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东丘-> 第四百五十二章,死人头

第四百五十二章,死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跟随林杏到来的人,有东丘派的弟子,天门山的弟子,百结帮的弟子,连横派的弟子,还有一些小门小派的弟子,陆谦玉是真的记不住这些小帮会的名字,有几个倒是比较熟悉,武林之中,无名的小帮小派,不计其数,陆谦玉又哪能全都记得,其中人数最多的还是会嵇派的弟子,占据了队伍的二分之一,不见郭家公子的影子,据林杏说,郭猛受伤不轻,回到东丘派的行辕去修养了,他还亲自写了一个药方,可以帮助郭猛快速恢复,至于林杏修补不了断耳,那是天数使然,林杏无能为力,当时郭猛还不相信,寄希望于林杏的身上,与林杏好一番争论,闹得还有点不愉快,郭猛这个人,行事乖张跋扈惯了,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居然对林杏在言语上也较为无力,林杏心气跟傲,除了陆谦玉、浪流等几个朋友之外,水感在他的耳边大呼小叫,面对会嵇派大公子的蛮横,林杏便有办法续接断耳,也不绝对不肯施展,林杏还小声的在陆谦玉耳边说道:“你是没有看见郭猛那个气急败坏的模样,当真好笑的不得了,我当时差点就笑出声来了。”他说话的声音很小,是怕会嵇派的弟子听到。

    陆谦玉觉得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以郭猛的脾气,怎会咽下这一口气,同来的会嵇派弟子之中,不乏有好手,他们不与大部队一起行动,而是往前搜索起来,意图何其明显,那便是要找到这个害得他们大公子断了两个耳朵,成了一个丑八怪的恶毒女子,陆谦玉并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收获,因为那女子的武功,强过这些人太多,若是真的遇到了,也能轻松打发了,那样的话,不知又有多少死伤,陆谦玉反倒是,不想看见这种无谓的牺牲。这是会嵇派和魔炎教派的事情了,陆谦玉只在边上劝了几句, 那是一个个子高高瘦瘦,背后负剑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果敢和坚毅,隐隐有一种

    威武不屈的态势,他是这一批会嵇派搜索队夺得头头,陆谦玉姑且叫他们是所搜队吧,因为并未找到其他更适合这个队伍的称呼,这个队伍大概有三十多人,明眼瞧一瞧,陆谦玉发现了十多个好手,其余的弟子,也都较有风骚,整个队伍,实力毫无疑问的雄厚。

    陆谦玉当时来到了这个带头弟子的跟前,向她说明,那女子武功十分了得,剑法出众,在他看来,江湖上能在剑法上匹敌她的对手,一共加起来不超过一百个人,而且树林深处,是东丘派防御的薄弱点,魔炎教派已经潜入到了东丘山,不知道在暗中隐藏了多少人,若是要进山搜索女人的下落,实在不妥,可能会遭遇魔炎教派的陷阱,到时候造成巨大的损失。

    岂料,这个搜索队信心已决,除了领队之外,每个队员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轻蔑的表情,他们有些甚至歪斜着嘴角,似乎是在嘲笑陆谦玉是的,心里可能会想:“你这个小鬼,懂个什么,我会嵇派,武功天下第一,老子们是天下第一大帮派的弟子,武功可不是盖的,不过是一个区区的魔炎教派,瞧好了,我们马到功成。”

    带队的那个人,名叫单大雷,是会嵇派之中,一个比较老资格的弟子,进山较早,深得掌门人郭孙雄的倚重,自身功夫不俗,将会嵇派的武学,学了一个**成,因为年纪到了四十,做事业比较老成,办事富有经验,在会嵇派上,地位可不低,他原本是带队来增援郭猛的,郭猛受伤,令他们始料不及,接着郭猛狂暴的命令他们,马上、立刻,抓到这个可恶的女人,我要将她衣服拔下来,狠狠的修理她。单大雷原本要拒绝,他深刻的了解到魔炎教派是一群善于使用阴谋诡计的家伙,他带着人,单独行动,只怕会有危险,当他与郭猛说出自己的意见,立即遭到了郭猛的反对,而且还有郭猛的蔑视,郭猛骂道:“单

    大雷,你简直要把我们会嵇派的脸面丢光了,魔炎教派就是一群小丑,小丑能有什么本事,我们是会嵇派的弟子,你是担心自己的武功不够高吗,你学了那么久,会嵇派的武艺,无不精通的,你跟在我爹身边多少年了,现在正是你为我会嵇派干点大事的时候,去,抓住这个女人,我要一刀一刀的将她身上的肉,全都削下来,这叫凌迟处死,哈哈哈。”

    单大雷还想反对,他不能带着一群心高气傲,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弟子去冒险,于是郭猛给他看了看自己的耳朵,怒道:“单大雷,你口口声声说了会嵇派,你看见了吗,看见我的耳朵了吗,那个臭娘们,就这样一下,那样一下”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邱洛洛当时的是如何把他的双耳砍下来的,单大雷和其他弟子,看的是一阵阵心惊肉跳,甚至有些人,在心里暗暗叫好,因为郭猛比划的这几招,可比会嵇派的剑法还高明一点,而实际上,邱洛洛当时出手的速度更快,就这样,单大雷带着人在陆谦玉的指点之下,与队伍剥离,渐渐淹没在了森海之中。

    陆谦玉远远的看着这样一个后背如牛的汉子,心里好生惋惜,担心他无法在回来了,郭猛的冲动,就这样断送了三十多个人的性命。

    陆谦玉等人很快就回到了行辕之中,他受伤并不严重,在林杏的包扎之下,喝下了一副味道甜腻腻的药之后,浑身舒服了不少,正躺在床上休息,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接着是浪流醉醺醺,咬字不清的大嗓门,“谦玉,你看回来啊,太惨了。”

    陆谦玉心里咯噔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几步来到外面,只见一群人,正从门口经过,风卷携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几个东丘派的弟子,用抹布捂住了口鼻,抬着一个担架吃力的走着,而担架上,赫然是几十个鲜血淋淋的死人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