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葬地师-> 第十九章 又被咬了

第十九章 又被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洗漱一番之后,我跟着安烈离开了别墅这边。

    本以为安烈会带我去安琪居住的别墅之类的地方,谁知道他直接带着我走出了庄园,来到了庄园后面半山腰处的一座山洞前。

    在这山洞前,眼镜男和光头青年都在,一个冷冰冰的看着我,一个眼神喷火的盯着我。

    眼镜男的眼眶也是青肿一片,而光头青年更是鼻青脸肿跟猪头似的,简直没法看了。

    “小子,回头咱俩得好好切磋切磋了!”眼镜男眯着眼睛,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眼神有点危险。

    “老二你靠后等等!”

    光头青年瞪着我,呲着牙说道:“因为你,老子昨天挨了三次揍,等会咱哥俩好好练练!”

    我很是无语的看着这哥俩,瞥了安烈一眼,无奈说道:“你带我来这里,就是准备看我挨揍的?”

    安烈耸耸肩,有些无奈的对他们俩说道:“老爹和爷爷还在里面等着呢,你们要是想揍他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但是也得等他从里面出来再说吧!”

    说着,安烈轻轻的推了我一下,对我轻声说道:“小妹也在里面,情况不太好,只有靠你了,拜托了!”

    我被安烈的话弄得有点迷糊了,刚想问安琪怎么了,洞穴内传来安崖天不耐烦的吼声。

    “周岩那小子来了吧,来了就赶紧进来,别磨蹭!”

    安烈他们哥仨示意我赶紧进去,我怀着疑惑的心态,走进了洞穴之中。

    洞穴内明亮,通道两旁都有类似夜明珠的东西照明,拐了两个弯之后,豁然开朗。

    这里是一处足有百余平方的空间,有一个方圆数米的池子,池子里的水是鲜红色的,看上去跟鲜血似的,淡淡的腥气弥漫洞室之中。

    安琪此时就盘坐于血红水池之中,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像是睡着了似的。此时的她消瘦了很多,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经历了什么。

    血池边,除了安崖天之外,还有个身材魁梧的老人,同样是光头,胡须雪白,但是皮肤光滑,看不出丝毫的老态。

    安崖天在光头老人的耳边低语几句,老人瞥了我一眼,眼神深邃。

    “周岩,宗毅知不知道琪丫头研究那张羊皮卷的事情?”

    我没有想到安琪的爷爷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点点头,老实的回应说道:“我告诉宗叔了,宗叔让我不要让安琪继续研究,我就给拿回来了!”

    老人挑了一下眉头,哼了一声,自语道:“宗毅,等你从岭南回来,老子再找你算账!”

    我这时候忍不住问道:“安琪这是怎么了?”

    听我这么一问,安崖天一瞪眼,喝道:“还不是你小子害的,要不是……”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老人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安崖天的脑袋上,吼道:“要不是你让琪丫头去茅山学什么狗屁道术,她能跑到宗毅那边去?她要是不去宗毅那边,能遇到这小子?遇不到这小子的话,琪丫头怎么会因为那张羊皮卷反噬……说起来都是你的错,你还有脸怪别人?”

    安崖天被老人喷的满脸唾沫星子,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安家这种火爆的脾气,真的会遗传的,安琪的那个光头大哥也是如此。

    训斥了安崖天一顿之后,老人看着我,沉声说道:“琪丫头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到,决不推辞!”我很干脆的回应。

    我没有想太多,看到安琪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很难受。

    “不是很难,只需要你的一点血就够了!”老人很淡定的说道。

    我的血?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人,我的血能帮安琪什么?

    我又不是唐僧,身上的血肉能生死人肉白骨……

    猛地,我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

    不久前,那个打伞的小女孩似乎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

    ‘你的血很宝贵,别浪费了!’

    还有,我的血融了那张羊皮卷之后,宗叔似乎也含糊的提及过,只能用我的血能够发挥出那些古符文的力量……

    难道,我的血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成?

    不过,就算再宝贵,还是救安琪要紧。

    “我该怎么做?”我深吸一口气问道。

    老人和安崖天看我的眼神中,似乎都闪过了一抹赞赏。

    接着,老人示意我进入那片血池中,和安琪面对面坐着。随后,老人在我和安琪的手腕上分别划了一下,我俩的手腕像是被刀割似的出现了细长的伤口,血流不止。

    这时候我才发现,安琪的手腕上也有一副图案印记,和我的一模一样!

    她也被那只雪貂咬了?

    紧跟着,我和安琪的手腕伤口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安琪的爷爷手指沾染了我和安琪还有血池中的血液,在我和安琪的额头都画了古怪的花纹。

    我看到安琪额头上那血红的古怪花纹微微一闪,像是活过来了似的,我的额头也是感到微微一热,估计和安琪的情况差不多。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腕处突然传来了灼热刺痛的感觉,像是有一块烧的通红的烙铁按在了我的手腕上似的。

    我下意识的呼痛想要抽回手腕,但是却被安琪的爷爷死死的按住了。

    “别动,等会就好,忍耐一下!”安琪的爷爷面色有些凝重。

    血池边的安崖天似乎也很紧张,嘴里嘟囔着什么,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们这边。

    手腕处的灼热感越来越严重,同时血池之中的血水也开始有了动静,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血池就像是沸腾了似的,看起来很诡异。

    我和安琪手腕处的图案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自己的血似乎流进了安琪的体内,安琪体内的血也通过手腕伤口流进我的身体中,这种感觉很奇妙。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安琪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晕,看样子我的血真的有效果。

    而就在此时,安琪猛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

    我有些激动,刚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异变突发。

    安琪的眸中闪过了猩红的光芒,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狠狠的在我手腕伤口处咬了一口,大口吞咽我的鲜血。

    紧跟着,我感觉身体内的力量飞速的流逝,意识也恍惚起来。

    想要挣扎,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力气。

    这是什么情况?

    在我意识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老人和安崖天的急吼之声,也看到了一条白绒绒的大尾巴。

    猩红的双眸,白绒绒的大尾巴……

    怎么感觉像是当初那只咬我的雪貂呢!

    ……

    我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再次见到了那个被困在祭坛上,被锁链穿透双肩的美丽女人。

    “岩儿,我的孩子……”

    醒来之后,我又是泪流满面,心中有一股淡淡的哀伤和思念,但是还是记不清楚梦中那个女人的相貌。

    思念母亲过度啊!

    岭南,我要去岭南,一定要找到我的父母!

    刚要起身,身体一软,差点从床上栽倒在地。

    身体极度虚弱,全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尤其是手腕处,有种钻心的疼!

    我有些茫然的打量四周,眼神意识清明之后才发现这里是安烈的别墅房间里。

    我的手腕处,那图案依旧在,不过那图案的颜色似乎更加浓郁了一些。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淡淡的小巧牙印,这是被安琪咬的!

    回忆昏迷之前的事情,我很是无语,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宠物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啊!

    雪貂咬了我一口,安琪也咬了我一口,连咬的位置都差不多,真是绝了!

    也不知道安琪现在如何了?

    正想着的时候,发现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安琪端着一碗药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房中,看到我醒来了,顿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感觉你差不多该醒了,我亲手熬得药,这待遇连我老爹都享受不到,怎么样,感动吧?”

    我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真是服了你的,咬人比你养的那只雪貂还疼,幸亏我晕过去了,要不然非得疼死不可!”

    安琪的脸色微红,有些羞恼的瞪了我一眼,嘟着嘴说道:“当时不是有些迷糊了嘛!哎呦,周岩小弟弟你是不是生姐姐气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嘛?”

    我受不了安琪这个样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明知道她是装出来的,我还是瞬间投降了。

    “别来这一套,赶紧把药端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了。

    我就奇了怪了,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怎么在她面前就如此不堪呢!

    安琪笑的跟小狐狸似的,端着药,动作轻柔的喂了我一口。

    苦,很苦!

    不单单是苦,还有点辣和麻,那混合的味道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熬的是什么药啊!

    我刚要吐掉的时候,安琪的眼神变得有点危险了,笑眯眯的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熬药,你要是敢吐掉的话,你就死定了!”

    我苦着脸,艰难的咽下了这口药,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安琪已经捏着我的鼻子开始往我嘴里灌了。

    “良药苦口,我也知道这碗药的味道不太好,但是这绝对是大补!你已经昏迷两天了,想要身体快点好起来的话,就忍着点!”

    我还能说啥,硬忍着往肚子里咽呗!

    还别说,当我喝完这碗药的时候,身体内确实出现了一股暖流,全身暖洋洋的,之前的乏力感消失了大半,药效确实好。

    我看着安琪,好奇的问道:“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你爷爷说你是研究羊皮卷的时候被反噬了,当时不是好好的吗?还有,我的血为什么能够帮你疗伤?对了,我昏迷的时候似乎看到你养的那只雪貂了,它……”

    话未说完,安琪的手已经捂住了我的嘴,她的神情很奇怪,柔声说道:“别问了,有些事情我没法跟你说,至少现在还不能说,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好不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