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恶魔法则-> 第三百零八章 【齐聚一堂】

第三百零八章 【齐聚一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百零八章

    杜维从来都相信一条:一个人,如果在某些领域方面极具天赋,那么必然就肯定有些大异于常人的性情,说好听了这叫天才,说的难听一点,就是疯子!怪物!!

    这位白河愁白先生,一路带着杜维西行,却不肯坐船,只愿意骑马。杜维一路上颠簸辛苦。他身子纵然再强,也终究不是武者。就算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骑士,连日骑马赶路,每天几百里奔驰,也早就累垮了。

    如果坐船多舒服……杜维只有心里叹息了。白河愁看出了他的心思,就冷冷提醒了一句:像你这样贪图舒适,就算天赋再好,一辈子成就也有限得很了!但凡成功者,哪一个不是受尽千万般的磨砺!

    杜维听了这种话,也只是吐了吐舌头,并不回答。

    幸好,学了大雪山的那套体术之后,杜维每天趁着休息的时候,不论身子再怎么疲惫困乏,也都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的练上几次。开始的时候,全身骨头都疼痛不已,身子酸痛,险些就让他流出眼泪来。这种苦头,可不是常人能吃得消的。不过杜维虽然这辈子锦衣玉食惯了,但性子里却依然有那么一股子隐狠,尤其是在这个白河愁身边,面对这个老怪物似笑非笑的,带着些许嘲弄的眼神,却反而激发了杜维性子里的那一股狠劲,纵然再苦再累,却不肯在白河愁面前让他看低了。

    一路上过来。吃了天大的苦头,可是渐渐的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杜维却欣喜地发现自己的身子果然有了很大的改善!

    原本赶路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是最痛苦的,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可这天早上起来,却感觉到自己身子轻盈,全身毫无一丝懈怠和酸痛。杜维心里惊喜,旁边白河愁看在眼里。也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这才是第一阶段,你现在的体质已经大副改善了,不过十五天之后,就会迎来一个疲劳期,到时的苦头更有你受的。这样反复十二次之后,大约一两年,这套体术才算初步有所小成。现在么……你还差得远呢。”

    白河愁既然不肯坐船,两人就只好沿着大运河往西北走。第四天地中午。来到了一座小镇。

    这镇子距离大运河只有不到几里的路程,平日里也靠着一些停泊岸边的来往商船带来的人气,镇子里别的没有,什么妓院酒馆之类的,倒是多得很。

    两人骑马进了镇子。杜维看见了繁华地段,对白河愁苦笑道:“我说白老大,这几天风餐露宿,你受得了。我的肚子却抗议啦。找一家干净的旅店,吃点热东西吧。就算你要把我带回去大卸八块也好,砍头也罢。就算是死囚,临死之前也还能吃一顿饱饭呢!”

    白河愁点了点头,两人就寻了镇子上一家看上去颇为清净地小旅馆,把马匹交给了旅馆门口的侍者,并肩走了进去。

    这小镇子虽然不大,但是这旅馆里的食宿做的倒还算不错。杜维挑了一个最里面靠窗户的位置。大肆点了一桌酒食。白河愁看来今天心情还不错,甚至还和杜维喝了一杯酒。

    看着日头偏西地时候,杜维趁机就提出在这里住宿,白河愁也同意了。正要叫旅店里的侍者过来的时候,就听见这旅店大厅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随后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怎么,还是不死心吗?我们一路上打了六次,你输了六次。再打下去。也实在没什么意义了。”

    这声音平静淡漠,却隐隐地带着一次从容不迫。声音更是耳熟。杜维一听这声音,不由得就眼睛一亮!

    随即就看见这门外先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面庞消瘦,身上穿了一件样式极为普通的武者袍子,穿戴很是朴素,腰间简单的扎了一根腰带,一头长发也只是随意用了一根绳子束了起来。只是腰间却没有挟带任何武器,尤其是他的右手,始终缩在袖子里。那一张脸孔,相貌英俊,神色平和,仿佛不带丝毫的锐气,一双眼睛更是清澈深沉,犹如湖水一般。

    这人,却正是杜维麾下的圣骑士罗德里格斯!!

    当初杜维在来帝都的路上,派了手下的侍卫长老烟快马回楼兰城去调罗德里格斯赶赴帝都听用,这一来一回,罗德里格斯得到消息后就动身,可杜维却被白河愁从帝都抓走了。

    这么一来一回,双方却在这个小镇地旅店里碰到。

    杜维一看罗德里格斯,心思顿时就活了起来。放眼天下,有可能把自己从这个老怪物手里救走的,除非是圣阶强者了。罗德里格斯正好勉强算是一个。虽然他多半也不是这个老怪物的对手,不过未必就没有机会救自己。

    罗德里格斯走进了旅店之后,身后却还跟了几个人。

    第一个跟着的,自然是杜维手下的侍卫长老烟。而第二个跟着进来的,一头银色的长发,身子高挑,身材更是火爆到了极点,一张原本应该是千娇百媚的脸蛋上,却挂了一丝凌厉地冷笑,显得就多了几分英气,身穿了一套女式地皮甲,更是勾勒出了她诱人的身材,腰间却没有佩戴武器,反而只是挂了一枚碧绿地笛子。而在她的身上,更批了一条白色的敞开式的外袍子,袍子上居然还佩戴了一个魔法师的徽章。

    这人,自然就是绿袍甘多夫的女弟子,乔安娜,乔乔小姐了!

    乔乔居然跟着罗德里格斯一起来到了这里,却让杜维有些意外了。

    原来罗德里格斯接到消息之后立刻上路前往帝都,途中经过了努林行省首府,而乔乔则是之前就被杜维委派了任务。带了几个魔法学员到了努林行省博翰总督的麾下帮忙。罗德里格斯路过努林行省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了这位暴力女魔法师。结果这位暴力女一问之下,知道罗德里格斯是听令去帝都。

    说起来,乔乔在努林行省博翰总督的手下待得很是气闷。倒不是博翰总督对她不友好。实在是博翰总督手下缺乏魔法师力量,骤然杜维派来了这么一个八级得大高手,还带来了几个魔法学员,博翰简直就是礼遇到了极点。

    可问题是,和草原人和谈之后。西北军却老实了下来,连日来毫无任何动作。乔乔在努林行省,每天实在是闲极无聊,就拼命操练杜维的那几个魔法学员。可怜那几个小子,在这个暴力女的手下吃足了苦头,不过实力倒也大涨了不少。只是每天折磨几个魔法学员,乔乔渐渐也就没了兴趣。遇到了罗德里格斯之后,她立刻就猜到了。既然杜维调这么一个高手去帝都,那么帝都多半就有什么好玩地事情发生,离开就要跟着一起来了。

    罗德里格斯性子平和,和侯赛因那个暴力冷酷男是大大不同的。乔乔一定要跟着,他也无法拒绝。更何况。西北郁金香公爵府里,谁都知道这位乔安娜小姐,和公爵大人的师父都是那个绿袍子老魔法师。而且未来的公爵夫人薇薇安小姐,还是她的妹妹。说起来和公爵大人的关系实在是很亲密了。罗德里格斯也不好拒绝。只能任凭她跟着了。

    在这里居然看见了乔乔,杜维当然是极为意外的。不过更意外的,却还不止这个!

    刚才罗德里格斯走进来地时候,回头说的那句话,却并不是对乔乔说的,而是另有其人!

    罗德里格斯一行三人走进来之后,随后门口外又跟进来一个身材伟岸的年轻人来!

    这人一身标准的武士装束,皮甲之后还批了一条披风。走进来的时候,皮靴枭枭,一头长发飘舞,对着罗德里格斯就说道:“罗德里格斯先生,我们不是比武,我输给你六次,也更说明你的冰霜斗气远胜过我!!我此次出来游历,就是为了寻找能提升自身的机会。虽然你我立场未必一致。但大家都是武者。这武者之心,您总能理解地吧!”

    这个年轻人跟了进来之后。走到了罗德里格斯身后,沉声道:“难得能遇到您这样的强者,又和我一样修练的是冰霜斗气,这样的好老师,我上哪里去找?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一定不会走的。”

    这个人,走进来地时候,身形语气,就已经让杜维很是吃惊了,等他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之后,更是生出了一种荒诞的感觉来!

    这个年轻人,脸上带着一副铁面,只露出嘴唇以下的部位,不过看上去却风度极好,仪态凛然。这人不是别人,却是西北军地那位少将军,赛巴斯塔!!

    罗德里格斯闻言皱了皱眉,不过他却并不恼怒,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只是淡淡道:“少将军,武者之心我自然是明白的。只是我这次身负公务,却没有时间和你继续切磋下去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改日等我无事的时候,就去瓦特要塞登门拜访就是了。”

    赛巴斯塔却还是摇头:“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说走就走。一路上您和我打了六次,虽然我连输六场,可每次都让我获益匪浅!我也不敢耽误您的事情,您一行人大概是去帝都吧,我就当一路千里相送,等快到了帝都的时候,我就立刻只身返回,绝不继续纠缠了。”

    罗德里格斯还没说话,乔安娜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一双妙目瞪着赛巴斯塔,声音里就有些阴沉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罗嗦!我倒没见过还有人着急送上门来挨打地!你一路上跟着我们,纠缠不清,已经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了!如果你再厚着脸皮不走,就算罗德里格斯先生不动手,难道我就不敢杀人吗!别看你是西北军的少将军,我要杀你,管你是什么少将军老将军!哼!!”

    说着。乔乔就已经竖起眉毛来,挺起胸膛,喝道:“你不是喜欢打架吗!来来来,我们先打一场好了!”说完,她就指着门外,冷笑道:“让我看看你的冰霜斗气到底多厉害!”

    赛巴斯塔看了乔乔一眼,却嘴角扯出一丝微笑,随即退后半步。微微欠了欠身子,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节之后,缓缓笑道:“尊敬的女士,我身为骑士,岂能和您这样尊敬的女士动手。况且,您的实力虽然让我尊敬,不过我这次地目标却并不是您。我只想寻找提升我冰霜斗气地途径……假如将来我修行魔法地时候,一定会找您求教的。”

    说着。他垂手而立,却根本不理会乔乔地挑战。

    乔乔顿时大怒,不过她忽然眼珠一转,就冷笑道:“哼,你这人不知死活。还敢说跟我们去帝都!你们西北军分明就是叛逆,你敢去帝都,立刻就会被抓起来吊死了!”

    这话一说,罗德里格斯和老烟。还有赛巴斯塔的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虽然西北军和帝都中央貌合神离,不过毕竟从来没有公开竖起反叛大旗。名义上还是帝国的军队。虽然人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那层窗户纸,却谁也不愿意去捅破。

    赛巴斯塔听了这种话,不敢怠慢,肃然道:“尊敬的女魔法师阁下,您这话说地可就不对了!我父亲对帝国忠心耿耿,就连摄政王都曾经给予嘉奖。哪里来的什么叛逆之说!您这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乔乔还要说什么,罗德里格斯却轻轻一笑,拉了拉她的袖子,然后却拽着乔乔就往里面走,不再和这个赛巴斯塔斗嘴。侍卫长老烟深深看了赛巴斯塔两眼,也不说话,跟着就进来了。

    杜维心中就不免有些矛盾起来。被抓了这么多天。终于看到了几个自己麾下的高手人物出现。正是难得的逃脱的机会!可是他心中又深深的忌惮这个白河愁恐怖地实力!如果说到打的话,自己这几个人加起来都未必能干得过这个变态。可是如果白白放弃这个机会……那也有些不太甘心!

    想到要被这个家伙带上雪山……剥离灵魂?这种事情难道是好玩的吗?

    他这里心中飞快思量。却暗中做了准备,坐在那儿,手已经缩进了袖子里去……

    果然,罗德里格斯等人走了进来之后,这旅店的厅堂并不大,光线也甚是充足,而且这种武者身份的人,每到一个陌生地环境,几乎就是习惯性的会扫视周围环境。罗德里格斯等人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杜维,几人都是愣了一下,想不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公爵大人?

    杜维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古怪,咳嗽了一声,可还没等他说话,坐在他面前地白河愁已经仿佛笑了笑,低声道:“嗯,这几个人,都是你认识的吧……那个家伙叫罗德里格斯?嗯,他就是罗德里格斯?圣阶强者么?他是你的部下吧?”

    说着,眼神里的笑意,带出一丝嘲弄来。

    乔乔看见了杜维,立刻就高声喝道:“夷?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她就先走了过去,也不看白河愁,就立刻坐在了杜维的身边,语气里颇有几分不快,喝道:“好你个杜维!当初你和我妹妹订婚的时候,居然之前也没和我说一声!你要和她订婚,也不请我参加典礼!你这算是什么!”

    杜维脸上苦笑,对乔乔用力使了个眼色,只可惜这位暴力女满心怒气,却没有领悟,忽然就火气上来,喝道:“你怎么不说话,眼珠瞪来瞪去的干什么!”

    说着,一掌就狠狠往桌上拍了下去。

    她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武者,可好歹也有七八级武士地实力,这么一掌如果拍了下去,只怕这桌子就完蛋了。只是乔乔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按下去的时候,却从旁边就引来路一股冰冷的寒气,在她的手掌掌心之上轻轻一刺,几乎瞬间就贯穿了她的掌心,整条手臂都麻了起来。

    乔乔一惊之后,立刻缩回了手,退后两步。眼神落在了白河愁的身上:“你……”她深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杜维,怒道:“这个人也是你的手下吗?你什么时候又收了这么一个厉害地打手了?喂!你这人,我和你们公爵说话,要你插手吗!”

    白河愁也不生气,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乔安娜一眼,淡淡道:“我在吃饭,不喜欢有人打搅。”

    乔乔原本就是那种高傲火爆地性子。听了之后,顿时怒道:“哼!你不喜欢人打搅?你倒是拦拦看!”

    说完,她已经拔出了腰间的笛子,笛子上立刻就是一团银色地斗气,用力一挥,就狠狠的朝着桌子戳了下去。

    杜维哪里来得及阻止?

    就看见白河愁的眼神里仿佛闪过了一丝精光,随后就听见乔乔“啊”的一声痛呼,她的笛子没有戳到桌子上。忽然身子一震,整个人莫名其妙的就朝着后面直接撞飞了出去,她手里地笛子也铿的一声,缺了一个角儿。

    她这飞出去的速度极快,而且乔乔人在半空。仿佛身子已经僵硬,根本挣扎动弹不了。后面的罗德里格斯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忽然就走上了一步,左手伸了出去。看着乔乔飞来,轻轻用力抓住了她的衣角,把她的整个人在空中原地抡了一圈,这才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乔乔落地之后,兀自感觉到双腿发软,只觉得刚才自己笛子没戳出去的时候,就有一股凌厉地寒气突破了自己的斗气,顺着手腕一路往上。瞬间把自己整个人都冻僵了一样!她落在地上,兀自感觉到身子寒冷,牙齿都忍不住打架,只是她性子高傲,不肯在人前丢脸,死命的咬住了牙齿,不肯发出半点声音,眼神里缺满是惊讶和愤怒。瞪着白河愁。

    罗德里格斯实力比乔乔高出了一个层次。眼光自然也不同了!

    乔乔的实力也是相当厉害了,刚才这一出手。居然瞬间就被打退,而且对方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

    罗德里格斯面色凝重,他毕竟是经验丰富,在路上游历了一辈子了,早看出了杜维眼神里地一丝无奈,心中隐隐的就猜到了什么。缓缓走了上去,看着坐在那儿的白河愁,缓缓道:“请问阁下是谁?”

    白河愁看了罗德里格斯几眼,目光里居然有一丝赞赏,随后却不回答他的话,转头看向杜维:“你怎么说?是想现在就趁机试试看能不能逃跑吗?”

    杜维嘻嘻一笑:“机会当前,希望您能理解。况且,我还远远没有活够,可不想尝试被人剥离灵魂地滋味。”

    白河愁哈哈一笑,却并不生气:“不错不错。你是我的俘虏,当然就要想着逃跑,机会当前,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好吧,看在一路上你这人还不错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不让你试试的话,你终究是不死心的。”

    杜维也是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对白河愁深深一鞠躬:“多谢你啦!”

    随后,杜维转身对罗德里格斯等人道:“别看了,我是被人抓了当俘虏了,他不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是他的同伴。”

    罗德里格斯深深吸了口气,一双眸子里地目光渐渐的化为了一种诡异的银色。

    白河愁看了罗德里格斯一眼:“你叫罗德里格斯?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你出手吧,尽全力。否则的话,一会儿如果被我杀了,可别后悔。”

    罗德里格斯盯着他,忽然就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道:“请问阁下的名字……是不是白……”

    白河愁哈哈一笑:“看来你的老师对你提起过我了,不错,我就是的。”

    罗德里格斯神色更是凝重肃然,他不再说话,忽然就袖子一挥,右手凌空一抓,瞬间掌心就凝结出了一片冰霜斗气来,那斗气化为几道尖锐地冰棱,刺向了白河愁。

    白河愁坐在那儿也不动,只是笑了笑,伸出左手地拇指和食指来,对着射来的冰棱轻轻弹了几下,这一瞬间,似乎这个空间地时间都被他调慢了一样!大家居然能肉眼看见他指尖射出的寒气,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一道波纹来……

    随后就听见嗡嗡几声。罗德里格斯的冰棱被一一击碎。罗德里格斯也不惊奇,右手手掌一划,面前就出现了一缕银色的光芒,在空气之中一抖,就朝着白河愁缠绕了过去。这一缕银丝又细又长,丝毫没有什么威势可言,可是白河愁看了之后,眼神里地赞赏又多了两分。嘴角轻轻一笑:“不错!”

    他依然坐着不动,这次还是伸出拇指和食指来,轻轻一搓,指尖就划出了一点火星!那火星沾染到了银丝之上,顿时把一条银丝蚕食起来,瞬间火线蔓延,银丝就化为了乌有。

    “你知道把力量凝聚成一线,已经很难得了。”白河愁轻轻一叹:“可惜。想当我的对说,只凭这一点恐怕不够。”

    罗德里格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忽然整个人反而退后了几步,单掌一挥,手掌挥舞之间。掌下立刻分出了一道硕大的银色的光刃来!夹着无匹的寒气,呼啸朝着白河愁射了过去,就在这一瞬间,就连整个旅店的厅堂里。气温都陡然降低了许多!

    这个光刃却又不同,射出的时候,忽然在半空就闪了一下,消失了!下一个瞬间,却已经凭空出现在了白河愁的眼前来!

    杜维看得心中大为惊叹!只听说过强者可以做到人来瞬移,却没见过发射出地斗气,也能做到瞬移的!

    白河愁“夷”了一声,他终于把整个手掌都探了出去。在面前一切,空气之中就仿佛被他切出了一个裂缝来,随后那一道光刃忽然就被裂缝吸了进去,下一个瞬间,却已经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白河愁的背后,嗤的一声,射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瞬间把整面墙壁都冻结成了一面冰晶!!

    罗德里格斯脸色巨变。白河愁却再次点头:“不错不错。你几乎已经把这个层面空间的力量规则掌握到了颠峰了。就凭这一点。你学武的天赋,已经超过了你地老师。只不过……却还没有能突破这个空间的规则!否则的话。就应该可以勉强和我一战了。”

    说完,他面带微笑:“你看好了。”

    他伸出手指来轻轻一划,就看见空气之中一道细微的划痕出现,随即那划痕仿佛延伸了出去,却是贴着罗德里格斯的发迹划过……

    然后,在罗德里格斯所站位置地后面大约七八米之后的墙壁,忽然就无声无息的倒塌了下来!

    轰的一声,墙壁倒塌,顿时这个旅店地大厅房顶都倒了一半!原本旅店大厅里还有几个客人,早先看见这里有人打起来,就跑掉了。这大厅一倒塌,顿时就听见柜台的后面传来了几声惊呼。

    罗德里格斯就感觉到全身冷汗,以他现在的境界,居然根本看不出白河愁使的是什么法术!!

    “你很惊讶么?”白河愁的声音听上去仿佛很平和:“以你的境界,已经可以掌握这个空间的力量规则了。可惜你还不懂得如何破坏它的规则,自己另建立属于你地规则来!换句话来说,就是撕裂空间!”

    白河愁轻轻一笑,却伸出手指来,蘸了蘸面前酒杯里的酒水来,然后一脸从容,随意在桌面上划了几下。

    他居然颇有绘画的天赋,这么随意涂鸦之下,桌面上立刻被他画出了一副图画来,里面有人站立有人坐着,正是房间里现在的场面。

    “这整个世界,这个空间,就好比是这副画。”白河愁轻轻道:“你我都是在这画里的人。你能领悟了这画里的一切规则,已经是站在了这画里的顶峰了……可惜,你却还没有能走出这幅画来!说起来,你还是只是画中人而已。”

    白河愁淡淡笑道:“可是,你就算在厉害,也不过是在画中。你虽然领悟了这画里的规则,但是你最多只能做到尽量利用这些规则……可如果遇到了比你境界更高地敌人……比如我!”

    说着,他再次伸出手指,在桌上轻轻一划,顿时整个桌上就被划出了一道裂痕,桌面无声无息地分成了两半!

    就听见白河愁继续笑道:“你看……连画都被我切割得一分为二了!而你,不过是一个画中人罢了。如果连画都变成两半了,里面的人也好,物也好,自然也就一分为二了!我刚才这一招,不是作用在这个空间里,而是直接切断了这个空间!空间都断了,上面地东西,自然也就断了。”说完之后,他看着罗德里格斯:“你明白了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