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血儒生-> 第085章 书院一天

第085章 书院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二天起床,大多数人都红着一只眼睛。

    萧如来在回屋子前,留下了那个最难的,把两个简单的丢给了众人,于是……萧如来潇洒依旧,因为晚上回去后,他就把魔方朝旁边一丢根本没动他。当着众人的面一回事,不在人前又是另一回事,天下七望嫡长公子若是见人都没有几幅面孔,又怎么配继承七望家业?

    因头天和张清石说好要参与书院全天的活动,于是凌晨卯时(五点过),众人就被叫了起来。卯时刚过去一半,随着一声悠扬号音,凝斋书院瞬间被惊醒,原本安静优雅的书院清晨,顿时喧嚣起来。

    “那是在干什么?”某颍川学子看着大道上,身穿短裤短袖,列成一个个四纵列的方阵,喊着响亮的口号从身边跑过。

    “那是在晨练!——”张清石也穿的很清爽。特制的短裤背心虽和学子们的不一样,但也让颍川众人感觉有点异常:看起来,确实很凉快!

    “一!二!三!四!——”一名领头的站在队伍最左端偏后位置,调整着方阵步伐。

    “一!二!三四!——”指挥员叫一声。

    “一!二!三四!——”学子们跟着吼叫。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指挥员换成第三种口令。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第四种口令。

    “他们嘴里喊的为什么换来换去?”某颍川学子问。

    “口令共分四种!”张清石把上次从颜子卿那里得到的答案,原封不动丢出来,因为他也没搞明白。

    “这又是在干什么?”颍川学子指着整齐趴在地上,上下起伏的凝斋学子们。

    “这是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可以锻炼他们的背阔肌、腹肌和肱二头肌!”张清石见颍川众人连连点头,吐出一口气:客人们要是问起“何谓肱二头肌”,那就坐蜡了!

    “那边是在单双杠训练!”张清石带着众人沿着书院绕圈,山下一圈下来,正好辰时(7点)。

    “走吧,现在正好开饭!”张清石带领众人站在食堂门口。食堂很大,很轻松装下一千人,众人站在前门,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个百人方阵,从学子宿舍,喊着口号开到食堂跟前站稳。

    “批铁甲兮,挎长刀。预备唱——”

    “批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左边第一列,跑步带入”“第一列,跑步——走!”第一列全体人员脚尖一垫,双手握拳,左脚一跃,朝前跑去,整齐进入食堂,随后第二列……第三列……第四列……

    “你们吃饭前还唱歌?”凝斋学子们集体合唱大汉军歌实在太震撼,颍川诸人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嗯!凝斋以军法治校,饭前唱军歌是习惯!”张清石对颍川学子们表情很满意,第一次开始赞同颜子卿打着恩师名义制定的规范:凡有争执,颜子卿一般都说是方鸣石定下的规矩,威逼张清石就范。

    众人随即鱼贯进入饭堂。

    “他们又在干什么?”众人进去后,没听到半点嘈杂声,筷子掉到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每八个人一桌,除一个端着盆子打汤、拿馒头的学子外,其余学子一个个端坐在板凳上,双手放于膝盖,上身挺直、下颚微收,目视前方。

    “第一桌,开饭!”等第一桌打饭、打汤学子回到桌后,指挥员一声令下,八个人才从桌子下方取出碗筷,就着桌上四个咸菜吃喝起来。饭桌上依旧只有“悉刷”的吃饭声,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别的桌子没有开饭,保持这静坐动作,整个饭堂安静的可怕。

    “食不语,寝不言。呵呵!”张清石对颜子卿的这项规定还是很满意的。颍川众人的桌上,早就摆满了馒头、咸菜。因为是客,多了几个小菜和糕点。

    “诸位,请!”纵有有千般疑问、万般言语,在这等严肃的环境中,颍川众人也全都吞了回去。凝斋书院的早饭不难吃,也并不好吃。众人味同嚼蜡糊弄完早餐,凝斋学子们早就吃喝完毕,除每桌留一人洗碗擦桌,剩下的自动走出门外列好方阵,朝讲堂走去。

    “吃完饭也列阵!?”有人觉得不敢置信:这到底进的是书院还是军营?

    “只有午饭和晚饭后有半时辰休息时间,其他时候都需列阵”众人无语……张清石刚开始也很不习惯,如今习惯成自然,反倒觉得零零散散走路的人有碍观瞻。

    “到了这学堂,诸位就自行游看吧!半个时辰一堂课,上午四堂,大课间有趟军体拳!”颍川众人没有知道什么是“大课间”,但没人询问,因为不知道怎么张口:问多了显得自己无知,问少了不如不问——因为不明白的东西太多。

    上午的课程,不同的人有不同感受。文科比较正常,张清石和几名秀才的课没什么难懂的,颍川众人终于找回了些熟悉的感觉;听理数科的就抑郁了,因为整个课堂都是昨日文履善书上的符号,根本不知道教习们在讲什么。

    学堂布置也很有意思。最前方一个黑色大板子,教习们不用笔墨教授,而是拿着一根会掉粉末的白色柱状物写字,写在前上方,所有人都看得见,很直观,颍川众人觉得这很不错。

    大课间,是两节课以后。一声号响,所有凝斋学子从十几个校舍内冲出,在学堂前广场聚合成阵,随着统一的号令,打起军体拳来:

    “格斗准备——”

    “啊——杀!”一千人的队伍,发出透天喊杀声。

    “弓步冲拳”“弓步冲拳!杀!——”指挥着每喊一声,学子们边做动作边喊一声,动作整齐划一、声音短促响亮。

    “穿喉弹踢”“穿喉弹踢!杀!——”

    ……

    颍川众人聚在广场的桃树下,显得形单影只、莹莹孑立!

    接下来是上午下课……集合站队……整理队伍……路上行进……食堂列队……合唱军歌……进入食堂……颍川众人麻木了

    “咦!那几人为何站立”萧如来实在忍不住了,问出了今日第一个问题。饭堂中绝大多数人都**坐着,只有几名学子,不负责打饭却偏偏站着,仿佛在接受惩罚。萧如来之所以忍不住,是因为站的学子里有个熟人:沈存中。

    十几米远的地方,沈存中挺立在座位前,目无表情、站得笔直。

    张清石招呼沈存中小队的负责的人过来,稍事询问后解释道:“那几个太笨,齐步老是出错,队伍总走不齐,每次都他们几个!罚他们站站,涨涨记性。”这是负责人给的解释,张清石一个字没改,口述。

    “太笨,罚站!!!”齐步什么的颍川众人不懂,但“太笨、老是出错、总是走不齐、每次都他们几个、罚站、涨记性”这等词是懂的。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张口。

    “咳咳!”孔安国咳嗽两声,“大家坐下吃饭”……众人味同嚼腊!

    午饭后是休息时间。众人结伴回客舍,也许天热原因,气氛沉闷。因昨晚没睡好,众人中午都多睡了会,等下午起了床,张清石把众人带到了学子宿舍,学子们已经带走,留下的只有被辱和床席。

    推开门后,颍川众人再次呆立当场:整齐。一个房间四个人,四张床;床头内侧整整齐齐摆放头着豆腐块般的被子、被子旁边是笔直的枕头;每条麻布毯床沿都被捏成九十度;床沿下面一个脸盆,两双鞋,一双布鞋一双木拖鞋;门对面一张桌子,上面四个喝水的陶杯,杯把一致朝右;进门两侧是内务柜,里面衣裤由浅到深依次摆放;地上还有两对石头哑铃。

    不会是我们来了,凝斋故意这么搞得吧?——有的颍川学子心里升起这种想法。

    很多人不信邪,认为细节决定成败:有人用手摸摸门框上面,有人摸摸床沿下面;有人进到茅厕四处打量,有人弯下身看看床下,寻找着临时赶工的蛛丝马迹。颍川众人中自然有心思灵巧之人,知道如何分辨真假——被子上那一道道用手捋出来的白色痕迹,就绝不是只用几十天时间能出现的。众人看到的,全都不假。

    “走吧,他们现在该在运动场!”张清石最最满意的就是学子们的宿舍。每次有外客来参观,都必定会带来这,他觉得,这里最能体现凝斋书院的风骨,这是和恩师方鸣石最重合的地方。

    “小一,把球传给存中,杨宠防好他们前锋!”操场搞周围各种运动的都有。足球场上二十多名正在足球比赛的学子,最引人注目,因为颍川众人又在里面发现了熟人。

    “蹴鞠!”有颍川学子惊喜的叫了起来。到这个地方终于找到某样日常熟悉的东西,真不容易。

    蹴鞠又叫“蹋鞠”、“蹴球”、“踢圆”。“蹴”,就是用脚蹴、蹋、踢的含义。在大汉也算是流行娱乐性游戏,而且还是兵家练兵之法。颍川学子都学过兵策,并不陌生,甚至有几名还是中个高手。看着场中两队小儿踢得你来我往,有人心中长出了翅膀,跃跃欲试。

    “学兄好!”文履善看着张清石带着客人们来到足球场边,停下比赛,率众人走到场边。“学兄要一起玩么?”文履善朝众人鞠躬敬礼,友好邀请着。

    若来的是平常秀才,也许还会发憷。来人都是颍川精华,大多来自书香世家、高门大户,情况不同。从小的家族培养,对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再熟悉不过。虽爱好不同各有所长,其中射、御二项都绝不是白给的。也许不能和边军相比,但面对普通孩童,还是自信满满。

    “那一起玩玩!?”这回是一名睢阳学子牵头。此人是蹴鞠高手,站在场边早就心痒难耐。双方一拍即合,都想在场中“杀杀对方火气”,于是开始口头约定游戏规则。规则其实是差不多的,颜子卿拿出的规则繁琐些,学子们的简单些,但只要双方都不偷奸耍滑、故意搞小动作,规则什么的并不重要。

    “开始吧!?学兄们先发球!”文履善挥挥手,凝斋校队按照433阵型布阵,看着颍川那边十人挤成一团,眼睛笑着眯成了一条缝。凝斋书院其他活动的学子得知两院举办友谊赛,立刻围了过来。张清石强行从里面抽出一半担任颍川的“拉拉队”,毕竟要体现出两院的友好来。

    “钜!——开始!”裁判一声哨响,双方混战到一处。

    颍川那边,十个人朝球冲去,只要有球的地方就有十个人:攻是0-0-10,守是10-0-0,传说中的“全攻全守”阵;凝斋这边摆好队形,几个眼神和手势,开始配合:二过一配合、三过二配合、边路进攻……长传冲掉、快速反击。有时候还有花活:踩单车、插花脚、小跳起球、身后切球、后切回拨、牛尾过人、彩虹过人、文履善转身(克鲁伊夫转身)、存中回旋(马赛回旋)……

    一炷香后,记分牌上两个血红的数字:0比36,客队在前。

    场上众人满头大汗不提,场下众人也是满头大汗。眼看颍川这边一个个气喘吁吁,已经站不起身,凝斋那边愈加轻快,分数有越拉越大趋势,众人都不忍再看。从开始到现在,颍川这边的“啦啦队”一声没叫唤过,因为不知该如何喝彩!

    张清**是汗流满面:自己是主,来者是客,岂有此理。张清石接连给文履善好几个暗示,脸上的焦虑谁都看得出来,可文履善偏偏像没看到般,继续指挥若定、攻城拔寨。

    “钜!——结束!”裁判的一声哨响,终于结束了这残酷的一幕,台上比分根本没人敢看,再打下去很快就能突破三位数。

    “晚饭后,我再带诸位四处转转!”张清石笑的很僵硬。他感觉有点对不住颍川客人们,虽然凝斋学生们很高兴。

    “呵呵,张山长不用了!我们自己转转!”萧如来非常庆幸自己留了个心眼,没上场,否则哪里还“呵呵”得出来。

    “啊!那好吧!”张清石也不知道这尴尬的场面该怎么圆,这个比分挂在那,大家都想赶紧离运动场远点。

    嘴上说着自己转转,但哪里转的下去。周围一道道火热的目光投过来,记分牌上一个醒目的大鸭蛋摆在那,颍川众人卷起衣服就朝客舍跑去。

    吃晚饭?鬼才有胃口吃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