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何方神圣-> 第八卷 知识主宰,智能如是 第九节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啥

第八卷 知识主宰,智能如是 第九节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炼修应该称为练修,这是一群“学习使人快乐,家庭作业不够让人崩溃”的修炼者,胡山雕窃读“谭冰”的魂月后获得了11个知识点,他由此明白练师们是如何“命题”的。知道归知道,胡山雕却也发现自己没有“题”可以立,琢磨了一阵子后叹气,看来炼题这条积攒知识点的路是走不通的,还是当个劫匪吧。

    胡山雕上一次的三个月时间倒没有走遍整个大陆,至少那些深山老林,人烟绝迹的地方是没有涉足的,也没必要。因此,约在十八万左右的姤陆坐标祀徒都是有人烟的地方,就算一个村子只有数十上百人,也会有一个坐标祀徒的存在。

    降临自然也是有消耗的,但对于二宿命士的胡山雕而言,只要不是太过频繁的降临,他目前的灵魂元魄是足够消耗的。不过,掠夺知识点的行动却也不怎么顺利,倒不是遇到什么危险,而是距离他上次掠夺2.4亿知识点才过去几个月,姤陆炼修们仍然躲得严实。

    等胡山雕再用天威掠夺知识点后,姤陆炼修们就没有谁再作死冒头,使得胡山雕连掠夺的目标都找不到了。胡山雕也就知道不等个十年八年,姤陆炼修是不敢再出来活动,但他能等十年八年吗?可以等的,只是胡山雕不想等罢了。

    易经六十四卦就意味着有六十四卦光及卦陆,若是能找到进入卦陆的出入口,一轮就是六十四年的知识点收割,九字真言所需要百亿知识点也就不是问题,胡山雕想想就流口水。当然,百亿知识点也就是具现九具玄尊,胡山雕还需要同样数量的知识点恢复九字真言玄通。

    因为玄通法效具现的话,所具现的玄通法效就暂时处于“封印”状态,要想解封就需要相同数值的知识点进行消耗。知识点倒也不是不能自行恢复,但恢复速度简直就是龟速,胡山雕目前每天是22个知识点的恢复速度。

    命纸:二宿命灵。

    命体:三清九字真言功德塔,

    命数:灵性:69999、魂念:699里、魄骸:69万钧、元力:69万斛、凡脉:414/60000。人器:灵性储备:7000万丈/9000万丈、储物。知识点:607万。

    玄通: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凡脉就是知识点,但这个属于自身修炼所得的知识点,也正是每日可恢复的知识点,如此也就能明白姤陆为什么有那么多“效尊”,必然全是炼修消耗知识点炼制出来的,然后又通过恢复继续炼制。

    如我是凡,就是凡脉,凡脉并不等都是人类,命脉凝聚时与自己一模一样就必然是“凡脉”;人类凡脉的器就是“人器”,兽类凡脉的器就是“兽器”。山河为神,神器的器则就是山器或河器。

    灵修体系是胡山雕创造出来的,也因此,胡山雕琢磨出什么新的变化,所有灵修也会出现新的变化。如今的灵修命纸展现就跟胡山雕相同,但他们可没机会掠夺知识点,知识点也因此基本上都是0。

    但这种改变还是需要的,因为现今灵修绝大部分都是从玄修转过来的,对于这些人来说“灵魂元魄、玄通脉器邸”都是最熟悉的。邸如今就是命体,脉是知识点,器则就是储物空间,等有了命体,器或许也会成为灵性储存空间。

    胡山雕正盯着自己“命纸”发呆时,南蛊市谍戎厅迎来了一行人,谍戎厅厅座孟子山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乐呵呵的伸手握向为首的年轻人,“宋公子真是俊朗啊”。

    宋栋旭用力握了握胖厅座的手,同样也是满脸笑容,“恕我无礼,不知座上姓?”

    “孟,孟子山,刚接任南蛊市谍戎厅八个月多”,孟子山收回手后,一边引宋栋旭一行人前往会议室,一边自我介绍。

    “原来是孟厅座,恕礼,恕礼”。

    “无妨,无妨”。

    说着没有营养的套话就进了会议室,宋栋旭左右扫了一眼,孟子山会意,摆手就让闲杂人等离去,他也不在意宋栋旭的人没有退出,乐呵呵的望着宋栋旭说“数月前得到委任,子山还递贴拜访宋司座,宋司座公事繁忙但还是见了子山,司座金科之言仍在耳边啊!”

    宋栋旭愣了愣后哑然而笑,随后就点向左腕的通仪器与父亲宋钊接通,宋钊虚幻的上半身浮现在众人面前,孟子山立即起身挺着大腹很是巴结的喊道“司座安康”。

    宋钊倒是听到了,但通仪器也是有些缺陷的,宋栋旭没有把角度对向孟子山时,宋钊的视野也只能看到他儿子。宋栋旭走到孟子山身边校准角度,宋钊也就看到圆滚滚的孟子山,宋钊略一思索后发现自己居然还真记得这个人,“南蛊市的胖孟?”

    “司座还记得座下啊!荣幸荣幸”,孟子山一脸激动的喊道。

    宋栋旭结束与其父的通仪,孟子山一扫之前的看似热情实则疏远的态度,强拉着宋栋旭坐上主位,斟茶倒水极其巴结。宋栋旭倒没有傲娇之色,他很清楚这些厅座巴结他是因为父亲,没有他父亲,他什么都不是,而他的父亲教导过,借父之势聚子之力。

    也就是借助他父亲的权势拉拢这些人成为己用,等展现出自己的力量后,这些人就不会是因为他父亲而巴结,而是看重他这个人。

    一个小时后,孟子山就出现在胡山雕面前,正如宋钊对孟子山印象较深一样,胡山雕对这个胖子也是很有印象的。玄陆这边也有熊猫但体积是胡山雕看过的十数倍,也就显得不那么可爱,孟子山的外形就象熊猫,胡山雕也因此看着这家伙很是喜庆。

    南蛊市所有衙门的首座都是胡山雕的人马,而这些人也基本上都是出自原离金军团,现上清宫军团。不过,这些人脱离时上清宫军团还没有成立,他们也就不会自称来自上清宫,而是自称来自原离金军团,如今却也不再说这个,都自称圣使麾下。

    也正因为这些人自觉认为是圣使的人马,也就形成“道庭”的第六个派系,但他们这些人并不负责“道庭”事务,他们也因此都是向胡山雕直接汇报工作的。当然,他们这些人也知道自家圣使并不喜欢处理公务,除非必要也不会前来打扰。

    “宋钊是蛊府谍戎司的司座,他派儿子来调查玄通如仪南蛊分公司?”胡山雕有些纳闷,谍戎是宗庭机构,玄通如仪集团再强大也仍然是企业,要调查自己的分公司,如仪集团不该派遗内部调查组吗?

    “宋栋旭是玄通如仪蛊府总公司的人”,孟子山解释道。

    “你想怎么做?”

    孟子山胖脸一阵的抖,他来这里不就是想请示圣使要怎么做吗?却哪想圣使反问他要怎么做,孟子山心中郁郁。但他跟圣使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好几年,知道圣使只是懒得理会这些事,而不是圣使真想唐桑羊等人所说的那样“统治”力很差。

    南蛊玄通如仪分公司的总执事叫“陈利伽”,现年47岁,秃头却没有变强,他是被强行招募成三清祀徒的。虽然祀奉三清仍然无法改变秃头,但三清也让他重振雄风,这就让陈利伽越发祀奉三清,很快就从外祀徒升到初级祀徒。

    陈利伽是玄修但等级不高,南蛊市玄通如仪分公司总热事这个位置,或许对某些人而言是好位置,但对陈利伽而言是“贬谪”。但如今他已经上了“三清”的船,不管是加入后的所做所为,还是本身是“三清祀徒”都足以让他万劫不复,所以,陈利伽就一条道走到底。

    “你最近做了什么招来调查组?”

    陈利伽是被胡山雕直接召唤过来的,这是他第一次体验被圣使召唤,惊吓的不轻但随后就兴奋了,因为这意味着他遇到危险时,可以请圣使出手救他的。陈利伽也因此对调查组的出现不再那么畏惧,但听到孟子山的询问后,陈利伽就怒了。

    “道院那些家伙简单不可理喻”,陈利伽骂道。

    道院是隶属上清宫管辖,上清宫的作风就是激进,粗暴,道院也因此受到影响,做事不怎么考虑他人的感受。陈利伽一再表示“玄通如仪”是有严格规律的,若是违反规律则必然引起上层的怀疑,但道院却是仍然强求他执行,陈利伽无奈就照做,结果就真引来了调查组。

    胡山雕眉头一皱,“篡改相关影像,窃取相关音频,我们的玄通如易不能用吗?”

    陈利伽点头,不是玄通如易不能用,而是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但道院的人却是不肯理会。陈利伽暗地里也是玄通如易的指挥使,他怎么说也担任“玄通如仪”总执事快二十年,玄通如易与玄通如仪在操作上都是相同的,陈利伽上手的就非常快。

    初级祀徒接触不到多少机密,但陈利伽却因为操作“玄通如仪与玄通如易”,而知道高级祀徒都不知道的诸多机密。玄通如仪集团内部竞争是很残酷的,知道道庭诸多机密又经历过残酷竞争的陈利伽,也就难免觉得这是一次“道庭”的内部斗争。

    “斗个屁”,孟子山笑骂道,扭了扭他的大屁股,“道庭内部有派系这是正常的,但道庭目前处于初创期,虽有竞争却仍然大局为重,你的猜测不存在,再说,我们不是有三清圣明吗?”

    陈利伽眼光一闪,对啊!道庭跟如仪集团终究是不同的,道庭的靠山可是圣明,真正的圣明,如仪集团的斗争全是人的斗争,道庭内部若是斗得太厉害,圣明直接就降下惩罚,连张调令都省了。

    道院院座“蔡恒”被召唤到胡山雕市座办公室内时,嘴角还叼着一根鸡腿,他眨了眨眼睛后才回过神来,直接用袖子擦了擦嘴后向胡山雕行礼。

    “此事与毛武有关”,蔡恒此时就不存在隐瞒。

    毛武是上清宫巡案堂堂座。

    于是,市座办公室内又多了一个体格强壮的男人,他就是毛武,毛武与蔡恒一样都是虔诚级祀徒,但毛武却是道庭里较为出名的强者,他已经是九方灵士。毛武跟蔡恒都不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召唤,他回神的时间比蔡恒又快,向胡山雕行礼后表示此事与另一人有关。

    胡山雕撇了撇嘴,“别的地方不敢说,南蛊市的玄通如易布控已经优于玄通如仪,但你们却避如易不用而调如仪,就这么看陈利伽不顺眼?”

    陈利伽浑身一颤,卧槽,道庭的这些家伙搞这么复杂居然是要搞他?

    “嘿,道主,终究是初级的”,毛武也不敢再扯人过来壮声威,干笑一声解释道。

    “丹鼎市之事就这么让你们疼痛?”

    毛武、蔡恒闻言就挺拔身躯,沉声齐答,“道主,丹鼎之事伤及根基啊”。

    上清、太清、玉清一致认为丹鼎市事件就是因为“道庭”没有掌握绝对局面,南蛊市就不能重蹈覆辙,而如今能够信任的只有虔诚与狂热,高级祀徒都不保险。因此,在胡山雕登基为道主后,三清的三位宫主就着手清理那些身负重任却非虔诚级祀徒的人员,陈利伽就在其中。

    三宫的策略就是利用异常操作引来调查组,但在这之前却是安排好几个虔诚祀徒做为新任南蛊市玄通如仪分公司总执事的备选,一旦陈利伽被革职,就能让自己人上任。

    陈利伽整个人瘫倒在地,他很想呐喊我不听我不听,因为听了这些机密就意味着他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而他的死也是很容易操作的,比如畏罪自杀之类的。陈利伽不想死,他刚刚获得三清圣明的赏赐重振雄风,他花钱勾搭的小姐姐还没有啪啪够,世上还有很多美丽的小姐姐等着他用钱勾搭,他真的不想死啊!

    “给我时间,给我时间”,陈利伽也不知哪来的气力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大声喊道。

    在场的都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陈利伽是想在短时间内让他自己升到虔诚祀徒,如此的话,道庭也就没有理由牺牲他。

    毛武冷笑道,虔诚级若是短时间就能达到,那道庭的虔诚级祀徒为何如此稀少?虔诚级祀徒是需要献祭才能达到的,但所献的祭品必须能让三清满意,三清满意的祭品是不多的,毛武也是献祭了近百次后才成为虔诚祀徒。

    陈利伽请胡山雕送他回去,也就是回到南蛊市玄通如仪分公司大厦,这幢高达四十层的大厦也有几层是做为宿舍的,陈利伽做为总执事住的自然是最大豪华的房间。陈利伽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满头大汗的冲出去,不理会员工们的诧异,一路冲到第三十一层的某个房门。

    进了房间,陈利伽大力关上门后就去了最里间,一番操作后露出一间密室,密室内储放着珠宝、字画、瓶子等物品。陈利伽心疼的望着这些物品,最后闭上眼睛进行祈祀,他将整间屋子的物品全部献祭给三清,但他不能祈求三清让他成为虔诚祀徒,这事不能祈求的,陈利伽祈求的是别的赏赐。

    毛武与蔡恒等人在十分钟后看到精神焕发的陈利伽,他们个个瞠目结舌,因为陈利伽真的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为虔诚祀徒。毛武等人把目光转向胡山雕,胡山雕知道他们想得到答案,他手指朝办公室的空地一指,一件物品就凭空出现。

    陈利伽认得这件物品,卖给他的人说这是三万年的古董,名字叫“鸟居莫”,这名字极其古怪,陈利伽当时就多问了几句。卖方说自己所知并不多,只知道鸟居莫是一种玄兽,栖息地不明,死后会化为“雕像”,观赏性十足却没有实用性。

    毛武是九方灵修,感知也就更敏锐,他消耗魂念后感知到这个形态古怪的“鸟居莫”有稀薄的本命气息。本命气息是指“灵魂元魄、玄通、脉器邸”八种命数,若是不完整的话,毛武就不会说是本命气息,而是会说命灵或命魂等等。

    拥有本命气息就意味着是修炼者,也就难怪卖“鸟居莫”给陈利伽的人会说这是“玄兽”,玄兽跟玄族人一样都是“生具玄通”,也就是拥有完整的本命链,不象姤陆人、界田人、卦光人那样本命有缺陷,需要飞升者能修补。

    “这是你的机遇”。

    毛武听后感么意外,但机遇这种事情,他是绝对相信圣使的,毛武就走到“鸟居莫”近处,魂念将“鸟居莫”全部笼罩,感知到的信息也就越来越多。大约感知了30息左右,一股清凉从“鸟居莫”内里涌现,毛武正要防范时记起圣使说这是他的机遇,他犹豫两息后一咬牙,消耗魂念以感知做为牵扯,引导那股清凉进入自己的“灵方”内。

    当那股清凉以温和方式融入毛武的灵方时,毛武有一种“脱身而出”的感觉,他本能的想要制止“脱身而出”,但魂月内却是有声音响起,那正是“命宿诀”。所有虔诚级祀徒都会获得完整的“灵修诀”,即灵方、命宿、重天祭,道庭目前只有圣使是二宿命士。

    “我要晋升了?”毛武欣喜的在心中呐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