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恶魔法则-> 第两百四十一章 【形势逆转】

第两百四十一章 【形势逆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两百四十一章

    侯赛因皱眉:“那么这样说来,西北军就没办法对付了?”

    杜维笑了笑:“西北军是要对付的,但是想把二十多万西北军都杀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鲁高这个人,现在是不能死的……至少,也要等我在西北军里钉下一枚自己的钉子……”

    说着,他走到的窗户边上:“乱是肯定要乱的!但是什么时候乱,乱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从中得到好处,这才是关键问题了。至少现在,我还希望西北能再有个三年左右的稳定时间,我需要有三年的时间好好的壮大自己的实力!到那个时候,就算大乱了,我也有能力收拾一切。但是现在……不行!”

    侯赛因沉默了会儿,忽然道:“先不说这些了。刚才在宴会之上,你是怎么把那把黑金铁胎弓拉断的?我都没有看出来你使的什么办法!那个黑金铁胎弓很强硬的,就算是我,要拉断他,在不使用斗气的情况下也是做不到!你是怎么……”

    杜维嘻嘻一笑,忽然转身,走到了侯赛因的身边,拔出了侯赛因的配剑来。

    这是一把精钢长剑,杜维轻轻弹了弹剑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然后伸手在上面来回抚摸了一会儿,笑道:“你看好了!”

    说完,他故意握着剑柄,退后了一步,握着剑柄的手腕用力一抖!

    嗡的一声,拿剑锋立刻端做了十几截,寸寸断剑落在了的地上,杜维的手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侯赛因变色道:“你……你的武技什么时候练到这种地步了?”

    杜维哈哈一笑:“你都没看出来。看来我的这个本事也算没有白练!”

    说完,他扔掉了剑柄,然后伸出手掌张开,掌心里露出了一枚小小地,黑色的晶体。

    “这个东西是我最近才配制出来的,我叫它‘腐铁水晶’。嗯,名字是难听了一些,不过用处可不小!”杜维嘻嘻一笑:“这东西的配方也不是我弄出来的。而是在帝都的时候,艾黎可法师教我的,那个老家伙的确够疯,你也知道那些飞天扫帚了,都是他想出来地。这个腐铁的东西,是他写的一个配方,用一种魔力水晶,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提炼出来的魔法药剂来。最后合成出来这么一个东西。你可别小看它哦……只要我握在手里,悄悄的在任何金属的东西上来回摸上几下,我可以悄悄的注入一丁点儿魔力,就能引发这个水晶地反应,它就会吸收接触到的金属物质里面的元素!”

    随后杜维解释到:“按照艾黎可大师的研究成果。比如说一块石头里。蕴涵的很多土元素。土元素越多越密集,石头就越发坚硬!而金属地东西里,他说含有一种铁元素,而这铁元素如果被吸走了。金属就会变得腐朽脆弱,轻轻一弄就可以折断。”

    他抬了抬手,笑道:“我只不过手掌里暗扣着这个东西,故意在那个黑金铁胎弓上来回了摸了几下,嘴里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刻意拖了会儿时间,让这个水晶吸取了里面的铁元素,然后么。什么黑金铁胎,自然一拉就断啦!”

    侯赛因瞪圆了眼睛:“这种东西,果然厉害!如果有了这种东西,世界上还有什么武器在你眼前能发挥作用?”

    杜维叹了口气,忽然苦笑道:“也每那么厉害。这东西看似神奇,其实也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玩意儿。它有两个弱点,第一个么,就是它需要时间……如果不是我刚才拖延时间故意摸了好久地话。也是没用的!你想啊。如果真的拼杀的时候,对方一剑砍来。我哪里有机会停下来在对方的剑锋上摸上几下?早被一剑砍死了!这第二么……就是这个玩意儿,也算是继承了艾黎可大师所有发明的重要的特质:昂贵!不是一般的昂贵!!配制出这么小小地一块,就花费了我价值几十万金币的魔法药剂和材料呢!!”

    侯赛因拿了过来在手里仔细看了会儿,也叹了口气:“这样看来,的确没有太大的用处,偶尔拿来吓吓人可以,实战的时候,就等于废物了。”

    “呵呵。”杜维收起了这个东西,笑道:“而且,只有注入魔力才行,如果不注入魔力,就算把它放在什么金属物品旁边放上一年,也是没用处的。”

    不过顿了一下,杜维笑道:“这东西当时弄出来的时候,艾黎可给我的配方里写得很清楚,可不是用来毁坏别人武器地东西……恰恰相反,这个老天才,是想弄出来一种世界上最最坚固地金属!想弄出来一种最最强悍的金属,制造出一种最最坚硬锋利地武器!可是他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怎么弄出一种最坚固的材料……所以,最后就弄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杜维笑道:“这个东西专门用来吸取‘铁元素’,可如果等这么小小的一块东西,吸得越多,它本身就会越发的坚硬!你想啊……假如我拿着这么一块东西,吸上千儿八百的神兵利器之后,这里面得吸了多少铁元素?世界上还有比我这小小的一枚晶体更坚固的东西了么?”

    侯赛因这才变色!

    不过杜维看着侯赛因的表情,笑道:“你先不要忙着惊叹……我可以告诉你,老疯子艾黎可大师的这个发明,是一个失败的东西!想靠着拿这个东西去吸取别的金属的铁元素,然后让它自己变得越来越坚硬……我告诉你,那是妄想了!”杜维说完,苦笑道:“你知道么,我弄出来这么一小块之后,自己躲在吉利亚特城里,也不知道吸了多少把刀剑。最后我弄了一房子的铁块……弄到最后,却发现这个东西也没多坚硬,我自己拿着剑砍了几下,还是砍下了几块碎片来。按理说,吸了那么多金属,它自身却没有增加多少坚硬的程度,让我很失望啊。如果要等它变得坚硬起来,恐怕……哼哼。现在看来。这个东西拿出来吓唬吓唬别人还行,想让它变成一块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还遥遥无期呢。”

    晚上的时候,杜维下令让人把院子门关了,可是依然能听见外面时不时的有西北军的骑兵跑过,看来全城地搜索还在进行当中。

    今天鲁高在自己的面前大大的失了面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被人行刺,这样的事情,大概让这个矮子将军很是恼火吧。

    鲁高送给杜维的这个宅子面积颇为不小。内外几进几出,杜维的两百多人住进来,都绰绰有余。

    杜维和侯赛因谈到了半夜,这才回了卧室里休息,可是刚走进卧室的门。杜维忽然就站住了,皱起眉来,看着卧室里……

    这个卧室不算小了,毕竟是这座军事化地城里。摆设也颇为简单,没有太多的奢华的东西。其实鲁高倒是本来打算给杜维送几个女奴来伺候,只是被行刺的事情一乱,大概也忘记了。

    只不过,让杜维皱眉的并不是这房间里摆设的简陋……而是……

    喉咙下顶着一个尖锐的明晃晃的银梭,杜维叹了口气:“何必呢?你想躲在我这里,尽管躲就是了,这个宅子里那么大。你随便找个马房啊,草堆里,躺上几天,也不会有人找到我地宅子里来……”

    旁边的阴暗里,一个忧人到了极点的身影缓缓的显露了出来,拿短短的紧绷地小褂子,把她骄人的胸部更是凸现得格外迷人,尤其是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此刻近在咫尺看来。比白天的时候在宴会上远处看得更加真切……

    妈地,果然够细啊!杜维心中叹了口气。

    这个女子在阴影里一点一点的走了出来。手里握着银梭,就这么抵在杜维的喉咙下,忽然用一个娇嫩而虚弱的声音,压低了声音道:“不许出声……进来,关上门!”

    杜维叹了口气,脸上丝毫没有半点儿畏惧的表情,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你……坐下!”

    这个女人虽然脸上带着一个金面具,但是从声音听上去,可还嫩得很。杜维叹了口气,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这个女孩也紧紧的贴着他,手里的银梭时刻不离开杜维地喉咙。

    “何苦呢?”杜维笑了笑,低声道:“刺杀可是一个技术活儿。既然一击不中,就该远远的跑掉,却还跑到这里来惹我……你就那么有把握?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是郁金香公爵!”这个女子的声音有些喘息,杜维皱眉:“你受伤了?”

    这个女子身子微微一晃,原本她全身上下,就穿的极少。上身的一条小褂子,只能勉强遮挡住胸部,而下面一条极断的小短裙……倒是和杜维前世看到的那种小热裤差不多。

    “不许多问!”这个女子缓缓的退开两步,坐在了杜维地身边,依然把手里地银梭顶着杜维的喉咙:“我知道你地身份,你是郁金香公爵。整个西北,能和鲁高作对的人,只有你!”

    “那又怎么样?”杜维翻了翻眼睛:“你想找我帮你?”

    “我要你带我出城!”

    杜维故意笑了笑:“开什么玩笑!你随随便便一动,身子就能变成沙子,然后消失……这么神奇的法术,你再用一次好了!”

    “我……我的法术不能多用,而且……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苦笑道:“你白天看到的那个是我用法术弄出来的假身,我只是弄出了一个假身去行刺,可是我并不能用我的法术,把我自己的真身变到城外去。明白了么?”

    杜维依然在笑:“那么现在算什么?算是威胁么?”他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这个女人:“你以为用这么一把破东西,就能威胁我?”

    “我的银梭上有剧毒。”这个女人的声音冷了下去:“你或许能躲开不被我刺死,但只要划破一点儿皮,我保证你就算是一个很出色的魔法师。也逃不过这毒药地威力。”

    杜维笑得很开心:“哦?还有这种毒药?”

    他忽然垂下头去,故意凑近了那个银梭嗅了嗅,摇头道:“哼,不错不错。绮丽花的花粉的香气掩饰掉了断尾榛的刺鼻味道……啊,对了,里面还加入了一点儿亚麻罗菇的粉末,对吧?嗯,从威力上来说的确很猛了。你说的不错,划破一点儿皮就能杀死我……别说我了,就连一匹马也能杀死。”

    这个女子仿佛被杜维的言语所震撼,她虽然带着面具,但是眼神里地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你……你能闻得出来?”

    杜维傲然一笑,看了一眼这个女孩:“哼,你多大年纪了?看你得身子倒是发育的很成熟啊……不过声音就嫩得很了,你到底多大?十六岁?十八岁?告诉你。你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学习药剂学了。”

    这个女子不由得怒道:“胡说八道……你,你才多大年纪!”

    杜维笑了笑,也不说话。他三岁开始就学习各种药剂学的书的,这样算来。说自己学药剂学的时候,对方还穿开裆裤,也不算什么大话。

    “废话少说,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杜维感觉到脖子下的银梭又紧了一些。他嘴角撇了撇,故意用一种毫不掩饰地目光,上下打量了打量这个女刺客,尤其是肆无忌惮的目光,故意在对方骄人的胸部和小蛮腰上停留了很久。

    这个女刺客早习惯了被男人如此打量,不过杜维的这种诡异的目光,却让她生出了几分不自在来,仿佛在对方地眼神之下。自己就好像**裸的站在对方面前一般。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变了一个姿势:“你……看什么!”

    “我告诉你几件事情吧。”杜维叹了口气,他从容的伸出三根手指:“第一,老子我从来不受威胁!如果你不是威胁我,而是跪下来求我……或者是你脱光了衣服,用美人计来勾引我,说不定我还有可能答应你的要求。毕竟我见得女人虽然多,但是你这样地好身材。还是很少见的。第二点。做错事情可以原谅,但是不可原谅的是‘愚蠢’。恰好在我看来,你是后者。都说女人是胸大无脑,我看你真的是很合适这个词语!你的胸的确够大,但是脑子看来也的确够愚蠢!至于第三点么……你觉得,如果我这样容易就能被你制住,我还配当郁金香公爵么?”

    这个女子被他气得仿佛语塞,正要发怒,杜维已经叹了口气,看着天花板,慢悠悠的笑道:“喂,我说赛梅尔,人家就快要了我地命了!要知道,我死就等于你死,你还不出手,等着看好戏么?”

    话音刚落,这个女刺客就感觉到自己的手里一麻,一声清脆的动静,原本顶在杜维脖子下面的银梭已经冲天飞了出去,夺的一声,钉在了天花板之上!

    杜维拍了拍袖子,轻轻松松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女刺客,摇头道:“我真怀疑,你这样的智商,也出来行刺……”

    女刺客正要扑上去,却忽然就感觉到自己地身子一软,仿佛全身都被一种无形地绳索困住了。

    杜维却看着女刺客的身后,女刺客地身后,红衣白发的赛梅尔对着杜维一脸古怪的笑容:“你是因为知道我在,所以才有恃无恐的么?”

    杜维笑了笑:“你我的命是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我死了,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赛梅尔哼了一声,身子凭空消失。

    “你……你和谁说话!这里还有人吗?”女刺客全身不得动弹,忍不住声音露出几分惊骇来,而且她根本看不见赛梅尔的身影,也更听不见赛梅尔说话。只看着杜维对着自己身后的空气说笑,努力回头看去,却哪里有半个人影?

    “别挣扎了。”杜维笑了笑:“被一个中级的束缚术捆住,就算是我,也未必能挣脱的。”

    随后杜维往椅子上一靠,看着这个女刺客,慢悠悠笑道:“现在,换我问你问题了……记住别说谎哦!我可是魔法师,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能看透的!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考虑饶了你,否则的话……”

    杜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恶意的笑容:“你说一次假话,我就脱你一件衣服!你说两次,我就脱两件!”说着,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来回打量:“你身上穿的衣服可不多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