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帝心不在-> 第180章 猜

第180章 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三百人并非全是赵子苑从外面招募来的,其实里面有一半以上的是本就供职于盈州州军的。

    这几年来傅明奕重视军事,各州州军的军报是定时报送南华的。分属于丞相的兵部有一份,枢密院也有一份。

    虽然这些都不是直接给傅明奕的,可是这些军报最终都是要呈给皇帝看的。

    傅明奕以帝师的身份,行辅政之实,自然便也能看到这些。

    萧倾是不耐烦看这些的,即便看,也不如傅明奕那般细致。所以他对这些军报的理解很大程度上依赖傅明奕的判断和禀报。

    不过她记得,盈州州军在南方诸州之中并不算出色。

    可是眼前这些人……

    赵子苑身姿笔挺地站在萧倾和无先生的后面,尽管表面镇定自若,但其实心还是提着的。

    这两人什么身份他不敢问,但是他记得很清楚,在当时那么混乱的情况下,这个少年是被保护的对象。

    现在,他平安归来,直接就找到凤栖峡来了。他因此才什么都不问,直接奉上龙符,带人进峡。

    此刻萧倾迟迟不开始检阅这一支他藏在深山中的军队,他心里便越来越没有底了。

    龙符人没收,对这些人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

    他在想什么?还是说他不通军务,所以……

    赵子苑正胡思乱想着,萧倾已经转过身来。

    “赵都督,”她看向赵子苑,面色平静。

    “下官在。”

    “赵都督觉得在这些人里面,哪些人最适合正面迎敌?”

    赵子苑立刻道:“大约有一百人,这一部分人擅长近战,且无亲无故,待到开战之时,绝对能心无旁骛地遣为前锋。”

    “哪些人不适合上战场?”萧倾再问。

    赵子苑愣了一下,“虽然不适合上战场,但是却能在别的地方出奇制胜,嗯,对战场迎敌也是十分有帮助的。”

    萧倾笑了笑,“赵都督误会了,我并非是想说这一部分人没有用处,只是想知道,如果这一部分人单独拿出来进行训练,赵都督有没有合适的训练方法?”

    赵子苑脑子转的很快。

    “不瞒大人,下官虽然聚集了这三百号人,也知他们的特点和特长各有不同,但是下官只会打仗,即便等练兵之时各有侧重,也多训练战场技能,能不能完全做到……嗯……因材施教。”

    他觉得自己找了个挺好的词儿。

    “不过下官虽然不能,陛下却一定可以找到合适的人。”

    他压低声音:“这些人多半无家可归,走投无路,又恰好有一技之长在身。若是流落飘零,一来浪费,二来恐为江湖势力所用,对朝廷……”

    萧倾略点了点头。

    赵子苑说得十分在理。

    “时间紧迫,我不能在此逗留太久。赵都督就按平常练兵的要求,简单走一遍吧。”

    赵子苑双手抱拳,心里略定了几分。

    萧倾和无先生退后数步,赵子苑便上前指挥练兵。

    萧倾低声对无先生道:“无先生,你帮我看看有没有特别一点的人,我也想看看赵子苑的眼光到底如何。”

    无先生心里无声地笑了一下,微微点了头。

    之前傅明奕提出分头行动的时候,他内心还不很赞同。

    现在看来,萧倾虽然年轻,这些年又是依赖惯了傅明奕等人的,但这番作为也还是有章法,有条理的。

    简单看完之后,萧倾心里大概有底了。

    她是见过赵右辰练兵的。

    相比之下,赵右辰练兵的法子更系统,也更规整。

    赵子苑练兵的方法更简洁,也更实际。确实像他所说,他注重的都是战场杀敌的技巧,到底和赵右辰训练禁卫军思路不同。

    萧倾想了想,突然道:“赵都督,你身为盈州总都督,掌管盈州州军。可是你却借职务之便,私募精兵藏于山中,你可知罪?”

    赵子苑单膝跪地,“下官知罪。下官也曾想禀报朝廷,再行招募。可是两年前,下官曾向枢密院报告,请旨广召有用之流民冲入军队,以备不时之需,可枢密院先是迟迟不给答复,后来……”

    因为层层上报的关系,赵子苑不能明说,只希望朝廷派人来检阅州军的时候,能给他一个自叙的机会。

    “后来如何?”

    “言国库负担沉重,各地征兵已在计划之中,于是驳回下官所请。”

    萧倾仔细想了想,不记得有收到过这样的请求。

    枢密院,孙进益。

    “那赵都督为何依然这样做?”

    赵子苑沉默了好一会儿,心里考虑再三。

    萧倾看出他的犹豫,于是鼓励道:“赵都督但说无妨。”

    赵子苑狠了狠心:“说起来,下官也并非全无私心。”

    “其一,下观看近几年朝廷动向,自觉当今有心北征,而我赵家虽然三代初入军营,但并无显赫军功。赵某有心提前准备,到时说不定能创下一番基业。寻常练兵难以成就不世功勋。”

    萧倾心想:这是一位有志向,有抱负,有野心的将军。

    “其二,大萧遭遇国难,本该休养生息,然朝廷兵役,税赋,杂役并不轻松,如此导致民众择地迁徙,甚至有一部分沦为流民,或落草为寇。于内并不安定。下官,也想尽一己之力,收容这些身怀绝技,却有无家可归之人,也算……为盈州之安定贡献一点力量。”

    他心里想:封正闵啊封正闵,你看看我对你多好。盈州到现在从未有过出动州军剿匪之事发生,你怎么就不想想是为什么呢?难道你真以为都是你处置庶务得当?

    他说这些话时表情严肃,但目光坚定。他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恐怕对朝廷那些人来说并不中听。

    可是他赌眼下这位少年地位足够高,心肠足够好,肚量足够大。

    等等……他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

    那位给了他龙符的……他姓傅。

    姓傅的南华官员……还能携带龙符在外行走……

    太傅?!

    再看眼前这位少年。

    他这个年纪若说入朝为官,是勉强了些。

    难道……其实是皇室宗亲?

    想想皇室宗亲中适龄的少年有哪些?是哪位在为皇帝办差?

    。顶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