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缥缈人生之—三国-> 第一百零一章得悉详情

第一百零一章得悉详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本侯还有些事与张先生商议,你们先回去吧!”刘芒此刻对李肃和李傕说道。

    这时李肃背着刘芒朝张笑天打了个眼色,让他小心些,这才和李傕谈笑风声的离开。

    现在只剩下刘芒、刘芬和张笑天三个人,气氛顿是显得有些尴尬。

    “我和张先生说几句话之后,就由张先生伴你回夫人府吧!”刘芒朝刘芬说道。

    刘芬闻言俏脸一变,嗔道:“我自己不知道回去吗?”言罢狠狠瞪了刘芒和张笑天一眼,出门登车走了,就剩下大失颜面的刘芒和张笑天面面相觑。

    “让张先生见笑了,有些女人就像匹永不驯服的野马,非常难以驾御。”刘芒此时说道。

    张笑天随即附和道:“这种女人那才够味道呢。”

    刘芒拉着他离开府门,沿着回廊往内府的方向走去,此时虽已夜深人静,侯府仍然是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最后来到当日刘芒与他分享吴越的美女姊妹花的那个内轩,这才席地而坐。

    侍女奉上香茗后,退了出去。

    “今晚刘芬是不可能的了,不如由我给你发配几个美人儿吧!”刘芒说道。

    张笑天回答道:“多谢公子的厚意,小人明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看今晚就免了吧。”

    “张先生,今天全仰仗你了。”刘芒感激地说道。

    张笑天知道他指的是女刺客之事,谦让几句后,告辞离去。

    刘芒把他直送至大门,看着他登上马车,在家将的拱护之下驶出外门,这才掉头回府。

    马车在夜色苍茫和武士们的灯笼光映照之下,在长安寂静的街道用普通速度奔驰。

    在行车的颠簸之中,张笑天思潮起伏。

    直到此时,他仍然没有想到有什么良策,可活捉刘芒,割下李傕的首级,然后安然逃离长安。

    刘芒今晚才刚刚被人行刺,以后肯定是加倍小心,保安势将大幅增强,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杀死他都不容易,更不要说去活捉他了。

    至于此李傕人乃是长安城的太守,城内兵马全由他调遣,想杀死他又岂会是易事。

    而现在边疆各族的使节和要人陆续抵达,长安城为了保护机密,又为防止兖州的间谍混入城内,

    城防必然十倍甚至百倍地加强,甚至要想遣人溜出城外那也是危险之事,都是因为出入均有人作详细的记录。

    更何况时间有限,如果被董卓发觉他许下的大批必需品快将抵达长安的诺言不会兑现,他的处境将更不乐观。

    幸亏还有数百辆马车的必需品会在旬日内抵达,希望那能缓和他们的期待。

    和刘芒在一起也是非常危险之事,只要说错一句话,动辄就有败亡受辱之虞。

    至于在私人感情方面,更是一塌糊涂。因为有了刘芬的教训,他对自己这方面的信心已大不如前。

    至于和刘芬的恩怨交缠,则更让他备受困扰。有的时候觉得她很可怜,但大多数时间更感到她的可恨。

    唉!算了!忘记她好了。她的确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见一个爱一个。恐怕只要是个俊俏的男人朝她勾勾手指头,她便会投怀送抱了。

    想到这里,张笑天心中那报复的火焰又熊熊燃烧起来,心情更是矛盾。

    糜洵兰分明看穿了些东西,人心难测,假设她要出卖他们,他们的收场也会很凄惨,力战而死已是很好的结局,最怕的是被人布局生擒,那时就生不如死了。

    终于回到了前身是渤海王府的府第。

    张笑天走下马车,进入府内。

    赵云、何宝、典韦、吕布、刘备全在等候他回来,跟他直进有高墙环护,以前软禁假刘协的府中之府。

    几人见他脸色不好,都不敢发问,紧随他到达议事的密室。

    几人坐定之后,张笑天此时脸寒如水地朝刘备问道:“大哥!你究竟向糜洵兰透露了什么?不准有任何隐瞒。”

    赵云、何宝等几人闻言一起色变。

    在这遍地仇敌的险境,正是步步如履薄冰,一步走错,立刻是没顶之祸,更何况是泄漏底细。

    刘备闻言一震垂下头去,惶恐道:“五弟见到糜洵兰了吗?“

    张笑天先没有说出糜洵兰没有直接揭破他,以免刘备抵赖,只是点了点头。

    赵云拍几大骂道:“大哥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不分轻重,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为你的愚蠢行为而丧命,我们早就警告过你了。”

    “那警告来得也太迟了,我早就告诉了她我们会在短期内回来。”刘备此时苦笑道。

    何宝铁青着脸问道:“大哥,你难道不知道糜洵兰是长安人氏吗?如果她爱长安的心多过爱你,会是怎样的后果。“

    “她根本不爱我,爱的只是五弟。”刘备颓然的说道。

    此话一出几人为之愕然。

    “大哥你莫要胡言乱语,试图开脱自己的责任。”赵云此刻皱眉道。

    何宝问道:“大哥,是糜洵兰亲口告诉你的吗?“

    “她只当我是个关怀备至的兄长,肯与我说话,只是想多知道点五弟的事。”刘备此时哭丧着脸说道。

    张笑天问道道:“大哥,她最后给你那封信里说些什么?”

    “她问我什么时来长安,要不要接应。唉!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她是长安人的这个问题,而是她

    告诉我与刘芒有刻骨铭心的深仇,所以我才信她不会出卖我们。”刘备惭愧地嗫嚅说道。

    张笑天闻言发起怔来,表面看糜洵兰与刘芒相处融洽,还为他训练歌姬,一点都看不出异样的情况。

    她为什么痛恨刘芒呢?

    “大哥,糜洵兰和刘芒有什么冤仇?”何宝问道。

    刘备此刻茫然摇头说道:“她不肯说出来是什么原因。”

    “说不定是和女儿家的贞操有关。”赵云此时沉吟的说道。

    何宝问道:“大哥,糜洵兰的家族有什么人?”

    此刻张笑天和赵云都露出注意倾听的神色,这问题正是关键所在,如果糜洵兰在长安有庞大的亲族,

    又怎么肯为了一个男人牺牲所有族人。至少她便不能不顾她的亲父,但如果要她爹陪她一起走,却是绝不会得到她父亲同意的。

    “她好像只是与爹相依为命,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刘备这时说道。

    何宝这时又问道:“你不是回了封信给她吗?信中说了什么?”

    几人之中这时以何宝最为泠静,句句都问在最关键性的骨节眼之上。

    “我告诉她我们将会以伪装身分在长安出现,到来后才找机会与她联络。”刘备说道。

    张笑天心中不忍,拍着他肩头安慰道:“大哥,现在形势还没有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她虽然好像认出了是我,

    一来还是不太肯定,二来仍然没有揭破我。可以知道仍然有转寰的余地。不过我真不明白,如果你明明知道她只当你是兄长,那为什么仍然要与她纠缠不清呢?”

    “我都不明白,不过假如她可以成为你的女人,为兄会祝福你们的,绝不会有丝毫不满。”刘备这时说道。

    “我们不能让命运操纵在一个女人手中,大哥你给我带路,我要亲手解决她的性命,以免夜长梦多!”赵云此刻淡淡的说道:

    刘备闻言浑身剧震,骇然瞪大了眼睛。

    “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何宝、典韦、吕布一起点头应是道。

    六人之中,已有四人同意杀人灭口,刘备大吃一惊,求助的望向张笑天,为什么要求助张笑天,因为张笑天才是这些人当中的话事人。

    张笑天此时心中暗想:如果要是保密,恐怕还要把赵贞也杀了才可以,自己怎么可能办得到?涉及淡然道:

    “这样做会没有见到它的有利之处,首先见到的是它的害处,糜洵兰今晚曾多次与我说话,又对我特别注意,

    这些情况肯定会落到一些有心人眼中。假如她这么见我一面之后,当晚立即被杀人灭口,终究会有人猜到我头上来的。”

    “那另一种方法就是让她变成你的女人,让我们可以绝对的控制她,同时也可以查清楚她的底细。”此刻何宝泠然的说道

    张笑天看了刘备一眼,见他噤若寒蝉,垂首颓然无语,心生怜惜,叹道:“刘备大哥是我的好兄弟,我怎么能夺他所爱。”

    “有五弟这么一句话,刘备我已深切感受到兄弟之情,事实上五弟早就让兄长我享尽人间荣华富贵,

    还没有报答的机会。这次又是兄长我不合事宜的犯错,差些连累死了所有人。”刘备此刻感激地说道。

    刘备突然跪了下来,朝张笑天叩头道:“五弟你就放手对付糜洵兰,你做什么我刘备都心服口服。”

    事到此时五人都已经知道,刘备真的深爱着糜洵兰,为保住她的一命,宁愿放弃自己的权利。换一个角度看,则是自动引退,好成全糜洵兰对张笑天的情意。

    “我对糜洵兰这美女虽然有些好感,却从来没有想到男女方面的关系,脑筋一时很难转过弯来,何况更有点像要去夺取自己好兄长的女人似的。”张笑天此刻苦笑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