀妖气所覆盖的区域,如陈太阿先前所告诫的那般,开始一点点地缩小。

    而随着妖气覆盖的区域减少,那妖树的根须开始卷土重来。

    可能是因为被刚刚那一刀激怒的关系,此时众人能明显感觉得到,这些妖树根须,比之先前要粗壮很多。

    那充满着“杀意”的妖力,更是隔得老远便能感应到,令人不寒而栗。

    “好,好像,真的是这妖刀,在,在帮我抵御那妖树……”

    “而且妖刀的妖力,好像真的也在不停的减少……”

    有几名修者禁不住开口道。

    可就算他们发现了这一点,更多的修者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些人,真是没救了。”

    东方璃十分厌恶地看了眼面前这群人。

    在她看来,人族修者有两个极端,强如徐鸿鹄周伯仲这种,便是她们的妖皇也得礼让三分。

    但更多的人族修者都是自私的,即便是到了这种时候,心中还存有一份侥幸,只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了,还有个高的顶着。

    一如眼前这般,自私自利,自作聪明,贪生怕死。

    一想到陈太阿留下的一线生机,被这群人的自私跟怯懦毁掉时,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身后的刘牧几人想过去,却被她十分强硬的拦了下来。

    先前这些人都是主动站到李云生一边的,她可不想让他们白白浪费性命,去救一群自私自利的人。

    不过就在他拦下刘牧他们的同时,两道年轻的身影忽然从人群中走出。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家的张天元跟张地元两兄弟。

    两人因为跟萧澈交手时都受了不轻的伤,此时行走起来脚步显得有些缓慢。

    但就算是这样,两兄弟还是一声不吭地走到妖刀旁边,随后什么话也没说,将自己的手掌用力握住妖刀魑魅那锋利的刀刃。

    随即,两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了起来。

    张家兄弟能站出来,这令东方璃有些意外,在她看来以两人修为以及张家的底蕴,至少保命是没问题的,没有理由以身犯险。

    不理解归不理解,两人能够走出来,还是让东方璃脸上的失望之色缓和了些。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两兄弟走出来的理由很简单,在没了家族的束缚下,这个选择与家族利益无关,更不需要考虑自己的前途,只需要遵从自己内心:求生的本能以及对这个世界的善意。

    两人的出现,让在场不少修者松了口气,因为他们阻止了妖刀妖气覆盖区域的继续收缩。

    特别是其中不少上了年纪精于世故的修者,此时一个个都是一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的模样。

    很显然,张家兄弟,就是他们心里那对“高个子”。

    甚至有些人在心里笑张家兄弟“沉不住气”。

    在他们看来这种生死关头,终归会有人站出来,这只是迟早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谁沉得住气,谁就能活到最后。

    这些人的小聪明,无一不看在东方璃的眼里,她心里刚刚才对人类修者生出的一点好感,瞬间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就是因为知道有这些人的存在,她才会阻止刘牧他们站出来。

    在她看来,为这种人牺牲,是不值得的。

    张家兄弟因为之前与萧澈交手损耗太多的缘故,两人纵使修为不错,真元跟血气很快也就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妖刀魑魅吸收的气血抵不上消耗的,很快妖气覆盖的区域便再一次收缩。

    两兄弟的身体也很快瘫倒在地,就连拿手扶住妖刀的气力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啊,好歹再撑一会啊!”

    “是啊,张家兄弟,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这妖树就退了。”

    “没错,我们不能半途而废。”

    望着一点点消散的妖气,先前那一群感到“庆幸”的修者,脸色顿时落了下来。

    他们半是责备,半是鼓励地冲张家兄弟嚷嚷了起来。

    这声音,在这一片废墟的鹿台之上,格外的刺耳。

    这一次不止是东方璃,就连她身旁的南宫月拓跋姐弟,以及身后的刘牧几人,脸色都变得一片铁青。

    不过在场上这些修者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的同时,东方璃也在心里做出了选择。

    “你们去救下张家那对兄弟。”

    东方璃忽然对身旁的拓跋罂几人道。

    “你呢?”

    拓跋罂心里忽然涌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去清理一下场上没用的垃圾,拿来喂刀。”

    东方璃淡淡道。

    拓跋罂皱着眉,她想组织东方璃,却又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去阻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少年修士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我们不是该一起去帮忙?”

    这少年修士声音带着几分稚气,语气中又带着几分疑惑跟迷茫。

    “你有本事,你去啊?”

    旁边一名年长修士立刻讥讽道。

    “嘉树,别冲动,你还小,会直接被那妖刀吸干血气的!”

    少年身边一名长辈模样的修士,当即冲他呵斥起来。

    “我没有冲动,是你们太奇怪了,你们都太奇怪了,明明可以救人,明明有了获救的方法,为什么一个个都要这般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我不懂你们,真的不懂。”

    少年修士摇头。

    随后不顾身边长辈的阻拦,不顾一起地从人群中冲了出去,任由身旁长辈如何呼喊就是头也不回。

    “观儿你在做什么?”

    “之仪快回来!”

    “浩儿莫要冲动!”

    而随着那少年修士从人群中冲出,一道道身影,伴随着一声声呵斥,义无反顾地冲出人群,冲向那妖刀。

    这些身影零零总总也只有十几道,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只占极少的一部分。

    不过他们清一色都是少年人。

    他们没有与身后追过来的长辈们争辩,一个个迅速划破自己的掌心,目光坚定地将自己的手掌对着妖刀举起。

    道道血线,随之被妖刀魑魅吸了过去。

    这转瞬间发生的一幕,让东方璃先是一脸疑惑,继而又一脸释然,随后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软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