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恶魔法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奴隶】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奴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带着赛特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个大脑袋家伙虽然还对杜维充满了好奇,不过临走的时候克拉克执事已经严厉的提醒过这个赛特,让他从今天开始,以后一切事情都要听从这位杜维法师的命令。

    “就好像对待你的老师那样。”克拉克是这么形容的。

    当然,原来赛特是有老师的,而且他的老师在魔法工会里地位还相当不错。就是那个当年曾经和格格巫一起进入冰封森林,结果在遇到梅杜莎之后,却坑了格格巫一把,自己抢先跑掉的家伙阿兹法师。

    不过赛特在阿兹的手下原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否则也不会被发配出来卖魔杖了。阿兹身为魔法工会的八级魔法师,手下的魔法学徒众多,也不缺赛特这么一个。

    所以,从现在开始,赛特算是改换门庭,正式投入杜维的门下了。

    “怎么了,赛特。”杜维看出了这个大脑袋家伙有些神色古怪,温言问道:“你在想什么?”

    “不不,没什么,杜维……杜维老师。”赛特老老实实的按照魔法工会里的传统称呼杜维为“老师”。不过这个称呼让杜维听了心里有些皱眉。

    “赛特。”杜维停住了脚步,看着这个自己拐骗回来的魔法研究方面的天才:“我不需要你喊我老师。”

    “可这是传统……”赛特小声辩解:“在魔法工会里,所有的魔法学徒,都要对自己效忠的魔法师称呼‘老师’。”

    “但我可不是你的老师。”杜维摇头:“你也不是我的学生,我更没有什么可以教你地。我把你要了过来,是需要你的头脑,甚至夸张一点说。我需要你来教会我点东西。呵呵……”

    赛特惶恐了。

    杜维拍了拍这个木衲的家伙,看着他的大脑袋,笑道:“好了,以后你会明白的,我看中的是你的天赋,我希望你能利用你的天赋,帮我完成很多事情。”

    然后,杜维也不管赛特地表情如何。指着街道的前面:“看,我的住处到了。”

    前面就是杜维目前的临时住处。这个原本属于大皇子的别院,据说从前是大皇子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当然,这是谣传,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杜维也不关心,反正他就要离开帝都了。

    这个宅子不算小,杜维搬进来的时候,里面地仆人以及原来看守宅子的人。都已经随着大皇子的倒台,而全部被遣散了。杜维也没有再花心思去找人,现在家里住着的就只有一个老仆人玛德,还有两个原来罗林家族的仆人,罗林家搬回罗林平原之后。不愿意离开帝都,就留了下来暂时还在杜维地手下。

    此外,目前家里的人,还有薇薇安。老鼠格格巫,以及神兽qq大人了。不过,老鼠格格巫和qq的存在,对大家来说还是一个秘密,只有杜维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存在。

    回来地时候,杜维意外的看见了薇薇安这个小妞居然站在宅子的门口,就这么安静的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看着街道的尽头,大概是待的时间太长了,小傻妞有些发呆,甚至没有察觉到杜维地走近。

    “你怎么在这里?”杜维笑了,看着坐在台阶上发呆的薇薇安。

    其实他看见薇薇安出门来,还是挺高兴的。自从那天自己从“断背山”把薇薇安带回来之后,这个性子原本就软弱的小丫头,忽然得知了自己老师故去的消息。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都闷闷不乐。

    杜维每天都去看她几次,可是每次去。这个小丫头都是沉默不语,一脸悲凄,杜维也尝试说话逗她,可是每次说着说着,这个小妮子就忽然吧嗒吧嗒掉眼泪。最后杜维也没办法,只能让她自己在房间里一个人静静的休息。想来等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心里的伤痛总会消散地吧。

    果然,今天看见薇薇安终于出门来了,还坐在了宅子大门口,杜维走了上去,伸手在她地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眯着眼睛微笑道:“喂!你在发呆么?没听见我说话?”

    薇薇安抬起眼皮,眨巴两下眼睛,看着杜维,渐渐回过神来,然后站了起来,揉了揉有些酸地膝盖,低声道:“你,你考,考过了么?”

    小妮子依然是一脸的柔弱模样,不过眼神里的伤痛淡了很多,语气里还带着对杜维的关心。

    杜维笑了,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你是专门坐在这里等我的吗?”

    “我……我担心你。”薇薇安小脸一红,垂下头去:“魔法考,考核,很难,我担心……”

    杜维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上面挂着一枚魔法药剂师的徽章,笑道:“放心,你看,这是我的徽章,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已经是一位合格的魔法师了!”

    薇薇安瞪大了眼睛看着杜维胸口的那个魔药师徽章,可是不等小丫头说话,杜维已经一手拉着薇薇安大步往宅子里走了。走了两步,转过头去看了看赛特:“你愣着干什么?进来!”

    玛德也赶紧从里面跑了出来,杜维吩咐玛德带着赛特进去:“让他自己挑一个房间吧,反正这里那么多房间,唉,一到晚上就冷清清的,好像个鬼宅一样。”

    玛德点了点头,正要下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转身又道:“少爷,若琳小姐来过了,她说咱们的商铺里有些事情,最近生意不错。但是人手有些不够,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您去商铺看一看,而且,她似乎对我们现在商铺里的两个工匠都不太满意……还有,你派去商铺里的那四个四胞胎,似乎若琳小姐也对她们不太满意。”

    杜维点了点头:“玛德,我知道了……嗯。还有,你记住一件事情,以后不要再说什么‘若琳小姐’了,记住,她是一位骑士,以后不管在任何场合,都要提起她的时候,都要说‘若琳骑士阁下’。记住了么?这点很重要。”

    若琳的确有些烦心地事情。

    虽然她现在跟对了一个老板,而且从走势来看,杜维这位老板是步步高升,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而且杜维对若琳也非常信任,已经决定把帝都里这么一个日进斗金的生意完全交给若琳来管理了。

    但是。若琳却并不喜欢这项工作。

    本质上说,她更喜欢去管理那帮海盗,至少带着船队在海上驰骋,经历风雨。那种充满了新奇和刺激的冒险生涯,更让若琳心动而不是现在每天穿着一套华丽得近乎可笑的铠甲,周旋在一群虚伪的贵族身边。

    不过若琳还是服从了杜维的安排,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出了目前杜维手里人手不足地困难。虽然这位小少爷平步青云的非常快,但是起家过于太快,根基不牢,手里缺乏可用之人。是杜维目前的一个致命伤,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将对杜维的发展造成很大的麻烦。

    所以,若琳还是服从了。

    她尽心尽力的管理着手里的生意,她完全展示出了自己地能力,每天白天周旋在一批又一批的贵族身边,她不需要向当年自己行走江湖的时候那样还要偶尔牺牲一点色相……感谢杜维对她的形象包装,事实上。现在若琳只要刻意的保持着一副冷酷地样子。那些贵族反而会像苍蝇一样的围过来。

    若琳觉得自己快忙得吃不消了。虽然知道今天是杜维少爷去魔法工会考核的日子。不过这个聪明的女骑士却对杜维很有信心……开玩笑,她可是太了解这位少爷地种种手段了。考核么,对这位少爷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所以,上午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做出关心的姿态去关心一下杜维的考核结果,反而是留在了商铺里,处理了一些事情。

    目前生意非常好,短短几天,已经给杜维带来了一百五十多万金币的收入,扣去先期投入的成本,还有买下这个店铺的花费,以及人员的开销,货物地成本,只是这三天,杜维已经净赚了百万金币的身家。

    没有了中间层层黑心商人的盘剥,杜维的船队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北方把那些佣兵冒险团从冰封森林里猎取的货物直接运送到帝都来。最新鲜的货物,加上略微低一点的价格,还有杜维目前在贵族圈里地名气,使得短短三天,上次若琳带来地整整一船的货物,几乎就已经卖掉了大半。

    她上午地时候已经派人用最快的速度回去给停泊在沃克港的船送信,让人继续去北方采购,把货物运送到帝都来。

    而随后,她终于等来了杜维。

    杜维是带着薇薇安一起来的。既然这个小妮子终于肯出房门了,那么就不能让她继续一个人闷在家里了,带她出来转转,对缓和心情也有大有好处的。

    薇薇安对杜维经营的这家产业里的各种来自北方冰封森林的货物很有兴趣,以一个魔法师的眼光来看,薇薇安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很有用处的。

    留着薇薇安在那里慢慢的挑选,杜维和若琳到了楼上的房间里仔细的谈了一会儿。

    若琳先把自己目前面临的几个难题说了一遍。

    首先,人手不足。既然是面向贵族群体的生意,那么店铺里还需要一些经过严格培训的侍者……那些贵族可不是一般人,如果随便去奴隶市场买几个人回来的话,没有经过严格的礼节培训,会让人背后议论,还会丢了杜维的脸面。贵族们对这些还是非常讲究的。

    其次,工匠的问题。从北方运送来的货物,大部分都是原材料,虽然杜维在开业之前已经在帝都花高价雇佣了几个不错地工匠。有铁匠,有裁缝,有木匠,还有几个雕刻师。但是还是远远不够的。

    那些魔兽的皮毛要制作成精美的华服,皮裘大衣,可不是随便缝缝补补就可以了,贵族们讲究材料的同时,还非常讲究款式的新奇。而这方面,显然是不足的。

    而那些珍贵的魔核,虽然大部分已经被魔法工会订购了,但是一些豪门贵族世家也会来采购,用来讨好自己家族里招揽地魔法师。还有一些武器……

    说到武器,这是让若琳最头疼的地方。

    目前仓库里储备的材料都是上等货,但是手下的两个铁匠却实力太普通了。而且人手也实在太少了。就在昨天晚上,这两个平庸的铁匠就在锻造一套装备的时候。损坏了两片地龙的鳞片,还不小心在淬火的时候,因为火候不足,把一柄设计为目前最流行地贵族用的细长的刺剑给弄毁了因为火候掌握的问题,那柄设计成细细的犹如筷子一般地长剑。居然在试用的时候,轻易的就被一把铁匠用的火钳给敲断了。

    两个铁匠其实已经很努力地,但天赋实在不足。而且他们原本虽然也打造过武器,但是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多上等材料。

    这些还只是目前的问题。而最最让若琳火大的……就是杜维塞过来的女魔法学徒四胞胎!

    那四个如花似玉的四胞胎美少女,原本是价值上百万金币的男人的宠物,可是杜维却仿佛丝毫对这四个女孩没有什么兴趣,在商铺开业之后,直接就把这四个女人扔到了若琳的手下来。

    杜维地想法很简单,他希望能继续发展生意,在将来,可以制作出一些魔法道具来!魔法师这个群体都是不缺钱的。一方面,又大批的贵族的讨好,赠送无数的财富,一方面,魔法师拥有各种各样宝贵的宝石。这样的一个群体,是杜维认为的最好地消费者。

    北方运送来地这些魔兽的魔核,能制造出很多吸引魔法师地东西,杜维也很清楚。卖原材料。远远不如卖成品!利润也会翻上好几倍。可是,魔法道具的制造。并不是普通的工匠能胜任的。

    在罗兰大陆,有一个名叫“魔造师”的特殊职业,这个职业群体很小,人数也不多,主要是专门制造魔法师需要的各种道具,比如魔杖,比如水晶球,比如各种魔法辅助类的道具,甚至还有人能造出魔法卷轴来!

    但是这个职业的群体也是非常古怪的,有些魔造师,本身就是出色的魔法师,他制造的魔法道具主要是供自己使用,偶尔也会制造出一些道具流传在市面上。当然,这样的魔造师是极少数的,也只有这样身兼魔法师和魔造师两种身份的人,才能有本事制造出魔法卷轴。

    而大部分魔造师的身份,都是魔法学徒出身,但是却没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最后不得不成为了魔造师,利用自己所掌握的魔法知识来专门给魔法师制造需要的各种东西。

    但不管是任何魔造师,都是目前杜维无法招揽到的。因为几乎所有的魔造师都属于魔法工会。而那些原本就身为魔法师的魔造师,更不会随便的被某个人招揽。

    所以,杜维对四胞胎寄予了厚望,希望这四个女孩能利用自己的魔法学识,最后能成为手里的赚钱机器。

    显然,杜维对这四个女孩的价值认识上,和大部分男人不同。

    如果是换了任何别的贵族,恐怕早就把这万金难得的四胞胎美女收入房中当禁脔了。

    “公爵大人,恕我直言,我还是请您把这四位‘大小姐’接回去吧!”若琳很不客气的说:“她们根本不是来帮我干活的!每天我还要分出人手来伺候她们!哼……”

    杜维皱眉:“有这种事情?”

    接下来,若琳对杜维讲述了这几天的遭遇。

    原来,不仅若琳郁闷,那四胞胎也很郁闷。她们从小就是一胞四胎的美女,被比利亚伯爵买回去之后,经过了严格的培训,还有一些魔法知识的学习。但比利亚伯爵对她们的期望。坦率的说:她们受地一切培训,是为了将来取悦男人的。

    就算是当年在比利亚伯爵府里受培训的日子,这四胞胎也是被人伺候着的,除了培训之外,她们的生活几乎可以媲美一些小贵族家的小姐了。

    原本被送给了杜维之后,这四个女孩开始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杜维年轻有位,相貌英俊。而且身世显赫,最近又成为了当红的大公爵。

    这四个女孩一心想将来如果能取悦了这位公爵,得到了他地宠爱之后,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可惜,却哪里想到,杜维对她们连一根手指都懒得沾。还把她们扔到了若琳的手下来当差!

    最可气的是,若琳!这个粗鲁的女人,这个冷酷的女人。居然还敢叫娇贵的自己去干活!

    ……

    听完了若琳的叙述,杜维脸色阴沉,他看了若琳一眼:“你难道就拿她们没办法了?若琳骑士,我对你很失望!当初你能把一帮桀骜不逊的海盗收拾下来,现在却连四个小姑娘都没有办法了?”

    若琳脸色有些尴尬:“大人……这四位小姐。毕竟是从您身边派来地,我……”

    杜维立刻明白了若琳的顾及,他笑了笑:“你放心,她们不是我的女人。我也没打算让她们当我的女人!这下你放心了吧?我把她们派给了你,就归你统管!如果她们不听话,那么你也可以任意处置!”

    若琳松了口气,这才放心了。

    看着女骑士的脸色,杜维心里暗笑:这下,那四胞胎接下来几天恐怕有苦吃了。

    沉吟了会儿,杜维道:“人手地问题,急不来。只能慢慢的寻找。尤其是工匠,现在好的工匠很难挖来,在帝都这个地方,没有哪一家愿意把好的工匠让给我们。明抢地话,也容易得罪人,尤其是我几个月之后就要离开帝都了,我在的时候,就算得罪了人。也不用怕人敢来报复。但是我离开了之后,就不行了。所以。得罪人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要做。”

    “可是好的工匠都是有主的,我们去哪里找?”若琳叹息。

    “实在不行,唯一的笨办法,就是自己培养了。”杜维也摇头:“不过这个花费太大了,而且时间长,收效满。工匠的事情先放着,我再慢慢想办法……嗯,现在时间还早,干脆我们一起去城里的奴隶市场看看,或许能买到一些合适地人手。”

    罗兰大陆的奴隶制度,一直以来受到神殿的坚决反对,这在数百年来一直如此。

    当然,在杜维看来,这并不是神殿高尚,而是神殿对于奴隶制而产生的庞大的利益,自己却无法分一杯羹而不满。

    数百年来,大陆虽然总体来说是和平的,但是南洋的远征,还有西北时常的爆发一些小地叛乱,帝国地军队征伐之后,总是会随之出现很多俘虏……尤其是南洋的远征舰队,每次远征回来,都会带回大批地战利品……其中很多就是从南洋的大片大片岛屿上俘虏来的土著。

    并不是帝国的军队喜欢掠夺人口……说实话,那些统军远征的将军,谁不喜欢多掠夺一些真金白银回来?

    可惜,随着南洋远征的过于频繁,每次远征的收获越来越少。东西是实在抢不到了,那么为了多少也能获得一些收获来补充军费,所以掠夺人口,占据最近几次远征之中战利品里的最大的比例!

    而随之带来的那些来自南洋的土著,就成为了奴隶市场上的主流。杜维看过一份来自军方的统计,现在在帝都,根据估算,恐怕就有八千多来自南洋的土著,其中大部分都是已经被掠夺来帝都多年了,甚至已经是上一代被掠夺回来之后,在帝国本土生活多年,有很多是第二代人了。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奴隶是一些原本的自由民,因为生活贫困无法,只能卖身为奴。而西北的几次小规模的叛乱,也会衍生出一些奴隶。

    其他的。还有一种叫做“官奴”的存在,主要是来源于一些没落的豪门。比如这次政变之后,几个豪门被完全铲平,家族之中不少人获罪,被审判之后失去了自由民地身份,变成了奴隶,大部分都被放在了奴隶市场出售。

    有趣的是,帝都里最大的一家奴隶贩子。不是别人,正是帝国中央财政属直属部门下的一个产业!那个地方就设立在帝都的城西南边的奴隶市场,集中了许多“官奴”。

    可以说,帝国财政每年靠着贩卖奴隶,也攫取了大量的财政收入。

    而神殿之所以不满,就是因为每年这么大一块蛋糕,神殿却无法正式插手进来分上一块。

    帝都的奴隶交易,大部分都集中在了城西往南。背靠着西南面地城墙之下,原本有一条宽阔的大道。就在这条大道上衍生出了整个大陆最繁华的奴隶市场。

    帝都的西南历来都是靠近贫民区,整个城市的西南,居住者超过了九十万的人口,几乎占据了帝都人口的一半。

    这条长达千米的大街上。除了贩卖奴隶之外,还有很多其实只是普通地贫民还有奇特的各色人找工作的地方。

    换句话来说,这算是一个类似于杜维前世见过的那种“劳务市场”。

    长街的尽头,靠着一个广场地地方。原本广场中心的雕像和水池。早就在几十年前被拆除了,现在广场之上搭件了好几个高台,帝都的几个著名大贩奴集团,就在这高台之上,进行着热闹的奴隶交易。

    广场之上,以几个高台为中心,聚拢了大批大批地人群围观,其中不少都是外地前来的商团。还有帝都里的一些豪门贵族家的人。那些站在高台上的奴隶贩子,手里拿着皮鞭,身后站着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保镖,旁边的台子上,有的是一个个大铁笼,笼子里,把人像畜生一样地关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大多数都是刚刚成为奴隶的“新人”,只有这些刚刚从西北或者南洋掠夺回来的俘虏。不甘接受奴隶的命运。才会反抗,所以要被关着。

    而其他的那些高台上。一些面色木衲的奴隶,眼神空洞,周围也没有狰狞的奴隶贩子保镖,往往几十个人,只用一条细细地绳子栓着,就一脸茫然地站在那儿,乖乖的一动不动,任凭周围投来各种各样地眼神。那是已经麻木了的老奴隶了。

    甚至就连那些奴隶贩子,不停的走到奴隶身边,捏捏这个的脸,敲敲那个的胸膛,或者拉开嘴唇让大家看牙口……就好像畜生那样。这些人也无动于衷,已经麻木于自己的命运了。

    杜维就和若琳两人走在人群里,两人都是一身便装,若琳没有穿那套华丽得过分的铠甲,杜维自然也不会穿引人注目的魔法师袍子。

    套着普通的外套,杜维随着若琳艰难的在人群里一路挤了过去。

    道路的两边,除了贩卖奴隶的台子,还有一些角落里,一些神情漠然的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也会静静的站在街道的角落旁,眼神在人群里来回的扫过。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身上或者手臂上搭着一条布段。

    这些都不是奴隶,而是帝国的自由民,只不过很多人因为生活艰难,为了求生存,不得不卖身为奴隶。只要往奴隶市场一站,手臂上搭上一条黑色的布,就表示愿意卖身的意思。

    当然,也有一些不愿意为奴隶的,站在这里,手臂上搭上一块白色的布,代表着自己愿意找一个效忠的主人,但是却并不是以奴隶的身份。

    这样的人也有很多,大多数都是一些拥有一技之长的人。一些工匠,马夫,或者还有一些则是落魄的武士。

    杜维一路看来,发现有几个身穿表示武者身份的人,穿着几乎是寒酸的破旧衣服,手里抱着几乎已经生锈的长剑,表情凝重的站在角落里,肩膀上的白色的布,异常的扎眼。

    在帝都,武士的生存并不容易。帝都作为帝国的中心,这里聚集了太多太多的高手,基本上,一个中级武士,也不过是给贵族当保镖的命。

    而低级武士想混饭吃,就艰难得太多了,还有不少低级武士,贵族都不屑于招揽,只能在一些车马行里卖力气,稍微好一点的,还能在车马行的运输队里当一个保镖。

    而那些武技低微,只有一级两级的武者,就更加找不到饭吃了。

    魔法强盛而武者没落,正是整个大陆的缩影。

    “少爷,你看!”杜维正打量着角落里的几个武士,忽然就听见若琳喊了自己一句。往前看去,就看见街道的尽头方向人潮涌动。那里是全帝都最大的一个贩卖奴隶的中心属于帝国官方的官奴贩运地点!

    官奴的无论从质量或者价格上来说,一般都要远远高于普通的奴隶,那些被抄家的豪门里出来的奴隶,大多都是经过一些训练的,买回来就能立刻使用,所以虽然价格高了一些,也仍然被很多买家青睐。

    “过去看看。”杜维点了点头。

    看样子他来得很是时候,似乎官奴的贩运点,正在有一批“新货”出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