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血儒生-> 第186章 我有秘密

第186章 我有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当众人把旗舰甲板让出,围绕在侧的时候,上泉纲走到了颜子卿对面。

    “阁下!在下武藏源五郎,武士名上泉伊势守秀纲。师从爱洲阴流,自创新阴流剑道,请指教!”上泉纲依照倭国礼节,自报家门。

    大汉并没有这样的决斗程序,但并不妨碍颜子卿用汉人的礼节自报家门:“大汉血衣侯,颜子卿!请!——”双刺合十,朝上泉点头。双方正式介绍完毕。

    行完礼的上泉纲,目光顿时一凝,双手握剑指向颜子卿。上泉纲上次在杭州一战受了箭伤,虽没伤筋动骨,但多少还是有些影响,从其握剑的手臂微微发抖就能看出。

    颜子卿反握双刺,探查着上泉纲的细微动作。身穿战甲,但外套锦袍后竟一点也看不出笨重,甚至连内甲都看不出来。

    就在颜子卿以为上泉纲还要继续积蓄气势,拖延下去之后,“轰”一声爆炸响彻耳边——旁边一艘战舰上一个**爆炸。

    “锵——”一道银光划破天空,上泉纲右脚一点地,整个人像一道诡异的旋风,旋转着“漂”向颜子卿。只是爆炸的一瞬间,原地已经不见上泉纲踪影,其速度快得惊人。

    随着上泉纲飞速旋转,周身几十道剑芒化作白光向颜子卿全身罩来,就像太阳的光线,无处不在。

    颜子卿也动了,双手握拳,拳心向内,双刺朝外,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冲进上泉纲的剑光。

    “铛!——”

    ……

    只是眨眼的瞬间。当二人再次分开的时候,上泉纲和颜子卿竟交换位置,二人背对背再无更多动作。颜子卿站在倭奴们面前,表情严肃。

    倭奴们从颜子卿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也就无从得知胜负。只从颜子卿右手滴血的刺尖上发现不妥。

    而上泉纲对面的白袍军众将士,就看的明白得多。初时上泉纲看起来和无事一般,眼神依旧犀利,武器依旧锋利,可几秒钟之后众人就发现了不对:上泉纲左手衣袖掩饰下的心口,一块红色血迹越来越大,直到其眼神涣散,最后“砰!”一声栽倒在甲板上面。

    “万胜!万胜!万胜!——”这时候,白袍军将士终于能将屏住的空气吐出来。

    随着众白袍军的欢呼,倭奴们自然和死了亲爹一般。一个个失魂落魄,呆在原地,再也不复刚才的信心满满。

    看着这群失去斗志的倭奴,颜子卿摇摇头。手一挥,身后的折家兄弟会意:“放箭——”又是一阵血雨撒过,转眼颜家的旗舰上就再无半个活着的倭奴。

    “把他好生安葬了!”颜子卿指指倒在地上的上泉纲。看着远处渐渐平息的大海,思绪回到刚才那生死一瞬间。

    ……

    上泉纲的那一招“转”确实很绚烂。对普通人来说,眼力稍微差点恐怕都会被绕的头晕目眩。最关键的是“狠”:上泉纲的这一招没有防守,根本就是同归于尽打法。

    利用花俏的招式掩饰杀机,放开所有防御,一往无前——就是“转”的核心。上泉纲的最后一剑直逼颜子卿心脏,也是在逼颜子卿选:要么同归于尽、要么后退躲避。

    后退的结果颜子卿不知道,上泉纲后续的招式颜子卿没听说、更没研究过,但颜子卿知道倭国人的性格特点:他狠你更狠,你狠他就怂。

    在上泉纲计划中,这一招其实是“虚招”,真正的杀招还没到来。他认为,颜子卿这种年少既登高位的世家子弟,性命如此珍贵,怎么可能和人以命换命?

    所以,这一招之下,只要颜子卿后退半步,他就有无数种变幻叫颜子卿难以应对。他想到了十几种颜子卿可能的应对,唯一没有想到的便是颜子卿也不管不顾,一上来就选择“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若是二十年前,上泉纲也许一咬牙真的就那么干了。可享受了二十年奢豪的生活之后,他迟疑了。

    面对死亡的恐惧,二人武器还相聚几厘米的时候,他整个人迟疑了;在杭州城外受伤之后,他的信心迟疑了;在见识过世间繁华之后,他的心迟疑了。

    让自己的身体稍稍偏离半寸,让自己躲过颜子卿的尖刺,妄图逼迫颜子卿和自己同时变招。在上泉纲心中,既然自己迟疑,颜子卿也会……可惜他猜错了。

    无数次在刀尖上跳舞、和死神贴面的颜子卿,曾为了他深爱的国家执行过无数任务。消灭无数敌人的同时,也有无数战友浴血沙场。

    多年的血与火、生与死的磨练教会他一个道理:你越畏惧死亡,他就越会找上你;只有战胜过死亡的人,才有资格谈论死亡。

    上泉纲迟疑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一切……

    瀛洲岛一战的结果没有出人意料。对于倭奴们来说,也许早就想到,反而显得愈加平淡。眼看大势已去的时候,竟瞬间朝瀛洲岛外海四散而去,动作比麻雀还麻利。

    看着刚刚还拼死一搏的倭奴们作鸟兽散,朝几十个方向逃走,白袍军们也熄下了追击打算。逃走的倭奴们只有一半,还有一半永远的留在了瀛洲岛外海,其中包括上泉纲和其直属的几十条船。

    当白袍军登上瀛洲岛的时候,颜子卿等人明白了倭奴们失败的原因:整个岛上已经满目疮痍,彻底被搜刮一遍。别说金银,就连能果腹的粮食,也被倭奴们全部带走,留下的除了一片残砖烂瓦,还有就是嗷嗷待哺的灾民。

    看这群人的样貌,比起当初颜子卿初上雷泽岛时候看到的那群水贼家属还远远不如。

    当众人踏上遍布剑麻、棕榈、椰子树的瀛洲岛,走进岛上唯一的那个小镇,经过风格诡异的街道,来到昔日王植“召见”属下的议事大厅,途中竟没遇到半点抵抗。

    对倭奴们来说,瀛洲外海的一战就是“最后”的努力,一旦失败,就只能“暂时躲开”。至于说在陆地上再和颜家的白袍军来一场一对一、针尖对麦芒的血战,这个计划谁也没提。

    小镇并不小,光以面积算甚至不亚于杭州城。只不过因为其“建筑风格”的五花八门,显得凌乱不堪。这个被王植取名为“望云”的小镇,从今日起被颜子卿改名为“定海城”。

    意思很直白,众将都明了。从颜子卿改名的那一刻,吴加亮和徐文青就从中听出了别样意味。不过二人脑海中思考的问题不太一样而已。

    当众人来到定海城原议事大厅,遇到了唯一的抵抗。一百多名倭奴,身穿铠甲、手拿刀剑守在议事大厅墙上,和白袍军隔空对峙,气氛紧张。

    白袍军们没有颜子卿命令,所以暂时没有强攻议事厅。待到颜子卿领着众将到来后,一名出自颜家的头目越众而出来到颜子卿面前。

    “侯爷,王植在里面!他说要单独见你,要你一个人进去!”小头目脸色不太好看。里面人数虽然不多,但无异于龙潭虎穴,颜子卿要是进去……头目觉得自己蠢,为什么不早早发动进攻,不让颜子卿得到这个消息。

    “侯爷,万万不可!”吴加亮第一个出声。倭奴们万一要使坏,颜子卿进去实在太危险。随后,徐文青、狼嚎等人也相继反对颜子卿孤身进入。

    颜子卿看了看在议事大厅墙上紧张盯着这边的倭奴,在看看面带焦虑的手下们,摇头一笑。

    “你们真的以为我是个莽夫么?”颜子卿朝冉八等人示意:“去吧,把王植抬出来!至于他那些手下就不用留了。多用弓箭,我不想最后这一场还损失很多兄弟!”

    弓箭这样的东西,颜家这次准备很充分。吩咐后不久,几百名弓箭手就排到了议事大厅正门外。

    “怎么,颜侯爷,你不敢进来么?”一名王植手下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向颜子卿挑衅,以为这样能把他引进来。可惜没用,他刚开口就被一只狼牙箭钉在咽喉,折家老三出手,一箭封喉。

    “射!——”随着冉八一声令下,几百上千只弓箭像鹅毛一样飘进议事大厅,先是围墙、再是大院、再是屋顶、再是走廊……

    一炷香之后,四名白袍军抬出了一个形如枯槁、只留半口气,躺在门板上苟延残喘的老人:王植。

    “颜侯爷,你终究还是没进来!”王植原本浑浊的双眼,看到颜子卿后竟露出了道道精芒,随后又再次暗淡。

    “不敢吗?”王植躺在地上,艰难仰头看着颜子卿!

    “上岛前刚亲手送走上泉纲,现在又来送你!”颜子卿走进王植。王植的伤,经过长时间的将养,不但没有半点好转,反而愈加恶化,就算颜子卿不来,估计他也挺不了几天。

    “上泉纲?向你挑战了!?”王植面露诧异。上泉纲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自己几名手下中最彪悍的几个也都表示不是对手。就这样败在颜子卿手上?

    王植是个人精,光看颜子卿周身几名将领自豪的表情就知道,他所说不假。内心叹口气,但表面还是故作镇定:“那为何不敢走进小老儿的房中去?”盯着颜子卿眼睛。

    “他们迟早都要死的!”颜子卿指了指王植身后,被白袍军们射得、一个个刺猬似得倭奴们,“我怕你提出什么不好的要求,让我放过他们!再说,我信不过你!”

    “不怕死不代表没脑子!你这样的人,没有任何信誉可言!”徐文青适时站了出来。看着躺在地上的王植,他百感交集。

    历任云州总督无不恨之入骨,除之而后快的人;自己和恩主殚精竭虑也想“讨好”的人,就这样和死狗一样躺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你死前遗言?”颜子卿居高俯视王植。要只是翻来覆去这两句话,那也太然让人看不起。

    “还记得你杀了我儿子,从他身上得到的那块红玉么?”王植说话愈来愈艰难。

    “红玉!?”颜子卿突然想起来,是有那么一块,非常打眼的一块绝世宝玉。不过颜子卿对那些东西不是非常感兴趣,所以被珍藏起来,没戴在身上。

    “你没随身携带?”王植很意外。这样的绝世珍宝,任何人看一眼便会被迷住,怎么可能丢到一边。可看颜子卿模样,还真没撒谎,因为没撒谎必要。

    “有什么说头?你想说什么!”

    “那玉一共两块!原先是倭国国主和王后头上王冠上镶嵌的,牵扯到一个天大秘密,一个和倭国千年宝藏相关的秘密。只要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