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出青鸣-> 第六十章:冰雪迫,谜团惑

第六十章:冰雪迫,谜团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在那遥远的冰天雪地里,只听到少女一声轻喝,伫立在她面前的雪人慢慢融化褪去。

    慢慢的,露出一张轮廓分明,俊俏而有些阴柔的面容,想必是因为被冰雪包裹太久造成。

    如果是认识这张面容的人在这里,一定会认识原来这个人就是消失了半年的楚寇廷。

    少女做完这些动作后,拍了拍手,放在嘴前哈了一口气。她对自己的杰作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走上去。玉手一抬,一道元力打进楚寇廷的身体里。

    过了一会儿,没有看到楚寇廷有苏醒的迹象,少女上前用食指点了一下楚寇廷的脸蛋叫道,

    “喂,傻大个,你都睡了这么久,该醒醒了哦。”

    少女空灵动听的声音在冰天雪地里是那么的优美,再次轻轻点了一下楚寇廷的脸蛋,莞尔一笑。

    似乎感应到了少女的声音,楚寇廷慢慢睁开眼睛,只是眼中尽是茫然之色,不知身在何方。

    不过从其清澈透明的眼中可以看出,他已经摆脱了自己的心魔。看到少女的眼珠子盯着自己,咕噜噜的转动。

    楚寇廷想动身,却突然感觉全身无力,直接倒在地上。

    而少女直接笑了,似乎很好玩一样。把楚寇廷说了一顿。

    楚寇廷现在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因为他被少女冰封了半年,四肢僵硬,脑海中一片空白。甚至想说一个字,嘴巴都张不开。

    少女笑了笑,仿佛寒冬里开的梅花一样美。看到楚寇廷疑惑的目光,少女转身背手身后,说道,

    “傻大个,你已经很久没走路,这是正常现象。不过你放心吧,有我在,你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少女盯着楚寇廷的眼睛看,因为她觉得楚寇廷的眼眸会说话,而且她奇怪的是楚寇廷的眼珠子为什么和她们的不同。

    她们这里的人眼珠子都是蓝色的,而楚寇廷的是漆黑的。对于从小没有出去外面过的她来说,心里特别好奇。

    “傻大个,我叫雪飞燕。是我把你从鬼门关救了出来,所以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哦。听好了,我叫雪飞燕。”

    “雪是冰天雪地的雪,飞是飞翔空中的飞,燕是小燕子的燕。要是你敢忘记我的名字,我就把你给杀了。”

    雪飞燕自顾自说着,美目流盼,似乎怕楚寇廷记不住一般。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什么意思。

    楚寇廷被冰封半年,现在脑海中一片空白,雪飞燕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我还有事,你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乱动。”雪飞燕救楚寇廷的事,除了她还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当时碰到楚寇廷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只剩半条命。拖回来后就一直藏在这个雪人里面,正好可以练生死符。

    楚寇廷木讷点了点头,仿佛都能听到骨骼摩擦的声音。

    “记住,千万不要乱动。”再次嘱咐后她就离开了。

    白雪皑皑,群峰相连,仿佛像一个个雪人一般屹立于天地间。

    在那山间,一座宫殿屹然而立,倒也是宏伟,只是相对于群峰来说,它就显得非常的渺小。

    在那宫殿里面,一名白发青年立于首位之上。座位下的人群中,仔细看便会发现冰域的卜公子也在其中。

    看到雪飞燕飘然而来,戴在手腕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响起,好似一首曲子。

    众人的目光聚焦于其身上,等其停下来后,看了一眼众人,径直来到白发青年的面前。

    “大哥,叫我回来什么事?”其实刚才听那两个少女说是冰域来人时,雪飞燕心中已明了。

    “飞燕,别调皮了,卜公子和雪公子来看你了。”

    闻言,雪飞燕转身对卜公子和雪公子说道,“飞燕拜见两位哥哥!”雪飞燕收起性子安静坐在雪飞鹰身旁。

    卜公子和雪公子相互对视,随即卜公子站起来说道,“雪公子,按照你我两域定的规矩,等二小姐成年,你我一较高下,谁赢了拿雪花树,输了娶二小姐。

    如今二小姐已成年,你什么时候娶二小姐那是你的事。至于雪花树,今天我就要拿走。”

    卜公子没有征求雪飞鹰兄妹两同意的意思,似乎来这里只是走个过场,说完便起身离开。话里那意思,不用比试也是他卜公子赢。

    “卜公子,你太嚣张了。”雪公子说着已经飞掠来,直逼卜公子而去。卜公子上次炼化地皇果后,实力更胜从前,而雪公子的实力也不是盖的。

    两人对碰一掌,纹丝不动。只看到卜公子右手一挥,再次出力终于把雪公子给震开。

    雪飞燕嘴唇微动,他们雪家族夹在冰域和雪域的中间,势力弱小,只能由别人来欺负自己。

    今天她才刚满十八岁,冰域和雪域就迫不及待。她作为雪家唯一拥有雪无泪的人,变成了冰雪两域争夺的对象。

    当然相比之下雪花树更炙手可热,因为她的雪无泪便是吃了雪花果才拥有的一种眼泪,可供人修炼。

    雪花果几十年才结一次,上一次结果的时候是雪飞燕刚出生的时候。当时雪飞燕母亲难产,生完雪飞燕就死了,为了挽救雪飞燕,雪飞燕的父亲便用雪花果救了她。

    而这次结果便是下一个夏季,正好雪飞燕成年。

    面对命运,雪飞燕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她已经失去太多亲人。如今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她不能让雪家族断送在哥哥的手里。因此,不得不答应冰雪两域的要求。

    在她想的时间,卜公子和雪公子一击对碰,雪公子被卜公子打飞。

    “雪公子,胜负已分,就此罢手。再打下去怕是要伤了冰雪两域的和气。”

    雪公子今天是来拿回雪花树,不是来和雪公子比武。冰雪两域虽然看似和平相处,但是明争暗斗也不少。

    要是一方的实力比另一方大,雪飞燕和雪花树都归那一方。只是因为不分上下,这才定出了谁赢了拿走雪花树,输了也可以娶到雪飞燕。

    既不伤和气,又可以保存实力。在这乱世中,谁能保证自己一生平安。

    现在中原群雄四起,用不了多久便会波及到这边来。

    雪飞鹰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他说了也不顶事。而雪公子其实心里早有算盘,正值乱世,雪飞燕比雪花树来得更加实在。

    不过论长远计划,雪花树就比雪飞燕好多了。

    “既然如此,那卜公子请便!”卜公子轻笑一声,对雪飞鹰抱拳,然后朝雪花树的方向去。

    “雪飞鹰,三天后我再来下彩礼。”雪公子说了一声也跟着离开。

    等冰雪两域的人都离开后,雪飞鹰把众人遣散去,然后说道,

    “飞燕,是哥无能,只能牺牲你的幸福来换取家族的安危。”雪飞燕摇了摇头,起身说道,

    “大哥。雪家族不能断送在我们兄妹俩的手里。我先回房了!”雪飞燕知道雪飞鹰的无奈,说了一声起身离开。

    她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找楚寇廷去了。满怀心事来,看到楚寇廷真的听自己的话,站在原地不动。

    见状,少女很快拂去心事,慢慢走近楚寇廷。“不错不错!现在你可以动了。”

    其实不是楚寇廷不想动,而是他发现自己走动的能力都没有。而且冰封了这半年他滴水未进,哪有力气走路。

    此时感觉稍微暖和一点,蹲下捡起地上的雪往嘴里塞。看到楚寇廷的囧相,雪飞燕在一旁直笑个不停。

    楚寇廷不知道雪飞燕在笑什么,躺在地上,四肢岔开,仰天长叫了一声也跟着笑起来。

    笑着笑着雪飞燕突然蹲在地上抽泣起来,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命运。楚寇廷坐起来疑惑不解,过了一会儿走到雪飞燕对面坐下来看着她。

    “喂,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楚寇廷手伸到一半停下来,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雪飞燕好起来。

    “要不这样吧,我陪你一块哭,这样的话可以给你分担一点。”闻言,雪飞燕噗嗤一笑,擦掉眼角的泪水。

    “你是不是傻?哭怎么能分担呢。我已经好了,不用你陪。”雪飞燕站起来,很快恢复笑容。

    “嘿嘿,不哭就漂亮多了!”楚寇廷咧嘴一笑抱拳说道,“飞燕,谢谢你救了我。我要走了,你多保重。”楚寇廷说完才发现竟然不知道要去向何方?

    “喂,你给我站住!我救了你,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雪飞燕拦住路。“你现在还不能走,我在你身上种了生死蛊。”

    看到楚寇廷茫然,雪飞燕说道,“半年前我在江边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只剩下一口气,于是我便用生死蛊救了你。”

    “生死蛊能救人亦能杀人。中了生死蛊的人,如果没有人医治,最多能活三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据我所知,放眼世间能练成生死蛊的只有我和我娘。

    我娘在生下我的时候因为难产已经去世了,现在会生死蛊的只有我。”

    楚寇廷听得云里雾里,他现在智商不在线,听雪飞燕说这么多,只是单纯觉得神奇。

    “飞燕,那可有什么方法解救。”楚寇廷忘了自己说要离开,一副不耻下问样子看着雪飞燕。

    雪飞燕从思绪中回来,狡黠一笑,然后才说道,“世间除了我的雪无泪,没有人可以破解生死蛊。”

    楚寇廷哑然,这么冷门的两门秘术居然被雪飞燕练成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故意在你身上种生死蛊。你应该感谢我,当初我救你的时候,你一身魔气缠身。”

    “现在生死蛊不仅把你救活了,而且还帮你把体内的魔气彻底净化。说你因祸得福还不如说你命好,遇到了我。”

    雪飞燕说的也没错,楚寇廷掉下万丈深渊,不死还能遇到雪飞燕,也算是他人生中一大幸事。

    虽然听不懂雪飞燕再说什么,但是能听出雪飞燕救自己费了很大功夫。

    让他奇怪的是,自己是怎么了,让雪飞燕用生死蛊才能救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