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恶魔法则-> 第六百五十七章 【深渊下的聚会】

第六百五十七章 【深渊下的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六百五十七章

    蜿蜒的台阶以螺旋的形势一路往下,可这台阶却仿佛没有任何依托,而是完全就这么悬浮着。

    自从走进了白塔里之后,仿佛就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脚下是仿佛漫漫无尽的台阶,一路往下,仿佛一直能通往地狱。而周围,是一片黑色的虚空,唯一不同的是,这黑色的虚空之中,居然有无数星辰闪烁。

    杜维刚走进来的时候,仿佛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是在宇宙星海之中漫步而行。

    “有人比我们先进来了,你一点都不着急么?”走了一段之后,杜维忍不住开口问了老克里斯。这个家伙脸色冷漠,进来之后,就一路沉默,不怎么说话了。

    “不着急。”

    杜维又问:“难道,魔神留下的那个地方,另外还有什么保护么?”

    “嗯。”

    “我们要加快一点走么?”

    “嗯。”

    “你……有心事?”

    “嗯。”

    杜维终于叹了口气,老克里斯奇怪的表现,让他心里有些生疑。

    终于,又经过了一段沉默之后,老克里斯才终于又开口说了一句话:“小心些,尽量走在台阶里,不要把身子掉出台阶外面。”

    “……为什么?”杜维立刻问道。

    “这里。”克里斯仿佛抬了抬眼皮:“看见这片空间了么?这是魔族无上的法术:无尽深渊!我们现在就行走在这无尽深渊之中,在这里,如果你掉到了外面,那么这里的法术可以将你所有的魔力全部封住,然后你就会在这空间之中越飘越远,永远就回不来了。”

    老克里斯的嘴角终于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恶毒狡猾的微笑:“悬浮在这漫漫虚空之中等死地滋味,可不好受。”

    杜维头皮麻了一下。

    他心中早就明白这里是一个魔法空间了因为走了这么远。如果是还在帝都的话,早就深入到地下很深,而他却知道,白塔的地下,应该是那个地下迷宫才对。

    “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杜维缓缓的又问了一句。

    克里斯低头走了几步,脚下不停,才开口:“你想知道什么?”

    “白塔。”杜维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为什么,这入口居然是白塔?”

    克里斯笑了。看了杜维一眼:“白塔是阿拉贡建造的……而让阿拉贡建造白塔的人……是我。”

    顿了一下,他才继续解释:“神族崇拜太阳,以太阳为图腾。神族地魔法,也是以太阳的光芒为魔力源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人类的光明教会的所谓光明系的那些法术,其实都是当年人类的女神从魔神大人那里偷学去的。”

    杜维有些吃惊,却听见克里斯继续道:“魔神大人当年留下了那个神秘的地方,要做地隐秘。就以神族的太阳法术为根本,只不过逆转了一下。平时的时候,有太阳,魔神大人留下的入口,会以阳光为力量之源。一直隐藏着。而当太阳消失的时候,入口地魔法失去了阳光的掩护,就暴露出来了。”

    杜维想了一下,却又皱眉:“可是。我看过星象馆里的记录,千百年来,大陆上出现日全食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总有几次。以前地那些次,却好像没有……”

    杜维说到这里,却忽然看见老克里斯嘴角闪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陡然心中雪亮!

    “这个么,就要问你了。杜维……或者说是,问你的前世。”老克里斯冷笑了一声:“我和你从岛上出来之后。也悄悄的查了一些资料。果然有趣啊……这个阿拉贡,从我这里骗到了宝贵的内幕,虽然按照我的吩咐建造了这么一座白塔,可是,我却暗中做了一些手脚。不过你也别怪我,当初我们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说着,老克里斯似乎情绪恢复了一点,话也多了一些:“这入口的启动。并不是随便就能进来的。魔神大人留下地地方。岂能随便让人进来?否则的话,随便几百年就出现一次日食。那么岂不是阿猫阿狗,只要碰巧遇到了,就能进来这里?哼!虽然日食的时候,入口的掩护魔法被削弱了,但是要想成功启动入口的通道,就必须要建立一个庞大的魔法阵才行。而这个白塔,就是当年阿拉贡为此而建造的。”

    杜维这才恍然:自己一直以为,阿拉贡是早就预料到了有罪民入侵,才建造了这么一座魔法阵和白塔原来不是!阿拉贡早在一千年之前就开始图谋魔神的宝藏了。

    “原本这个魔法阵是他答应我地交易条件之一,我是想让他建造之后,为我保留着地。可是,如果我人没出来,他却建造了这个白塔进去了,那么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阿拉贡?哼!”老克里斯的声音很冷:“所以,我骗了他。这个魔法阵要想开启入口通道,必须是特定地时间。简单的日食可不行,而是千年都难得遇到一次的‘大日食’。”

    说着,他冷笑看了杜维一眼:“你不知道,早在外年之前,我们神族对于天文历法方面的文明建树,可比现在你们人类的文明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在这个世界上,日食大约两三百年出现一次,可我们神族,却在万年之前就计算出了准确的天文历法,大约每五六次日食之后,才会出现一次‘大日食’。普通的日食,太阳只会被遮蔽很短的片刻。但是当‘大日食’来临的时候,太阳则会被遮蔽……嗯,按照你们人类现在的时间,足足有一个时辰以上!只有这么长时间的大日食,才能让入口的魔法力量因为缺乏阳光而被削弱到足够地程度,加上白塔和魔法阵的存在。才能打开入口。否则的话,普通的日食,是没用的!”

    “那你当年……骗了阿拉贡……”杜维心里一寒。

    “也不算骗。”克里斯哼了一声:“我说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要想启动入口通道,必须要建造一个类似通天塔一样的魔法阵。所以我让阿拉贡一定要建造这么一座高塔才行。我只不过隐瞒了关于‘大日食’这一条的内容罢了。你的前世,而且,你地前世当年如果老老实实的和我完成交易的条约,把我从岛上救出去。那么后来我自然也会如实相告。可惜,是他自己违约在先,把我扔在岛屿就不管了,哼哼,我如果不留一手的话,岂不是白白被他占了便宜。”

    眼看老克里斯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善,杜维呸了一声:“说好了,我是我。阿拉贡是阿拉贡,你别把这笔帐计在我的头上。”

    心里却暗自嘀咕:这种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果然是轻易信不得的!他当年对阿拉贡留了一手,难保现在会不会也对我留了一手。自己可要多加小心才行!

    当下脸色虽然如常不变,心中却多了几分提防。

    两人又走了好久。这台阶一路往下,开始地时候仿佛总也看不到尽头,可在大约行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前面有了发现了!

    杜维眼尖,一眼就看见了下面的深处,台阶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台,那平台似乎就是终点了。平台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广大,周围都是空荡荡,无一件事物。

    这石台之上,赫然早已经有人先一步到了!

    看见杜维和克里斯一路下来,先到这平台上的人。似乎也是微微一惊,不过随后就镇定了下来,看来似乎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不出杜维和老克里斯地所料,先一步来到这里的,果然是神殿之人!

    教宗保罗十六世一身庄严的神袍,手里捏着一柄神杖,那张苍老的脸庞,似乎已经老得奄奄一息地。可杜维却知道。这个看似老朽。随时都会断气的老家伙,其实内底里好的很呢!他这副虚弱衰老的样子。多半都是伪装出来的。

    别人不知道,杜维却早就猜到了,别看教宗假惺惺的立了一个马克西莫斯大主教当接班人,可真要比谁活得长,恐怕就算是马克西莫斯大主教先死了,这个老教宗只怕还活得活崩乱跳呢!

    毕竟,圣阶强者,在寿命上,比寻常人要长太多了。

    站在教宗身边的,一个一身黑色长袍,那袍子从式样上仿佛是神殿里的普通神职人员,可是却偏偏没有佩戴神殿里神职人员地徽章。而且还带着斗篷,将脑袋脸孔都藏在里面,显得鬼气森森的。

    虽然杜维不曾见过这个家伙,但是从感应到这个家伙隐隐的那股强大的力量气势来看,一定就是一直隐藏在神殿里的另外一个天使了!

    唯一让杜维有些吃惊的是,除了教宗和那个天使之外,这里居然还另外有一个家伙!

    一身银色的神圣骑士铠甲,不过式样略微有些改变,而且从材质上看,这身铠甲恐怕比神圣骑士团的大骑士长穿地都要更精良!也不知道是耗费了多少宝贵地魔法材料加持而成的。

    一头乱发,脸庞有些苍白,似乎是缺乏血色,又或许是在黑暗之中时间太长了,仿佛吸血鬼一样地缺乏日照后的苍白。而那张脸孔,原本也算是棱角分明,应该是一个男子汉那样的刚毅脸庞,却被这种过于苍白的脸色映衬之下有些莫名的诡异味道。

    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那眸子里与其说是冷酷,倒不如说是多了一些麻木。只是看到了来人之中的杜维,这双眼睛里才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复杂的眼神,随后就消逝掉了。

    这个家伙,不是别人,却正是那个曾经被杜维俘虏过的,神殿的秘密力量“天使军团”的首领,堕落的神圣骑士,看似光明。其实已经背弃了信仰地:罗塞!!

    那麻木的眼神,看见杜维的时候,似乎闪过了一丝发自灵魂的战栗和畏惧,似乎一看到杜维,就使得他生出了一股无法描述的恐惧。

    可杜维的眼神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多做停留,甚至也没有故意给他使眼色,只是淡淡一笑:“哈哈!教宗陛下,今天给摄政王送葬。听说您身染重病不能出席,却没想到,您这样的病人,居然有精力跑到皇室禁地来闲逛啊。”

    这句话毫不留情,更是上来就没有一丝客套,直接把脸皮就撕破了。这样地话,老教宗却毫不尴尬,盯着杜维看了一眼:“郁金香公爵。我也在想,这么难得的奇景,你在帝都,是一定会来凑热闹的……果然!”

    看着教宗仿佛有恃无恐的样子,杜维和老克里斯对了一个眼神。两人都立刻站开了几步,却呈现出犄角的架势,一左一右分立两边。

    杜维哈哈一笑:“如果传扬出去,堂堂大陆的精神领袖。却趁着皇室的人出门,跑到别人家里来作贼,想必那些信徒,可是会很灰心的。”

    教宗淡淡一笑,浑浊地老眼里仿佛藏着针尖:“郁金香公爵不用担心,这种事情……别人是没有机会知道的了。”

    语气虽然缓慢,却隐隐的就露出了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机!

    “哈哈,作贼还能做得这么理直气壮。教宗陛下果然不是常人啊!”杜维语气一转,冷冷道:“陛下看来是忘记了当初西北冷泉关的模样了。”

    当日教宗自恃实力,独自前往冷泉关去堵截白河愁,结果不想白河愁地实力居然强到了那种离谱的境界,教宗自己虽然已经晋级圣阶,却是远远不敌,最后还是靠着一枚阿拉贡留下的徽章,勉强借助了一丝残留的领域力量才和白河愁拼了一个两败俱伤(而白河愁也借了这个机会。终于得窥“领域”地门槛)。

    那次经历。最后九死一生,几乎死在赛巴斯塔这样的后辈手里。实在是教宗生平的奇耻大辱。此刻被杜维当面提起,不由得老脸一红,随后却眼神里渐渐狠历起来:“郁金香公爵大人!如果是在外面,我还愿意敬你三分!可现在在这里么……哼,侯赛因远在北方前线,罗德里格斯远在西北你的老巢楼兰城,你手下的圣阶强者大半不在身边。哼,你身边这人,又是你从哪里找出来的帮手吧!就算是圣阶,我们也是三对二!”

    说着,不用教宗发话,那个黑衣天使,就已经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天使俄浦迪斯是天使之身,实力更在普通的圣阶之上,虽然只是随意走了两步,可是气场却已经张开,隐隐地朝着杜维逼迫而来。

    他缓缓取下了斗篷,露出了一张消瘦苍白的脸来,眼神仿佛还很阴柔:“郁金香公爵大人,久仰大名,我的名字叫,俄浦迪斯。和死在你手下的斯芬克斯天使一样……只不过,我比他要高了一阶而已。”

    说着,他身上的黑色长袍陡然张开,从身后闪现出了六片薄薄的半透明的黑色长翼来!

    杜维一看之下,却反而笑了:“夷?黑色的翅膀?难道天使不应该都是白色透明地翅膀么?啊哈,我知道了,难道你是一个堕落天使?”

    杜维说地话,俄浦迪斯自然是听不懂的,只不过越是这种强者,越是沉地住气,听见杜维胡说八道,却也只是冷笑不语。

    杜维知道教宗是有恃无恐,就算是圣阶对圣阶,现在双方人数对比也是三对二。而且,无论是教宗还是天使俄浦迪斯,他们的力量又还要比普通的圣阶高一些。天使更是有近乎不死之身。

    再加上一个实力隐隐要突破圣阶的罗塞,自然是赢面比较大了。

    杜维看了老克里斯一眼,谁知道老克里斯只是翻了个白眼,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维不由得有些好笑说实在的,最近连神阶的强者都见的不止一个了。现在对杜维来说,就算是领域都不稀奇两个还没有突破领域的圣阶,倒是还真不放在眼里。

    “郁金香公爵。”天使俄浦迪斯微微一笑,轻轻道:“我们先一步来到了这里,却发现这里就是路的尽头,却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你们既然也来到这里。想必一定是知道往下地路怎么走吧。”

    杜维冷笑一声,横了老克里斯一眼:“好吧,就算我们知道,可也没必要告诉你们吧。”

    俄浦迪斯摇头,语气有些惋惜:“遗憾……真遗憾,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只好自己来问了。”说着,又多看了杜维一眼:“我知道你能击败斯芬克斯。可是你千万不要拿斯芬克斯那个废物的实力来衡量我哦。”

    说着,他身后的六片双翼陡然一振,杜维立刻就感觉到空间扭曲了一下,圣阶力量的金色光芒疯狂的涌现了出来,就俄浦迪斯已经伸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抓了过来。

    杜维却叹了口气……

    这个天使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这么轻轻一抓,却隐隐的已经有几分破画地势态了。如果要作个比较的话,恐怕堪堪能与当初进入魔神殿和阿瑞斯修炼之前的赤水断相比了。

    如果是自己这次没有能上雪山,忽然遇到这么一击,肯定也会要费些手脚才能抵挡可毕竟现在的杜维,虽然身体里隐藏了一个不能“充电”的巨大隐患。可在他“电量”耗尽之前。他就是“半神级”!

    区区一个连领域都没有入门的圣阶,又算得了什么?!

    俄浦迪斯一出手就已经用了全力,他心中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预料过杜维的实力,这个郁金香公爵能干掉和自己一起降临的另外一个天使。实力自然不容小觑。俄浦迪斯这一手,已经瞬间将空间之中地力量规则全部运用到了颠峰状态,甚至还计算好了,不论杜维是躲闪还是抵挡或者反击,都会从空间规则的哪几个薄弱地方入手,全部都在他的计算之内。

    这一抓,就算不能伤了杜维,至少也能把他逼退后!然后旁边的教宗就趁机出手去攻击杜维的那个不说话地同伴。把两人强行分开,不然两人有联手互相支援的机会……

    可惜,他却错了!

    呼!

    这一抓抓了一个空!

    虽然俄浦迪斯也有杜维躲闪过自己一抓的准备,可是却没想到这样的局面!

    自己这一抓之后,仿佛陡然之间,全身好像重量增加了数百倍!纵然是圣阶强者地他,也仿佛瞬间身体就滞涩了起来,忽然就全身僵硬住了。指尖凝固在那儿。连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

    不是什么束缚术之类的魔法……而是……而是……

    想到这里,天使俄浦迪斯心里狂叫!!

    时间!是。是,是,是这个郁金香公爵,他控制了时间!!!

    仿佛就在两人接触的这区区的方寸空间里,时间忽然就被杜维强行拨的停摆了!俄浦迪斯身子被时间规则束缚,一丝也无法动弹。

    自己不能动,可是眼前的杜维,却仿佛浑然不受时间规则的束缚!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杜维,用轻松得近乎慢吞吞地动作,从自己的手指尖之前缓缓的挪开,然后闪开半步,又是那么缓慢的伸出手来,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噗哧!

    旁边的教宗,却仿佛惊呆了!

    以教宗的层次,还无法领会神级这种级别的境界,他只是看见俄浦迪斯攻向杜维之后,俄浦迪斯不知道为什么,动作忽然僵硬了,而杜维却那么缓缓地滑开半步,然后一掌拍在了俄浦迪斯地胸口,之后,就把天使打的口鼻狂喷鲜血!!

    俄浦迪斯直接后退了好几步之后,幸好杜维没有出重手,也没有打算一下就伤了对方,在天使地特殊的不死之身的强悍体质下,俄浦迪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是却瞬间就重新站了起来,只是脸色却仿佛见了鬼一样的瞪着杜维。

    “你!你已经不是圣阶了?你……你刚才……难道是领域?”

    杜维笑了笑,终于说出了一句他很早就想说的台词:

    “领域?我已经不是了。”

    旁边,老克里斯正要笑着说话,忽然就脸色一变!杜维微笑的脸庞,也忽然就此僵硬!

    忽然就听见咔咔几声,杜维所站的地方。周围半径数米之内,空间陡然扭曲了一下!

    原来他刚刚停摆的时间规则,就在他刚才这句话没说完,就陡然粉碎!!

    停摆的时间轻易地重新流淌起来,却让杜维毫不知觉!而他用神力强行停摆的时间规则,被轻易的粉碎,却使得他身子如中重击,这一瞬间。他几乎难受得想吐血一样。

    随后杜维立刻又感觉到了,仿佛浩瀚的力量波动,从身后缓缓的传来,那力量似乎连自己此刻的神念都无法窥探清楚!

    陡然转身,杜维看着身后台阶之上!!

    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的,一步一步地走了下来。

    让老克里斯心里警惕的是,这里的不管敌我几个人。都算是强者,可是这个家伙出现,却没有一个人能感应到!

    当看清了这个伟岸的身躯本人的面貌之后,老克里斯吸了一半的气却仿佛僵了一僵,只不过。脸色虽然震撼,眼神里却并没有一丝畏惧,仿佛依然有所依仗。

    兽神赫克托尔缓缓走了下来,面前四个强者。可是在这位真正的神级强者的面前,那眼神却仿佛就和看着路边地野草没什么区别。

    杜维却更加吃惊的是,这个忽然出现的兽人(他已经隐隐的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它地身后,同时闪现出了一对身影。

    “杜维!”

    “你,你们两?”杜维这才变色了!

    看着乔乔和薇薇安一起出现,他心里终于担心了起来!

    虽然这一对姐妹花也有八级以上的实力,可是在现在这种级别的“聚会”里。连圣阶都只能算是入门级八级,简直就和蝼蚁差不多了。稍微有一点闪失,瞬间就能给人秒掉。

    赫克托尔高大的身躯走到了当场,几个人同时都在兽神强大地威压之下连连后退,似乎仿佛连站近几分,都无法支撑!

    赫克托尔却眼神直接就盯住了杜维!以它的实力和境界,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杜维才是这几个家伙之中实力最强的!

    “人类……你说你已经不是领域了?”赫克托尔眯着眼睛。它那看似吓人的脸庞。却带着一丝平和的微笑可越发是这样的微笑,却反而显得让人心中凛然!

    杜维苦笑了一声。吐了口气:“看来我运气真好,太好了……兽神大人,我没想到,你这样的神灵也会跑来参加我们这场‘人间聚会’啊。”

    他心里却在骂:战神精灵神龙神,老子差不多都见过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兽神,如果再加上矮人神和魔神女神,老子的“神缘”看来当真不浅!

    呸!

    杜维无奈,只能叹息:“虽然知道我多半不是你地对手,不过看来还是免不了要打一场的。”

    赫克托尔却仿佛不着急,淡淡一笑,声音虽然平和,却仿佛不带一丝感情:“不忙,我刚才进来之后,还感觉到了,后面还有人来。就像你说的,这好像是一个聚会,”顿了一下,才继续加了一句:

    “三个人类,一个黄金龙,一个……嗯,好像是魔法生物(眼神落在俄浦迪斯身上)?加上跟着我进来的这两个人类女孩……嗯,人还没到齐啊。等人都到齐了,这聚会么,才好开始。”

    说着,那眼神忽然在老克里斯的身上转了一圈,杜维却注意到,老克里斯依然那幅老神在在的模样,仿佛对这个万年之前他的主人的死对头地出现,毫无反应。

    杜维心念如闪电:这老家伙,看来果然还留了一手!连兽神站在面前都不怕!!老家伙地底牌不小!肯定不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