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819章 玉虚子的立场

第819章 玉虚子的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您是想说,我就是那颗孽因果对吧?”

    李云生淡淡一笑道。

    抛开之前与张天择的对话不说,听完玉虚子的这番讲述之后,其实他自己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

    见李云生表现得如此淡然,玉虚子先是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继而也是淡淡一笑道:“至少在目前看来,没有比你更像的。”

    “但我的实力,您也看到了,别说像那天外佛国复仇,便连那天外异客的那道刀影都接不住。”

    李云生苦笑。

    “轩辕夜雨在托我寻找孽因果时曾说过,孽因果的可怕之处,不在于他的实力,而在于他体内怨力觉醒之后的明悟之力,届时在他眼中,一花一草皆有法,一山一水俱有神,他可以参透吾等修者百年、千年甚至万年,无法参透之法理。”

    说到这里,玉虚子颇有深意地看了眼李云生,然后问道:

    “你已经都看到了对吧。”

    “回师叔祖,弟子的确看到了。”

    李云生回想了一下自己脑海中山海图的场景,随即淡淡一笑点头道。

    玉虚子闻言又是“桀桀”一笑,随后道:

    “那就没错了。”

    “这老天真是爱开玩笑,我一别秋水,苦苦寻觅了这么多年,却不想你就在秋水之中。”

    他接着感慨了一句。

    “所以,云生,你就是我们天衍族,用来对付天外佛国的最后手段?”

    听到这里,轩辕乱龙也已经明白了过来。

    “至少现在,我还没有那种手段。”

    听到“手段”二字,李云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眉,随即苦笑道。

    “可……”

    “龙老,你先休息休息,我有些话,要单独跟云生淡淡。”

    轩辕乱龙刚一开口,便被玉虚子打断了。

    “好吧,有些事情,我自己也得好好想想。”

    轩辕乱龙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与那团海水一起消散在两人眼前。

    “我原以为,你在知道你的身世之后,道心至少要动摇一阵子。”

    将轩辕乱的神魂送回那无相面之中后,玉虚子饶有趣味地看向李云生。

    “若我没来到秋水,没遇到秋水那些师兄弟,没遇到我现在这些朋友,或许我的道心的确会有所动摇。”

    李云生笑了笑,随即也给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但是在遇到他们之后,比起从何而来,我更在意我现在活着的意义。”

    说话时,他被白云酿的后颈冲得眉头一拧。

    “这般年纪,道心便如此沉稳,不愧为我秋水弟子。”

    玉虚子又是“桀桀”一笑。

    “或许这也是孽因果的能力之一。”

    李云生道。

    “孽因子,没有这种能力。”

    玉虚子嘴角勾起摇了摇头,眼睛笔直地盯着李云生。

    “按照轩辕夜雨的说法,最强大孽因果,是没有所谓的道心的,他的一切行为都是被心中的怨恨所驱使,特别是在面对那天外异客的时候,那孽因子便是一件单纯的杀戮兵器。所以你现在如果想要迅速的变强,最快得方法,便是不再压制你体内的怨力,将身体交由那纯粹的怨念驱使。”

    他语气悠悠地道。

    “我不想成为别人发泄心中怨念的兵器,更不想成为这怨念的俘虏。”

    李云生摇头。

    “就算有一天我决定要与那天外异客,甚至是天外佛国为敌,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旁人无关。”

    他接着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手上拥有直接激发你体内怨力所有潜力的方法呢?用上这种方法之后,你的实力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便是马上面对那天外异客,也照样有一战之力。”

    玉虚子诱~惑道。

    “我还是当一名普通的秋水弟子吧。”

    李云生笑道。

    “很好。”

    玉虚子闻言,笑着拍了拍手,随后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道:

    “这么一来,轩辕夜雨的临终的嘱托,老朽便算是完成了。”

    “所以师叔祖,刚刚这番话,是站在断头盟的立场跟我说的?”

    李云生问。

    “是啊,我当年欠下轩辕夜雨一个人情,答应帮他寻到孽因果。”

    玉虚子道。

    “只是寻到就好了吗?”

    李云生问。

    “自然不止如此。”

    玉虚子闻言“桀桀”一笑道:

    “找到之后,还要带回离火之原天衍族的血池,完成孽因果最后一步洗礼,继任第十六任无头鬼。”

    “那师叔祖,这岂不是食言了?”

    李云生笑问道。

    “若是旁人,我自然有很多种方法逼其就范。但你是我秋水弟子,你既不愿,老鬼面子再大,也不行。大不了日后去了阴曹地府,我跟他赔礼道歉便是。”

    玉虚子冲李白咧嘴一笑道。

    李云生闻言,心头一暖。

    看来秋水长辈们护犊的个性,并不是个例。

    “好了,老鬼的嘱托我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便只有秋水玉虚子这一重身份了。”

    玉虚子忽然神色一凛,认真地看向李云生道:

    “以前我没机会指点你,今日~你但有疑惑,我定知无不言。”

    很显然,他是知道李云生这次来找他的目的的。

    “弟子李云生,谢过师叔祖。”

    李云生闻言,认真地拜谢了一句,随即直接道:

    “因为从一夜城城主那里得知了师叔祖的行踪,这次来昆仑,弟子最大的目的,其实就是来见师叔祖的。”

    “这老不死的,嘴可真不严实。”

    玉虚子闻言骂了一句,随即看向李云生笑问道:

    “你特地来寻我,是为了《画龙诀》下篇吧?”

    “正是!”

    李云生也没有隐瞒直接道。

    “《画龙诀》的下篇,主要是用来解决神魂剥离之症的,。”

    玉虚子边说,边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李云生。

    “想要解决神魂剥离之症,一个方法是像我这般,直接换掉这一身皮肉。”

    他抬起自己那条用木头做成的手臂扬了扬,随后继续道:

    “第二种方法,便是将麒麟骨彻底炼化,使其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你丹田一般的存在。”

    “彻底炼化麒麟骨?”

    李云生有些疑惑,因为目前来说,这麒麟骨是以特殊的封印手法封印在他体内的,一旦撤除封印,麒麟骨就会在他体内乱窜。

    “这个方法是轩辕夜雨教授于我的,也是为何我会欠他这么大一个人情的原因之一。”

    玉虚子淡淡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