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正身法道-> 第0282章 罪责难逃

第0282章 罪责难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钱智非常喜欢,把扇子伸到包红的头上……“唧”一声,缩小钻进去,拿起来,扇一扇脸;洋洋得意飞走……

    我的心很失落,本来对包红就有那种意思,没想到,真的被钱智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拐走了。

    牡丹仙子很开心,还说:“有情人终成眷属,让他们去吧?”

    我大脑里留下诸多问号:比如;包红还……钱智真的能在这里娶她为妻吗?

    牡丹仙子忽略;慌慌张张到处看,好像等不及了……一挥手,什么也没有?不得不奇怪问:“嘴里能喷出火来,为何仙法还没恢复呢?”

    我考虑半天,也没有答案,只好说:“没了就没了,你没师傅吗?请他来帮帮忙,问题不就解决了?”

    牡丹仙子不回答,心里总惦着……瞎飞一气,到处看……

    远远传来一阵大声吵吵,像打架似的,不知一大堆人聚在哪儿干什么?

    牡丹仙子牵着我的手,闪一下就到了;在眼前看得更清楚;一大排没穿衣服的女人,高高站在台上,有的故意摆弄姿势喊:“谁要?低价卖了!”

    我被喊声弄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对叫卖的人问:“谁买谁呀?”

    这些女人身材一般,零件也不怎么特别,反正叫得很厉害:“只要你出钱,我就跟你走。”

    牡丹仙子拽拽我哼哼:“别乱说话,看看人家;心里不就明白了吗?”

    钱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声音很大,对着喊:“所有的女人,我都要了。”

    叫卖的很多,目的也不一样,反正只要有钱就行。

    其中一个小老头,身高一米,再缩下去,就没人了,反正比大青蛙难看;用手牵着比他高两个脑袋的女人喊:“你出多少钱?”

    钱智扇着扇子;里面的包红很火,大声嚷嚷:“官人,别要这么多,有我一个就够了。”

    我听见了她的声音;不知牡丹仙子听见没有,反正不吱声。

    钱智的海口一出,所有的女人都围着跟他要钱……

    他谁也不要;就看中老头手中牵着的女人,过去捏着人家的下颌,把脸高高抬起,对着自己,看了又看,问:“要多少?”

    老头伸出两个巴掌,比一比,说:“少了这个数不卖。”

    我很奇怪;这里公然有人卖女人,怎么就没人管呢?这些卖女人的都是些什么人?

    牡丹仙子对着我的耳朵悄悄说:“不要管闲事,要用眼睛看。”

    我愤愤不平,始终找不到理由闹事;吵吵的人很多,钱智走到哪,就围到哪?仿佛看见一大块肥肉,能从他的身上挤出油水来。

    钱智大声咋呼:“别急,一个个的来。”

    老头把手伸得长长的,喊:“掏钱呀?”

    钱智把女人牵到身边,左看右看,想半天问:“到底多少?”

    老头终于喊出声来:“五百万。”

    钱智号称很有钱的人,也被吓了一大跳,问:“一个女人五百万吗?”

    老头笑一笑说:“五百万不多呀?还有一千万的;本来想要那么多,减了一半,拿不出钱来,就别买。”

    远远传来喊声:“不许卖女人!这里有规定;贩卖人口,把牢底坐穿,永远也出不来!”

    尚未看见来人;卖女人的惊慌失措,飞的飞,闪的闪,一会全溜了。

    傻乎乎的老头不会跑,还用手紧紧拽着女人……

    闪一下,人全部围过来,都是骑马的;身穿官差衣,手拿皮鞭,“啪”一下,狠狠抽在老头身上,痛得他蜷缩身体,把女人扔到一边……

    女人傻楞楞的也不会跑,站在那儿尖叫,声音很惨……

    官差十几个人,手里拿着皮鞭;有的还拿大刀,嚷嚷一阵,从马背上跳下来,把老头扣住,问:“为何买女人?”

    老头用手指指钱智说:“女人是他买给我的,你们既然来了;我不要了行不行?”

    两个扣住老头的官差,紧紧拧住他的胳膊,高高抬起,像杀猪一样嚎叫:“你死定了!”

    女人也不跑,站在官差面前求:“放掉我爹吧!我跟你们走,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十几个官差也有不要脸的,见女人就垂涎三尺,一个跟一个商量;领头的不同意,这事始终定不下来,令:“都给我抓起来!”

    全部一块上,抓的抓,捆的捆,弄得乱七八糟……

    钱智被人冤枉,本来就窝火,把扇子变大几倍,扇一下,风“呼呼”刮,把所有的连人带马吹走……

    我和牡丹仙子纹丝不动;待风刮过后,又听见官差远远的吵吵……

    牡丹仙子用仙眼看:来的是另一支人马,个个高昂着头;穿着也不一样,气势没变……

    钱智看出来了,连扇十几下,风刮得“呼呼”响,吵吵声停不下来,只好喊:“咱们走!”

    我很奇怪,这么大的风;这些人怎么吹不走呢?难道是……

    牡丹仙子紧紧拽着我的手,跟着钱智拼命飞,直到听不见官差的声音,才停下来。

    我得问问:“卖儿卖女的究竟是什么人?”

    钱智不打算回答,还对我瞪眼喊:“各走各的路,跟着我干什么?”

    牡丹仙子很生气,骂出一句话:“让官差抓你去坐牢;等我来看你,早死在牢里,样子比尸体还丑。”

    钱智心里很烦!拉下酸溜溜的脸对着牡丹仙子喊:“快滚!一边呆着去!”

    看来他不想活了!见女人连命都不要;谁惹他了?居然敢对我妻子哼哼……不得不紧握拳头在他眼前晃一晃说:“再敢放屁!看我打不打烂你的狗头!”

    钱智快要气疯!用扇子对着我猛扇一气,这点风;只能把那些官差吹走;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真奇怪呀?

    我一拳打出去,他的风根本挡不住火球,眼看就要落到他的狗头上,人一闪,用扇子挡一下……

    “轰”一声爆炸,把扇子炸飞……

    远远传来男女的尖叫声,半天也落不了地……

    而钱智没了,不知死了没有?

    我用火眼看:叫声中有包红,老头和一个女人……

    听那女人说过,老头是她爹;难道她是老头的女儿?刚才这么大的风,为何没把他们吹走呢?

    牡丹仙子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官差连人带马……究竟怎么回事?

    我心里惦着包红;总想,一个女猎人,肯定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尤其是处女,最好别让钱智玷污了。

    牡丹仙子紧紧拽着我,死活不让离开……

    我用力把她推开,狠狠说:“他们被火球炸伤,不知会不会死?”一弹腿飞走……

    牡丹仙子一点办法没有,只好紧紧跟着,一会就到了……

    映入眼帘的一幕惊呆了!包红满脸是鲜血,瘫倒在地;小老头血淋淋的,在地下撑撑手,就断了气。

    女人趴在他的身上痛哭:“爹呀爹!杀千刀的炸死了你,我要跟他拼命!”

    哼哼完,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我看半天说:“血债要用血来还,是自杀呢?还是让别人砍下你的狗头!”

    我“嘞嘞”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迷迷糊糊的有许多疑问:“你们怎么会在扇子里?”

    牡丹仙子要替我说好话:“公主妃不想害你们,打的是钱智;不知把他炸死没有?”

    包红号啕大哭:“可怜的钱智呀!娶了我,还没享受夫妻生活,就这样没了!就怪狼心狗肺的公主妃,打死自己,也不该打死你;我要报仇!”

    牡丹仙子说了许多好话,人家听不进去,只好回头,对我哼哼:“活该,喊你别过来,就是不听,这下赖上了,看你怎么办?”

    我急得团团转,看看她俩解释:“不是这样的,我不想伤害你们,这是一种巧合,人力不可抗拒!”

    包红哭喊半天,终于从地下爬起来,迈着颤抖的脚步问:“怎么办?把人家打伤了,你要赔!”

    另一位女人也不甘心,趁机站起来咋呼:“我们都是受害人,一切责任都在于你,今天说不清楚没完!”

    牡丹仙子快要气死,看看包红,又瞅瞅那个女人,问:“要多少钱?”

    包红正在思考;半天也没想好。

    女人抢着说:“最低两千万!”

    我惊呆了;她们也太狠了!就算伤得比这么严重,也不值这么多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