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恶魔法则-> 第三百零七章 【难得!可惜!】

第三百零七章 【难得!可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百零七章

    白河愁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杜维心中第一个反应就是警惕!

    阿拉贡的星空斗气,杜维是半点儿没学到。不过这基础的动作,一共两套。当初白袍甘多夫教了自己一套,侯赛因又教了自己更高级的一套,两套杜维都学全了。而且学了之后,的确受益极他,原本他从小体弱多病,可练了这两年下来,身体也变得强健了很多,甚至还远远超过了同龄的普通人很多。

    只是这套动作,毕竟是和星空斗气有关!

    星空斗气,那可是当年阿拉贡纵横天下无敌的绝技,这种重要的东西,现在只有侯赛因学到了一些。现在这个白河愁,忽然这么热切的问了起来他安的什么心?

    难道是……这个变态的强人,看出了这套动作的来历,起了觊觎之心?

    眼看杜维不回答,白河愁“哼”了一声,眼神渐渐恢复了常态,冷笑道:“你一定是以为我觊觎你的这套动作?简直就是笑话,你这套动作无非就是让身体强壮,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来刺激人体的柔韧强度,使得肉身强悍倍增的技巧而已。我大雪山之上,也不是没有这种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我很奇怪的是,我知道罗兰大陆之上的武技并没有类似的这种东西,我原以为这种法子是我大雪山独有的,却怎么世上还有这么一套相似的东西存在。”

    杜维听了就摇头:“我不知道。这套动作是我的一个朋友教给我的。”

    白河愁听了就摇头:“你这话言不由衷,吞吞吐吐,太过不坦诚了。这套动作,分明就是某种厉害的武技地入门套路。想必必然是某种极为厉害的武技,只不过修行那种武技。对身体柔韧的强度要求极高,所以才特别创造了这种入门的方法,先提升肉身的强度,然后才能修行。”

    杜维听了心中骇然,这白河愁果然厉害,只不过看了一遍自己的动作,就居然猜得**不离十了!

    白河愁看杜维愣住,更是冷笑道:“好了。我不过是见猎心喜,对于这种方法,想问个仔细,和我们大雪山的武技相互印证一下罢了,既然你担心我偷学的话,我不妨大方一点,先把我们大雪山上相似地一套东西教给你。我白河愁,岂是贪图别人绝技的人!”

    说完。也不等杜维说话,他自己走上了几步,站在雪地里,然后喝道:“你看仔细了!”

    随即,他陡然身子猛然暴涨起来。原本的身高忽然之间就仿佛高出了一个头来,仔细看去,却是他全身驱赶停止,以一种奇异的姿态。看上去仿佛高了一些,随即他扭动身子,动作越发的古怪起来!

    每一个动作,仿佛都是超出了常人应有的极限,扭转来回,无论是腰身,手臂,肩膀。各个关节,都仿佛完全可以三百六十度的自由扭转一样!

    这样的一套动作,杜维一看之下也是愣住了!当初那个女此刻艾露就曾经施展过地这一套奇异的体术,而前两天白河愁和蓝海悦两人对战的时候,也施展过!

    不过杜维从前都只是看了一鳞半爪,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白河愁亲身仔细展示,看得这么真切仔细!

    一看之下。就连杜维也心中疑惑起来!这套大雪山的体术。实在是和自己的这套星空斗气地入门身法极为相似!

    这种相似,倒不是某个动作或者姿势一样。而是原理和法门几乎相同!

    唯一的差别就是……杜维所练的这套星空斗气的入门体术,只是对人体地肌肉韧带等等进行强化。只是骨骼关节方面,却很少有涉及,大多数都是让肌肉力量和柔韧性增加,对于骨骼的刺激却是很少。

    而大雪山的这套体术,则比杜维学的这套更加怪异!

    如果说杜维的星空斗气入门动作,就仿佛瑜迦那样可以让肌肉自由伸展……那么,大雪山的这套动作,则是把骨骼的灵活程度发挥到了极点……不!甚至是远远超越了极点,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状态!

    星空斗气地入门动作,是七分练肌肉,三分练骨骼。而大雪山的体术,则是七分练骨骼关节,三分练肌肉了!!

    白河愁一套动作做完之后,却仿佛还怕杜维记不住,又一口气连做了三遍,这才站住了。杜维看得心驰,不由得忽然就叹了口气:“老天……如果能把这套动作学会的话……人类都可以像‘变形金刚’那样自由的弯曲变化甚至是折叠形状了!!”

    白河愁却冷笑道:“你看清楚没有?如果没有看清楚,我可以再做一遍。”

    杜维自然是巴不得,赶紧点头,请白河愁又做了一遍。白河愁虽然有些不耐烦,不过现在却强行耐住了性子又做了一遍,这次杜维才强迫自己用超强的记忆力,把完整的一套动作,强行硬记了下来,虽然一时间无法领悟,但是回去慢慢仔细想,也不怕忘记。

    白河愁看着杜维死记硬背,不禁冷笑道:“你这人看来没什么武技的天赋,这套动作,当年蓝海悦学的之后,不到两天就能全部做出来,动作一分不差!而赤水断比他强了一点,学了大半天,就能做得有模有样。你这人想全部学会,没有个十天半月,恐怕是做不到了。”

    杜维被白河愁嘲弄,也不生气,他心想:我本来就不是你们这种变态强人,小爷我武技天赋本来就不强,三岁地时候就有定论了。

    不过他忍不住问道:“那你呢?你多久学会地?”

    白河愁笑了笑:“当年古兰修老师做了一遍,第二遍的时候,我就可以跟着做了。”

    杜维吐了吐舌头,心中更是决心不和这种变态之人去比较。

    这时候,白河愁忽然走上两步。伸手握住了杜维地手腕,然后“嘿嘿”一笑,手指顺着他的手腕一路上滑,抚过了整条手臂,又一路顺着他的肩膀,然后沿着脊梁滑了下去。

    杜维吓了一跳,不过在白河愁地手下,他也没有反抗的余地。最后整个人被白河愁抓住了腰部提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两下,最后才被白河愁丢在了地上。他心中恼火,正要开口说什么,却看见白河愁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你……你看着我干什么。”杜维心里有些发毛。

    白河愁哈哈一笑:“郁金香公爵,说起来,遇到了我,也未必就是你倒霉。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好事?”杜维有些气恼。

    “当然。”白河愁顿了一下,肃然道:“你这人,体质实在不怎么样,你的魔法天赋我不知道,想来你既然这么年纪轻轻就干掉我手下的一个白衣萨满。应该是很不错的了。只不过,你练武的天赋实在是差到了极点,可以说,我大雪山门下。随便挑出一个人来,都比你强了好几倍。不过也不怪你,你年幼的时候多病,身子弱了,身子地根基不行,骨骼肌肉的生长都有些问题。不过,你幸运的是,后天你学到了你的这套古怪的动作。你现在年纪还不算太大,学的也算早。练了之后,你的肉身的强韧程度,负载限度已经大大地增加改善了。这样一来,你的资质就已经无形之中比原来提升了好多。你现在身子还算强健结实,速度和力量都算不错,在同龄人里也算是难得了。”

    杜维听了,不免就有些得意。他从小被人定论不适合练武。心中虽然也不大在乎。不过毕竟有些逆反心理。学了这套星空斗气的入门法子之后,也勤奋修炼。潜意识里,也未尝就没有学一身强大的武技!

    毕竟身为男子,总是有一个英雄梦的。骑烈马,掌利剑,才是男儿本色。魔法师虽然也厉害,不过却不够拉风。

    只是听白河愁继续道:“你先不要得意。虽然你有这套古怪地法门给你修补的底子,只可惜你这套法子,侧重肌肉的锻炼,你骨骼和关节的弱点却没有弥补。所以,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之前,虽然你地姿势已经大大提高,但是一辈子都别想把武技修练到顶尖的行列!以你现在的水准,就算是今后勤奋修炼武技巧,五十岁的时候,大概也能练到八级左右的武士水准了。”

    八级?

    杜维吐了吐舌头。说实话,他自己是从来没有想过能练到八级武士的水准的。

    不过,这类似的话,当初在冰封森林里,侯赛因也对自己说过,说自己虽然有好运气学到这么一套星空斗气地入门法子,但是一辈子都没机会练到顶尖水准的。

    看来两个圣阶的强者,看法倒是很一致。

    白河愁笑道:“你的运气就是遇到了我。我大雪山的体术,最侧重于人体骨骼关节的修炼,这正是你身子最大的缺陷!而幸好是你现在也很年轻,如果你二十岁之后,那么就算再怎么学,也是没用了。你现在大概只有十五岁左右吧,现在你学了我这套体术之后,只要你有命不死,好好活下去,把这两套动作一起修炼,勤奋修炼……那么你的天赋自然大大地增长,将来就算你不钻研你们罗兰人地魔法,只一心练武技的话……以武技而突破圣阶,也不是不可能地。”

    以武技而突破圣阶?!

    杜维听了这话,不由得心中砰砰乱跳起来!

    那岂不是能修炼得好像罗德里格斯和侯赛因那么强了?

    “你不信我的话吗?”白河愁冷笑道:“你自己妄自菲薄,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你学到了两种神奇的体术,就算你资质原本再烂,也被弥补了!修炼到圣阶,也不是什么难事!”

    杜维想了又想,忽然就叹了口气:“就算修炼到圣阶,又有什么用处。遇到了你这样的强人,在你手里,还不是要圆就圆,要扁就扁。”

    白河愁“哼”了一声,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只是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你这个家伙,当真有趣。明明抱着一个宝藏。却不知道利用。哼!要知道,古往今来,多少大陆顶尖强者,要么只擅法术,要么只擅长武技!像你这样的,魔法天赋又强,又能得到两套神奇的体术提升你武技天赋地,实在是一百万里都未必有一个!现在你的魔法天赋和武技天赋。都是顶尖了,只要你以后勤奋用功的话,将来魔武双修,两个领域都达到圣阶,也不是什么空话!能做到这点。大陆上千年以来,能有几个?!”

    杜维这才心中一振!

    白河愁却眯起了眼睛,仔细的打量杜维,越看眼神里的趣味就越浓厚。看到最后,杜维不由得苦笑道:“白先生,白老大,巫王陛下,你看我干什么?”

    白河愁却连连叹息:“难得!难得!想不到我今天居然又看到了一丝希望了!”

    不过顿了一下,他又摇头,眉宇间有些无奈:“可惜!可惜!为什么偏偏是你!唉……”

    他一会儿说“难得”,一会儿又说“可惜”。倒是让杜维有些茫然了。

    白河愁思索了一会儿。看着杜维,道:“说实话,我能遇到你这样的奇怪的小子,实在是心中高兴得很!”

    杜维心中却想:我遇到了你这样奇怪的老怪物,实在是倒霉得很!

    这话心中想想,却不敢说出来,只是摇头:“你高兴什么。”

    白河愁道:“我一生穷尽心血,只追求力量地颠峰!只是。像我这样的人。越往高处走,就越发觉得寂寞!哼……这个心情。你却不能理解了。”

    杜维此刻却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你是感觉无奈,这世界上连一个能逼你拔刀的人都没有了,对吗?”

    白河愁眼神里立刻变得一片热切:“不错!我心中寂寞,正是因为这个!只不过,你却让我看到了希望!”

    他低声道:“这大陆上的强者,蓝海悦算一个,赤水断算了一个,当年我的老师自然也是。还有神殿的教宗……只可惜你们大陆上的那个甘多夫听说已经死了。除此之外,我这次下山来,听说你们大陆上出了一个叫罗德里格斯地圣阶骑士。不过,这个罗德里格斯学的是冰霜斗气,而且还是蓝海悦的徒弟,再厉害也有限,哼,用冰霜斗气,是永远不可能打败我的。所以可以略过不提了。蓝海悦和赤水断,更不是我的对手。我地老师早已经死了。那个教宗嘛……我听说历代教宗,都是身子潺弱,只修行神术的人。他就算神术再强,哪里是我魔武双修的对手!哼……我一生渴求的,就是一个和我一样能魔武双修,都迈入圣阶地对手!可惜原本最有希望的是蓝海悦,只不过他却总是差了那么一口气。赤水断就不用说了,他练武练得脑子已经坏掉了。算来算去,的确是连一个让我正视的对手都没有了。”

    杜维心里却道:那也不见得,说到魔武双修,北方的那条老龙,有龙族的龙语魔法,又有龙族的专修武技,还有黄金龙近乎完美的**。绝对可以当你地对手了。

    白河愁看着杜维:“你却让我看到了希望!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著名的魔法师,魔法的天赋就不用说了。而你能学到两套神奇的体术,以后以武技迈入圣阶,也大有可能!所以,我才说你很难得!”

    “那……可惜呢?哪里可惜了?”杜维问道。

    白河愁脸色一寒,似乎心中也有些气恼,冷冷道:“只可惜,偏偏是你,抢了我的那个魔法宠物!偏偏你还不知死活的和它建立了灵魂契约!我想把这灵魂契约毁去,拿回我的宠物,说不得,多半还要剥离你的灵魂!虽然我不想杀你,但是剥离灵魂,对你终究是有些伤害地,之后你地精神力和灵力就会大大减弱,魔法的成就就十分有限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就算在剥离地过程里死了,也是可能。所以,不管死活,你终究却无法成为我的对手了!哼,如果是别的事情,我白河愁纵然放过你,又怎么样!就算别人要伤你,我也会千方百计的保你护你,让你将来能有机会和我一战!只可惜,这个宠物,对我关系太过重大,我说什么都要拿回来的!却是不得不……唉,可惜!可惜!”

    杜维听了,心中一寒,只觉得白河愁看向自己的眼神,一会儿热切,一会儿又冰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