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名门锦绣-> 145:不一样的郡主

145:不一样的郡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穆离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桌子旁边的纳兰锦绣。她显然是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梳妆。身上穿着件素白色的褙子,一头长发披散着,往常雪白的肌肤上泛着不正常的红,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他不知世上还有没有女子会比郡主生得更美,但想来是不会有了。少女如春,面若朝霞……他的心神一时恍惚,眼睛里似乎就只容得下这个小姑娘了。

    “穆离,谁让你进来的?”她的声音很冰凉,却因为声线本就柔软,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吴侬软语。

    “属下冒犯。”穆离拱手施礼,又道:“属下听您气息不对,郡主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没有发烧吗?”

    “没有。”

    “郡主的脸色看起来……”

    纳兰锦绣身体如同被火炙烤着,她能想象自己现在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只好倒了一杯茶来装装样子,语气十分平静:“可能昨夜在外面吹风吹的太久,感觉把脸皮吹坏了,现在热腾腾的。”

    穆离信了,又道:“属下去给您打些温水来吧!”

    纳兰锦绣自从来了福和村,身边便没有侍女贴身伺候了,往常这些事也是她自己亲手做,从不吩咐穆离。所以她拒绝起来也是理所当然:“我不习惯男子伺候我洗漱,你先出去吧。”

    穆离不动,只静静看着她。

    屋子里一时阒寂。

    纳兰锦绣忍得很辛苦,她挥手打翻了茶碗,怒声道:“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敢违逆本郡主的意思,我让你出去,你现在就出去!”

    穆离从来没见过她发火,见她用身份来压自己,心里也是不痛快的。可他总觉得郡主哪里不大一样,具体是哪里他也说不出来,就是觉得她现在看起来很不舒服。

    “我让你出去,你听不见吗?到底还要让我重复几遍!”纳兰锦绣见他依然不动,厉声道。

    穆离低下头,不再看她,他神态恭敬的说:“郡主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属下去给您请大夫。”

    “我就是大夫,还用得着别人吗?”

    穆离蹙眉,觉得她火气来得莫名其妙,只好又说:“那属下去叫世子来。”

    让哥哥来,不是也只能让他平白忧心么?他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估计又要迁怒于林清扬,发生不必要的争执。她咬牙切齿的道:“你们都知道拿哥哥来压我,不许去!”

    “可是……”

    “可是什么?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我纵容你,就是让你连尊卑都忘了吗?”

    尊卑两个字一出来,穆离眼神就黯了,倏的,跪下了。他身姿笔直,跪着的时候也不会让人觉得他低到哪里去。可纳兰锦绣就是看不了这样的场景,别人可以跪她,他不可以。他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如今却要跪她,这不是夭寿吗?

    她紧紧咬着牙,不想认输,眼中泪光闪烁:他是故意的!他从来都没把她当成主子看过,这时候却给她跪下认错,他这是在同她置气。胸口又气又闷,有咸腥的气味涌上喉咙,她捂住嘴,开始剧烈咳嗽。

    穆离本是低着头的,他听到咳嗽声抬头,就看见她指缝间渗出鲜红色,身子无力的趴伏在桌子上。他慌乱的站起来,凑过去扶起她的身子,焦急地道:“郡主,你怎么了?”

    纳兰锦绣睁眼,看到穆离脸上的慌乱神色,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不跪我了?”

    穆离从来都没觉得他家郡主是这么不靠谱的一个人,他把她抱到床上,决定去找林清扬。

    纳兰锦绣摇头叹息,这个大木头,反应还真是够迟钝的,她现在这副样子,他竟发现不了她是中毒了吗?看样子他以身试药是一点教训都没领到。她拉住他的手臂,指了指桌子上放的瓶瓶罐罐,语气轻松平常:“你把第三个瓶子给我。”

    穆离拿起那个小瓶递给她,心中恍然,她,她这是中毒了!他刚想出口责备,却见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字一顿:“你!闭!嘴!”

    穆离只好把要冲口而出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看着她把解药吃了,不再咳嗽,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然后又看见她靠坐在床头,闭着眼睛给自己听脉。

    他不敢出声打扰,心却一直悬着。许久后,纳兰锦绣嚯的睁开双眼,面上浮出欣喜的神色:“穆离,你说我这是什么运气啊,竟然让我碰准了。”

    “什么?”

    “解药啊!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剂量才适合解这个毒,所以就配了那么多准备一个一个的试啊!没想到第一个就碰准了。”纳兰锦绣的言语里都掩饰不住兴奋之情。

    穆离眉眼很平静,拉过床上的被子给她盖在身上,冷声道:“睡觉。”

    “睡什么觉啊?我现在正激动着呢,要抓紧把解药配出来。”纳兰锦绣说着就要下床,那么多人中毒,没有林院正帮忙,她要费很多功夫。

    “不要乱动。”穆离把她推回去,按在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凉凉的说:“睡觉。”

    “我不困。”

    “不困也得睡,你需要休息。”

    纳兰锦绣正欲再动,见穆离也伸出手来,大有要跟你就这样对抗到底的态度。她只好败下阵来,心里想的却是,他一定是在伺机报复,报复她刚才没有理由的发脾气。

    穆离也很头疼,他不知道这姑娘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总之,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因为她和别人的想法完全不一样。既然是要试验解药的剂量,那直接叫他来不就好了,反正他已经中毒了,又何必折腾她自己呢?平白让他担忧。

    纳兰锦绣可没他那么多想法,兴奋着的时候没有困意,躺下不一会儿,竟有些睁不开眼睛。她秀气地打了个哈欠,小声嘟囔了一句:“一晚上没睡,现在还真有点困了,半个时辰以后叫我,我还有事情要做……”

    穆离刚想回应,就见她已然睡过去了。他看她神色已然恢复正常,想必体内的毒确实已经解了,也就放心了。这毕竟是郡主的闺房,他不能多做逗留,替她掖了掖被子,就出去了。

    纳兰锦绣这一觉就睡到了正午,她住的这间屋子很向阳,下午时候,阳光会直直的照进来。床幔没有落下,她被阳光恍了眼,逐渐醒了过来。她先是把手挡在眼睛上,翻了个身,想要再睡一会儿,又猛然清醒,阳光这么强,时间肯定已经不早了。

    纳兰锦绣坐起身,迷茫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她一边用手指按压着额头,一边想,穆离怎么没叫醒她呢?这个大木头,难不成是他自己也睡着了?

    她把鞋子穿好,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正想要出门去,就听到门口有人说话。然后就听见敲门声,穆离站在门外要问她要不要用膳。她没有食欲,之前咳的太厉害,她现在胸口还是有些堵的。可她知道自己如果说不吃,穆离一定不会同意,有可能还会把哥哥搬来,就只能让他把吃的送进来。

    “今天是有米粥么?”纳兰锦绣虽然是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餐桌,可她还是闻到了梗米粥的味道。

    “嗯。”

    “太好了。”她拿起汤匙,大大的舀了一勺吃,感觉又软又糯,是通体舒畅。自从来到福和村,她就一直在吃烤芋头,前前后后已经吃了二十多天。自打哥哥来了以后,才算有了白面馍馍可以吃。往常她会觉得这就是普通的粥,现在却认为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这粥是哪里来的?”

    “是林院正差人送来的。”

    纳兰锦绣扑闪了一下眼睛,又看了看自己吃的粥,不太确定地问:“你说这是那个胡子很长的老头让人送来的?”

    “是。”

    “他说什么了没有?”

    “他说梗米粥最养人,适合……”穆离一顿,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能不能讲。

    “适合什么?”纳兰锦绣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说话吞吞吐吐。

    “适合重疾初愈的人食用。”

    重疾初愈?她没生病,只不过是中了毒。就把它算成是生病,倒也是可以的。看样子林清扬是知道她自己试毒了,果然是活得久了,都成精了呢。她比较好奇的是林清扬从哪里搞来的米。梗米可入药,难不成是他混在药材里带来的?她又仔细闻了闻,药味倒是没有,只有一股浓浓的红枣香。

    “算他还有点儿良心。”纳兰锦绣想到昨日林清扬说的话,觉得他这就是主动示好,有陪罪的嫌疑。她也不是那么爱记仇的人,吃了人家的粥,就当作昨天的事没发生好了。

    虽然被一碗粥收买了,这听起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能吃到一碗粥,可是有些不容易。她又舀了大大的一勺,因为吃得快,两腮都是鼓鼓的。

    穆离别开脸,不敢再看她,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让她吃得慢一些。别人若是看了她现在的模样,一定不会相信,她就是镇北王府的郡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