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侠义榜-> 第404章 出尔反尔,失去武功

第404章 出尔反尔,失去武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个袁立如今也废了,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厉飞道。

    丁耒道:“这严嵩还在硬气,我倒是想和他谈谈。”

    俞大猷问:“你还和他谈什么,他的为人你也应该明白,此人不可深交,更不可放过,比起戚继光还不如。”

    丁耒笑道:“我自然知道此人的手腕,但是如果他要保命,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他商议一二,为你们也贡献一些福利。”

    俞大猷思考了一下,点头道:“即便如此,你也要小心一点,别被蛊惑,我知道你之前暗中收受了他不少好处,现在可别失足了。”

    丁耒满口承诺,绝不跟严嵩同流合污。

    严嵩被两人压着,脸色由青转白,显然是吓着了。

    “你还想怎么样?”严嵩看着丁耒走来,张口恶言道。

    丁耒笑了一笑:“严大人,说句实话,我很佩服你这么多年的经营,嘉靖帝不仅没有处理你,还让你发展了这么多门客,袁立恐怕也只是其一吧,还有那两大大内高手,也不过在你眼中有一定的利用而已。实际上你的本事更加通天,只是不愿意吐露出来,一旦我们对付了你,你势必会借助这些势力,让一切翻天覆地。”

    “你怎么知道的!”严嵩不敢相信。

    袁立灰白着脸色,道:“他应该是算到的,算道之路,他已经走得越来越远了。”

    “没错,我是算了,但是距离真正得算人心,还是不如你袁立,只是这算道武功,其实与易经能够挂钩,你不懂易经,可是我明白,即便没有了天意支持,算不出人的命运,可是我可以看出过去的一些事情。至少在这个世界,我能够顺利做到。”丁耒道。

    袁立苦笑道:“原来如此,你短短时间,就学会了我和俞大猷的一切精华,你果真是天纵奇才,可惜,可叹,我还是失算在你手中。”

    丁耒走过他的眼帘:“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严嵩,早日收手,还有机会弥补罪过。”

    “你这样倒是像一个僧人,我过去有人僧人给我算命,说我接下来的几年命中有大难,我想还有几年光景,想不到是提前了。”严嵩道。

    丁耒道:“不是提前了,是报应已经开始了。”

    “你和你儿子做的勾当,已经足够威胁了大明的安危。”丁耒道,“现在就交出你的权力,叫你安插的一些人,通通离开,你还有保命的可能!”

    “他还有人?”厉飞难以置信,这个严嵩如果有私人兵力,那么他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对大明反攻的可能?

    俞大猷回应道:“我也知道,朝廷内外,他有不少盟友,甚至当年裕王已经是他的一部分,只是现在裕王改邪归正,不再跟此人交往,而别的官僚可是不一样,他们为了趋炎附势,攀龙附凤,更是不停地巴结严嵩,想要坐拥这大权。”

    “朝廷内外,最可怕的就是人心,最难办的也是为官之道。”丁耒道,“不知道俞将军可有办法防止那批人反目。”

    “这要看他带了什么人了。”俞大猷道。

    “我的人还在路上。”严嵩呵呵一笑:“本以为攻城要三天三夜,可是一日功夫,就已经化解局势,俞大猷,你的手下实在不可小觑。”

    “原来如此,看来你也挺大胆,为了让我们相信你,居然只身来往,现在你如果想活命,立即发飞鸽传书。”丁耒命令的语气道,不容置喙。

    严嵩冷静地道:“你以为我会听你这个毛头小子的话?”

    “父亲!救我!”那边的严世蕃,已经被绑住,两个将士锁这他的肩胛骨,让他疼痛难耐。

    “听到了你没有,你如果不发飞鸽传书,你儿子就要成为牺牲品。”丁耒根本不在意多杀一个人,他即便是仁慈为重,可是这严世蕃本身就是不仁不义,作恶多端,当日更是强抢李兰心,险些让张备和他反目成仇。

    如今严嵩儿子也是罪有应得,只要丁耒一句话,就可以杀死严世蕃。

    现在箭在弦上,只待风起云涌,就看严嵩脸色惨淡,却失笑三声:“哈哈哈,想要杀我儿子,那就去杀吧。”

    “父亲!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严世蕃肥硕的脸庞挂满了恐惧。

    他带着愁苦之色,难以置信的看着严嵩。

    严嵩道:“以往要你学习权术,甚至学习武功,你却是不听,如今就是代价,你父亲这样,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放心,死的话一眨眼就过去了,不会痛苦。”

    “父亲!”严世蕃急的咬牙切齿,可是没有办法,严嵩看也不看他。

    “看看,这就是你的父亲,你该明白吧,他是怎样的狠人,可是牺牲自己的儿子。”丁耒的话有些挑拨离间的意思,但是严世蕃却全然听了进去,直接跪在地上,道:“丁耒,我错了,当日我也只是贪图美色,以后我绝不会再贪图享乐,我要做一个清官!”

    丁耒却是半点不信,道:“虎父犬子的意思我信,但是犬子也是会咬人的,我留了你有什么用?多一双筷子干扰大明的尊严么?”

    丁耒在俞大猷指示下,立即下令:“来人,当场格杀严世蕃!”

    “真的要杀?”有人开始犹豫起来,这可是一个朝廷命官。

    而且,他父亲还是权力通天的严嵩!

    这怎么说杀就杀,到时候如何交代?

    俞大猷也道:“不要多问,此人必须死!”

    严嵩的眼皮也微微发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的右眼跳得颤抖起来,甚至老眼之上,带着婆娑泪光。

    他不忍去看,因为严世蕃已经被押在一块石头上,不停挣扎,旁人取着大刀,准备一刀劈下。

    “慢着!”就在大刀落地的瞬间,严嵩呵斥了一声。

    “你们想怎么办?”严嵩终归不是戚继光,没有军人血性。

    他即便不怕死,不代表他不怕家人死,一旦和俞大猷彻底交恶,只怕家人全部都会被牵连。

    俞大猷道:“你现在想通了?”

    “我是想通了,你想要怎么办?直说。”严世蕃道。

    丁耒递给了一张纸笔,道:“这信件寄给那人,如果他敢带兵来,接下来我们也可以抗衡,不死不休,况且,你也明白,现在胡宗宪也与我们有一定关系,你以为我们会怕区区一些乌合之众?”

    严嵩狠狠咬牙:“好,算是我栽了!”

    他最后多看了一眼严世蕃,世上没有不疼自己儿女的父母,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表明真性情。

    严世蕃虎口脱险,惊得裤子都尿湿了。

    严嵩签下了洋洋洒洒的笔迹,接着丁耒从他的轿子后方找到了信鸽,他居然随身携带信鸽,可想此人是有多大野心,存心将俞大猷和戚继光一网打尽,之前是蛊惑那郑经天和释永康,现在居然还有幕后使徒,此人不除,始终是心头大害。

    不过他们并没有时间和精力铲除此人了,因为再过几日,就到达最后的时间。

    如今要做的只是想办法,参上一笔。

    先让对方的乌合之众止息,再想办法将严嵩押往顺天。

    这是俞大猷的想法。

    严嵩已经彻底失败,他作为一个失败者,脸上并没有多大的悲哀。

    他似乎预见过这么一天到来,如今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和严嵩团聚的严世蕃,哆哆嗦嗦道:“父亲,你到底签署了什么?”

    “一份信件,一份上奏的签名。”严嵩摇摇头,“罢了,事已至此,我相信我最后的机会还在,他们不可能扳倒我的,而且他们也确实不敢杀我们。”

    “是么?”那边走远的丁耒,忽然回过头,随手抛出四枚从采蝶变那里拿来的透骨钉,分成四个角度,射在了严嵩的四肢上。

    严嵩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此刻四肢已经麻木,全是鲜血,他重重的喘息,挣扎着,咆哮道:“你这是食言!”

    “你做了那么多恶事,食言不知道多少回了,如今我只是按部就班,给你一个惩罚而已!”丁耒笑着道:“下半辈子,要么坐牢,要么也是一个废人了,恭喜你啊,严嵩。”

    严嵩听到这句话,怒极攻心,彻底昏死过去,留下大声呼唤的严世蕃。

    此刻,丁耒已经走过戚继光等人,来到了释永康的身前。

    释永康和他正面相对,二人可是交手过的,如今释永康依旧十分惧怕丁耒。

    他避过丁耒的目光,道:“你想如何?你已经是最终赢家了。”

    “自然是清算一下你,自废武功,从此少林寺吃斋念佛,我就不杀你。”丁耒道。

    “你真的狠毒。”释永康道。

    “不是我心狠,而是这个世界不允许我做一个纯粹的好人,有时候,放过也是一种罪过,为了赎罪,你就拿出一点诚意来,我好放心送你回少林寺。”丁耒道。

    “我不愿意自废武功,但是我可以给你少林寺一切秘笈,你们不是喜欢收集秘笈么?正好都是你们的。”释永康似乎很清楚丁耒等人的想法,他开始讨价还价。

    丁耒笑道:“你倒是机灵,但是,我并不稀罕。”

    说着,丁耒一拳打出,释永康施展全身力量,“金钟罩”提升到了极致,双手交叉的瞬间,已经被丁耒突破心房,打在了胸口的中丹田上。

    砰地一声炸响,释永康落在地上,浑身是血,失去了武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