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龙王大人在上-> 第二十二章 拦截,阿土出战

第二十二章 拦截,阿土出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哎呀,这还没个完了!”

    金胖子有点儿着急,生怕再来昨晚上那种烈度的突袭,他们势单力孤的,搞不好要完蛋。

    张青阳表情轻松的站起身,为他解惑:“不是很激烈,应该是追击战,先看看再说。”

    孙队长跟自己人打个招呼,几个制高点上的岗哨立即准备好了武器,往判定的方向远眺。

    张青阳在次后的位置隐身观察,没多久,就看到一缕烟尘出现在地平线上。

    再有一分多钟,远远看到三人快速往这边奔来,全都是宠兽战士,看身形姿态摇摆不定,落脚是步伐凌乱,轻重不一,显然有伤在身。

    而在他们后方,紧接着掀起更大的烟尘,却是足足有十几号机械战士,有着鲜明的军中精英战队特征,追击者以雁形阵的姿态封锁住两翼和后方,保持稳定的速度与距离,紧追不舍。

    看情形,这是要用驱赶战术活活累趴下前面三个,再轻易剿杀。

    张青阳不知怎的感到有些熟悉,果断以心灵之桥投**神信号过去,随即得到一个确定的回应。

    追击的队伍中,有另外的执行任务的选手同学!

    心念一转,他冲着地面上孙队长打手势、传音:“让你的人继续保持警戒,不要开火。”

    随后告知阿土:“那边有三个家伙都是坏人,你去试试。”

    阿土头一回出门,昨晚也没怎么发挥,其实已经憋得够呛,闻言顿时喜上眉梢,欢叫一声,带着瘸子连蹦带窜的冲出石林,迎着狼狈奔来的三个家伙正面拦截。

    孙队长来到近前,远望迅速交汇的四人,有些担忧地问:“你那兄弟,没问题吧?”

    他是出于好心,阿土年龄一看就很小,单纯懵懂好孩子一个,上去拦截逃命的队伍,很危险啊。

    张青阳笑道:“总要磨砺一下,前边这几个正合适。”

    他没有明说,其实那其貌不扬的土狗是长生级的宠兽,阿土本人更是练剑的天才,这一个来月没见,把八方风雨剑练得比他还要精纯,且还把原本的五禽锻体术都玩了一遍。

    虽说没有张青阳那种变异后的神化,却也不逊于资料记载中的诸多前辈强者,根基之稳固,远超大部分同龄的书院俊才。

    孙队长点点头,不再言语,只瞪起眼睛仔细观察着。

    他也看出来追击者为军方小队,那么前边三个是叛逆分子无疑了。

    这时候,阿土已经跑到了对方前面百多米处,正好完成了热身。

    那三人一看前面出现拦截,顿时跟穷途末路的凶兽一样躁动起来,一个个浑身冒出昏黄气息,身体也开始产生不正常的扭曲变形。

    “果然是仿生人么,不知道是落入哪个陷阱里头,被追杀到这里。”

    张青阳暗暗思忖,同时做好了瞬移过去帮忙的准备。

    阿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看着对方威势汹汹的逼进,本能想起昨晚经历的大战,两下一对比,觉得没有多厉害的样子。

    他小脸上,洋溢着兴奋,右手一挥亮出把百锻剑,大喊一声:“看剑!”

    喊毕他身形一合,唰啦抖出一蓬璀璨光华,笼罩住最前面那人脑袋。

    “滚开!”

    那人暴躁的嘶吼着,膨胀到三米来高的身躯蓦地冒出一条长须,刁钻的从侧面扫向阿土软肋,同时横起右臂一面骨质的奇怪盾牌,硬磕那花里胡哨的剑光。

    在他看来,个头小小的阿土使出的剑法华而不实,根本没多大破坏力。

    但两相碰撞的时候,他随即眼前一花,阿土突然加速前掠,不但闪过了长须袭击,更是两手抱剑硬撞在骨盾上。

    只是触碰的一瞬间,所有剑光猝然汇聚为一个焦点,笔直的撞击下倏然引爆上面的犀利剑气,将骨盾轰开个碗口大的窟窿,森然杀机更灌入后面的手臂,将筋脉血管一齐切断,直接废掉!

    那人只觉的手臂一凉,没了反应,随后猛地看到近在咫尺的小家伙,仰起来脸嘿嘿直乐,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拧身甩臂翻转下砸,要活活拍死阿土在地上。

    但阿土的反应比他出招更快,滴溜溜一转顺势闪到侧面,曲臂运剑轻轻一挑,竟把那长须齐根斩断,再唰唰唰连续几剑不停切削,把其余几条的根茬儿都砍了个干净。

    最后,他两脚一蹬,踹的那人一个踉跄,单臂扶地刚想爬起来,陡然觉得两个膝盖窝又是一凉,下半截没了知觉,噗通跪地,一头扎进沙土中。

    阿土借势腾空飞跃,跳蚤似的嗖一下冲到第二个人面前。

    这人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原本是脑袋的地方变成了硕大肉瘤,上面长了四对复眼和一蓬乱纷纷的肉须,下巴垂到胸口处,竖着裂开一道足有两尺长的豁口,里面獠牙参差,滴滴答答渗出黏糊糊的液体。

    他猛地张开裂口,打算一下吞掉蜷缩起来的阿土。

    阿土喝呀一声挺剑直刺,就在大嘴平行的瞬间,突然手臂一长,剑尖点中其中一颗獠牙,猝然爆发的剑气轰然炸开,在裂口内绞起一片可怕的杀戮风暴,霎那间搅碎了舌头、绷断了牙齿,更深入道脊椎血管等处,破碎脏器连同血肉争先恐后的喷涌出来。

    阿土却借着剑身反震的力量倏地上升,越过那人头顶后调转向下,蜷缩的弓身猛然绷直,顺势挥剑直刺第三人的顶门!

    这等神来之笔的变招,连张青阳都看的目眩神迷,论起剑法身法的运用和想象力,阿土远在他之上啊!

    剑走轻灵,剑走偏锋,剑以诡道,剑多击刺。

    张青阳那种大开大合、以剑为枪的用法,根本就是邪道,难怪传授剑法的伍云甫怎么都看不上。

    再说阿土,这弹身一剑上凝聚着肉身的绝大劲力,第三人早从前面同伴的遭遇上吸取经验,毫不犹豫挥臂横扫,绵软如触手的长臂荡起一道狂澜,将局部空气压缩如实质拦截过去,同时胸前两对古怪的手臂向上弹射,狠狠抓向阿土的四肢。

    顶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