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越女刀-> 33.艰巨任务

33.艰巨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方旭想是这样想,心里骂是这样骂,却又不得不恭维石天。他抱拳拱手,说道:“石兄如此抬举小弟,小弟不胜感激!小弟入宫以来,得石兄多番关照,刻骨铭心。小弟今生能遇上石兄这样宏才大量的人物,实乃三生有幸!”

    听好话很顺耳,石天闻言,仰天大笑。

    他拍拍方旭的肩膀,又抱拳拱手,送上祝福:“哈哈,好兄弟!珍重!”

    方旭不敢多言,抱拳拱手,道了一声:“珍重!”

    他言罢,便转身而去,又将一卷圣旨放入怀中。

    他走出承天门,却见朱妙曼一袭紫衣,手提宝剑,临风俏立于门前楼下,宛若仙子,美不胜收。

    她似乎在等他。

    方旭见状,不得不躬身拱手,向朱妙曼问好:“微臣参见公主!”

    朱妙曼低语道了一声:“爱卿免礼!一路珍重!”

    方旭拱手道谢:“谢公主恩宠!微臣一定不辱皇命!”

    他抬起头来时,望向朱妙曼,却见她眼眶泛红,眸显柔情。他心头一热,心里暗道:没想到这妮子对我这么好!

    丫滴,老子恐怕没福消享啊!

    世人谁不知道燕王似屠夫?

    老子此去北平,恐怕是有去无回了。

    不过,即使你淡出我的生命,却仍然占据我的记忆。

    ……

    方旭心头一阵激动,却不知说什么好?

    于是,他朝朱妙曼又躬身一辑,转身而去。

    朱妙曼确实对方旭依依不舍。

    她也知道方旭此去北平是凶多吉少。

    她不知道往后是否还能见到方旭?

    于是,她颤声相问:“方爱卿……你……你,你,你你,你就没别的话说吗?”

    她朝方旭的背影招手。

    她跨步欲追,却又收回脚步。

    或许,她忽然间想到了自己还在皇宫之中,不可以轻露感情吧。

    方旭想到自己此去北平,也不知是生是死,又见皇帝、大臣、公主都是对自己依依不舍的,更觉路途遥远而艰险,不如留下点礼物?

    再说,送礼物给美人,总是男人的一件快意事。

    于是,方旭将取下一直系在脖子上的玉石项链,转身递与朱妙曼。

    他真诚地说道:“公主珍重!公主对微臣恩重如山,微臣无以为报。这条项链,就赠予公主吧,算是微臣的一点小小心意。”

    朱妙曼没想到方旭的眼眶也是红红的,不由一阵羞涩。

    她明白方旭心中有她。

    她即时芳心窃喜。

    但是,她却不敢接受方旭如此贵重之物。

    她瞄了项链一眼,发现项链的吊坠是一只玉观音,上面刻有极细微的小字。

    她瞬间心道:这条项链如果不是方旭的传家宝,便是贵人在其出生时所赠。

    这条项链肯定是极其珍贵的。

    ……

    于是,朱妙曼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怎么可以?”

    方旭心头一酸,颤声地说道:“公主,微臣送给你的,不是这条项链,而是微臣的心。”

    他把项链塞入朱妙曼手中,嘴巴里呵出一阵蜜糖味。

    朱妙曼闻言,心头感动之极,泪光闪闪,接过项链,结结巴巴地说道:“哪……我……我暂时替你保管。我……我送你一支玉笛……这上面安装着暗器,你拇指一按机关,便有毒箭射出,必要时有防身作用。”

    她心头一阵激动,一阵感动,一阵酸楚。

    她放下自己的宝剑,将项链放进裤兜里,又从腰间取下一支小玉笛,递与杨逍。

    然后,她没再说什么,附身拾起她自己的宝剑,便转身小跑而去。

    她转身刹那间,珠泪忍不住便滑落下来。

    串串晶莹剔透的泪珠,透明晶亮。

    “原来,她早就给我准备好了礼物。只是缘于少女矜持,她一直没拿出来。唉,我真是辜负了她的一番情意。她喜欢的那个人,可是原来的那个方旭啊!往后,她若是发现我是假方旭,会对我如何?”方旭接过玉笛,一阵激动,又一阵心酸。他是聪明人,终于明白了朱妙曼对“自己”的情意。

    他心思如潮,心头又有些难过。

    因为他又算是明白了朱妙曼其实喜欢不是自己这个现代来的方旭,而是以前的那个方旭。

    他难过地走出宫门,策马回府,简单收拾,用过午膳,换上便服,佩上绣春刀,暗地拥别春花。

    在她的泪眼中,方旭带上李布和刘乐宝。

    三人旋即策马出城北上。

    秋风阵阵。

    尘埃飞扬。

    方旭惆怅满怀,既对春花依依不舍,又想着朱妙曼对“自己”的深情。

    他出城离京,策马奔跑数十里,竟然没说一句话。

    黄昏日落,残阳如血。

    扬州城,西北郊蜀冈中峰。

    山道上,李布策马领头前行。

    因为刘乐宝裤档的伤未痊愈。

    所以,方旭策马,陪其缓行,奔驰在后。

    山道两边,树木丰茂,绿水萦绕。

    刘乐宝实在忍受不了马匹的颠簸,疼叫起来:“哎呀,小弟弟疼死了,兄弟,歇会吧?我受不了了。”

    “好!李兄,歇会吧!”方旭当即跃下马来,朝李布喊了一声,便将马缰缠里山道边的一株大树上。

    然后,他转身去扶刘乐宝下马。

    李布急掉转马头,驰向方旭。

    刘乐宝下马,伸手捂着裤档。

    他举起手来,竟然有血迹。

    他满脸凄楚地对方旭说道:“哎呀,兄弟,进城歇一晚吧?丫滴,得弄辆马车来坐,哥实在受不了,你看,伤处有血渗出。再这样骑马奔跑下去,老子可能会没命的。”

    方旭见状,心头一疼,说道:“好!来,你坐会,喝口水。呆会,我陪你步行,绕道入城吧。”

    他急扶刘乐宝坐于一块巨石上,又去自己的马旁,取水皮袋过来。

    “嗖……”

    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间,一张渔网撒下来,罩在刘乐宝的身上,几个黑衣人从一株大树上跃下一拉。

    “哎呀,兄弟救我……”

    刘乐宝惊叫一声,已被渔网罩住,并被拉吊在树上了。

    他在渔网中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李布掉转马头,策马驰来,眼望刘乐宝惨遭暗算,心头吃惊异常,急扬鞭打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