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血儒生-> 第143章 礼尚往来

第143章 礼尚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白呈俊离开第二天,乍浦镇又来了一位客人,是王植派来的,需要颜子卿亲子接见。

    “颜秀才,你的乍浦镇人不少嗫!”一名满嘴倭奴味道的汉人径直走到颜子卿面前,边走边打量大堂摆设,那眼光、动作,充满着野性。

    颜秀才,这是刀疤脸进门后对颜子卿的称呼。颜子卿院试刚过,他这么叫还真没毛病,只是四斤等人脸色很不好看。

    不管身材高大的狼嚎,也不管体格健壮的棘奴,刀疤脸晃悠着身体走到颜子卿下手,坐下后,端起茶壶里的水就是几口。

    “颜秀才,你们这镇子到底有多少人嗫!”刀疤脸露出一口大黄牙,继续自顾自的问道。

    “差不多有十万人!”颜子卿回答,面对王植派出的“使者”颜子卿没有轻视,能被王植派出来,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实力。若是真的和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蠢,那王植也就不配称之为老船主。

    “好快啊!我记得两年前才几千人的嗫!颜秀才好本事!”刀疤继续喝着茶水,对来此目的只字未提。

    “还不是你们搞得,没有你们,他们不用背井离乡的!”颜子卿也在陈述一个事实,不掺杂任何个人感情。

    “所以您得感谢我们!”刀疤听到,眯上眼一笑,朝颜子卿点点头。

    “是啊,你看这不正打算送你们去投胎,表示谢意么!”颜子卿也朝刀疤笑笑,抛开谈话内容,气氛和谐。

    刀疤也不生气,“颜秀才说笑了!对了,您在雷泽岛那边还有不少产业吧,这两年,颜家真的发达了。”

    这次颜子卿没搭话,端起自己的白玉杯子,喝了一口茶水。这茶是今年新茶,不是绿茶而是颜子卿最爱喝的铁观音。

    为了制出铁观音来,颜家茶叶师傅没少费功夫。光是为了研究“半发酵”三个字就浪费了几百斤茶叶,因为具体制作手法颜子卿也不懂,提出个大概想法,师傅们只能摸水过河。虽然浪费不少,不过以后随时有铁观音喝。

    见颜子卿不接话,刀疤眼珠子一转,调转话题“这次颜少爷从王家带回来的好东西不少吧?”颜秀才变成了颜少爷。

    “老船主说了,那些东西,以后就属于颜少爷!若是颜少爷喜欢,东海、南海还不少,老船主还能继续给颜少爷送!”

    “这次我来就带了一船,回头颜少爷派人搬下船便是!”刀疤说完,看着颜子卿。

    颜子卿摇摇头“我不喜欢,那些东西带血”!

    刀疤听完打趣道:“颜少爷,您真逗,这世间什么东西不带血?莫非你颜家的东西就干净?还不一样是民脂民膏!”

    刀疤能有这等见识,叫人刮目相看。难怪王植放心把他派出来。

    “颜家的东西也是民脂民膏,你说的没错!”这次换成颜子卿的话叫刀疤刮目相看。

    刀疤会心笑笑,“所以啊,我们都是吃肉的!而他们——”刀疤指了指乍浦镇,“他们就是羊,我们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听了刀疤的话,颜子卿摇摇头,“这世间谁不爱吃肉?我们不一样,人和禽兽的区别,你很难懂的!”

    “呵——”刀疤也不争辩,“颜家主,这次我带来了老船主口信!只要你点头,以后整个云州和东海、甚至南海都是咱俩家的——你先别忙拒绝!”见颜子卿要说话,刀疤继续说道:

    “第一,以前的事一笔勾销;第二,从今往后我们永不上岸,这云州的天地是您颜家的;第三,颜家船队通行四海,没任何人敢留难,以后做生意我们两家结盟,五五分账;第四,老船主的长孙留在颜家,由颜家招赘为婿,我两家结为通家之好!颜家主您看如何?”

    刀疤提出的建议,颜四斤等人听了眼睛一亮,确实很吸引人。

    先不谈利益,光是最后一条,对于普通家族来说就是很难拒绝的条件。损失个女儿,得到个平安符,大多数家族都不会拒绝。而且还是招上门女婿,等于王植将把柄送到手上。可惜颜家不一样……

    “这就是你们老船主开出来的条件!?”颜子卿似笑非笑。别的暂且不说,第四条颜子卿就绝不会同意,等于说王植一开始就堵死了自己谈判的路,虽然颜子卿从没想过什么谈判。

    “颜家主不满意!?”这次刀疤感到有点意外,这样的条件开出来,相信云州没有人能拒绝。可是看颜子卿意思,还是不满意。“颜家主要如何?”

    颜子卿看着刀疤,刀疤身材并不太高大,但很壮实。不光脸上,手上、脖子上,凡是露出来的地方都有不少疤痕,看得出是经历过人之辈。

    这样的人,大多把生死看的很淡,一般用性命威胁是难不倒他们的。

    刀疤被颜子卿看的发毛,不知道颜子卿会如何回答。

    “还是那句话!五一我等老船主来乍浦做客。不放心就多带点人,乍浦很大,多少人都放的下!”颜子卿说话很慢。

    王植的底线,不管将来毁不毁约,颜子卿都不可能答应。今日会见这刀疤就是要看看王植怎么说,至于谈判什么的,那是王植一厢情愿。

    看颜子卿主意已定,刀疤气势一变,眼神犀利起来。

    “颜家主,其实您真得好好考虑!暂且不说一旦老船主发怒,云州沿海化为废墟,百姓流离失所。也不说,老船主十万大军,轻易就能踏平杭州,到时你颜家族人和父女老幼还如何自处。你知不知道被老船主历年带上瀛洲岛的汉人有多少?”

    刀疤嘴里的瀛洲,颜子卿隐约听沈维进他们说过。东海最大岛屿,离大陆有十几天航程,辽阔无比。

    既然刀疤提出,那他嘴里的瀛洲岛应该就是王植老巢无疑。

    “这我还真不知道,你给我说说,你们瀛洲岛在哪,景色好不好?”颜子卿的问题和刀疤的威胁不在一条线上。

    “东海天弦群岛正中,风景不错,就是潮得很!”刀疤一愣神,自己被颜子卿带偏,刚才还说着威胁的话,赶紧回归正题:“老船主说了,你若是真得要和老船主作对到底,老船主就先拿那二十万汉民开刀!”

    “老船主说了,这条船我若没能把孙少爷、孙小姐们接回去,老船主就先屠上二十万人给大少爷、二少爷陪葬!”终于进入海匪们熟悉的威胁模式,刀疤说话顺溜许多,再不付先前装出的谈判模样,杀气四逸,面露凶光。

    “还有呢?”这熟悉的谈话方式,颜子卿感到现在才进入谈判模式,回归正常。

    “姓颜的,我家老船主说了,今日你怎么对待王家,他日他老人家百倍回报!翌日你母亲,家人落到我手——”又变了称呼。

    “好了!”刀疤的话被颜子卿打断,接下来他要说的,根本不用想也能接出来,颜子卿止住刀疤继续表现下去的欲望。“刀疤——我叫你刀疤没问题吧?”

    “嗯!小人名叫王守忠——他们也以刀疤王叫我”。

    “我先问一句:王植要屠二十万人是真的?”颜子卿没想到刀疤嘴里的瀛洲岛上竟有二十万汉民,这是个庞大的数目。

    瀛洲岛颜家众人没去过,但按颜子卿估计,其大小绝对比后世的弯弯岛大上不少,至于说有没有澳洲那么大,还得去了才知道。

    刀疤明显误会。他没想到,最没可能威胁到颜子卿的条件,反倒起了作用。来前,王植手下众人推测,最可能成功的该是王植提出的几个合作条件,毕竟利诱比威胁来的吸引人。

    刀疤心中揣测:看来颜子卿是那种读书读傻了,喜欢悲天悯人类型的家伙——这样再好办不过!

    “那还会有假!老船主一怒,血流漂杵!这些年死在我们手里的何止二十万,百万都有!区区二十万算的什么……颜子卿,你想好了!?”

    “想好了!”听完刀疤的长篇大论,颜子卿一个动作把四斤召唤到身边,耳语几句。四斤听完点点头,看着刀疤,面露不善,随即掉头出去。

    “刀疤!老船主来前没叫你带回多少人吧?他的孙子有十六个,外孙六个,曾孙……”

    “没有,不过当然越多越好!”刀疤一阵欣喜。原本已经绝望的事,没想到用嘴拿二十万人的性命一威胁就办到了,实在有点喜出望外。

    “越多越好——这样吧,他的孙子我随便挑了一半,外孙我也挑一半你带回去。随便挑的你也别在意,等下次五一他来乍浦,再把剩下的还给他,你看如何?”

    刀疤这一刻觉得,自己先前扯了大半天根本就是浪费。还不如一上来就口头威胁,谈那么多条件,浪费那么多口水。老巢里那群人真是脑子秀逗了。

    “分两次,那么麻烦!你干脆一次叫我带回去!放心,我会在老船主哪儿替你说话,那二十万人绝对能保住命!这点我刀疤王说话算话!”

    “不了,还是分两次,一次我怕你和王植都受不来了!对了,你这回带来的礼物我收下了,你要的人我已经派人送到船上,不送?”

    没听懂。但看颜子卿端起茶,刀疤知道是送客意思。

    眼珠子一转:毛都没出一根,白白带回一半人,怎么也该能和老船主交代!

    于是不言语,点点头,甩搭着身子,晃悠着离开乍浦小镇,朝码头走去。

    上船,片刻之后。

    “颜子卿!——老子在地下等着你!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等老船主一来,把你们全部剥皮、抽筋……”刀疤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看着甲板上十一个盒子。

    八个孙子、三个外孙,王植的十一个孙子辈男丁,十一个首级装在盒子里,整整齐齐看着刀疤。王元成有点倒霉,正好也是十一人之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在说:

    姓颜的和我爷爷,谁更狠?二十万人和我们,谁更重要!剩下一半,还要不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