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京都贵女手册-> (015)宫中课程

(015)宫中课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云想容进了自己住的房间看了下,家具并不多,但雕工都很精细,这宫里面的东西,喜欢花纹繁琐和工艺上的考究,和自己常见的家具差别很大,不是品质的差别而是风格上的差别。

    刚刚坐下休息一会,就听见太监说午膳时间到。

    太监会把食盒放到门口,让姑娘们自己出来取,吃过后,太监们会把食盒取走。

    云想容出门,准备去拎食盒,就看到张灵俪微笑的向自己走来。要说张灵俪人不是很美,但走路的体态特别美,一看就是从小在家中及其受重视,教养上很花心思。

    “云妹妹,我们一起吃午膳,可好。”张灵俪笑着说道,仿佛二人已经相识很多年。

    就凭张灵俪相貌端庄,走路优美,说话亲切,云想容就觉得这能当上太子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云想容不是个会拒绝人的姑娘,这要是平时肯定会说好,尤其对自己觉得舒服的人。但此刻是在宫里,江轻尘有过交代,所以必须拒绝。

    “张 姐姐,我来京城后就水土不服,身体不太舒服,我就随便吃几口,想马上休息一下,等我休息好了,我们在一起吃饭可好?我怕因为我的事情,扫了大家的兴致。”云想容客气的说道。

    张灵俪主动找云想容,也是对她做个评估和了解,细看五官是挺漂亮,虽然脸上没有任何妆容,但是一脸病态,皇家不喜欢这种气质的人。

    而且自己上前,云想容的表现不够大方,居然拒绝自己的邀请,张灵俪觉得,毕竟云想容是商家女,没见过大世面,所以会怕。她那里知道,云想容是故意表现这样。

    “那妹妹好好休息,我们以后聚会的机会还很多,不差这一次。”张灵俪笑着回道。

    “谢谢张姐姐体谅。”云想容作揖说道。

    张灵俪转身走开,对昌平候府的做法很失望,即使是不想参与太子妃的竞争,那就在侯府外系,找一个适婚的女子就好,为何要找外姓的女子。也不够大方得体,这样有失昌平候府水准。

    她那里知道,江轻尘就是觉得家族中女子,想攀龙附凤的太多,真给了这种参加皇后宴席的机会,真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丢的不光是昌平候府的脸还有皇后的脸。

    吃饭的时候,那三位姑娘是在张灵俪的客厅吃的,那间房间最大,开着门吃饭。云想容模糊听到那三人的对话。

    “哎,要是心心能来就好了,她来我们会更热闹。”倩倩说道

    看样子这三人和江心心很熟。

    “要不是为了不参加这类宴席,怎么会那么早就把亲事定下来。”喜宝说道

    “这是宫里,喜宝说话注意下。”张灵俪说道。

    “哦,知道了。大家吃饭,下午还要上课呢。”喜宝说道。

    云想容午膳没吃几口,来京城这几天,吃住都在昌平候府没觉得不适应,那是因为云雪是江南人,家中请了江南的厨子,这几日都吃的和在江南家中没差别。

    京城的口味,自是和江南不同,做菜愿意多放佐料,讲究浓油赤酱。和云想容清淡的口味格格不入。

    本来云想容还想用食欲不振掩饰自己身体不适,这次连演都不需要演了,是真的没胃口,主要还是吃不惯。

    没休息多久,就有宫女来通知大家,整理妆容,要到西厢苑上课。

    所谓上课,就是宫里的老嬷嬷会亲自来教大家宫中的礼数,其实这个都是小事,这些官家小姐,从小就学习过,关键是后面的,一听大家都头痛。

    那就是练坐姿和站姿,还有走姿。

    二十人都在规定的时间内,到了上课的地点。也就是祥和殿的前殿。

    先是有个宫中执事嬷嬷上来点名,此刻云想容刻意注意了一下,和自己同院子的喜宝,闺名叫夜悦姗,倩倩的闺名叫罗依。

    其余的人虽然没刻意去记,但也能叫上几个,云想容觉得所有的姑娘都会认识自己,对自己而言要记十九个名字,对她们而言只记自己一个就行。

    接下来上场的是一位老嬷嬷,能看出在宫中有些辈分,别的宫人见她都毕恭毕敬。她的法令纹很深,看起来就是一位很严厉的嬷嬷。

    虽然上课之前按照规矩,先是给大家行了个礼,但明显的不是很心甘情愿,云想容心说,皇宫这地方真的不能多待,人的心态容易畸形。

    这后宫起伏太正常了,主子也不一定总得宠,心态不好,早晚会崩。

    进宫之前已经和昌平候府的教养嬷嬷了解过,这宫中做事的流程。府里的嬷嬷就比这个和气许多,都是宫里出来的人差别可真大。

    就和嬷嬷之前说的一样,先是教大家礼数,见到宫中不同的人,行的礼是不一样的,云想容在家里的时候,家中早就请过教养嬷嬷。

    当时嬷嬷还对她开玩笑说道,小姐规矩学的就是进宫面圣都足够了,当时心说自己哪里会有面圣的机会,学习自己不会的东西,这只是云想容的兴趣。

    那里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进宫参加皇后宴请。

    之前家中教养嬷嬷已经教过自己,在加上昨天昌平候府的教养嬷嬷帮自己复习了一遍,今天宫里的教养嬷嬷又讲了一遍,自己当然不会出错。

    所以,后来要求每个人行礼时,云想容做的很是标准。大家都很标准,所以都觉得是理所应当。

    其中有些意外云想容行为的,就是张灵俪,她中午和云想容说过话,觉得云想容和他们不是一类人,没见过大世面,但礼数居然也能如此标准,真的没想到。

    不过想想也是,昌平候府敢让她进宫,定是有些水准的姑娘。

    还有一人就是罗依,她有点看不懂江轻尘的意思了,她知道所谓昌平候府的意思,就是江轻尘的意思,选这么个姑娘进来,是真的要当侧妃吗?可这样对他自己的发展不是一步好棋。

    这么早就把昌平侯府的利益于太子紧紧的绑到一起,圣上不会高兴。

    接下来就是练习站姿,宫里的人真的很有招数,给每个人发了一件,上面栓满小铃铛的马甲,稍有一动,必然会叮当乱响,明显姿态不合格。太监和宫女都不用看着。

    其实大家心中都有数,同是京城中的贵女,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这要是练站姿的考核都过不了,别说给自己本家丢人了,传出去的话,嫁人都成问题。

    所以根本就不用太监和宫女的监督,大家都会做到最好。

    半个时辰的站姿,对于云想容来说不算什么,自己本就是个爱静不爱动的,自己都能一动不动,看一天书的人,这半个时辰真的没问题。

    意料之中,大家也都没问题。

    时间到了,太监进来,进行下一个考核项目,走路,要求走路平稳,铃铛不能响,还有步子要不大不小,这个对大家说也不难,一个个顺利通过。

    今天的考核就剩下最后一个项目了,坐姿,也是半个时辰。

    太监点上香,人又出去了。

    云想容忽然明白很多姑娘不愿意来参加宴会,麻烦的事情太对,虽然自己很有信心坐足半个时辰,但是真的好烦,如果自己是京城贵女,也不愿意参加这种宴会。

    如果是想当太子妃的人也就算了,这一堆陪着的,这算怎么回事,万一出错,回家也没好日子过。

    本来学规矩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仪表仪态,这么一考核给人的感觉就全都变了,学这些难道是为了显摆家中对自己的教育吗?

    昨天云想容要找昌平候府的教养嬷嬷,也是为了了解宫里这种宴会的细节,这些江轻尘肯定不知道,他又没机会见到。

    嬷嬷说,今天考规矩礼数,明天会考核诗词歌赋,刺绣和才艺。自己运气不好,这要是今天考这些就好了,至少人能舒服很多。

    云想容有个习惯自己在无聊的时候,或者睡不着的时候,喜欢把自己喜欢的古诗词全部默背一遍,打发时间而已,顺便想想诗中意境,自己心情会好很多。

    此刻毕竟是在宫里,没心情默背古诗,就在想之前昌平候府的教养嬷嬷和表哥刻意交代过,让自己在宫里注意的事情。

    嬷嬷和表哥都说宫里到处是陷阱,自己还真没觉得。

    人在陌生的环境中,周围又都是陌生的人,精神会很紧绷,周围稍微有些异样,像雷达一样,马上就会感觉到。

    就在这个时候,云想容忽然有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很不舒服,于是轻轻的转头,到处寻找,只是除了看到,满屋都是微微低头,眼睛往下看,坐姿都很标准的姑娘,没有任何人,而且房间的窗户和门都是关着的。

    仔细听过外面也没有任何人走动的声音,云想容觉得是自己太过紧张,产生了错觉。

    刚要准备和其它的姑娘一样,坐回标准姿态,就看到旁边坐着的喜宝,身子不动,轻轻的用嘴往上吹气,脸已经憋的通红,感觉都要哭出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