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混子-> 第五百一十七章底色

第五百一十七章底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飞哥!’

    林庆之看到尤滑刚解开的衬衫里露出来的东西之后惊呼,不仅是林庆之,就连小飞都眼皮一跳,因为你不可能想到,有个人身上随时绑着ZHA弹,因为这不符合人性!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小飞忍不住的感叹,让尤滑刚嘴角第一次露出得意的笑容,尤滑刚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居然会因为小飞的一句夸奖而心情愉快。

    ‘没想到吧,没想到我为了对付你居然在身上随时都绑着ZHA弹,有没有惶恐,有没有害怕,嘿嘿…?’

    尤滑刚笑的犹如一个变态,但在他的眼中,小飞却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这让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冷了下去,甚至最后更是变得面目铁青;‘为什么你不害怕,为什么,难道你是在强撑,若你不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考虑会放了你!’

    尤滑刚的话,让小飞忍不住嘴角露出笑意,然后开口道;‘你就那么喜欢我惶恐害怕?’

    ‘是的,我很喜欢,我很喜欢,我希望你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你一样,卑躬屈漆,色厉内荏,如同被我楠哥压迫的时候那样,心胆俱裂,还有被白少追杀的时候那样,惶惶如丧家之犬……!’

    ‘但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还在!’

    尤滑刚有很多话要说,其中甚至包括小飞对他的祈求,对他的卑躬屈漆,但都被小飞的一句话,都噎在了嘴里,以至于他呆愣了片刻之后羞恼的猛然站起;‘装什么大尾巴狼,现在的你难道就没有怕的人,你若是没有怕的人,为什么当初不敢干掉白少,为什么面对陆少的狠毒只能装傻?’

    对于尤滑刚的指责,小飞没有羞愧,他看着尤滑刚定定的说道;‘因为他们实力比我强,就如同现在的你和我一样,你只能用阴谋诡计对付我,为什么,因为我实力比你强!’

    有很多人总是会提过去,说什么当初你也有卑躬屈漆,你也有怂的时候,但殊不知,一个人在他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他必须学会那样活下去,就如同韩信,当初若不是有胯下之辱,那么他也许就死在了那个流氓的手里,哪还有之后建立的不世伟业!

    ‘你…?’

    尤滑刚被小飞的话,气的是三尸神暴跳,但其实他自己心中也知道对方说的对,因为他现在不正是如同对方说的那样,当初被桑青收拾,不得不去吃狗屎的时候,他不也是那样,只是有些人将那些污点当成禁忌,不容许别人轻易提起,就如同他尤滑刚,而有些人却将那些当成成长之中的历练,就如对方。

    ‘很好,但现在我们的形势又逆转了!’

    尤滑刚拍了拍绑在自己胸前的ZHA弹,他的这一动作,让站在三步远,用枪紧紧指着他的林庆之眼皮直跳,几次控制不住的想要在攀上扳机的手指上用力。

    ‘庆之,你先出去吧!’

    ‘飞哥!’

    ‘我没事!’

    林庆之最后带着不甘慢慢的退出房间,随着他的走出,房门前站立的一排白衬衫男子立刻对他瞩目,而站在白衬衫男子前方的李思琦更是急躁开口;‘怎样,控制局面了!’当从林庆之嘴中得知尤滑刚身上居然绑着ZHA弹之后,李思琦一下抓住了林庆之的衣领;‘你为什么不动手干掉他,让飞哥陷入这样的险地!’

    但随后李思琦又颓然的松开手,因为谁都想不到尤滑刚居然那么狠,在自己身上都绑着ZHA弹,以至于就算是他们小心翼翼还是着了道。

    房间内,尤滑刚看着房门被关上,立刻扭头嘿嘿看着小飞;‘好了,现在你的小弟走了,你不用在装你那副从容的样子,若是害怕就表现出来,说不定,我感念原本的情分会放你一马!’

    尤滑刚还是放不下想要看小飞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的执念,但他终归是失望了,只见小飞轻轻的在烟灰缸按灭吸到尽头的烟头,然后好笑的看着尤滑刚说道;‘好了,现在没人了,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放你离开,今后不要再回来!’

    ‘你踏马…!’

    ‘啪!’

    ‘你?’尤滑刚完全没想到在自己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对方不仅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并且更是对他直接动手,这让他一瞬间血灌瞳仁,因为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你信不信我将你炸上天,你这个肮脏的乡下小子,你信不信!’

    ‘啪!’对于他的大叫威胁,小飞回复的是再次用力的一拳,这让尤滑刚简直要疯了,对方难道就不怕,要知道自己身上可是有Zha弹,而对方现在是什么身份,W省赫赫有名的飞哥,手下兄弟好几百,掌握的钱款更是数以亿计,尤其是搭上汪军和秦火之后的对方,更是前途一片光明,对方为什么就不在乎自己这个如今似乎一无所有的亡命之徒!

    ‘难道你觉得我这是假的**!’尤滑刚再被又一拳打的跌倒之后,吐出一口带着大牙的血水,然后愤怒大叫,因为他想起了对方救申申那次,对方就是在身上弄上了假的ZHA弹,所以他以为对方,也以为,他在用假ZHA弹唬他。

    挥动几拳,小飞似乎过瘾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巾,轻轻擦拭自己手上沾染的鲜血,然后看着爬起来,脸庞扭曲的尤滑刚说道;‘你不会把自己也炸飞的,因为你没有那个勇气!’

    小飞的这句话让尤滑刚呆愣,他张了张嘴,想要申辩,但几次都没有发出声音,因为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怕死,是不是真的?

    原本尤滑刚以为自己是不怕死的,自己最亲的姐姐死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怕死了,但随后他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那就是他要活着,带姐姐去看,她没去看过的景色,这似乎就是在给自己找着可以不去死的理由!

    ‘原来我还是那个我,一直都没变过?’

    尤滑刚突然失魂落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