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逆天狂妻-> 第190章 超级受欢迎

第190章 超级受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钱最后还是没接,因为更多的人把白诗语给围住了。

    “你好,我是立德集团的,这一路上多亏了您照顾我家孩子,要是你你不嫌弃咱们一起吃个饭。”

    说着,这人递上名片。

    听闻白诗语的异能,他们都借着自己孩子的名字想要结交。

    白诗语冷淡。

    她素来不喜欢这样的交际。

    “呃……”

    “还有我的。”

    来人是个女人,年级不大,手上拽着一位一起跟她竞赛的队员,她的脸白诗语记得,但是确实不熟啊!

    “这是我的名片,听说您受伤了,我们家是开医院的。”

    白诗语一脸惊恐。

    开医院的说的这么热情真的好吗?

    她急忙摆手表示拒绝。

    “我的伤已经好了,真的不用了。”

    “没事,没伤不要紧,我们医院由国内外最先进的体检技术,别说是隐藏病灶,就是基因检测我们医院也能做。”

    “……”

    “你这人净胡说,人家好好的上什么医院?”

    一个人一下打断了那人的话,上前把自己的名片给递过去:“鄙人名下有五家商场,美容美发时尚穿搭,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一应俱全。”

    话说这,他还偷摸的给白诗语塞了一张金光闪闪的卡。

    “这卡您拿着,有什么需要您随时过去,拿卡结账账单全免。”

    “呃……”

    这该怎么回答?

    白诗语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厉司爵,心里想着显示友谊的关键时刻到了,赶紧过来把场子给圆了啊!

    四目相对,厉司爵当即转身。

    他挺拔的背影正在白诗语的眼里,男人伟岸的胸膛就是不肯转过来,一张脸对着湛蓝的天空看个不停。

    “嘿……”

    白诗语顿时冷了脸。

    众人一看,一下还以为是自己手里的东西不够分量,当下就开始给白诗语的送礼加大价砝码。

    “白小姐,我姓胡,家里是开矿的。”

    “嘶……”

    一听这话,众人都冷抽一口气。

    这货太不人道了吧,小恩小惠不行这是要直接送矿的节奏吗?

    “等等……”

    白诗语打断了人们的热情:“这是正规的比赛,你们这样真的不好,会很直接影响比赛结果的。”

    这话本来就是应付众人的。

    可一山还有一山高,他们都是商场上摸爬滚打的老手,又是能说会道的主,才不会被白诗语的话给堵了。

    “白小姐,您看您说的,我们都是做家长的,您是我孩子的朋友,别说是在外头,就是您上我们家里,吃顿饭给个礼物也是应该的。”

    “就是!”

    “你们都是小辈,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就该宠着,况且您还救了我们孩子。”

    “这话没错。”

    ……

    白诗语失败。

    领兵打仗她二话都不用说,可是要面对这些应付人的事情,她还真是不擅长。

    于是,第二次白诗语求救厉司爵。

    男人好似知道她的意图。

    还没转过身就再次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的忧伤不是白诗语能懂得。

    “……”

    白诗语无语。

    正在被众人热情给包围的时候,终于白诗语等到了他的大救星,虽然是一个你陌生人。

    “各位让一让。”

    一位穿着警服的男人说着扒开了人群。

    被包围太久的圈子一下接触到了新空气,白诗语有些长长的松了口气,她看着眼前穿警服的男人。

    心里祈祷,还是让她去派出所蹲着都比现在好。

    “你是白诗语?”

    “是。”

    男人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本小本,本子上红色的印章盖着市公安局,而标题正是协助调查的命令。

    “此次竞赛发生了严重的人命案,并且有人匿名举报这次竞赛的事故并非是意外,所以请你回去配合调查。”

    “好好,好!”

    白诗语赶紧答应。

    要是再不走,她觉得自己就要被这群人给吃了。

    听到她的答应,男人将人群给分散了一些,好让白诗语能从人群里的走出来。

    前脚出走包围圈,后脚她深深的吸了几口空气。

    “还是一个人好。”

    “您说什么?”

    男人没听清她的话,低声问了一句,白诗语摇头示意没什么。

    这时候,厉司爵也看到她身边的警察了,不及多问,厉司爵已经跑到了白诗语的身边。

    他挡在白诗语的身前。

    “你要干什么?”

    男人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眼远处的车辆。

    他的眼睛里闪过莫名的光,他慢慢的收回视线,看着厉司爵皱着眉头好似很是不理解的样子。

    “我们是执行公务,无关人员请不要干涉。”

    官方词男人的说的顺嘴极了。

    可厉司爵也不时善茬,他站的稳稳的看着眼前穿制服的男人:“你是那个局的?王局难道没跟你们说吗?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她现在需要休息。”

    “这……”

    男人脸上的为难更明显了。

    他视线又去看远处的车子,显然里面也有让他为难的人物,可是厉司爵都已经把王局给搬出来了。

    不给面子也不行。

    可是车里那位……

    他都得罪不起。

    于是,男人把协助调查的手令给厉司爵看。

    “这位小哥,我也是照着命令办事,再说了,就是跟着回局里调查一些事情,也不会很久的,局里也准备了单独的休息室。”

    这待遇总行了吧!

    可厉司爵不满意。

    “什么单独的休息室,说白了就是单独关押犯人的地方,是这是需要王局亲自给你打电话吗?”

    “不是不是。”

    男人否认。

    本来屁大点事,现在一下变得棘手了。

    警察看着白诗语,希望从她的身上得到救赎。

    白诗语也明白了。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再说了,程威在森林里杀了那么多人,李可儿现在不知道去向。

    这些事情都还没调查清楚。

    跟着回去能给那些家属们一个交代,也是好事。

    “厉司爵,记得我跟你说的菜单,我还等着回来吃饭呢!”

    “你……”

    厉司爵一下就明白了。

    明明三天睡不好吃不好,听说还受了伤,怎么就不知道好好心疼自己一点?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白诗语打断。

    “你赶紧回去吧,听说你上次考砸了。”

    “……”

    厉司爵听到这话,一下就变了脸色。

    还是饿死她算了。

    看着少女清丽的脸,厉司爵无奈的叹口气:“你要是不早点回来,我就把厨子做的都给吃了。”

    “你敢!”

    白诗语笑的灿烂。

    对着这样的笑容,厉司爵心脏忽然加快了速度,脑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蒙蔽了一般,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抬起。

    直到手心里触感微凉,他才回神。

    他手心捧着白诗语的脸,等他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慌忙收回了手,声音干涩的扯开话题:“你看看你的脸脏死了,也不知道擦擦。”

    “啊?”

    白诗语摸上自己的脸,一边擦着一边问厉司爵。

    “你看看还有没,在那边?”

    少女的唇是粉红色,有些苍白的脸色让人不忍心疼,一双眼睛闪亮像是山间最干净的清泉一般。

    他知道不该心动。

    喉间滚了滚,他才开口:“傻乎乎的。”

    说完,厉司爵转身离去。

    白诗语还傻傻的擦脸呢,见他走了,于是就问身边穿着制服的男人:“你看我脸上还有脏吗?”

    男人抽抽嘴角。

    您老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假没看出来?

    这话在他心里都快吼出来了,可他面上却不动声色:“没啦,没拉,可干净了,比不洗都干净。”

    “什么意思?”

    眼前不搭后语的,白诗语都傻了。

    车子就停在不远的地方,男人穿着制服走到了车边,他把车门给打开,然后站在一边等着白诗语上车。

    “多谢。”

    白诗语也没多想。

    身体刚进了半个车门,手臂一下被人专攥着,带着巨大的惯力一下被带到了车里。

    “谁!”

    本能的警觉刚要反抗,她便落入一个怀抱。

    男人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而她半个身子躺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的手臂有力的将她箍在怀里,丝毫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凌熠辰?”

    白诗语有些意外。

    前天不是才见过吗?

    这个人就是这么闲的吗?

    “很意外?”

    凌熠辰问白诗语,手上把女人小巧的身子往怀里紧了几分,他低头对上女人明亮的眼睛看着。

    倒不是意外。

    白诗语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她干脆躺在男人的怀里。

    “我以为你又去忙了,所以有点意外。”

    三天两夜的精神高度紧张,现在忽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又是一个让她可以安心的人,身体一下就放松了。

    她动动脖子将头埋进凌熠辰的胸膛。

    “好饿!”

    听到女人猫一样的呓语,凌熠辰眉眼浅浅的弯了弯,却又不舍得用力的将怀里的人给推了出去。

    “不是已经点过了菜了吗?”

    正舒服躺着的白诗语一下被推开,又听着莫名其妙的话满脑子浆糊,她当是凌熠辰不想抱她了。

    嘴上没说什么,身子往后靠了靠。

    警车不是私家车,没有全牛皮的靠椅,也没有可控制的温感座椅。

    选了好几个姿势都不舒服,白诗语心情也有点不好了,她皱着眉头问凌熠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