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70章 云中螭首

第770章 云中螭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来,没有人生来就是无可救药的,无可救药的是这个日渐堕落的世道,人类只是在遵循着生存的本能,对这世道进行妥协。”

    鹿台的另一端,陈太阿遥望着那一个个向妖刀魑魅献上自己血气的少年人道。

    萧澈闻言也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

    “你的话让我想起了我见过的那些堕境修者。我们一直认为修者堕境的根源,乃是自身修为的衰退,但现在想想,或许问题并不存在于我们身上,而是出在这世道规则上。”

    陈太阿的这个说法对他来说有些新鲜,但并非不能接受。

    “二哥此言何解?”

    陈太阿听出萧澈话里有话,于是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意识到,自己跟萧澈,很有可能触碰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情。

    萧澈略微沉吟了一下才接着道:

    “堕境的修者,就像刚刚鹿台上那些不遵守规则的少年。那些少年修者抛开了长辈们所积累的生存经验,一意孤行的选择了自己觉得正确的道路。如果不是因为这规则是你我定的,可以想象这些人的结局都不会太好。

    “而这些堕境的修者,极有可能也是因为走上了一条不合规矩的路,他们不愿继续与这世道的规则妥协,陪着这世道一起堕落,以至于最终被这个世道所抛弃,导致堕境。

    “跟人类求生的本能一样,这其实也是一种本能,是一种修者对于天道求索的本能,纵使身腐魂消,纵使前路渺茫,坚守道心不散不灭。”

    陈太阿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目光少见地带着一丝怅然道:

    “如果真的如二哥推测的这般,这些堕境修士,纵使未曾叩开天门,但也没有谁能够否认,他们是真正的求道者。”

    说到这里,他忽然抬头重新看向萧澈,一脸郑重道:

    “我听说堕境者,并非自古至今都有的,如果我们推断的没错,岂不是说,有人在几万年前,篡改了十州的法则?”

    陈太阿虽然外表豪迈但内心极其细腻,很快就抓~住了萧澈这个问题的关键。

    “有这种可能。”

    萧澈点头道。

    “能改变十州运行法则的存在,这也太恐怖了些吧?”

    即便是陈太阿这般心大之人,在听到这个推论之后,也不禁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恐怖的不止是这个。”

    萧澈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

    “恐怖的是上万年过去了,堕境的修者依旧存在,也就是说着近万年的时间里,十州没有任何人能够动摇这被篡改的法则。”

    陈太阿一愣,随后面露苦笑。

    他能听懂萧澈在说什么。

    这万年的时间里,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甚至是魔族之中,涌现出的强者多如牛毛,这其中很多更是近乎传说一般的修者,他不相信这些人没有察觉到十州的异样,可现在结果却是堕境的修者依旧存在,说明就算是强如他们,对这一道被篡改的法则,也依旧无可奈何。

    “堕境甚至有可能,还不是最坏的结果,真正可怕的东西,可能还在阴影之中。”

    萧澈脸色平静地接着道。

    说完脚下又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抬头看了看头顶那翻滚的云海,似乎在寻找穿过这云海更好的位置。

    不得不说,萧澈的直觉跟判断力,十州应该没人能出其左右,单靠着这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居然便推断出了“天外异客”的存在,就算是李云生也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二哥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个,莫非是觉得这次山海会,跟你刚刚推测的这些有牵连?”

    陈太阿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如果不是仙盟,不是云生大哥,或许我根本就不会往这个上面去想。”

    萧澈将视线从头顶的云海之上挪开,随后转头笑看着陈太阿。

    “仙盟与秋水本身就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秘密,而仙盟十年前围攻秋水的举动,更是存在着诸多令人不解,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地方。”

    他一边补充了一句,一边将目光重新放到了头顶的云海上,一边仔细观察着,一边用脚步丈量着地面对应的位置。

    只看了一眼,他便停下了脚步,似乎找到了突破这云海结界最好的位置。

    “照你这么说,云生大哥他,莫非也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

    陈太阿神色一变道。

    萧澈闻言看了眼头顶,然后接着看向陈太阿道:

    “大哥应该比你我知道得更多。”

    “这样的话,等我们到了第六层金顶,直接问大哥吧。”

    陈太阿心下了然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候,原本注意力一直在头顶云海上的萧澈,忽然转头看向陈太阿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们也触碰到了那个法则,顺从于他,我们就能继续向前,忤逆他你我就会堕境,最后一无所有。到了那时候,太阿你会如何选择?”

    他的这个问题虽然问的突然了些,但却并不突兀。

    因为无论是萧澈,还是陈太阿,两人的修为跟实力,已然到达这个堕境与飞升的岔路口。

    就算是明天,两人齐齐堕境,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十州仙盟万年的历史中,已经无数个鲜活的例子摆在他们面前,不说远的,就说秋水的周伯仲跟玉虚子,两人巅峰之时足以笑傲十州,人人都以为他们即将叩开天门,可结果却都在一夜之间堕境。

    “我选择堕境。”

    陈太阿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

    “为什么?”

    萧澈继续问。

    “当一具不死不灭的傀儡有什么意思?”

    陈太阿反问道。

    萧澈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你呢?”

    陈太阿忽然看向萧澈。

    萧澈沉默了一下,随后十分认真地盯着陈太阿道:

    “若我哪一天成为了你口中的傀儡,你一定要请亲手杀了我。”

    说完这句话,还没等陈太阿反应过来,他周身便被一道暗红色~魔气包裹,双~腿微屈,脚掌在地面猛地一蹬,整个人“砰”地一声,犹如炮弹一般射向空中的云海。

    陈太阿反应过来之后,紧随其后,一对金色羽翼从后背伸展开来,随后双翅猛地一抖,身形随即扶摇直上,眨眼之间便已经追上了先行一步的萧澈。

    不过这时,萧澈的身形,也已经来到了那云海的底部,就在他即将进入那片云海的一刹那,整片云海如海浪般翻腾起来,

    一只黄色巨爪,自云海指着探了出来,直接抓向萧澈。

    虽然只看到了它的一只巨爪,但萧澈心里已经对那云中的怪物知道了个大概。

    他手中断水剑,没有任何迟疑,一剑斩出,暗红魔气所化的剑影,刹那间将那举爪连同头顶的云海一份为二。

    那云中妖兽一根爪子,生生地被萧澈这一剑斩断。

    而萧澈的身影没有丝毫停滞,直接冲入了云海。

    随后,他便看到那云海之中,一头似蛇非蛇似龙非龙的蛇形巨兽,正长着它那血盘大口,咆哮着吐出一道水柱。

    这水柱自它口中喷出,速度奇快,威力之大与之前冥刀王那全力一击不相上下。

    饶是萧澈,也在这巨大力道冲击之下~身形也开始下坠,从重新从云海之中掉落下去。

    而那巨兽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它那巨大的身影跟着冲出云海,然后布满森森獠牙的巨口,一口朝萧澈咬了下去。

    “原来是一头螭首!”

    没等那巨兽的嘴巴咬中萧澈,陈太阿忽然挡在他的身前,一眼就认出了这头妖兽,满身燃烧着金色火焰的他,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那螭首的嘴巴上。

    只听“砰”地一声,那螭首巨大的脑袋砸,被陈太阿这股怪力,砸得后仰而起,连带着整个身体都翻转起来,重新陷入云海之中。

    这螭首乃是山林异气所生,只有灵气极其充裕的仙山,才会孕育出此等异兽。

    其形似无角黄龙,平日里藏身与云海,有时候在里面上百年动都不动一下,因为被昆仑山精气蕴养几千年,其实力已经接近龙族。

    那螭首被陈太阿一拳砸得有些懵,不过很快他甩了甩脑袋,又是一声嘶吼,然后从嘴中再次喷吐出一道水柱,只是这一次那水柱在喷吐出的同时,立刻化作了片片锋利的冰凌,如无数刀刃般,带着破风声向陈太阿袭来。

    陈太阿见状,祭起鸦九剑,便要迎着那冰刃风暴冲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靠近,一道剑光忽然从他眼见掠过。

    随即,那漫天冰刃碎成水雾。

    而后萧澈的身形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这螭首依附着昆仑山灵脉而生,想要直接杀死他非常麻烦,我们没多少时间耗下去了。”

    他低头看了眼陈太阿,然后接着道:

    “我接下来会在这云海之上开一道口子,你到时候看准时机,拉着我冲出去。”

    “好!”

    陈太阿点头。

    他刚刚确实有些上头,大概因为对方同为妖兽血脉的缘故,一上来就像跟对方比拼气力。

    而他话才一落音,一股令人不自觉地,脊背发凉的魔气在一瞬间将他笼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