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京都贵女手册-> (016)主动帮忙

(016)主动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仔细一眼,原来喜宝的脸上,有个小黑虫。

    云想容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抬手,就把黑虫从喜宝的脸上抓了下来。捏了个半死,扔到了地上。

    喜宝脸上立刻露出了万分感激的笑容,狠狠的用脚把地上的虫子踩死,心中立刻舒服很多。

    要说喜宝的坐姿肯定是过关的,半天没敢把虫子从脸上抓下来,真的不是怕动作太大铃铛响,而是不敢抓虫子,若要平时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喊丫鬟,把虫子赶走。

    此刻,没有丫鬟,要是挥手赶虫子,必然会铃铛响,这铃铛真响了,自己的脸和家人的脸都丢光了,但就任虫子在脸上待着,自己也是真的做不到。

    刚才云想容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如女侠降世,喜宝当场决定要和云想容做朋友,等出了宫,一定要好好感激云想容,这是自己的贵人。

    云想容怕虫子吗?当然不怕,云想容一个有三个哥哥的姑娘,怎么可能怕这个。

    小时候,男孩子吓唬女孩子的方式,不就是放虫子吗?这种操作,云想容就从未怕过,小的时候,更是无知者无畏。会冷静的把虫子放到哥哥的住处,秉承礼尚往来原则。

    现在让云想容捉虫子也不会怕,但会觉得很恶心。

    这不刚刚捉完,就从袖袋中拿出手帕擦手,心中还想这要是在家中,这块手帕自己肯定直接扔了,可太恶心了,也不知道宫里配发的东西回去能不能扔。

    肯定是不能扔在宫里,这事没人教过自己,要不回去问下昌平侯府的教养嬷嬷。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擦完手之后,看到口袋里有面小镜子,顺便拿出来,看看自己的妆容。

    因为是低着头的,云想容的镜子正好照到了房顶,云想容正好看到,房顶上有一只眼睛正往下看,云想容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宫里人真会玩,不明面看着,暗地里观察。

    立刻收好镜子,坐好,看来刚才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屋顶上真的有人。

    云想容这么坦然的照镜子,真的不是因为很自信,知道自己不会让铃铛响,别人没照镜子,也不是因为不自信,不想照镜子,而是江轻尘从头到尾对云想容都没任何要求。

    从来也没有人和云想容说过,要做好进宫任何事情,这样才能保住昌平候府的面子。江轻尘反复交代的事情,就是进宫要低调,保护好自己。

    换做别人,如果关系一般。应该也不会帮喜宝抓虫子,即使自己不怕虫子,也是怕意外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时间到了,香燃尽。

    太监进来,告诉大家今天的活动都已经结束,说了下明天的活动安排,此刻大家可以回房间休息,还发放了明天要穿的衣服。

    能进宫参加皇后宴请的贵女,身材都很标准。大家穿的都是一个尺码。再说之前发的一套也很合身,主要还是看看,万一出现跑线之类的事情,现在处理还来的及,明天发现可就没时间整理。

    云想容打开衣服看了一下,颜色尺码做工什么的,都没问题,刚要收好,就发现怎么觉和别人的样式不一样,还好自己发现的早,这要明早出门发现和大家不一样,难看的就是自己。

    云想容马上找管事太监说明情况,太监也很意外,但是说可以马上带云想容去尚衣局换一件,其余的姑娘都是一样的衣服,大家散了,都各自回自己的住处。

    喜宝想和云想容说声谢谢,于是主动找云想容,说要一起回住处,女孩子友谊的开始其实很简单,有时也只是一起去过洗手间。

    云想容就把衣服情况和喜宝说了下,明天穿的衣服拿错了,太监要带自己去换一件。

    喜宝立刻觉得那里不对了,但没有说什么,只是和云想容道别,和大家一起回了住处。

    喜宝,是当朝太傅的孙女,家中有一个大哥,李雁飞,和江轻尘是好友,是皇上亲卫统领,负责皇宫安全。

    太傅可是当朝天子的老师,在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虽然看似单纯,但怎么会没心计。

    云想容第一次进宫,不知道宫中办事的流程规矩。

    喜宝当然懂宫里的规矩。给她们的衣服怎么可能拿错,即使万一拿错了,那也是应该管事的太监或者宫女,去把衣服换好,送回来,怎么可能让云想容亲自去换。

    云想容虽然不太懂宫中的规矩,但一些常识还是有的,只是觉得有点不对,但要是说问题出在那里,还是真的说不出来。

    很快一个执事的小太监主动要带云想容去换衣服,二人离开了祥和殿。

    此刻太监带着云想容走的方向,云想容觉得不对了,不是说北面是皇家内院,没有召见,都不能入内吗?怎么太监带着自己向着这个方向走去。

    刚开始的时候云想容觉得是自己多心,但走到了一个类似花园的地方,云想容真的觉得这是不对的,刚想上前问一下,就看到眼前出现一个男子。

    长的很好,但一看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明显是比自己要小,现在的长相不算的,谁知道成年后会长成什么样。

    太监跪地行礼,说道:“奴才,拜见七皇子。”

    云想容虽然不认识这男子,但看太监跪拜,自己也连忙行礼,说道:“民女,拜见七皇子。”

    “都起来吧。”七皇子回道。

    七皇子当然是皇上的第七个儿子,他的生母是贵妃,两年前已经不在人世,生病,自然死亡。他的母妃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当今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她就是皇上的侧妃,闺名王仙瑶,长得很美,和当时的王妃关系处的很好,因为很早就看出王爷有成为太子的可能,愣是自己偷偷喝避子汤,主要是怕生出孩子招来祸端。

    事实证明,决策正确,他是皇上拿下江山后,身边剩下的唯一女子,没被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别的皇子觉得她成亲后几年都没生子嗣,构不成威胁。

    皇上登基,没有马上选妃,但她很快就被封为贵妃,赐称号瑶妃。皇上念及旧时恩情,对她很是宠爱,当上贵妃后就怀孕了,生下了皇上登基后的第一个儿子。

    自己的亲哥哥也在王爷争夺皇位的时候立了大功,后来被封为骁勇将军,目前镇守国家的第二道防线。原以为皇上能立自己为皇后,结果皇上一直没有立后的打算。

    当时心里也不急,因为皇上一直没选妃,宫里的几个女人也都是民间选秀送来的,没一个位份高。出身也都很普通。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自己生了个儿子,皇上及其宠爱,经常来看自己和孩子,心说皇上是个念旧的人,这太子的位置是保住了。

    结果皇子几个月大的时候,身边宫女被皇帝的哥哥收买,害死了皇上的第一个皇子,这件事情很让人崩溃,更让人崩溃的事情是,护国公府的三女儿郑舒然,在这一事件中表现出众,帮助理清事情缘由,抓住凶手。

    一个根本就没打算进宫的女子,马上被皇上相中,封为皇后。

    皇上太精明了,他早就知道瑶妃偷偷喝避子汤的事情,他不怪瑶妃,自己顾不上她,一个女子做些自保的事情,是理所当然。

    是旧邸出来的人,有情感基础,所以会升她贵妃,让他生下自己登基后的第一个皇子。这是为了她以后在宫里不受欺负。

    但她真的不适合做皇后,皇后是要有很高智商并且有很强执行力的人,他在前殿处理国事,后宫要有个能力强的人镇场,不需要有爱,只需要志同道合,并肩前进。

    护国公府的郑舒然,武门出身,身上有一种莫名的侠气,受不了瑶妃的哭天抹泪,虽然和瑶妃根本不熟,但也出手相帮。

    皇上马上觉得这个就是自己的理想皇后,一个有担当又思路清晰的女子。

    其实即使大皇子还在,皇上也不可能立他为太子,因为自己就受够了先皇不按规矩办事情的苦,太子必须出自皇后,这是国之正统。

    之后皇后生下儿子,皇上的恩宠才做到雨露均沾。

    瑶妃始终也没失宠,养了几年的身体,之后怀孕生下来七皇子。

    看着皇后的儿子被封了太子,自己虽然又生出了儿子,但心中还是觉得很委屈。

    皇上的眼光特别好,皇后郑舒然不爱皇上,但确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她把皇后这个职位和官场中的职位一样看待,处事公允,后宫没有激烈的勾心斗角。

    皇后对比自己先进宫的嫔妃都很客气,她知道这几年皇上喜欢新人遗忘旧人,自己只能帮着平衡些,结果这个行为让瑶妃误会了,她认为是皇后觉得愧对自己,理所当然的觉得如果不是意外,别说太子之位就是皇后之位都是自己的。

    人一旦偏激就很难凹回去,瑶妃刻意在皇上面前说皇后坏话,皇上心中有数,自然会向着皇后,刻意冷淡瑶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