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帝神通鉴-> 第18章 拔剑

第18章 拔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其他地点她可以不去计较,但唯有一个地方不行。

    归葬林,这是被封印在历史里的地点,除了殷民无人可至,亦无人知道。

    因为它是由殷民而出现,因殷民而隐藏的生死天堑。

    是殷民泄露了这个地点,还是它被人找到了?

    湛长风无从知晓,只能先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殷朝变故之事已经传到归葬林了,不久就会有人来接她,到时再探究罢。

    不过这几片金叶子倒是有趣,水浸不坏,火烧不坏,就连她用内力也损不到它一毫。

    湛长风在房中研究了一天,傍晚出来散步。

    彼时侍卫们在前院空地上生了两堆篝火,理清完外面猎来的野味,一做汤,二烧烤。

    这些糙汉子哪知道做精细菜,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湛长风先前吃过一些,且以她的洁症程度也委实做不到与民同乐,便没有过去,只远远站在廊下,看着院中的槐树。

    这颗槐树枝叶异常繁茂,半边映着彤红的篝火,半边昏暗,汉子们的喝酒吃肉声衬得它愈发阴森惨淡。

    树上绑着九九八十一根黄飘带,每根飘带上都用赤红朱砂画着符,隐在夜色里并不清晰。

    湛长风知道这些黄飘带就是长须老道的手段,只是她并没有跟他学过异术,对于这方面的事,了解不多。

    她低头抚平衣袖上的折痕,视线一暗,却是零肆挡到了她前面。

    “怎么?”

    零肆身子紧绷,低声道:“它来了。”

    湛长风从他身后转出,见槐树下有一人影,身形十分像她。

    模仿么。

    湛长风一步跃上阑干,抬手抽出零肆怀中侍奉的剑,向那人影刺去!

    “殿下!”

    侍卫们也注意到了这边动静,抬眼一瞧,俱都吓了一跳。

    那树下的鬼魅之影是什么?!

    竟是具等身高的稻草人!

    血红的线缝作锯齿状的嘴,一双眼睛空洞诡异。

    它的灵活性极强,湛长风第一剑未将它刺中,她也不急,第二剑改刺为撩,从稻草人身上擦过。

    她的剑用天外陨石铸造,削铁如泥,如此擦过没将它破得分崩离析也就罢了,竟连痕也没留。

    湛长风勾起唇角,一堆稻草而已,居然可以如此坚韧,当真有趣。

    隐秘的兴奋从心底迸发,她没有再留手,一剑更比一剑强,裂空声处处可闻。

    树林中

    黄大仙脸色苍白汗如雨下,呔,没遇到同道中人,却碰上了个疯狂的剑客。

    踏麻你这样不敬鬼神是要遭报应的。黄大仙眼珠暴突,极力催动法术,“滚边去!”

    稻草人力量陡增,与她擦身而过落到地上的拳头砸出一坑。

    侍卫们操戈以待,见势不好就要围拢上来。

    湛长风一声喝退,长剑一展,挑起香油坛,高抛的坛子,香油倾泻,长剑从油和火中劈过,烈焰嚣张。

    她双手持火剑,势如千钧,一剑斩首!

    栽在地上的稻草人脖子处沾了火星,暗火蔓延。

    滚在一旁的头,面上朝,两只眼睛歪到了一边。

    湛长风开始便发现这是双真人眼,也不知这是什么异术,难道不违人道么。

    “噗!”

    傀儡被破,与之相联系的黄大仙也喷出了一口血,咬牙道,“好小子!”

    黄大仙起了狠心,伸手摸过嘴唇,食指沾血,另一手摸出一张请神符,以指为笔写下咒言。

    阴风起,草木低泣。

    黄大仙背上冷意直蹿,仿佛有什么东西站在后面看着他。

    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恭声道:“贫道请君相助,决一人生死,事成愿奉上一半精血。”

    “桀桀,这可不是你说了算。”

    黑雾之中一双猩红的眼爆发出精光,身形如离弦之箭劈过林木,穿过门墙,瞬间洞穿那提剑之人的身体!

    “哈哈哈,这等实力也值得我动手!”黑雾张狂起舞,槐树上黄带骤抖,“咦,这里还封着怨鬼,桀桀,全都醒来吧哈哈哈!”

    黑雾覆盖槐树,一条条黄飘带脱飞离去,天空乌云集结仿若浓稠的墨汁倒向大宅。

    狂风呼啸,似远似近的尖叫哭嚎充斥了这方空间。

    湛长风伫剑而立,脸色煞白,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她抬手捂住腹部的血洞,不过这个血洞实在太大了,仿佛就着她的腰线咬去了半边躯体,不管如何捂,肠子脾脏都要顺着血水流出来。

    最后一条黄飘带脱去,百鬼群嚎,闻了血味的百鬼更是失去了理智,全部朝湛长风扑去!

    众侍卫不见其形,却能感觉到那强烈的恶意和无形的力量,再见湛长风的模样,俱都悲痛之极,当下存了死志,结战阵将她护在中心。

    内力催发,以人之元气抵死者亡力,军人血煞之势硬生生地抗着怨鬼的阴煞。

    这些怨鬼俱都疯狂没有神志,好像一群疯狗,黑雾居高欣赏,草木瓦砾随着它的笑声颤抖。

    忽然它看见了有意思的一幕,一头怨鬼无知觉间竟吞噬起同类,每吞噬一只,它的目光便清醒一寸,身形便凝实一分。

    等到它吞噬完九只,它就化作青年模样,蓝衣玉冠,丰神俊朗,如同翩翩公子。

    “你是何物,”男鬼直视黑雾,虽是鬼身,却一脸正气。

    黑雾打起精神,有些不可置信,“你身上的怨气居然在自己退去,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话该我问你,”男鬼冷哼一声,“九幽亡魂竟也来祸害人间。”

    男鬼手掐印决,一道金光打向黑雾。

    黑雾消散,顷刻又聚拢在一起,再开口声音虚弱了不少,却仍不掩嘲讽:“桀桀,原来是太上灭魔宗的高徒,哈哈哈哈竟惨死在这大宅!”

    “孽障!”男鬼沉着脸色,口中念咒。

    黑雾大笑:“你现在不过一鬼身,纵使生前能耐,现下又能使出几分!”

    猩红之眼露出贪婪之色,黑雾铺天盖地卷向男鬼,这等生前有仙缘之人的魂,可是大补。

    就在黑雾包围男鬼之时,一道金光从后院厢房中飞出,刺破黑雾,惹起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一道金光落到男鬼手上,显露出模样。

    竟是湛长风找到的那九片金叶子。

    此刻金叶子上除了神州大地的山河图,还浮现着玄奥古字。

    “哼,若不是金策也遗落在这里,还真叫你无法无天了。”男鬼念动法诀,古字缭乱,朝那黑雾冲去,一字如一山,打得黑雾四下溃散。

    “你给我等你!”猩红之眼露出惊慌,落荒而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