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89章 剑道之巅

第789章 剑道之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着青龙侯被伐天刃一点点吞噬的身形,李云生再一次在心里确认,这山海能让他在毫无保留地全力催动神魂之力时,飞速提升他对神魂之力的控制。

    这种提升速度,甚至连李云生自己都感到有些恐怖。

    他不太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可此时此刻,却不得不用上它。

    李云生自己尚且感觉如此,就更不要说此刻作为他敌人的张天择了。

    按照之前六圣手与李云生交手的情形来看,张天择本以为青龙侯跟玄武侯的出现,至少能够让场上的局面再次进入僵持状态,却不想青龙侯才一露面,就被李云生格杀。

    甚至还不如先前转生到巅峰状态的六圣。

    张天择自然不会傻到认为青龙侯要比六圣手弱,事实上他无比坚信,转生之后的青龙侯,六圣手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李云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得更强了。

    这种变强的速度,甚至超过了菩提树转生之力对六圣四侯的提升速度。

    如果说之前的李云生给张天择的感觉,仅仅只是因为看走眼了的恼羞成怒,那么此刻,是他第一次对眼前这青年,打从心底地感到了一丝恐惧。

    也就在这时,菩提树上又有几颗舍利果“咚咚咚”地落下。

    只从舍利果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张天择便能判断出,朱雀白虎应该也完成转生了,至此四侯六圣手,全部通过转生了出来。

    但张天择却没有理会这些舍利果,而是径直走到菩提树树脚。

    “仙盟的三人王,阎狱的四鬼王都可以放出来了,我们不能再放任这妖孽继续成长下去。”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立在菩提树旁道。

    而那菩提树像是在回应他一般,树枝一阵摇曳,响起一阵阵沙沙声。

    “天衍族的血?放心,我从阎狱拿来了很多。”

    张天择依旧站在菩提树旁,目不斜视地望着李云生那边自言自语道。

    说着他手中出现了一支小瓷瓶。

    张天择将小瓷瓶的瓶塞打开,一股殷红的鲜血自小瓷瓶中倒出落到菩提树根须之上,随即被其吸收。

    也就在这妖树吸收了那血液的瞬间,整颗菩提树金光闪烁,远远望去这硕大的树冠上,像是升起了一圈金色的佛光。

    菩提妖树的异动,李云生自然也察觉到了。

    但此时的他,并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么多。

    在青龙侯身形消散的同时,再一次转生的李百药跟了痴道人,也从两个不同的方位朝他袭来。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使出以命换命的杀招。

    燃尽了痴道人全身气血真元所化的拂尘银色,只一瞬间便如浪涛般将李云生包裹其中,每一根银丝都足以削铁断金。

    而那李百药更是化为一颗绿色火球,在李云生的头顶骤然炸开,道道绿色火矢飞射而下,让李云生避无可避。

    很显然,两人已经很清楚,他们不是李云生的对手,所以与其被起擒住封住神魂,还不如以命相搏,哪怕只能伤敌一分也是好的。

    而就在他们出手的同时,一直在一旁伺机而动的玄武侯也已经提起了手中的骨剑,恰好在那拂尘银丝跟绿火落下的那一刻,身化如一道流光向李云生刺来。

    玄武侯这一剑虽不能说是以命相搏,但也算是穷尽了自己剑术的极限,剑招之中剑势与剑意的影子隐约可见,再加上那股怨力催动的荒古妖力,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快要摸到剑道之巅峰的门槛。

    但无论是李百药跟了痴道人,还是那转生后的玄武侯,对于李云生实力的估算,都出现了很大的误差。

    几乎在那漫天碧绿火矢出现的瞬间,一只同样被青绿色光晕包裹着的纸鹤出现在了那漫天火矢的底下,那千纸鹤上细密的符文纹路清晰可见,细细看去犹如瓷器上的冰裂纹一般。

    而面向了痴道人的那一侧,则是一只由符纸折成的圆球,这纸球与那千纸鹤一样,周身满布细密的符文纹路,看似坑坑洼洼,实则是一个个折得整整齐齐的棱角。在那纸球的四周,还有紫色的电弧不停地闪烁。

    这纸鹤与纸球,自然不是寻常之物,那是李云生以御符术炼制的四品飓风符跟四品千仞雷池符。

    在那满天绿色火矢炸开,千万道银色汇聚而成浪涛袭向李云生之时,那纸鹤与纸球同样在一瞬间舒展开来。

    四品飓风符所化的猛然罡风,犹如一只无形巨手,直接将那满天绿色火矢托起,随后好似一颗颗绿色烟火般被高高抛向空中,最后又被吹得一干二净。

    那千仞雷池符所化的纸球,则在展开的同时,释放出了庞大的毁灭气息,满天雷刃齐齐落下,让这片区域化作了一片雷池。

    千万跟拂尘银丝组成的浪涛,只顷刻间便被这满天雷刃焚烧得一干二净。

    这时玄武侯的剑也到了。

    比起别的术法,李云生最了解的还是剑。

    玄武侯拔剑的瞬间,李云生便已经从他剑中嗅到了一丝暴雨肆虐的气息,很显然这是那玄武侯在菩提树的帮助下,修炼出来的暴雨剑意。

    除去这暴雨剑意,李云生还从他剑中感受到了熟悉的剑势。

    剑势是秋水剑诀的灵魂所在,但并不是秋水剑诀所独有的。

    而同时凝练出了剑势与剑意的剑修,的确算得上已经摸到了十州剑术巅峰的门槛。

    这是李云生遇到的剑修之中,除掌门徐鸿鹄他们与剑佛之外最强的一剑。

    随着琥珀剑的一声轻吟,李云生拔剑。

    大圆满的山海剑意,与秋水剑势相融与琥珀剑中,只刹那间便如庖丁解牛般,将玄武侯那看似威势滔天的一剑瓦解。

    玄武侯这一剑比之刚刚青龙侯弓弦中射出的那一支箭,威力只强不弱。

    但问题是,他用的是剑,而且是在李云生面前用剑。

    很可惜,他虽然摸到了十州剑道之巅的门槛,但李云生此刻即是巅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