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帝神通鉴-> 第618章 至商鼎会

第618章 至商鼎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临出门,掌柜热情送上三个香囊,二人一狐各一个,每一个都不同,夸赞里面的香料香味适合她们。

    道了谢离开,巫非鱼嗅了嗅香囊的味道,莫名想到了清爽诱人,她将它放储物袋里,提道,“还接着逛吗?”

    “我没特别的事了,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她们要大后天才走,左右无事,时间还多得很,在偌大的界门城观光了三日,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事,第三日上顺利登船。

    这艘是快船,二十日能到达山海界。

    星途枯寂,待在单间打个坐,二十日就过去了。

    “即将靠近山海界,下船的客官们注意咯,别错过了时间!”

    从舱窗望出去,椭圆球体上蔚蓝的海与深色陆地间隔,白色气流如云雾淌在表面,瑰丽壮阔。

    飞船穿过界门,降落在界山上。

    界山是界门所在,她上次来时,这里人来人往,出界的,入界的,匆匆忙忙,旁边还有一处办理入界和出界手续的楼。

    今次,却非常冷清,环顾四周,除了刚下船的十来人,根本见不到其他影子,连登记处的门都锁上了。

    这山海界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先随我去北昭杨解城。”

    湛长风一路神行,同时也关注着沿途的时事,心有讶然,这十年间,山海界的格局似乎大变样啊。

    她预感不祥,更加快速地赶往商鼎会。

    商鼎会的外形似黑沉深幽的巨鼎,自鼎足入,是发布任务.领取任务的大厅,人流较热闹,许多散修在接任务赚取灵石。

    她一眼扫过这些散修的修为,当初商鼎会刚起来时,只有先天.筑基的修士来此逛,现在筑基的数量众多,不时还能见上几个脱凡。杨解城小,普遍修为不高,能见到那么几个脱凡,已经侧面说明它发展得还可以。

    但这完低于她的预估,十年,怎么可能只发展到这个程度。

    湛长风叫住走过的一名侍者,“你们还有分部吗?”

    侍者察不到她的修为,只觉深不可测,立马恭敬道,“并无分部。”

    “让管事来见我。”

    “啊?”侍者略慌,“您有什么问题吗?”

    “算了,我自己来,你去忙吧。”湛长风一边往顶层去,一边挥出魂念。

    当初好歹将管事和侍者.护卫的服饰分了类,即使有好些人都被换掉了,她也能凭服饰找到现任的那些管事。

    今日守店的三个管事被魂念扫过,心底透凉,以为有什么厉害人物上门找茬了,急忙知会护卫。

    “人呢?”

    “好像往楼上去了。”

    三管事领着护卫匆匆往楼上跑。

    商鼎会有呈环形的九层,一二三四层是买卖区,五层往上是道友们切磋技艺的地方,顶层空着,往常只有掌舵人才能进。

    他们一路上去,一路冷汗,其中一人喝道,“各层的守卫怎么回事,怎将人放上去了,这点都拦不住吗?”

    “完了,会长不在,我们可能抵不住,快去将凌长老和几位供奉请来。”

    “今日是温道长在八层值守吧,我立马传音给他。”

    在某净室修炼的温道长忽觉禁制被触动,挥袖放进传音,轻咦了声,竟碰上找茬的了?

    他打开房门踏上安静的廊道,神识朝四周扫去,锁向楼梯上来的二道陌生气息,人未至,暴喝先去,“何人擅闯私地?!”

    湛长风脚步微顿,她当初制定了一系列规矩,却没给自己弄个身份证明,着实是失策,再加上那时她戴了面具,现露真容,更没一人认识她了。

    就是这来拦路的人也一样。

    这不是其他人,正是原长老会议的温辰长老,他到山海界后,在原藏云涧人马建立的新城中待了一段时间,因不屑于新城里的复杂人际,接受敛微邀请,到商鼎会当了供奉。

    温辰强势而至,近了慢下脚步,威压渐收,这两人,俊颜雪发的似乎没见过,那窈窕薄凉的却是十年未见的巫非鱼。

    “你,你们怎么回事?”

    巫非鱼勾唇笑道,“老头,多年不见眼神怎就不好使了。”

    温辰一听她的调笑,险要翻白眼,此人果真还是不靠谱的性子,呵呵,修为倒是蹭长啊,训话都训不得了。

    曾经的温长老心戚戚,前浪都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呢。但他还没忘记正事,硬闯商鼎会,就算是旧识也不能通融,“过来和我喝杯茶,有事慢慢说。”

    三管事和护卫们奔了上来,见她们的气势非寻常修士能比拟,恐只有温道长才能跟她们对话,所以没凑上去搭话,却坚定地堵住了楼梯口,给温辰站场子。

    湛长风对他们的反应还算满意,敛了不经意散发的冷意,又是从容文雅的模样,“温前辈,别来无恙。”

    温辰迟疑地打量湛长风。

    湛长风在轮回考核中露了一次真容,不过后来又戴上了面具,所以仅有当时的一些参赛者知晓她的真实模样,其他人都不知道。

    她没让他猜,自己道,“是我,湛长风。”

    温辰神儿一颤,他那时被吴曲王朝扣下了,没有经历小黎界的变故,然每一想起便心痛,心痛被洪水抹灭的生灵,心痛牺牲的同泽和后辈们。

    小黎界的灾难,是他们所有活着的人的伤痕。

    于他而言,这道伤中,划得最深刻的是白痕和坠落得太快的湛长风,一个是老友,一个是寄予了厚望的年轻后辈。

    失去哪一位都叫他痛苦惭愧。

    “真是你,你不是在小黎界吗?”他喜忧参半,“小黎界又通了?其他人如何?”

    湛长风也想了解一些十年间发生的事,“温前辈,坐下聊吧。”

    “好好,去花厅。”温辰注意到她的修为,感慨,“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在修为见识上恐怕没有什么优于你的了,今后以道友相称吧。”

    “您修行路上先于我,也关照过我,这一声前辈当得起。”

    温辰和蔼地笑了,转头问道,“你俩怎么一起来了,唉,我如今脑子里一团浆糊。”

    “说来话长。”

    他们在花厅坐下后,湛长风先简略概括了下小黎界的事,告诉他白痕.纪光.君问酒现还被困在神州,自己是侥幸通过空间传送阵出来的。

    听到神州没有太大问题,白痕.纪光.君问酒等人也还活着,他总算得了安慰,跟湛长风说起新城。

    藏云涧幸存的人马最终辗转到了山海界,千辛万苦建立起了新城。

    不过新城代表着原长老会议和原诸侯们的融合,这个过程伴随着种种矛盾,是非常复杂的,他本就只是长老会议的荣誉长老,帮他们建城就算是尽了自己的力,不想参与里面的争权夺利,便接受敛微的邀请,来了商鼎会。

    后来,新城稳定没多久,北昭大陆就爆发了面战争,东临王朝带头掀起混战,南风大陆的景耀国也时不时来插一脚,局面剧烈动荡。

    结果,在景耀国的邀请下,明睿.枸桔和原本的未明侯.青岚侯等实权派,携着十几万修士搬到了景耀。

    卢一山没去,而是加入了昼族。

    现今再无藏云涧的势力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