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神级大盗贼-> 第66章 顶峰

第66章 顶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冷冽之感,像是一尊穿行在黑se中的死神,高高在上的主宰。35xs

    打开皮箱的夹层,从里面拿出一副皮手套,跟一个扁平的细长布包,黑se手套戴在手上,五指露在外面,冰是氺着的水握了握拳头,然后打开布包,抽搐一把利刃。

    “斩尽杀绝!”冰是氺着的水y森森的开口。

    冰是氺着的水坐在床上,随手扯过一条毛巾,擦拭着手上的血迹,然后点上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狼牙面se出奇的平静,看了一眼椅子上的尸体说:“老大”

    “准备撤离。”冰是氺着的水摆手打断了狼牙。

    “去京都,直接干掉冰是氺着的水。”影刺跟影杀相互看了一眼,冷冷的说。

    冰是氺着的水接连的抽了几口烟,淡淡的说:“马上撤离,估计jg察马上就到了,没必要跟那些小片jg纠缠。”

    “老大,那你呢?”狼牙看着冰是氺着的水问。

    冰是氺着的水沉吟了少许:“你们先走,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我会在游戏里联系你们。”

    说完起身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冰是氺着的水回头说:“我再说一次,没有我的话,谁敢乱来,别怪我不认他是兄弟。”

    出了工作室,冰是氺着的水在夜光下快速的狂奔,接连穿过好几条街,迂回到自己的住所。

    冰是氺着的水一直坐在沙发,没有开灯,午夜的窗外很静,房间里也没有一点声音,整个房间里弥漫着香烟的味道,借着窗外的月光,可以看到茶几上烟灰缸,里面有三支香烟被点燃,火头朝向整齐的摆放在烟灰缸里。

    他再祭奠逝去的亡灵,这三支烟为今晚死去的兄弟而燃,月光从窗户照进客厅,缭绕的烟雾显得更加朦胧,冰是氺着的水的表情淡漠,双目深邃,像是穿透无尽的虚空,看到曾经的一幕幕画面。

    他看到凌菲惨白的面孔,嘴角带着一丝血迹,只是这次冰是氺着的水的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懊悔,有的只是波澜不惊。

    他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那是属于被他视为兄弟的脸,是昨天还在欢声笑语,而转眼间就彻底消逝的脸,而冰是氺着的水没有愤怒。

    冰是氺着的水的表情越加淡漠,逐渐的转为冷漠,深邃的眼神不再是简单的深邃,而是多出一抹凌厉。

    这才是真正的他,是多年以前的他,是一直在属于他自己的世界里封印、沉睡的他,如今封印已被兄弟的血冲破,沉睡即将结束,一尊杀神将要觉醒、归来。

    直到三支香烟燃尽

    ,看了下时间刚刚10点多一点。

    冰是氺着的水缓缓起身:“我睡的太久了。”

    说完他转身走进卧室,蹲下身子从床下拉出一个皮箱,将皮提到床上打开。

    里面是一套衣服,一个盒子。

    冰是氺着的水脱下身上的衣裤,然后伸手从箱子里扯出那套衣服,干净利落的穿在身上,接着打开那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双皮靴登在脚上。

    再看冰是氺着的水整个人的气质大变,浓密的头发披在肩头,黑se长风衣,下摆拖到膝盖之下,紧身的黑se皮裤,锃亮的黑se皮靴,靴靿向上延伸到膝盖处。

    “闭嘴。”

    “啪!”

    冰是氺着的水伸手在萧德的脸上抽了一巴掌,顿时老人的嘴角流下一道血丝。

    冰是氺着的水顿时肝胆yu裂,双目赤红,红的几乎能滴出血了,猛的一跃而起,快速的冲了出去。

    然而,下一秒,他站住了,因为他看到一个大汉手腕轻轻一动,老人的脖子处流出一条血线。

    冰是氺着的水玩味的看了一眼冰是氺着的水,然后伸手从一个大汉手中拿过一把刀,轻轻的在老人的脸上摩擦了几下,眼中露出一抹疯狂:“你不是很厉害吗?来呀!来为你最亲近的人收尸。”

    说着一挥手,拳头狠狠的落在萧德地方胸口,萧德顿时一阵激烈的咳嗽,急促的呼吸之下,又是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

    冰是氺着的水几乎把牙咬碎,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如果萧德的身边只有一个人,冰是氺着的水有把握,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把他救出来,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可能。

    四个人,三把刀架在老人的脖子上,这令冰是氺着的水投鼠忌器,就算他速度再快也不行,毕竟他不是神。

    “你想怎么样?”问出这句话,冰是氺着的水自己都觉得幼稚。

    冰是氺着的水想怎么样还用问吗?其实答案冰是氺着的水心里早就清楚,只是现在的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想怎么样?”冰是氺着的水讥讽的一笑,我现在就告诉你。

    说着他示意三个大汉把萧德压进房里,他提着刀一步一步的走向冰是氺着的水。

    冰是氺着的水就站在那里,看着冰是氺着的水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有数十种方法,可以瞬间对他一记必杀,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最亲近的人xg命就攥在冰是氺着的水的手中。

    甚至冰是氺着的水疯狂的想到,生擒冰是氺着的水交换人质,但是他不敢赌,他知道冰是氺着的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旦疯狂起来真的玉石俱焚,冰是氺着的水将后悔终生。

    “想杀了我吗?来呀!”冰是氺着的水面se疯狂的大吼。

    “嘭!”

    结结实实的一拳落在冰是氺着的水的脸上,顿时冰是氺着的水鼻孔、嘴角流出了鲜血。

    冰是氺着的水依旧站在那里,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丝毫,只是黑se的墨镜挡住了冰是氺着的水眼睛,冰是氺着的水看不到他几乎渗出血的瞳孔。

    “很好,你最好站稳了,多坚持一会。”说着冰是氺着的水手中的刀猛的刺入冰是氺着的水的大腿。

    “噗!”

    刀被冰是氺着的水狠狠的拔出,顿时冰是氺着的水的大腿血流如注。

    然而,冰是氺着的水依旧纹丝不动,一声不吭,看到这样的情景,冰是氺着的水彻底的暴怒了,在他的想象中,冰是氺着的水应该惨叫,面对死亡威胁他应该恐惧,甚至会求饶。

    那样才是冰是氺着的水想看到的场面,可是冰是氺着的水的表现,让他有种一拳击在棉花上感觉,他并没有享受到主宰人生死的快感,反而面对冰是氺着的水不言不动,他有种被羞辱的感觉,那是用不屈的意志无言的鄙夷。

    一直奋战了将近6个小时,冰是氺着的水终于沐浴金光升到了37级,久违的升级感觉,让冰是氺着的水长出了一口气,6个小时升20经验,这还是在群怪的前提下,如果单杀的话,可能一天也不见得能升级。

    说着打开交易平台看了一眼,果然不出所料,拍卖会结束后,金锭的比例直线下降,最高的15人民币:1金币,大多数还是保持着官方给出的建议比例。

    冰是氺着的水看着包裹里将近十万金锭,按照1人民币:1金币的价格全部挂了上去。处理完之后,直接下线。

    下线之后,冰是氺着的水一阵忙碌,解决三急外加洗澡,动手做饭祭奠五脏庙,一切忙活完还不到9点,上床睡觉。

    “嘭嘭嘭”

    就在冰是氺着的水刚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被几声特别的声音惊醒。

    “嘭!”

    又是一声巨响,在夜空中回荡。

    “嘭!”

    一脚踢在那个人胯骨的骨缝处,一声惨叫,身子直接被冰是氺着的水提出好几米远,再也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剩下两个人仓促间举枪着的水如豹子一般向旁边窜出,险而又险的躲过子弹,同时一跃而起回身猛扑,一手一个死死的扣住两个人的脖子。

    从冰是氺着的水出手,到一切结束,全程不过十

    来秒的时间,足以说明冰是氺着的水与特jg之间的差距,看着满地翻滚哀嚎的是个人,冰是氺着的水上前挨个打晕,并没有要他们的xg命。

    解决完这一切,冰是氺着的水提着匕首直奔工作室。

    刚一开门,一股刺鼻的血型味迎面扑来,顿时冰是氺着的水心里就“咯噔”一声。

    他知道事情肯定出人命了,他太了解这群兄弟了,哪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别说以前出去执行任务,就是最初在训练的时候,都是实战训练,弱者直接被击杀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刚一进门是餐厅,地上横躺竖卧着十来个人,冰是氺着的水上前简单的查看一下,都是身穿黑se防爆服地方特jg,脖子处还有大量的鲜血流出,都是被利刃一击毙命的。

    让冰是氺着的水稍微安心一点的是,在尸体中他没有看到地狱成员的人。

    冰是氺着的水迈步向楼梯,整栋大楼静悄悄的,只有冰是氺着的水的脚步声“踏踏”的在空阔的大厅回荡。

    二楼,依旧是躺着十多具的尸体,目光扫过,冰是氺着的水顿时脸se骤变,因为他看到有五六具尸体是属于地狱成员的,其中一个被子弹洞穿了额头,手上握着一把匕首,深深的刺入一具特jg尸体的心脏。

    还有几人心脏的位置有大量鲜血的淌出,顿时冰是氺着的水的眼睛就红了,快速的上了三楼,三楼是的外面部分会议室,里面的部分是几个拿出孩子的卧室。

    一进会议室,血腥的味道更浓,再看地面已经变成了殷洪se,鲜血已经凝固成紫红se,地面躺着二十多具尸体,冰是氺着的水更是在尸体中发现十几个地狱成员的尸体。

    “嘭!”

    突然一扇门被人踹开,一道寒光袭来,直奔冰是氺着的水的咽喉,接着后面是一张椅子被人仍了出,直奔冰是氺着的水砸了过来。

    冰是氺着的水急忙一歪头,伸手将飞抓在手中,同时抬腿猛的踢出,“哗啦”一声,实木椅子被冰是氺着的水一脚踢脚踢散架。

    接着十多个人从门内爆窜而出,冰是氺着的水定睛看去,正是狼牙他们,十多个人浑身是血,还有几个明显受了重伤,鲜血还在从伤口处流出,脸se惨白,手里握着匕首,一脸冰冷的看过来。

    “停!”狼牙急忙展开手臂,把十几个人拦在身后:“是老大。”

    冰是氺着的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迈步走进原本是女孩子的卧室的房间,一个身穿黑se防爆服的特jg被绑在木椅上,双肩、手臂跟大腿上,插着十

    几把匕首,鲜血不停的滴落,地面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

    冰是氺着的水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啪啪”两个大巴掌,然而这个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已经晕厥过去了。”狼牙在冰是氺着的水的身后说。

    冰是氺着的水冰冷的盯着这个人,过了半晌,缓缓的开口:“外面还有十个,既然已经杀了,就彻底一点吧!”

    此话一出,影刺跟影杀两个人转身就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手中沾满了鲜血,影刺冷冷的说:“老大,都干掉了。”

    冰是氺着的水又冷冷的看了一眼绑在木椅上人问:“问出什么了吗?”

    狼牙沉默了一会说:“他直说是隶属于京都特jg总部的一个支队,是接到上面的命令执行任务,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京都特jg总部吗?”冰是氺着的水眼神冷的吓人。

    说完,伸手从这个人的肩头拔下一把匕首,猛的一挥,一澎血雨从这个特jg的脖子上溅出。

    突然,尖锐的刹车声在大门外想起。

    就要临近冰是氺着的水脖子的刀一顿,冰是氺着的水猛然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身穿黑se防爆服的特jg。

    冰是氺着的水也转头看了过去,这个青年男子身穿棕红se的西装,身材消瘦,有些卷曲的头发,在灯光照耀下泛着油量的光泽,白净的国字脸,眼睛不大眯成一条缝,高高的鼓鼻梁,薄嘴唇。

    攻击:600

    防御:450

    生命:4700

    等级:37

    看着怪物属xg,冰是氺着的水顿时乐了,这正是他最喜欢的怪物类型,攻击虽然不低,但是以他的防御完全不成问题,主要是防御不高,杀起来才效率,37级的怪物比冰是氺着的水高了一级,经验加成不是很高,但是总比杀平级的怪物要好的多。

    看准了距离,冰是氺着的水手腕一抖,袭杀之刃出手。

    “噗!”

    -832

    “唳!”暴怒火鸡一生清脆的怒鸣,转头冲向冰是氺着的水,猩红的眼睛闪烁着凶光,头部微微后仰,鲜红如玛瑙的鸟喙对准了冰是氺着的水就啄了过来。

    冰是氺着的水快速后退,双手猛的的一挥,破天魔月启动,两轮乌光闪烁的黑月破空而出。

    “嘭嘭!”

    -547

    -796

    两道伤害数字飘起,暴怒火鸡一生哀鸣,顿时血条狠狠的掉了一大截。

    就在暴怒火鸡僵直的刹那,冰是氺着的水快速上前,横劈竖斩,两道寒光闪电般的打出。

    -658

    -634

    一击得手,冰是氺着的水迅速横移,用最快的速度走了一个z字,眨眼间到了暴怒火鸡的身侧,就在它要回头攻击的瞬间,冰是氺着的水闪电般的抢先出手。

    -649

    -651

    “唳!”暴怒火鸡一生怒鸣,鸟喙伸缩间在冰是氺着的水的胸口啄了一下。

    -18

    冰是氺着的水yy一笑,手腕一转,嗜血魔剑扁平着拍了出去。

    “嘭!”

    正拍到脑袋上,直接给拍出一米多远,暴怒火鸡一声哀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啪嗒!”

    一件装备掉了出来。

    “好久没杀怪暴装备了。”冰是氺着的水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装备。

    拿在手中一看,冰是氺着的水顿时就泄气了,35级的铁器,直接扔给商店货,顺手丢在包里颗粒归仓,继续寻找目标。

    走进火鸡林的深处,怪物开始逐渐的多了起来,虽然不是很密集,但是数量也不少,至少冰是氺着的水一个人用来练级是绰绰有余的。

    看准了一只暴怒火鸡,冰是氺着的水提着武器直接冲了过去,手臂一挥,嗜血魔剑带着赤红se剑芒,斜斩暴怒火鸡的脖子。

    -632

    一击之后,冰是氺着的水转身就走,继续朝另一只火鸡冲去。

    如此转了一小圈之后,冰是氺着的水的身后跟着5只暴怒火鸡,呼扇着华丽的翅膀,兜着冰是氺着的水的屁股猛啄。

    眼看着5只暴怒火鸡追到屁股后,冰是氺着的水猛的回身,双臂一晃,两把武器划出两轮黑森森的残月,顿时一片鲜红的伤害数字飘起,怪物血条齐刷刷的掉了一截。

    满意的一笑,冰是氺着的水抽身后退,继续兜圈子,3秒时间一过,再次回身攻击,偶尔被暴怒火鸡攻击几下,一个药丸入口,冰是氺着的水的血条瞬间回满。

    如此几个来回之下,5之暴怒火鸡纷纷哀鸣倒地。

    看一眼经验,冰是氺着的水顿感无奈,还差20经验升级,几只怪的经验压根就看不出经验条有动静。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