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血儒生-> 第112章 从容出游

第112章 从容出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工程进度不错!”苏和仲最近心情很好。元祐帝的评价,第一时间通过叶文忠的信件,让苏和仲知晓。

    流民安置有条不紊,紧中有序,已分散到三段工程,十几个营地。在杂粮充裕的情况下,流民们情绪稳定、干活卖力,西湖周边每天挖出近十万方土石,进展很快。

    快近年关,杭州城外的难民已不再增加。这次遭灾的近百万灾民,有七十万分散到五府县镇,剩下三十万人基本全在这里。按照颜子卿说法,颜家粮食完全可以供应到来年四月。期间稍微再收购点,坚持到冬小麦上市,完全没问题。

    流民营按照颜子卿的管理章程:严禁喝生水、严禁大小便、定期洗澡、得病隔离……管理至今未发生一起疫病;颜家每天从云州水道运来充足粮食,平价卖给官府用来赈灾,民心安稳。一个多月下来,除了几起恶霸欺压良善、小吏克扣粮食事外,难民营竟出奇的平和。

    朱子清已经完了,从倭奴再次闹起来,百万民众受灾开始他就已经完了。当今之所以还没拿掉他,只是在等待,等五名北军抽调的中郎将赴任、等局势稍稍稳定下来、等着这场救灾赈民的结果。

    一切顺利,朱子清也许还能平稳下台,还有穿“白衣”的机会。若再有差池,当今陛下杀掉的封疆大吏,又不是一个两个。

    “何止进度不错,按这速度三月便能把西湖修好!”张袁野和刘开志跟在苏和仲身侧,颜子卿陪同,绕着西湖工地,查看进度。

    张袁野非常兴奋。西湖这样的大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就算大头在苏和仲身上,但自己身为县令,做出的功绩依旧会被世代传颂的。

    而且,苏和仲若是政绩突出升官,那自己……想到这,张袁野整个人都火热起来。

    “子卿啊,你这部分施工图为何如此复杂,若不要这些旁枝末节,进度岂不还能加快?”刘开志虽然没张袁野那样“豪情满怀”,但眼角的兴奋也掩饰不住。西湖修好,钱塘也是有功的,苏和仲吃肉、张袁野啃骨头,还不许自己喝汤?

    “额,这是我为西湖设计的景观。”颜子卿的三部分图纸,上游和下游工程都很朴实,以实用为主,西湖主体不同。后世的西湖多美,颜子卿是亲眼见过;此西湖虽非彼西湖,但有更好的条件,凭什么只挖一个水塘。

    颜子卿觉得,有了西湖,若无“西湖十景”那和犯罪有何区别?“三位大人,我把未来的西湖美景分为十处,名字暂取为:苏堤春晓、断桥残雪、曲院风荷、花港观鱼、柳浪闻莺、雷峰夕照、三潭印月、平湖秋月、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你们看怎么样?”

    我们怎么看?三人同时坐蜡:你都把名字取好了,问我们怎么看?

    “佑之,你那南屏晚钟作何解?”苏和仲记性不好,颜子卿说的太快,就记住最后一个。

    “西湖南侧两座小山,一边修座塔,另一边修个寺院。一座取名南屏山,山中寺庙那边的晚课就叫南屏晚钟;另一座塔叫雷峰塔,夕阳落下美景就是雷峰夕照”颜子卿解释完,苏和仲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美景还能自己建?

    苏和仲是没去过二十一世纪天朝,三个月时间,白金汉宫、白宫、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狮身人面像,都能 “百分百全景呈现”出来,造个“南屏晚钟”毛毛雨都不算!

    “那这三潭印月和柳浪闻莺呢?”张袁野惊奇了,美景还能这么玩?

    “我打算在在西湖外湖西南部建个小岛,名叫‘小瀛洲岛’,小岛和南部水域范围约七百多亩水域,修建水中三塔。月夜里,岛上可观赏月、塔、湖,相互映照,意为‘三潭印月’。”

    “西湖东岸北侧约50米的濒湖一带容易决堤,那五百多亩地,我打算种植一色的柳树,等柳树长成之后,风摆成浪、柳丝拂面、莺啼婉转、生机盎然,即可叫做‘柳浪闻莺’”。听颜子卿的形容,张袁野想起来都觉得很美,可惜现在还只是挖得稀烂的臭泥地。

    “那花港观鱼,是否就是找一狭窄处,以赏花、观鱼为主,待到春日,落英缤纷,呈现出‘花著鱼身鱼嘬花’,我说的可对?”刘开志悟性不错,自动脑补出颜子卿“花港观鱼”的金色特点,收获颜子卿一个“你们很有才”的眼神。

    “你那‘断桥残雪’又该作何解释?”

    “回头北侧修建一段湖堤,将来冬天观赏西湖雪景为胜。落雪之时,是一条雪龙;雪后初晴,日出映照,断桥向阳的半边桥面上积雪融化露出褐色桥面,仿佛白链到此中断,是为‘断桥残雪’。

    对了,我家的西席先生还有一部很精彩的小说名叫《白蛇传》,过几天找个刊印社印出来,此桥以后成为我汉人爱情象征,定能天下闻名!”

    又是颜府西席?还《白蛇传》?西湖周围所有田地全是颜家产业,为了让西湖扬名,小说搞出来了。为开发自家地产做到这等境地,刘开志终于知道自己和“谪仙”的差距了。

    难怪人家八百年一出,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

    不知想到什么,张袁野恍然大悟:“那‘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无需说了,那‘苏堤春晓’——”

    “是的,西湖上南北走向,用淤泥搭出六段长桥,自南向北依次命名为映波桥、锁澜桥、望山桥、压堤桥、东浦桥和跨虹桥。此堤为府台大人所建自然命名为‘苏堤’,此堤跨湖连通南北两岸穿越整个西湖,是观赏全湖景观最佳地点,所有湖山胜景尽收眼底。”

    “高!”张袁野听完,从内到外只一个字,其他多的话再也说不出,和刘开志一样,他也彻底服了。

    “啊!——那怎么好?不好不好!”苏和仲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可表情已经彻底出卖了他:眼睛眯得和招财猫一样,整个脸都笑得皱了起来。

    “这是杭州七十万百姓、五十万流民众望所归,不是学生主意,府台大人推无可推的!”颜子卿一句话封死苏和仲的“拒绝”。就这样,一百二十万民众的民意就被代表。

    听到如此清新自然,巧夺天工的马屁,张袁野和刘开志突然觉得,往日里自己实在太不上台面。颜子卿就算不去科举、不入军队,没有颜家身份,也铁定能做出一番伟大事业。

    用三天时间,颜子卿陪同杭州府三名主官把三部分工程全部视察一遍。

    眼看着年底,新年就要到来,这样做既是检查工程进度、又督促了官吏,还慰问了灾民。

    颜子卿拿出三万两银子置办肥猪和鸡鸭鱼鹅,跟在苏和仲轿子后面抬进营区,让流民们过年能吃得好点。流民们得知杭州知府苏大人前来看望,成片成片跪在地上大叫“青天”。

    凡是抛头露脸的场面,颜子卿都不出现。苏和仲三人和灾民间上演着一幕幕“喜怒哀乐”的伦理大戏,代表官府重复讲着一遍又一遍“感人至深”的话语。

    但大部分的流民们心里都明白,自己现在还能活着,靠的不是官府、不是衙役更不是苏大人。前段时间口口相传的童谣,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念,因为大家都把它记在心底、刻在脑海。

    每天朝留民营里运粮的车、船上插的都是颜家的旗帜;生病受伤是颜家花钱请医生;逢生日过节是颜家派人送来猪羊;颜家还答应:活一干完,所有人由颜家负责安置……百姓的心是亮堂的。

    元祐三十七年年底。整个云州在年节的烘托下逐渐安静下来,沿海五府没有再烽烟四起,流民大营内按部就班,似乎再次进入了和平时期,因为倭奴也要过年。

    年节前三天,颜子卿的二姨娘颜周氏拿着一封家书,哭哭啼啼跑到颜沈氏面前,见面就跪倒在颜沈氏脚下。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颜沈氏有点奇怪。颜绍成的两名小妾,平日里性子平和、老实本分,由此颜沈氏方容得下她们。今日如此激动倒是有点意外。

    “姐姐!家中老父病重,卧床十几日,恳求姐姐让小妹回乡一趟,看看老父!”颜周氏把家信递给颜沈氏,低头垂泪。

    按说像颜周氏这等小妾,出嫁以后是不能再回周家的。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颜家在颜子卿执掌下,最近一年虽事情不少,但发展迅猛,颜沈氏心情很好。

    所以听到颜周氏哭求,颜沈氏想了想便答应下来。念在其多年未曾归家的份上,还特意赐予很多钱物,让颜周氏回乡能抬得起头,可说完却没等来颜周氏的答谢。

    颜周氏犹豫着抬起头,“姐姐,子贤和玉儿这么大了也从未见过外公,能否让两个孩儿和他们外公见上最后一面?”玉儿是颜子卿大妹,今年刚好十六,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年纪。不出意外,明年颜沈氏就该考虑把玉儿嫁出去,好为颜家“拉关系”。

    颜子贤没有问题,回去和外公见面是人之常情,可玉儿不同。颜家未出阁的小姐出去抛头露面,着实不妥,颜沈氏犹豫了。

    见颜沈氏犹豫,颜周氏愈加急迫的恳求起来。

    因颜子卿疼爱两个妹子,一年多来,两位颜家小姐在府中地位提高不少。以前敷衍、糊弄甚至欺压的婆子、丫头们,再不敢拿两位小丫头出气。俩丫头在府中地位,甚至比两位庶出少爷还高出许多。

    玉儿和香儿两个丫头也越来越黏颜子卿。和颜子卿在一起,所有不过分的要求都能得到满足,有了困难和疑惑都能在颜子卿这里解决,很快颜子卿比俩人的同母兄长还亲。

    想到颜子卿对两个妹子的宠溺,颜沈氏最终还是点了头,只是再三吩咐路上小心。颜周氏家在梦州,需要坐船横穿云梦泽。若是以前,颜沈氏是绝不敢让她们乘船的,不过现在么,自然不同。

    年节过完三天,颜家二姨娘带着两名庶出公子、小姐,带着大箱小箱的贵重礼物,从杭州湾码头上了船,踏上了经银江穿云梦泽探亲的路途。

    “哥哥,哥哥!——”当日看灯时的师爷模样中年人,拿着一个消息急冲冲跑到山寨的“忠义堂”。

    “忠义堂”在汪志伦没有上梁山之前,名叫“聚义大厅”,是云梦泽西部最大水匪“梁山”水匪们聚会、议事、欢庆、出征、颁令的地方。

    “梁山”并不在云梦泽中,而是和梦州大陆相连,隐藏在某个山洼里面,所以最是神秘。若是把其当水匪,在云梦泽中寻“梁山”老巢,那是绝不可能找到的。这也是人们的误区:水匪巢穴就该在水里。

    “不要急,告诉你们很多次:‘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做任何事要从容不迫!为何老是如此风风火火?你们是想去‘闯九州’怎的?”当日在颜子卿门口摘走灯笼的白面书生,一身儒衣,放下书本,训斥着踹门而进的“加亮先生”。

    原来,此人便是名震云梦泽的四大水寇之一,“替天行道”汪志伦。

    “哥哥,有杭州的信!”加亮先生按汪志伦吩咐,特意派人在杭州盯着颜家动静,准确的说是颜家大小姐动静,如今终于有了回应。

    “什么,回梦州探亲???——”汪志伦接过信还好好地,看完整个脸都变了形:“快,赶紧的!备马、备船——”说完,风一样朝堂外跑去。

    “哥哥,等等我!出游要从容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