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特种医王在都市->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很忙

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很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十分钟之后,秦绝终于将两个降头都成功驱逐走了,一个落在小王子的右手之上,另一个被围困在左手之上,也算是彻底分开了。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秦绝足足扎了一千多针,看的旁边的女王眼睛都有些花了。除了他双手上的银针,其余部分的银针已经被秦绝全部取下了,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秦绝又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此时金蝉蛊母也足足跑了一大圈,看得出来这降头分化的巫虫对它而言确实是大补之物,从小王子的嘴里慢慢涌了出来,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直接便钻进了秦绝的耳朵里。

    一旁的女王看的都有些呆了,瞥了一眼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的小王子,她急忙问道:“完事了么?怎么没有一点反应啊?”

    “你想让他醒过来是么?去打一盆凉水!”秦绝摆了摆手,冷声笑道。

    “凉水?干嘛?你渴了?我可以去安排最好的猫屎咖啡哦?”女王轻笑道。

    “不必了,凉水就好。”

    不一会,女王果然吩咐人端来了一杯凉水,秦绝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抱怨道:“这他娘的文化背景不同,沟通起来就是困难。”

    或许是知道了秦绝已经动完二楼手术,于是很多医师都凑过来查看,想要看看这个年纪轻轻地中医到底能不能治好小王子。

    咕噜噜!

    喝了一大口水,秦绝猛地向小王子的脸上喷去。

    这一下让众人直接看傻了,脸上的表情都很古怪。

    “我说你治不好也不能乱来啊,万一要是被你搞死了,我们还活不活啦?”有人抱怨道,满是幽怨。

    “这就算动完手术了?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啊,这能管用吗?该不会玩砸了吧?”有人轻咛,脸色也突然变得很难看。

    倒是站在角落里的埃尔维斯对秦绝倒是很有信心,不过在场的必经是一帮顶尖级的医学界,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获得过诺奖的,这让他一下子也不敢多说什么了。不过为了表示对秦绝的支持,他还是偷偷对着秦绝竖起了大拇指。

    就在众人疑惑之间,只见秦绝终于开口了。

    “奶奶的,睡得这么死?看来还要再来一下!”说着,又喝了一大口水。

    噗嗤!

    又是一口凉水对着小王子的脸上喷了去。

    “到底行不行啊?怎么看起来有点恶心啊!”众人满脸嫌弃的说道。

    秦绝轻然一笑,随意的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在我们老家屠夫在杀猪之前,都会喝一大口水。捧在杀猪刀和猪身上,之后便可以下刀了。这叫准备工作,懂不懂?一群土老帽!”

    说着,秦绝又抽出短刀,在小王子的头上晃了晃。

    “小家伙,你要是在不醒,老子可就下刀了……”

    还没待他说完,小王子的眼睛便突然睁开了。

    “醒了,终于醒了,我们安全了!”有人大声呼喊道,满是兴奋。

    “成功了,我们自由了!”有人欢呼,望着秦绝说不出的感激。

    “曾几何时,我只是一个专心做研究的医师,兢兢业业工作,踏踏实实做学问,没想到竟然被人下了套,还差点因此丧了命,我觉得了,这教授不干了,我要辞职,我要移民……”

    ……

    随着小王子的醒来,场中一下子炸了锅,一个个激动不已,更有甚者,竟然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的。

    现场的场面太过滑稽了,让秦绝一阵无语。

    瞥了小王子和女王一眼,秦绝无奈的摇了摇头。

    “奶奶的,这王室干成你们这样的,还真是没谁了!”

    很快,一众医师便顺利离开了,看他们一点都不留恋的样子,秦绝算是明白了,这地方他们根本不愿多停留一刻。小王子也被从学院接走了,直接回了王宫。

    就连劳伦斯都凑上来,在秦绝耳边小声问道:“秦先生,你们医门还招人么?你看我行么?要是您不反对的话,我现在就去医门报道了。”

    秦绝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这就想跑了?怎么女王让你们都走了,还留下我干嘛?”

    “呃……,我想这不是因为诺奖还没颁发么?等典礼已过,应该就同意让你离开了。”劳伦斯解释道。

    “那好吧,我看你就等我领完奖,跟我一起走吧。怎么样?”秦绝轻笑道。

    “啊?那……好吧!”劳伦斯虽然满脸的不情愿,但是还是同意暂时留了下来。

    等众人都散去之后,女王又将秦绝召了过去,到了一看,秦绝才发现,原来宫殿里只有女王和小王子两个人。

    女王亲自跑了一杯猫屎咖啡,想要犒劳秦绝,可是秦绝却似乎并不领情,摆了摆手。

    “对不起,我从不喝咖啡,不过绿茶我倒是可以喝上一点,不知道你这里有么?”秦绝倒是并不客气。

    不过女王倒是也并不介意,又替秦绝泡了一杯上好的铁观音,众人这才坐了下来,开始交谈着。

    “秦大师,你可是我见过最英俊最有才华的人,真是让人家很钦佩哦。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安德森的病真的治好了么?”女王又犯起了花痴。

    “治好?你这是在开玩笑么?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只是压制并不能完全驱除,至于应该怎么做,我想小王子应该比谁都清楚!”秦绝轻笑道,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

    降头乃是东南亚特有的巫术,处理起来非常的棘手,很显然,小王子肯定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才会被种上降头的。所以想要彻底解除,需要他自己去化解这一段恩怨,否则若是强力驱除,甚至会引起降头的反噬,倒时候情况便变得不可控制了。

    嘴角抽了抽,小王子的脸色也阴沉到了谷底,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才试探性的问道:“真的要找到那个人么?难道没有其他什么办法了么?”

    “呵呵……,有办法老子还跟你啰嗦,我不想早点将你治好,老子好回家啊!”轻斥了一声,秦绝满脸的幽怨。

    其实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比较危险而已,从金蝉蛊母反馈回来的信息秦绝便可以看出,其实这个所谓的降头还是很怕蛊母的,尤其是现在已经将降头驱赶到小王子的手掌之上,所以秦绝完全可以控制蛊母将其吞噬。

    可是这样做也有很大的风险,若果被施展降头的人知道了,立刻引爆降头,很有可能连蛊母一起被消灭,同时也会对小王子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所以还是谨慎一些好。

    “可是……”小王子没有说下去,而是叹了一口气,看的出来,这个选择对他而言似乎需要很大的决心。

    这到让秦绝更加的好奇了,心里碎碎念:“说不定又涉及什么狗血的感情剧,哈哈哈,没关系,老子最喜欢听故事了。”

    “你自己考虑清楚,反正能做的我都做了,结果如何,你自己选择吧。”秦绝随意的说着,轻轻点了一支烟,他已经摆好了倾听的架势了。

    场面一片沉寂,半晌,小王子才低声说着,脸上满是忧伤。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和朋友相约前往越南的一处原始森林里探险,我们两个人在森林里一起探索了一个多月,突然发现了一处废弃的神庙,里面供奉着一个人首蛇身的怪物,而且在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很粗的两头蛇,那样子很像是我们欧洲神话传说中的美杜莎的形象。

    我们发现在雕像的前面有一个供桌,上面摆满了新鲜的水果和食物,本来我们意外是当地人祭祀用的,放在那里也是浪费,所以就被我们给吃了。但是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于是我们便在神庙里休息了一会。

    第二天早上一个美丽的姑娘,提着一篮子食物进来了,我们被她吵醒了,那姑娘不过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长得却极美,而且一身的气质就好像不染风尘的仙女一般,只看一眼,便让人终生难忘。

    我们都被那女孩的容貌惊艳到了,她的确生的太美了,正当我们准备展开强势攻势的时候,她却告诉我们,我们亵渎了神灵,要受到惩罚的,所以让我们赶快离开。

    可是我们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于是很快,她的族人赶到了,将我们都抓了起来,要将我们全部处死。

    我和罗森被捆在巨大的石柱上,上面是一口石棺,当地的土著跪在台阶下面,正在执行一个古老的召唤仪式。

    到了晚上,等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那个小姑娘再度出现了,她救了我们。正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口石棺打开了,里面飞出来一群奇怪的虫子,而这次也有人发现了我们,开始召集村民向我们围攻。

    就这样罗森被他们的弓箭射中,活活的被打死了。而女孩带着我,拼命的向外跑去。整整一夜,也不知道我们跑了多远,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森林。突然我们听到了水流声,一道狭长的小河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她告诉我,顺着这个河流向前游一个多小时,便能走出森林了,那时候我便彻底的自由了。可是正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眼前却突然一黑,根本喘不过气来。原来真是那可恶的虫子搞的鬼。在逃跑的时候,我被一只石棺中的虫子咬中了脖子,又跑了整整一夜,眼看我便要不行了。

    是那个女孩子救了我,她告诉我,那些虫子被施了降头,凡是被虫子咬中的人,都会很快的死去。而她是她们族中的圣女,自小便被下了一种特别的降头,当她遇到心爱的人的时候,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救他一命,于是,她把一切都给了我。

    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傻姑娘,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交代我,我只有两年的时间,如果找不到一个能为我解除降头的人,便回去找她吧。

    只是我……没有再回去过。”小王子低声说着,烟圈不由得一红。

    “这么说来,你身上的两种降头,分别来自那个女孩和石棺中的虫子了?难怪二者属性完全不同。不过看的出来,那个女孩对你还是很好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那个降头,恐怕你早已经死了。”秦绝低声说道。

    虽然他知道小王子有所隐瞒,恐怕事实比他说的更加不堪,但是秦绝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多问什么了。

    “是啊,她非常善良,只怪我太没用,太可恶了!”怒骂了一声,他似在自嘲。

    “既然一切都已经清楚了,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怎么才能救自己。剩下的,我便没有一丝的兴趣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摆了摆手,秦绝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这就走了?多陪我一会吗?再说了,我们还想请你帮忙一起去那个原始的村落去看看呢,有你在我们的把握也大点么!”女王急忙喊住了秦绝,肉身说道。

    “别,我很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说了,我的命也是比较金贵的,所以么,还是你们自己来吧,告辞,再见!”摆了摆手,秦绝转身便走了。

    只留下两人在宫殿中,相视了一眼。

    “他走了,看来你并没有能留得住他……”小王子的脸色冰冷,脸上满是失望。

    “走?呵呵,什么人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你就看好吧。”一声低喝,女人狡黠一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