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帝神通鉴-> 第616章 遇宁栖梧

第616章 遇宁栖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君侯,您吩咐关照的那家客栈出现新人了。”幕僚递上刚刚从界门城传来的留影石。

    玉冠锦袍的沉稳青年放下玉简,打开留影石,见到里面的两人,神色微变,这两人,一个被传言已死,一个失踪多年,竟一齐出现了!

    “她们和码头的商船接触过,应当在近期会离开此界,需不需接触一下?”

    他听到幕僚的话,讶然,“没被发现吗?”

    幕僚愣了,这是要他们被发现,还是不被发现?

    “回禀君侯,跟踪之人技术高超,没有被发现。”

    “不,一定被发现了,她们可不是善茬。”他叩了叩案面,沉吟道,“于情于理,我得亲自去一趟。”

    “属下这就去安排。”幕僚暗道,瞧样子,君侯和她们认识。

    “不用,我自己去便行了。”他举步出门,走到一半,回寝居换了身贵气正式的衣袍,眯眼看了看镜中威严沉稳的自己,满意点点头,身化长虹前往界门城。

    此人,是风云大界南江王朝的公子宁栖梧,也是零元界三城之主——新崛起的诸侯,宁武侯。

    宁栖梧在苍莽斗法时败在了轮回考验上,没有过第三关,但少拿一次升龙令对他没多大影响,反正他承的是王族的传承,有一整个王朝当他的后盾。

    现在在他心中,胜负欲排第二,发展自己的势力才是第一,今见旧人,少不得去招揽试探一番。

    他祖上有过持令者,曾传下吩咐,让后人多注意那座客栈里“凭空”出现的人。

    虽没有直接表明原因,如今看来,那客栈一定有什么特别,很可能有持令者专走的传送阵。

    这也不奇怪,荒界在云泽界域,非常遥远,用最快的飞船也得三四年才能到,有传送途径,几个时辰就够了。

    稀奇的是,竟被他等到了这两人。湛长风不用说,苍莽斗法上最惊艳的修士,同时也是最令人遗憾的修士,刚显名就死生未卜了。

    巫非鱼在斗法时其实很低调,少有人注意到她,不过他知道后来吴曲王朝秘密找她找了许久,他跟着一调查,居然发现她很可能是高天族巫蛊圣经的传承人。

    宁栖梧后知后觉地有点牙疼,她湛长风有什么好,怎么什么人都往她身边凑。

    消失那会儿,回忆起来还挺惋惜的,一见活人又有点膈应了,宁栖梧吁了口气,蹙眉落入城中,从跟踪者那边得到了两人的位置,还获了一个额外消息——如山侯的人在跟她们接触!

    如山侯是上一届的持令者,现为零元界一大本土诸侯。

    如山侯的使者此来无非试探招揽,湛长风以马上就要离开此界为由,没和他多谈。

    四面无墙.只用草帘遮掩的酒馆中,巫非鱼摇晃着三脚酒樽,“这些诸侯都那么缺人吗?”

    “你看我就知道了。”

    “你。”巫非鱼故作挑剔,“你是什么都缺。”

    湛长风对她只有一个态度——怀柔,怀着怀着,不用刻意,顺口就道,“不缺你了,你已经在我身边了。”

    巫非鱼挑不起来了,受用地笑了,“眼光不错。”

    刚要撩起草帘进酒馆的宁栖梧听了半耳朵,脚步微顿,神色闪过一丝古怪,心里建设了一下,笑着进店,准确找到她们那一桌,“我就说我今日怎么突然想上街逛逛,原是故人来了。”

    “二位可还记得我?”他从容执了道礼,笑容朗朗。

    湛长风在他入店前就注意到了他的踪影,没什么意外,“宁道友,许久不见了。”

    “得十年了。”宁栖梧不用人招待,自己在空席上坐了下来,“当初听闻湛道友被困在小黎界,我很是惋惜啊,今日得见......”

    他看留影石时光顾着震惊湛长风重新现世了,现见真人,竟发现她青丝变成了如瀑雪发,整个人也高远异常,不见人间红尘的影子,心微悸,“道友......修无情道了?!”

    不管哪种无情道,三千青丝变白发是基本特征,越得道,白的头发越多,反之,无情道的人要是白发变黑发,那就是失道了。

    所以他下意识就认为她入了无情道。

    更后觉的是巫非鱼,她看了看宁栖梧,再看看湛长风的头发,迷蒙地说道,“不是白发比较好看吗?”

    她以为白发比较好看,才染成白色的。湛长风的白发没有枯竭之象,她没想到生命力损耗的问题上去,更不考虑她是不是入了无情道,毕竟她不像是无情的性子。

    湛长风是为了关闭通天路,力量消耗过度才一朝白发,这没什么好解释的,“非。”

    她只否定了无情道,不提其他,宁栖梧知礼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重遇二位,请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他又叫来了两坛上好的灵酒,闲问道,“二位如今在哪里高就?”

    “怎么,宁道友有好去处?”

    宁栖梧肝疼,他一点也不认为湛长风会看上现在的自己,除非南江现任王来请,或等他成了南江的王,才有可能招揽到她。

    是以他知趣地没提招揽的事,“我倒是想与道友共事,可我眼下也就混个小侯当当,哪里请得动你,不过说到好去处,过一段时日,窑滨那边有一处秘境要开了,不知道友感不感兴趣?”

    “我过几日就要离开此界了,恐怕赶不上。”

    巫非鱼在旁边听他们扯,觉这宁栖梧真虚伪,嘴上说着“重遇二位”,结果只问了湛长风。啧,这人不行。

    宁栖梧要是知道她的想法,定会大呼冤枉,他以为湛长风的回答就是巫非鱼的回答,为了避免误会,才没有多此一举地专门问她。

    某种程度上,宁栖梧是对的。

    可不是湛长风在哪里高就,她就在哪里高就嘛。

    湛长风和宁栖梧聊了一会儿,十年果然很久,曾经是对手的两人,竟能和平地东南西北扯。

    最后宁栖梧不知是为了送人情,还是喝多了,主动道,“吴曲王朝新择了一位继任者,原也是你们小黎界的人,叫公孙芒,哈哈,你们小黎界还真是人才辈出,这公孙芒有于慎.何云天.高天族支持,贤名在外,再收拢了一些老臣,地位基本妥了。”

    他望了眼巫非鱼,“前几年高天族好像在找巫道友,巫道友这次是要回归族里?”

    巫非鱼一撩眼尾,“我跟高天族不熟。”

    宁栖梧若有所思,“不熟也好,二位小心点吧,零元界也有吴曲王朝的驻军。”

    他不能让吴曲发现巫非鱼在这里,她要是回了高天族,吴曲的中流砥柱岂不是又壮大了一分,如果她再把湛长风带回去,嘶,这吴曲要上天啊。

    宁栖梧坐不住了,他要去给吴曲的驻守人马找点麻烦,让他们顾不上这二人,“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行告辞,咱有缘再会。”

    “再会。”湛长风起身相送,忽见他行动间,衣袖上有一暗纹,目光微沉。

    他的袖子上怎会绣着蛮异族的族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