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逆天狂妻-> 第196章 红颜祸水

第196章 红颜祸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餐桌上的凌熠辰很是淡定,手指挑着筷子夹起一片青菜,放在嘴里的咀嚼了两下,眉头缓缓的松开。

    “56号地,出了没?”

    此话一出,登时陆星宇就脸上就变了颜色,他伸手指着凌熠辰的鼻子颤颤巍巍说不出一句话来。

    56号地可是江边最好的地,他可是缠了大魔王一个多月才拿到了,眼前地基都快挖完了。

    这要是被收回去,陆家不亏死啊!

    果然红颜祸水啊!

    “你你你……”

    你了半天缺氧的大脑才回过神。

    麻蛋,胸口好疼,可对着冰山大魔王的脸却一点没变:“你这样宠女人真的好吗?”

    “那我宠你?”

    ……

    陆星宇举手投降:“你还是宠她吧!我还想多活两年。”

    酒足饭饱的白诗语抱着葡萄看他们都斗嘴,终于在陆星宇节节败退之后战火蔓延到了她的身上。

    “你就是当代的褒姒,现在的妲己。”

    白诗语表示不解,小手一摊:“不认识。”

    “我表示不信。”

    “凌熠辰。”

    随着白诗语的声音落地,凌熠辰当即抬头:“再见!”

    “噗……”

    陆星宇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太欺负人了。

    某人捶胸顿足好一阵才缓过来,等他喘过来气桌子上的盘子都已经收干净了,他的那双桃花眼顿时黯淡无光。

    好歹他也是风流大家。

    这点困难不算什么,重新摆起架子再启程,刚走到客厅,眼睛被一阵翠绿就给闪瞎了。

    这是……

    “凌熠辰,你可以啊!祖传的东西说给就给啊!”

    “祖传的?”

    白诗语有点意外。

    玉镯的水头很足,成色也是超极品的,但是真正让她意外的是这个玉镯里居然蕴含的有修为。

    她抬头看着凌熠辰,后者淡然。

    “你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陆星宇一脸不可置信。

    合着一心真诚都错付了啊,真怎么行,本着兄弟最大的原则他一下给凑到了白诗语的身边。

    “时间不早了啊!”

    凌熠辰幽幽的开口。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这是要撵陆星宇走的意思,果然当事人立刻就完全明白。

    小嘴巴闭的紧紧的,一脸“以后凌家就交给你了”的表情看着白诗语,并且一步三回头的往后看。

    直到嘭的一声,大门合上了。

    那人才没有了踪迹。

    白诗语一脸迷茫。

    虽然这个镯子异常的珍贵,但是没什么啊?

    用的着这样吗?

    再看凌熠辰,一本古朴的书就摆在眼前,饱满的指尖落在上面,来回细细的摩挲很是贵气威武。

    不对啊!

    白诗语伸着脖子一看,这不都快俩小时了,怎么还是这一页啊!

    “你看书都不翻页吗?”

    “咳……”

    凌熠辰一愣才看了下手里的书,指尖顿了顿才收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白诗语。

    “怎么了?”

    白诗语被看的莫名其妙。

    今天在怎么所有人都怪怪的,还是说是她奇怪?

    正在她不解的时候,白家大房可是炸了锅了。

    白自忠此时正坐在客厅里焦头烂额,眼前两男一女都快要把他给烦死了。

    “白先生,你喝茶!”

    女人说着话,身子柔软的凑到了白自忠的身边,小手翘着兰花指把茶杯往白自忠的手里送。

    “多谢,多谢!”

    白自忠接过茶杯很是客气。

    知道的这是白家,不知道的还是以为他才是客人,喝口水都还要被人客气让来让去的。

    “你别客气啊,要是不喜欢喝茶,我会煮咖啡,要不给我现在就给你煮一个,反正也不费什么功夫。”

    小鸟依人的女人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

    娇媚的身姿魅惑的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分明诠释着暧昧,就连那一头长发都是不是的散落在白自忠的身上。

    后者尴尬的嘴角直抽抽。

    “呵呵!”

    白自忠尴尬的笑笑,伸手把茶杯面前放在桌面子上:“各位有什么事情就明说吧,时间也不早了。”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一个男人才对着白自忠开了口。

    “白家是豪门,我们这些小门小户能进白家的门都算是高攀了,以前也不熟悉,这么贸然登门确实不合适。”

    那人笑得谄媚。

    这种客套的话,白自忠以前没少听。

    他眼巴巴的等着那句但是,正常的虚礼之后就该正事了。

    男人说完了等着白自忠客气。

    “客气客气了,既然登门就是客,有什么还请直言。”

    虚礼这就算完了,男人一听这话顿时一改脸上的谄媚,就像是京剧变脸那样一下就变了神色。

    他颇有为难,却好似不得已的眼神让白自忠暗暗厌恶。

    这神情太熟悉,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男人下一句话就让白自忠一下绷紧了神经。

    “您的女儿跟我女儿是同学。”

    “诗语?”

    白自忠这么一说,那三人一愣,为首的男人看着白自忠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闪了半天才开口。

    “难道你家还有女儿?”

    一个白诗语就够难对付了,要是白家有个三五个的,那还不直接要他们的命啊!

    “没有没有。”

    白自忠赶紧否认。

    眼前这三个人客气成这样,难道跟白诗语有关系?

    想到白诗语前些日子的种种反常,白自忠心里也跟着没底,毕竟那丫头心气高,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于是他看着三个人也就把态度放的更好了。

    “你们是来找我女儿的?”

    “啊?”

    被问得这么直接,三人一愣,男人们看着唯一的女人,毕竟是女的,就算是怎么样白自忠也不会太火分。

    女人把两个男人眼神看的透彻。

    当时就明白了他们是什么意思,抬手勾手指划过眼眶,一下那张好看的脸就带上了愁容满面。

    “是这样的,您女儿是我们孩子的同学,我叫李晓雅,我女儿叫李可儿,虽然她们不是一个班的,但是也是一个学校的。”

    “不是一个班的?”

    这下白自忠就更不能理解了。

    他看向沙发上的两个男人,该不会他们和诗语也不是一个班的吧!

    “呵呵!”

    为首的男人撤出难看的笑容:“我女儿跟你女儿是一个班的,但是他……”

    坐在最后的男人一下站起来,犹豫不定不知道该怎么该开口。

    思索了半晌,才想出了说辞。

    “我家不是女儿,是儿子!”

    “儿子?”

    怎么是儿子,这一句白自忠就来了劲,显然三个女孩子一个男孩子,难道是早恋不成?

    也不像啊!

    白自忠观察他们的表情,一个个的为难的讨好,显然不是早恋这么简单。

    “诗语现在不在,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跟我说,等她回来我会跟她沟通的,可以吗?”

    “她不在啊?”

    男人说着往楼上看了一眼。

    “诗语不在家,这两天学校有活动,应该快回来了。”

    “哦哦哦!”

    听完白自忠的话显然三个人的身神色缓和了不少,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一点底气。

    “是这样的,学校的活动她们是一起参加的,听说还是一个队的。”

    李晓雅说着尴尬的笑笑,视线一一看着他们也没人跟着她笑,索性她干脆闭上了嘴收起笑意。

    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

    “本来这是好事,但是……”

    说着,李晓雅看向为首的男人,视线一接触,为首的男人一下就怒了。

    他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男人比李晓雅高上许多,气呼呼的神情带着愤怒的语气对着女人开口就是呵斥。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女儿是自愿的,是自愿的,懂吗?”

    说完了,他又别过脸,对着沙发上另外一个男人狠狠地开口道:“还有你,你自己管不好自己的儿子非要来怨我,难道这件事情就应该有韩英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吗?”

    说话的男人真是韩英的父亲。

    他接到警方的通知以后,才知道韩英居然做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仅找人给白诗语下降头,还找人杀白诗语。

    可事情已经出了,等他知道的时候韩英就已经被关进警察局了。

    事情已然无可挽回。

    韩家跌宕败落人脉关系尽失,他能做的就只是用最后的一点钱打通关系,好不容易见到了韩英。

    却从海英的嘴听到的是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得罪一个凌家就算了,韩家完了也就也算了。

    可他听道韩英居然杀人的时候,他就知道韩英这次死定了。

    最后还是律师告诉他,如果白诗语肯高抬贵手放过韩英,韩英保命还是有希望的。

    想到这里韩胜武立刻收起了愤怒的情绪。

    他咬咬牙,转身对着白自忠低沉的开口。

    “孩子们年轻气盛,比赛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

    白自忠一下就坐不住了,心里咯噔一下,眼前闪过白诗语上次意外时候的情景顿时眼前一黑,下意识的站起来追问着韩胜武。

    见他这样韩胜武赶忙安抚的摆摆手,示意白自忠不用担心。

    “你别激动,实际上出意外的不是白诗语,真正出意外的人是……”

    韩胜武说着看向身后两人。

    是他们的孩子。

    随着韩胜武的目光,白自忠拧起了眉头,不是说白诗语吗,怎么又看他们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