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名剑侠隐-> 第三十三章 神火灵姬

第三十三章 神火灵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时有个声音笑道:“一群乌合之众,在这里干见不得人的勾当。事还没办就开始窝里反,肉还没吃着就想着分。咯咯……你们真不要脸。”虽然是骂人的话,听起来却是软语轻音,妖媚撩人。

    熊弃疾心道:不好,是她来了。再看自己的二位兄长,刚才还洋洋得意,不可一世,一听到刚才的声音,早吓得脸色煞白,缩在墙角,哆哆嗦嗦的道:“弃疾,是她来了,咱们还是别干了,快逃吧。”

    熊弃疾瞪了他们一眼,对公子熊建道:“一会儿动起手来,你找机会溜出去,赶快请展先生过来。”

    公子熊建道:“来人是谁?二位伯父怎么如此害怕?”

    熊弃疾道:“她就是大王的夫人,灵姬。”

    公子熊建一听‘灵姬’二字,倒吸一口凉气,双腿也开始颤抖。灵姬在楚国王族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楚王最宠爱的夫人,心如蛇蝎,喜怒无常,杀人如麻。据说,他不高兴时,一夜之间就能杀死一城的人,就连公子罢敌也惧怕她三分。

    灵姬又道:“弃疾,大王对你不薄,你为何要反他?”

    熊弃疾心道:事以败露,只有豁出去了。于是说道:“公子围骄奢暴虐,荒淫无道,杀死郏敖,篡夺王位。他连年对外用兵,百姓苦不堪言,此种大王,人人都可反他,何况是我。”

    “这么快就不认你的王兄了?”灵姬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不自量力。打仗要看实力的。”最后一句她学着刚才狐屠的口音说话。

    狐屠一听,跳到门外,怒道:“你是谁?鬼鬼祟祟的,有种的出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话音刚落,就听狐屠“啊”大叫一声,身体凭空而起,摔倒在几十丈之外,胸口衣甲被烧出一个大洞,胸肌皮肉滋滋直响,白气升腾,一股烧肉味道飘散开来。狐屠忍着剧痛就要站起来,又一道红光从空中飘下,直奔狐屠面门,如果击中,狐屠就命丧当场。此时,众豪杰已经涌出。在第一道红光过处,众人没有看清是何物攻击,在第二道红光闪过时,众人集中精神,又离得近,终于看清,是一条红飘带,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阻拦。先戮不忍同伴送命,快步而上,大戟飞出,挡住那条红飘带。只见那条红飘带在大戟上缠绕了几圈,变得愈来愈红,愈来愈热,寒铁铸成的大戟,慢慢被烧红,渐渐软了下来。先戮惊恐之余,撤回大戟,抛向红飘带飞来的方向,然后一个翻越,拉回狐屠,一伸手,手中有多了一把大戟。

    熊弃疾喊道:“众位千万不可碰触那条红飘带,否则全身即刻燃烧而死。”

    众人听闻,纷纷亮出兵器,以便阻挡随时飞来的红飘带。

    灵姬的声音笑道:“咯咯……你们投降楚国或许还能活命,我的神火飘你们知道厉害了?咯咯……”

    子干和子皙哭求道:“弃疾,咱们别干了,投降吧。”

    熊弃疾斥责道:“还没交手就吓成这样,你们还有楚国王族的样吗?”又对灵姬道:“夫人,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没有往回走的可能。我劝你还是奉劝大王束手就擒,免得伤了我们兄弟感情。”

    灵姬道:“孺子不可教。在众兄弟当中,大王对你最好,而你却要反他,你还配讲感情?”说完,几十条神火飘从空急速而下,众人各拿兵器去档。而那神火飘犹如一条条火蛇,被各种兵器一挡,转而换个方向,又攻击过来。不多时,只见众人兵器,渐渐都被烧红,有的普通兵刃,已经开始折弯融化,不能使用;有的兵刃短小,神火飘绕过,便烫的不能握住,扔在地上;有的人衣角被神火飘扫过,衣服顿时起火,功力深的还好,用术将火灭掉,继续与神火飘纠缠,功力浅的,只有抱头鼠窜,满地打滚的份,一时间弄得人人火燎烟熏,狼狈不堪。

    在乱象之中,公子熊建由养射夜保护,偷偷冲了出来,但还是被灵姬发现。一只神火飘就紧跟其后射了过去。养射夜回头望月,弯弓搭箭,一箭将那追来的神火飘钉在石墙之上,护着公子熊建消失在街巷之中。

    在众人当中,熊弃疾的武功最弱,全仗着王室四御的四方神盾才能僵持住,这也是灵姬对他手下留情,没有使出全力。

    没有楚灵王的命令,就算灵姬也不敢杀熊弃疾,毕竟兄弟情深,谁知道那一天楚灵王后悔呢。就算如此,熊弃疾也渐渐不支。只见,四只神火飘化成四条火蛇,围追熊弃疾,不到一刻时间,四条火蛇已经将他包裹起来。就在这千钧之际,费无极突然出现,用身体护住熊弃疾,手中承影剑朝火蛇一指,运用功力传至剑尖,就见那神火飘立刻化成一条细细的火线,被承影剑吸进。

    熊弃疾见状,大喜:“练成了?”

    “不负公子所望。”费无极道。

    “好,快把这些神火飘给我都灭了。”

    “诺。”费无极答应一声,挥起承影剑,剑锋到处,神火飘纷纷被吸走,解救众人,得以喘息之机。

    “哈哈……”熊弃疾大笑道:“夫人,你还有神火飘吗?尽管都放出来吧。”

    “弃疾,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要不是大王有命,不许杀你,你早就成烤尸了。咯咯……你可好好活着,保住小命,说不定哪天大王想要见你呢……”灵姬的声音渐渐远去。

    听着声音远去,熊弃疾突然感到愧赧无地,又觉寒气袭来,惊恐无措。这种感觉一闪而过,他马上又镇定下来。

    狐屠晃晃悠悠站起身来道:“蔡公,刚才那婆娘使得神火飘是何物?是否有毒?”狐屠如此问,是想探明被神火飘所伤,会否有后遗症装,在场的众多人中只有他结结实实的被神火飘击中了。

    熊弃疾看了他一眼,说道:“她不是什么婆娘,她是当今大王的夫人,灵姬,神火飘就是楚国的神火。下次见到她大家要小心,不可大意。”

    “一个楚国夫人术法都如此厉害,那我们……”

    “啪!”熊弃疾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怒斥道:“怕什么,没看到灵姬刚才被我们打败吗?我再一次告诉大家,我们是最强的,我们一定要成功。”

    这时熊弃疾的两个哥哥从屋内跑了出来,看看费无极,又看到灵姬已没有了踪影。子干便说道:“弃疾,各位,各位大侠,我就说嘛,那个女人我认识,没什么了不起的,不照样被我们打跑了,子皙,你说是吗?”

    “是呀,如此雕虫小技,玩玩火而已,哪是我们的对手。各位,你们只要跟着我们兄弟三人干,攻破郢都指日可待,你说是吧兄弟?”

    熊弃疾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子干又道:“我们拿下郢都,整个楚国也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到时候,我做楚王,兄弟你来做令尹,弃疾就是上大夫。各位英雄都做大将军,该封地的封地,该封君的封君,荣华富贵各位享之不尽,哈……嘿……”子干看到众人对他说的话不消一股,甚至有人怒目而视,他也知趣的话音越说越小。

    弃疾看到他的两个兄长在此出洋相,于是说道:“二位兄长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估计过不了几天,罢敌就要打过来了。”

    子干、子皙闻听,立刻吓得脸色煞白。“好好……一切由兄弟拿主意。”说完匆匆走了。

    费无极对熊弃疾道:“公子,在下也先行告退了。”

    “慢着。”田雍突然说道:“费无极,承影剑为什么在你手里?”

    听闻承影剑,费无极毫不慌乱,他知道,群豪觊觎承影剑久矣,承影剑一出,就会立刻引起纷争。只有寻得此剑的奥秘,让自己强大到群豪不敢与之争锋,承影剑才能真正属于自己。而现在,费无极自信自己已经有这个实力了,刚才制住灵姬的神火飘就是最好的证明。

    “管你什么事?”费无极冷冷的道。

    “哼,不关我的事?承影剑可关系到天下武林的事。”田雍继续说道:“谁都知道,这柄承影剑属于孔老先生的,当初论剑大会孔老先生说的明白,承影剑当归武功,人品俱佳者拥有。后来论剑大会被罢敌破坏,孔老先生和承影剑一起消失,孔府也付之一炬,承影剑的归属至今还没有定论。现在,承影剑出现在你手里,如果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今天在场的天下英雄是不会答应的,大家说是也不是?”

    “是!”众人齐声道,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纯粹是随声附和。

    “如果你不说,就说明承影剑是你抢来的。孔府那把火是谁放的,哼哼……”田雍看了费无极一眼,在场众人都明白田雍是什么意思。“还有,孔老先生生死不明,我们一定要查一个清楚。”

    “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找到孔老先生的下落我们决不干休。”众人又附和道。

    “你们是在怀疑我了?”费无极冷冷的道,声音透着一丝杀气。

    “谁做的谁心里明白。”

    “有本事你就来拿。”

    “你道我不敢?”话音未落,田雍黄金圣枪已经刺出。费无极斜身避开,并没有拔剑。田雍紧接着又是横扫一枪,费无极向上翻身又躲过,不等费无极落地,田雍回枪又猛地向上刺出,费无极腰一弯,贴着枪杆滑身而下,而此时,承影剑出鞘,直奔田雍的双手而来。而田雍想要撤回大枪,已是来不及,随即松手丢弃大枪,身子顺势后退,左手又拿出一把短枪刺出。这时,费无极一转身,承影剑斜削向田雍的咽喉。田雍身子反而向前齐进,右手又攥住大枪的枪柄,想把它撤回,却是不可能。这时,田雍短枪如若不收回,也就只能刺着费无极的肩膀,而自己的头颅空降被费无极的承影剑砍掉,两相思索权衡下,还是保命要紧,田雍迅速放弃长枪,撤回短枪去挡承影剑。

    众人都以为两件兵器会电光火石的相碰撞时,承影剑剑身却无声无息的穿过田雍的短枪,剑刃抵住他的咽喉,一条血线沿着剑刃慢慢渗进剑身之中。

    众人瞿然而惊,望而无声。田雍脸色惨白,双眼爆裂,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费无极撤回承影剑,田雍收回短枪,摸摸脖颈,擦掉血丝。原来费无极只是刺破了田雍一点表皮,可见其剑法之纯熟,力道拿捏之精准,剑法已经到了运用自如的境地。

    众人虚惊一场,有的开始小声议论,都看出费无极手下留情,不然田雍早就身首异处。参加过孔氏论剑大会的人,有的已经看出,刚才费无极所用的那一招正是孔玄用过的一招承影剑法。难道,费无极真的得了孔玄的真传,将承影剑送给了他?

    这时熊弃疾陪笑道:“众位都是在下请来的贵客,都是我的朋友。在卫国孔氏论剑之事,我也有所耳闻。至于孔府失火,承影剑为何在费先生之手,我想其中必大有缘由。我还听说,孔先生早已把女儿孔婉儿的终身托付给费先生,只是天意弄人,孔府松林一战,孔姑娘至今下落不明,费先生也是每日思之切之,心急如焚。费先生既然不想说承影剑为何在他之手,定有难言之隐,有他的理由。各位能否给我一个面子,先把此事放一放,我敢保证,日后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希望大家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公子罢敌。

    大家也都看到了,刚才那个红衣女子就是细腰宫的灵姬,她的武功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希望各位都会明白,现在谁重谁轻。”熊弃疾如是说,是想告诉在场的众人,承影剑已在费无极之手,有可能是孔玄将此剑作为女儿的定情之物送予费无极,此剑于情于礼都说的过去。再者,就是楚王已经知道熊弃疾等人要起兵造反,进攻郢都,不日必派公子罢敌来攻打蔡城。如果此时大家还不团结,还在为承影剑的归属争吵不休,不但得不到熊弃疾允诺的好处,还会被一网打尽,死于非命。

    众人都是江湖上各国的精英之士,此种浅显道理一点就透,各自心知肚明:承影剑之事先放一放,等击退了公子罢敌,攻占了郢都,等到了楚国的好处,再谋夺承影剑也不迟。

    于是众人应和道:“好,就听蔡公的,先不与费无极计较。”费无极见事态缓和,偷偷隐身去了。而在暗处,一双眼睛则一直死死的盯着他。

    此时,公子熊建和展无恤也已赶来,众人见之,纷纷揖手问候,与展无恤相熟的几位还短契阔一番。

    熊弃疾则简要说了灵姬来犯的经过。展无恤奇道:“已牌时分,有一红衣女子来到落霞别苑,与我交手几个回合。此人武功不弱,看情形还会邪术。”

    “先生好眼力。”熊弃疾道:“此红衣女子就是当今楚王夫人灵姬。他善于用火,手中的红色飘带据说是从地火中抓的一条火蛇练得,故而此飘带得名神火飘,刚才各位都见识了她的威力。这还不是最厉害的,灵姬最强的的邪术当属神火门。”

    “神火门是什么术?”有人问道。

    “此术我也没见她使过,我只听说,进了此门的人永远也别想出来,以为此,就算罢敌也惧怕她三分。各位如果再见到灵姬,千万要小心。”

    狐屠却显得不以为然,他左手捂着受伤的胸口,负气说道:“哼哼,怕什么!对付公子罢敌有展先生,对付灵姬自然有费无极。他手中有承影剑在,什么神火飘、神火门都不在话下。”言语中颇带有怨怼。狐屠被灵姬所伤,大失面子,承影剑又被费无极所得,自己空手而归,白浪费了好多精力心神,失去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因此不忘挖苦费无极。

    听狐屠如此说,众人有的面面相觑,有的尴尬而笑,有的则点头称是。真是众生百相,各有各的心思。

    展无恤有大智若愚之慧,微微一笑,问道:“无极师兄也到了,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熊弃疾显得极不自然,神情扭捏,但在脸上稍瞬及逝,忙笑道:“没想到费先生和展先生是同门师兄弟,真是天助我也。有展先生、费先生和各位英雄在,我熊弃疾何惧楚王、罢敌、灵姬?哈哈……费先生也是我请来的贵客,他现在有事先走了,过几天你二位就会兄弟相聚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公子罢敌。”

    “这有何难?当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就是了。”先戮抢先道。

    田雍道:“不错,我们有齐、晋、秦三国的武林高手相助,况且蔡公的两千战车已在楚王之上,加之楚王现在又把兵力屯于吴楚边界的钟离,郢都依然空虚,这正是我们进军的好机会。至于公子罢敌,不过一介莽夫,又是展先生的手下败将,蔡公又有何惧呢?”

    众人听完都点头称是,唯独展无恤在一旁没有说话。

    “展先生,你看呢?”熊弃疾问道。

    展无恤略思片刻,说道:“田兄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大家可不要忘了,楚国还有公子罢敌和他统领的一支秘密军队--尸兽卒。尸兽卒至今从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灵姬已经逃回郢都,我担心尸兽卒会来进攻蔡城.尸兽卒凶悍残忍,各位在蔡城孔府已经领教过了,一般的军队士卒在它们面前定然会不堪一击,我们还是早做防范为好。”

    熊弃疾心道:展无恤果然名不虚传,不但武功高强,洞察力也不一般,一眼就看出我所想。此人为我所用则罢,不然我必杀之。于是赶紧说道:“展先生说的不错,尸兽卒不同于一般的军队,我们必须早做防范,抵御尸兽卒的进攻。只有打败了尸兽卒,才有进击郢都的可能。”言下之意如果不能打败尸兽卒,大家也都得不到楚国的好处。

    众人听得明白,齐声道:“靳遵蔡公安排。”

    熊弃疾又道:“来呀,重排酒宴,慰劳各位侠士。”

    展无恤见已无要紧之事,便辞别众人,回到落霞别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