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逆天狂妻-> 第41章 银针入头

第41章 银针入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什么!扔出去了!”

    几乎是同时,徐父徐母同时的喊叫出声,大厅内一个泛着花白胡子的老子一边摸着胡子,一边悠然阔步的走了出来。

    “不错,那曼陀罗花粉乃是剧毒之物,要不是被我发现,恐怕倒时候真的中了这小二的道,害了在场的所有人了!”

    说话的正是这次的专家之首,赵庆一。

    赵庆一的医术在整个A市都是响当当的,能请来他,足以见得徐家的才势了得。

    而这赵庆一更是身份高崇,被人追捧管了,养成了倨傲的性子,眼下情势得到控制过后,刚刚的惊吓全然忘了个干净,又复拿出往日的架子来。

    徐父徐母被吓的够呛,听到这赵庆一的一番话后,自是一愣,却不敢出言责备,只能瞪大眼睛,满眼不悦的看向那赵医生。

    管家瞬时得意的笑了。

    这赵庆一声名地位居是高的,怎是个会低头认错的。

    他就是捏准了赵庆一的性格,这才稍加诱导,让他做主将那曼陀罗花粉给扔掉的。

    加上那赵庆一是医学界的泰斗人物,他的话可比他们管用的多,自是为他所用,一句顶了一万句的。

    徐父一听那东西被人给扔了,当即脸色一变,却因为赵庆一的身份,只能黑着一张脸隐忍的开口说道。

    “赵教授,这东西可是我女儿的救命之物,我找了很久才找到,怎么能扔了!”

    他尽管此刻万分的不悦,但一想到赵庆一的身份,又不得不压下去,缓和了声音低声责备道。

    毕竟这生老病死,万般由不得人的,赵庆一又是这一方的泰斗的人物,就连他也不好得罪,生怕日后自己或者其他家人出了事,得罪了赵庆一便再也将他给请不来了。

    “哼,徐先生,怎么,这是不相信我的判断?这东西该不会是这小女娃、让你们准备的吧!”

    赵庆一一抹一脸的山羊胡子,那圆而浑浊的老眼说着便是恶狠狠的朝着白诗语望去。

    他几十见过这种场景,刚刚自然是被吓坏了。

    可这少女实在是太过于年轻,若不是她要搞什么曼陀罗花粉,他自然不会干预,但是医者仁心,若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就算是顶着危险也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赵庆一想着,便是摸着那山羊胡,越发恶狠狠的朝着白诗语瞪去,一边瞪,一边冷哼着开口。

    “徐先生,不是我说,这位少女来路不明,行事诡异,老家伙从医几十年,各种奇门淫巧的事情见的多了,刚刚我看她的来路方法都邪门的很,你若是听信了她的话给徐小姐治疗,恐怕后混无穷!”

    “老头你说话可想清楚,当时要不是我们白小姐把人给治住,你还能在这里耀武扬威?说这些污蔑人的话!”

    魏海听不下去,当即一个挺声站了出来,巨大的身形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冲着那老头便是一声厉吼。

    “你!休以为我们呈了你们的情,我赵老头从医几十年,只听过什么操控人的歪门邪术用了那曼陀花粉,导致沾染的所有人最后毒发身亡,可从未听过正常的医者行医治疗用这种方法!你说这话威胁我们,难道说就是在威胁我们,若是不听你们的,还要将那傀儡之术再操作一遍不成!”

    “老头我看你是活腻了!”

    魏海向来是个粗汉子,听到这话当即怒了,一个重力踏步,脚下的木板竟是直接咧开了口子。

    “徐先生!你们这家里真是不得了,请一个小丫头片子治病,还有人威胁大家,这个病我怕是看不成了!”

    赵庆一摔袖子,倒退一步,那山羊胡子上的圆目便是竟盯着白诗语怒次的开口,就要转身离去。

    “走就走!出事的时候坐在一旁作壁上观,没半点能耐,这个时候耍威胁甩脸子,你的脸是有多大!”

    魏海冷嗤了一句,继续补刀,气得那山羊胡子登时胡子都要上天了。

    直指着魏海,颤抖的吼道。

    “你!”

    “我什么我,我是你大爷,看着我还不服气怎么的。”

    魏海一挺身子,脚下的力道更是凶猛,连同地板都不由的抖动起来。

    “你们这群恶徒!”

    赵庆一一声怒叱,紧接着便是转过身对着一旁的徐父气呼呼的开口道。

    “徐先生,你要是信这群狂徒的,那只能恕我无能为力了!”

    说罢,转身便是要走。

    几个跟着他过来的医生也纷纷起身,就要跟了上去。

    “慢着。”

    不等人走出房间,一道清丽柔软的嗓音在房间平地响起。

    拦住了众人的步伐。

    赵庆一顿下脚步,不及回头,就听身后传来柔美的少女之声。

    “您这阴天里,浑身骨痛的毛病,怕是有些日子了吧。”

    赵庆一板着的一张脸瞬间闪过一抹的惊讶,随着那少女悠然的步伐戛然而止,硬生生的板了回去。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只见少女步伐悠然,颀长的双腿信步朝着那山羊胡子走去,清亮漆黑的眸光里尽是坦然之色,直视向赵庆一。

    “你刚刚处处为病人着想,怎么放到自己是身上,反倒要忌讳忌医起来。”

    赵庆一的脸色登时一青,像是被人戳穿了什么难堪的心事一般。

    “我自然不会忌讳忌医,你一个小女娃别以为学了什么奇门淫巧就出来充什么医生给人看病,你这样只会污了我们医门!”

    “就是!”

    几个周边跟随赵老头的医生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白诗语却是任由他们说完,不怒不怨的看着他们,唇角自始自终的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

    “我不是你们医门中人,不过,你老的病,我却可以医治,你此时用药浴调理,根本不是治疗之策,而是害你之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阴日直痛,已经由往日的每季一发,到如今的月月复发,从脊骨慢慢转移到双腿了。”

    一句话落,刚刚还趾高气昂一脸愤慨之色的老头,瞬间瞪大眼睛,近乎可不思议的看向了她。

    他的病除了自己的老板和亲近的几个学生知道之外,几乎是封锁了全部的消息无人得知。

    这个女娃是怎么知道的,而且知道的如此的清楚准确!甚至连同他疼痛的位置都一清二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