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帝神通鉴-> 第660章 喝醉以后

第660章 喝醉以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可能是天君的洞府。”湛长风试了一击,知道它不能轻易被打开后,暂时就没再动手,玩笑道,“它要是无主还好说,要是主人家健在,那就尴尬了。”

    “......”柳拂衣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谁说这秘府一定是无主的了?

    “都攻了那么长时间,如果有主,早该出来了,应当已经作古,又或出远门了。”柳拂衣仔细想了想,“我在黎海居住了十年,尚未听说过有天君在此出没。”

    她还是比较倾向于这是无主的。

    湛长风不接话,问,“道友转修佛道了吗?”

    “嗯,暂时在南无寺挂单修行。”她之前意外得到了佛道因果密宗的秘法,便顺其自然入了佛道。

    湛长风微笑,“如有机会,我想与道友一探佛理。”

    随着道境的提高,她遇到的修士也越来越强劲,其中道心坚定者奇多,万世如镜的局限也开始显现了,仅凭影响心智这一点,已然无法将他们卷入红尘之中。

    这道术,再不想办法提升,就走到头了。

    它又是从心觉佛道中悟出来的,湛长风认为想要突破它现有的格局,还得从佛道入手。

    柳拂衣讶然,“道友对佛理感兴趣吗,你若想探讨,我自是欢迎的,不知你想讨论哪方面的内容,太深的东西我亦是雾里看花,害怕误了道友。”

    湛长风温和有礼道,“我闻佛道对因果的认识很深,想讨论因果缘法。”

    “原来是因果。”柳拂衣没有推脱,“我随时都有空,静候道友前来。”

    “先谢过道友。”湛长风摸到发烫的铭牌,发现是将进酒的邀战,料想他已经在点将台了,就对柳拂衣道,“我先失陪一会儿。”

    湛长风上了岸,进入点将台寒山兵团的驻地,刚露面就闻到一阵酒气。

    “你怎么出来的!”将进酒眼看着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幕大变活人,红着眼,舌头都不利索了。

    “你怎么喝那么多的酒。”湛长风还是第一见他喝上头的样子,那眼神都快迷离起来了。

    将进酒坐在军府前的石阶上,垮着脸道,“还不是你,将人都叫来了,自己玩失踪,我想着有事朋友服其劳,辛辛苦苦跟他们打了三天三夜不说,还被他们灌酒,好不容易才躲这里清静一下。”

    说着说着,一个平日里放浪不羁的大狂徒委屈得要哭出来了,湛长风怪异地觑着他,“你是不是喝了假酒。”

    将进酒立马傻笑道,“不假,真真儿的万年猴儿酒!”

    “行,还有谁到了。”

    这一问可不得了,将进酒直接抹起了眼泪,不停碎碎念。

    湛长风仔细分辨了那含糊的大段大段话语,皆是在控诉她的“恶行”,什么“一点儿不关心我,白挨了打”.什么“人生真是寂寞如雪,一眼望去全是猪肘子”.什么“交友不慎,犹如火葬”。

    “...怪不得要躲起来。”湛长风淡定地拿出了蒙尘多年的留影石,录完一段,留下一道传音,让他们愿意的话去冰寒荒原观她的封侯礼。

    她将他们叫来,一小部分是为了招揽人才,但更多的是想找人论道,顺带为自己的封侯仪式掠阵站场。

    保持通道是件耗战绩的事,湛长风停留片刻就走了。

    将进酒抱着酒坛子,眨了眨眼,呆呆地盯着空地。

    “好啊,原来你躲到这里来了!”魔焰嚣张的顾翰星进入驻地,眼珠一转,掏出留影石,“以前倒没发现你那么有意思,哈哈哈,呆傻了吧!”

    将进酒似醉非醉地剐了他一眼,“我好像看见姓湛的了。”

    “可怜,都醉到说胡话了。”顾翰星啧啧有声,“来,让我们高歌一曲,祝那姓湛的以后斗法都输得死去活来!”

    将进酒虎眼一瞪,飞起一脚踹向顾翰星,“恶毒之子,看我替天行道!”

    顾翰星躲得快,拔腿就跑,乐得十分猖獗,“有本事来追我啊!追不到我吧!哈哈哈!”

    又七八个人勾肩搭背地进入驻地,愣愣地瞧着他们满场跑圈,“怎么回事,新游戏吗?”

    “那我也来凑个热闹!”

    说着就全冲下了场,好一阵鸡飞狗跳。

    “这些醉鬼闹什么。”五木耷拉着眼,抚了抚耳朵,挡掉满耳魔性的大笑,眼神一瞥,看到了湛长风留下的传音符,走过去打开一听,皱了皱眉,“她刚刚来过了吗?”

    ......正疯闹的一群人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

    跟她后面进来的缘觉和尚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一出家人来凑什么热闹,本来只是想出门化圈缘,与人论论道的,结果半路遇到顾翰星几个魔道人,一把就将他虏来了。

    “各位道友,稍歇一下,稍歇一下!”

    佛音如雷,轰然灌耳,将一群疯脱了的修士给镇住了,缘觉慢吞吞道,“湛道友可来过了,有说什么吗?”

    将进酒跑累了,酒也醒了两三成,嘟囔道,“真来过了?那我没看错啊。”

    “这不地道,来了怎么不见见我们!”顾翰星摸出铭牌疯狂点邀战,“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召来啊。”

    “哦哦,对。”

    “快邀战快邀战。”

    五木看着这群人脸红脖子粗地捧着铭牌埋头狂按,抽了下嘴角,喝醉的人都那么智障吗,人家还能立马从天而降不成?

    然后,她就看着湛长风忽然出现了......

    湛长风没想到自己会看见一群酒鬼,只能略过他们跟唯二清醒的五木和缘觉打招呼。

    五木瞧着她背后还没消失的黑色通道,脑中灵光一现,“你是神眼者?”

    “谁!我跟她大战三百回合!”顾翰星一道魔焰就攻向了湛长风,湛长风闪身避开,行啊,喝醉了攻击一点也不弱。

    他那么一攻击,全场人激动地开启了乱斗,最后都不知道谁在跟谁打。

    早早脱开身的湛长风站在军府门前,问五木.缘觉,“他们喝了什么东西,怎么放任自己醉成这样。”

    五木吊着眼,嗤笑,“将进酒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万年猴儿酒,几杯下去,酒劲逼都逼不掉,还好我只喝了小半杯。”

    湛长风颇感稀奇,“我还以为道友不食人间烟火呢。”

    她以前表现出来的性子,着实不像是会和人喝酒聚会凑热闹的。

    “哼。”五木摇摇头,“我是看在他们‘自愿’体验我的傀儡.机关的份上。”

    “说来你究竟邀了多少人,还有,你要自立为侯?”

    “谁愿意来就愿意来。”湛长风道,“这个通道不能长久保持,我现在在黎海,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冰寒荒原,你们是想跟我一起走,还是自己去荒原,如果不打算去,也可以先和我回黎海坐坐。”

    “等这些疯子醒了酒再说吧。”

    突然一个人喊道,“这是什么!”

    “黑洞!”

    湛长风一看,那些酒鬼全一窝蜂挤进通道了,“好了,一起走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