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796 掠天

第796 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此时此刻,在见识过那只佛手的力量后,李云生也已经认清,在目前的情形下,不用秋水剑诀,根本破不开那从菩提树中生出的佛手。

    就算生灭符拥有这种力量,但那一张张符只怕还没靠近菩提树,就已经在那一道道佛光下灰飞湮灭了。

    根本找不到靠近那菩提树的时机。

    而就在李云生下定决心之时,那琥珀剑好似在回应他一般,在剑鞘之中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紧接着,发现异样的李云生,更是通过神魂之力在琥珀剑中,感应到了一道极其微弱的神识。

    这道神识极其虚弱,虚弱到如果不是因为山海图增强了李云生的神魂,他可能根本就无法察觉到这道神识的存在。

    随后,这神识向他传来一句话。

    只听一个老迈而又沙哑的声音对他道:“殒命于此,吾辈之幸也。”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李云生先是一怔,随即又眉头一拧,然后目光无比坚毅地看向那菩提树。

    随即就见他,提剑拔步踏风而起,朝着菩提树的方向破空而去。

    ……

    而李云生的举动,那菩提树显然也察觉到了的。

    不等李云生靠近,那冥刀王跟北玄王便从对陈太阿的围攻之中脱身出来,转而身形齐齐朝李云生飞射而去。

    “大哥,你去照顾二哥,这里我一人足矣,再给我些时间即可。”

    陈太阿显然也注意到了李云生,在不能用剑又没人掩护的的情况下,他很担心李云生应付不过来。

    只是他这话才一出口,便感觉到一股浩淼磅礴的剑意,忽然从他身后山呼海啸般席卷而来。

    在这股剑意之下冲击之下,就算是身负妖皇血脉的他,也禁不住生出几丝畏惧之意。

    不用看他也知道,这股剑意出自谁之手。

    随即就见他一剑轰开秦柯大黑天像上朝他拍来的一条手臂,然后转头向身后望去。

    就在他转头看去的瞬间,他的目光刚好瞧见点点萤火自李云生手中的琥珀剑剑尖散开。

    只一瞬间,那琥珀剑剑尖的点点萤火,便将面前北玄王跟冥刀王的身体撕裂,最后一丝残渣都不剩下。

    而李云生则身形没有丝毫阻碍地提剑破空而出,冲向那已无阻拦的菩提树。

    陈太阿见状,脸上的惊骇跟愕然一点点地变作了惊喜。

    与此同时。

    他身旁四名鬼王意识到不对劲,当下就要分出两人前去拦截李云生,不过还是被陈太阿提着鸦九拦了下来。

    只见那陈太阿身后业火所化的羽翼猛然一抖,随后大笑着道:

    “想跑?我还没玩够呢!”

    很快再一次与那四名鬼王缠斗在一起,那四名鬼王顿时分身乏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云生朝那菩提树冲去。

    而没再遇到任何阻拦的李云生,已然如先前的萧澈那般,一人一剑立在了那菩提树前。

    那菩提树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胁,菩提树树身再一次佛光四溢,一层层金色佛光将整个菩提树笼罩其中。

    “蚍蜉。”

    李云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拔剑。

    随着锵地一声剑鸣声响起,一抹看似轻飘飘的剑光,如羽毛般落在那佛光之上。

    不过就是看似这轻飘飘的一道剑光,在与佛光接触的一瞬间,直接将那佛光所化的九层光幕全部撕碎。

    若论剑之锋利,十州剑法中无出秋水剑诀左右者。

    更何况,这是李云生少有的近乎倾注了全力的一剑。

    而这一剑的代价,便是琥珀剑上那密密麻麻的道道裂纹。

    “幸苦你了,接下来这一剑可能未必是我最强的一剑,但一定是最难忘的一剑。”

    其实正常情况下,刚刚那一式蚍蜉,就能让琥珀碎裂了,是琥珀剑中那道羸弱的剑灵竭力支撑到了现在。

    而在那佛光光幕碎裂的瞬间,菩提树前,那只可怕的佛手再次出现,这一次它更是结出了触地印,如果佛门经义所言非虚,这触地印便是几大手印中威力最大的一种。

    几乎没有调息的李云生,也跟着再次出剑。

    这一剑与之前他用过的那几式秋水剑诀都不太一样,之前那几式剑诀都是在蓄势、蓄意、蓄气,而这这一式更像是在夺势、夺意、夺气。

    出剑的瞬间,流云聚合天幕下沉,山海图内万物消融,方圆百里天地灵气消逝,随后这一切尽皆汇聚于琥珀剑身,伴随着琥珀的一声似是兴奋似是决绝的剑鸣,整座金顶陷入死寂与漆黑之中,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那菩提树前那只佛手隐隐散发出来的佛光之外看不到任何光亮。

    更为恐怖的是,原本散发出庞大威势的佛手,也在这一瞬被这黑暗与死寂封锁,没有了任何声息。

    如果没有那厚厚云层的阻碍,此时从山脚向上望去,会发现以整座金顶为中心,方圆十几里的位置都被一个巨大的黑球笼罩。

    不过刹那的死寂之后,菩提树前的那佛手忽然指尖猛地触地,道道七彩佛光以其手背为中心一圈圈扩散开来,试图冲破这黑暗与死寂的束缚。

    “第八式,掠天。”

    随着李云生的声音响起,一抹刺眼的剑光将这片黑暗划破。

    紧接着,无数道剑光,好似刺穿苍穹的光柱从天而降,饶是那佛手如何抵抗挣扎,最后依旧只能在这剑光之中湮灭。

    那棵菩提树也是一样,满树的枝叶瞬间被这如瀑布般落下的剑光毁去大半,就连那粗壮的树干也已经是千疮百孔。

    但李云生似乎并不想给那菩提树任何喘息的机会。

    就在那剑光所化的暴雨瀑布停歇的下一刻,一道散发着毁灭气息的曼陀罗纸花在那菩提树上空绽放。

    “不!”

    看到这道生灭符后,张天择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满脸怒容地咆哮了一声。

    但生灭花已经绽放开来,任何言语跟行动都已无用。

    霎时间,这片金顶再一次陷入刹那跟黑暗跟死寂。

    生灭花绽放前后,也就一眨眼的光景。

    等天光再次显现时,金顶上那棵巨大的菩提树,已然只剩下一截孤零零的树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