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逆天狂妻-> 第46章 是一垒二垒还是全垒

第46章 是一垒二垒还是全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男人说完,唇角勾起一抹慵懒邪魅的弧度,看的过路的少女们,纷纷就差捂着胸口尖叫了。

    这是哪里来的极品,也帅了吧。

    可沉浸在自己世界的白诗语显然没有注意到,歪着头思筹了一瞬,刚要作答,只听一声刺耳的喇叭声,紧接着,一台红色的法拉利不知道何时冲着他们停了下来。

    从车上飞快的走下一个人,正兴致冲冲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熠辰!真的是你,我给魏海打了好几个电话,就是找不到你人,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

    陆星宇一身格子马甲西装,最潮当红明星发型,整个人从头到脚挥洒着花哨二字。

    白诗语原本准备说话也由这个男人的出现而被打断,好奇的抬头看向这个花样美男。

    嗯,坦白讲,长的很不错,一副花花公子浪荡的模样。

    “我就和老爷子说你不会抛弃我的,你哪里这么狠的心,还是好兄弟,哈哈哈。”

    陆星宇丝毫没有察觉凌熠辰脸色渐渐升腾起的不悦,一个劲儿的扒拉着车窗户对着凌熠辰就是一顿诉衷肠。

    他才出国玩了几天,回来就找不到好兄弟的人,怎么能不着急。

    不过这边的凌熠辰则不是这样认为,刚刚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把媳妇拐回家的机会,要不是这厮出现,恐怕他们已经快要到家了。

    被人半路拦着,脸色能好看到哪里。

    “哎,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陆星宇心大的丝毫没有发现是自己的出现惹怒了凌熠辰,反倒是伸出手,就去摸凌熠辰的额头,只是手背还不等触碰到,就被男人重重的一把打了回去。

    “我没事。”

    凌熠辰没好气的冷着脸回了一句。

    陆星宇这才哦了一声,眸光落到了一旁的白诗语身上。

    刚刚他全部的心情都放在凌熠辰重逢的喜悦上,都没关心坐在他旁边的女人。

    对……女人!

    陆星宇瞬间瞪大眼睛,惊骇的蹬向白诗语。

    凌熠辰的副驾驶,什么时候坐过女人了!

    就连凌夫人都没有坐过的位置啊!

    “熠辰,这位是……”

    陆星宇此刻简直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猛地咽了口口水,双眼发光,活像是饿狼一般的盯着眼前的少女。

    按照他流连花丛的多年经验,这少女简直就是极品啊,既魅又纯,而且三围爆表!他都开始心动了。

    不过朋友妻不可欺,他也是在心中做了一个评分,便收回了流口水的目光。

    暧昧的朝着凌熠辰眨了眨眼,一副可以啊,您这个千年铁树终于开花了。

    “我叫白诗语。”

    白诗语倒是坦然,有人问的是她,她自然会好好回答,十足的真诚。

    “白诗语,这个名字好听,小语语,你和我家熠辰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陆星宇此时完全没有和凌熠辰拉家常的想法了,双目闪着光,全部凝聚在了白诗语的身上。

    小语语?

    白诗语对这个外号有些皱眉,却也没有反驳。

    “几天前。”

    “几天前……”

    陆星宇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连忙猛地咽了一口,惊诧的看着凌熠辰。

    可以啊,才几天就到这种地步,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几天,那你们进展到那一步了?”

    他的八卦之心彻底被点燃,要知道当初凌家那个给他塞了多少绝色美女,全都没在凌熠辰这块寒冰身边呆上10分钟就被赶走,这少女什么本事,不仅在凌熠辰的身边留下来这么久的时间。

    而且还坐上了凌熠辰最宝贵的副驾驶的位置!

    “哪一地步?”

    白诗语有些不明白,她在海蓝星的时候,从未恋爱过,一生全部奉献给了星球,更是不太明白这其中的隐喻,显然有些迷茫的看向了陆星宇。

    “对啊,是一垒,二垒,还是全垒……”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眼看陆星宇的问题越来越刁钻,凌熠辰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眼刀过去,直接一个秒杀,将陆星宇还想要继续的问题全部塞了回去。

    “呵呵,就问问而已嘛,这么凶做什么,还怕我把你的甜心给吃了不成,放心,兄弟做人向来仗义,你的就是你的,我的也可以给你。”

    说着,陆星宇还拍了拍胸脯,一副保障豪气的模样。

    凌熠辰给了他一个冷眼,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留着陆星宇一个人在风中兀自尴尬。

    “你吃不吃甜心我不知道,不过我看你头顶阴云阵阵,脸颊红中带黑,是烂桃花之像,恐怕近期会被女人坑骗。”

    白诗语瞥了一眼陆星宇,却是幽幽的开口说道。

    “什么?”

    陆星宇一个没反应过来,看了一眼白诗语,十足像是看一个小神棍。

    “你这是在给我看相?”

    他不由的笑出声来。

    “也不是看相,只是近期你的运势,全部都写在脸上。”

    白诗语淡淡的波澜不惊的说道。

    “呵呵,熠辰,你的小朋友还真有意思,竟然还懂这些。”

    他哈哈大笑,俨然是不太相信的意思。

    “行了,爱信不信,别挡我道了,我要回去。”

    凌熠辰没心情和陆星宇瞎扯,对着他大手一挥,就是做驱逐令。

    “哎,见色忘友的家伙。”

    陆星宇倒也没有生气,捂着胸口做悲痛状。

    凌熠辰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按下按钮就准备出发。

    “等等。”

    车子不等飞驰出去,白诗语喊住了要转身的陆星宇。

    冲着他招了招手,陆星宇有些不明所以的走了过去,不等开口询问,就见少女正色十足的看向自己,无比认真的开口道。

    “我没有骗你,这朵烂桃花隐隐有血煞之气,如果你有危险,记得来找我。”

    说完,不等陆星宇反应过来,就在陆星宇的额头上写下了一个符号,重新回到了座位,任由凌熠辰一脚油门将车开走了。

    徒留下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陆星宇。

    血煞之气?烂桃花?

    他下意识的一抖,他确实一直留恋花丛,是有名的浪荡子,烂桃花自然是数不胜数,可是怎么一听这个小女孩一说,觉得那么邪乎呢。

    陆星宇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只觉得脖颈有些发凉,上前一步,只听下一秒。

    啪叽,一声剧烈的震响自身后响起。

    陆星宇只觉得背后一凉,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刚刚站着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破碎的花盆给砸出一个坑。

    陆星宇瞬间汗毛一起,仰起头冲着方向就是一阵大喊大叫。

    “没长眼睛啊!看不清下面还站着一个人啊!”

    回应他的,除了无尽的沉默,什么都没有。

    ……

    这边,车内再度恢复了宁静,凌熠辰打开了舒缓的音乐。

    白诗语斜靠在靠椅上,闭目养神。

    她倒也不是真的累,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运运灵气。

    体会到丹田里的灵气因为男人的那颗青丹而变得越发的充沛,白诗语不由满意的笑了。

    比起给徐玲玲治病去蛊花费的那些灵气,这点耗损几乎是九牛一毛。

    但只要一想到那青丹的主人不是自己,而是这个身边的男人,她显然有些追逐不安。

    白诗语睁开眼睛,准备再次确认一下,到底该拿什么来交换这个青丹。

    刚刚睁开眼,就看到男人挺拔的鼻梁和帅气的侧脸。

    “你刚刚为什么要帮他?”

    其实凌熠辰也看出了端倪,不过他历来不会亲自动手,除非非他不可的程度。

    他们利刃有专门处理这种奇异事情的小组,他既然发觉了,自然会派人去保护陆星宇。

    白诗语歪着头看向他,显然有些不解。

    “他不是你的好朋友么?”

    这一句话,反倒是让凌熠辰有些无所适从了,说的也是,陆星宇是自己的朋友。

    “这么说,你是为了我?”

    白诗语诚实的摇摇头。

    一边有模有样的道。

    “我救人向来看缘分,他拦了我们的车,便是和我有缘,而且他虽然桃花泛滥,但是灵魂干净,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才会出手。”

    如果帮助一个好人,那是积德助天道,而非业障。

    凌熠辰被她这番理论给逗笑了,却止不住的点头。

    虽然是一个小家族出生,道理倒是比那些名门闺秀都要通透。

    “再说,你也不会坐视不理,这样我不也相当于还了你的人情。”

    白诗语继续解释,显然是将凌熠辰的打算看的一清二楚。

    凌熠辰哑然失口,这都被这个小丫头给看出来了,她还真的有一颗玲珑心。

    “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要我做什么呢?”

    青丹的事情,她一直放在心里,如果他不说清楚,她恐怕食之不安。

    男人俊逸的剑眉微微一挑,唇角略略勾起一道弧度,转过头眸子看她。

    “周末陪我回家。”

    “回家?刚刚你不也说去你家的吗?”

    白诗语显然有些搞不懂这其中有什么分别。

    “我爷爷和弟弟周末会在,我想带你去见见他们,顺便堵住他们的口。”

    原来是这样,白诗语点点头。

    “这本来就是我们之前约定好的事情,我拿了血莲就应该做的,不需要特意拿东西来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