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侠义榜-> 第491章 见面丰原,约战三匝

第491章 见面丰原,约战三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丁耒,不要逃避,相信洛莺姑娘也会支持你的。”木宁适当地点拨一句。

    那边古太炎不嫌事大,不停添油加醋,说到这里,丁耒终于是屈服了,无奈地道:“我答应你们,不过我也有苦衷,若是洛莺她真的同意,不介意这么多,那我全部收下有何不可?”

    “这才是男人风范,丁耒,洛莺姑娘也会为你高兴的。”

    其乐融融之后,众人终于走出落雁楼。

    这里依旧是敞亮的大街,拥挤的人群。如今从正午到了傍晚,更显得城市繁华。

    满街灯笼,满街福光,彩带连接着一些横幅,宣讲在眼前,无非是一些关于朝廷的标语,用金色张扬,显得贵气无比。

    “接下来,我们还是休息一晚吧,明日去见丰原。”丁耒道了一声。

    就在这时,远处奔来十几个急匆匆的身影,为首男子却是那个副总管年轻人,他目光一沉:“你们还想去哪里?一顿让我们好找!”

    “想不到你们挺快,这么迅速就追到我们了?”丁耒不觉讶异,那边秀儿缩头缩脑,不敢冒出。

    副总管年轻人目光扫过,道:“不论如何,你们跟我们去丰家一趟,不然在天京城,我们只好动用卫队请了!”

    一个“请”字方出,咬牙切齿,他之前被丁耒等人打败,心头恼火,现在更是想表现一番,做出大事。

    林潼淡淡道:“如果不从是否就准备动用你们的刑具?”

    “那可不然,你们最好老实一点,这里是天京城,不是你们的家!”那人怒火中烧,压制住气焰。

    丁耒呵呵一笑:“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走。”

    林潼本要动手,看丁耒一副息事宁人的架势,他也不好肆意动手。

    “带走!”那年轻人一招手,众人纷纷上前。

    丁耒一股气势渲染而出,周边几人纷纷被冲击,倒退了数步。

    “你敢动手?”年轻人喉头一动。

    丁耒朗声一笑:“你们最好小心一点,只要我们破了皮,你们尝的就不仅仅是一点痛。”

    年轻人被丁耒震慑,他知道丁耒无比厉害,自己这些闲杂人等无法解决,不如就此柔和待之,等到他们羊入虎口,来到丰家,要怎么动手都没问题。

    随后他狡猾一笑,然后带离开众人,道:“我们请你们去,这可是满意了?”

    “亦无不可。”丁耒脸色平静。

    众人一起跟随卫队,前往了丰家。

    丰家在一处河岸边缘,这条河一直从天京城朝廷出发,徐徐落下,延伸到了外围。河里的水都是元气浓郁的地下水,在天京城朝廷中尤为浓烈,而在这外围地区,反而稀薄了许多。

    实际上,很多家族都是依山傍水,假山与河流交相辉映,而这丰家正巧是水流底端的存在,刚刚能排上一些名号。

    一栋硕大建筑,挺拔而立,如同山川一般,建筑物起伏中,就自有一派气势。黑色的不明木料制作,使得这建筑显得清奇大气。

    风水之上,虽然不是上佳,但是山水葱朦中,这丰家到底是染指了几分皇权气魄。

    看到丁耒等人目光,年轻人哂然一笑:“我们丰家就是气派吧,土包子。”

    “你说谁是土包子?”古太炎脾气直冲。

    那年轻人道:“说得就是你,由不得你们,来人!”

    丁耒早有预料,当空一剑破来,顿时三个跳出的身影断手断脚,惨绝人寰。

    再看另外十几人,被林潼等人挡住。

    木宁拳力惊人,直接将两人的身体给打得凹陷下去。

    他力道更进一步,武功更是节节攀升了。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冲气】后期,想来又是有不小的造化。

    “都不要怕,他们不过如此!”就在这时,一个大胡子中年人冲了出来,手中大刀猎猎如飞,直奔木宁头顶。

    木宁双拳拳套一架,与大刀擦肩而过,这人居然是【冲气】后期巅峰!

    木宁却也可以抗衡,他在大明世界已是高手中的高手,回到这个世界,更是吸收不少元气,此人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

    那大胡子中年人目光一横,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越阶作战?”

    木宁呵呵一笑:“我看你们丰家势力不错,这么多高手,我告诉你,我叔父就是云鬓城的将军!”

    “你是木天的后人!”那人震惊万分。

    “直呼其名,罪当该死!”木宁一拳打出,二人纠缠了一阵,大胡子中年人气喘吁吁,双手之刀都有所麻木。

    丁耒随后一人敌五名黑衣人,这黑衣人显然是丰家的杀手,手段残忍狠辣,他们施展的刀法,更是如开花一般。

    一般来说,舞得越是花哨,却未必有效。

    可是这种刀法本身如此,是一种技巧性的武功,叫做“花刀”,“花刀”本是古代一名青楼女子创立,后来被传承下来,成为了丰家的绝世武功。

    实际上,这也与丰家一件秘密有不可或缺的联系。

    四处开花,花漾百出,丁耒的“青龙剑”在花刀之中,游刃有余,无数剑光闪耀中,五柄刀当空飞出。

    五名黑衣人大惊失色,他们都是【冲气】中期存在,居然完全无法抗衡!

    丁耒破竹之势,杀入五人面门,一剑一挑,五人的脖子当时溢出鲜血。

    “你们身上血腥气味太浓,杀人作孽,该下地狱!”丁耒呵斥一声,剑收拢,滴血不沾。

    又五人黑衣人出现,杀气腾腾,直奔丁耒后方,想要取其首级,丁耒不慌不忙,再回首,一个燕翅摆尾,五人胸口再中剑,惨烈退下。

    这些杂鱼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血成双。

    十名黑衣人倒下,再看林潼那边,也解决完毕。

    横七竖八,起码三十余人倒在地上,血染遍地,场上只剩下那大胡子中年人,立在那里,孤立无援!

    他眼中惊恐越浓:“你们莫非都有背景?”

    “不可能,那个秀儿,明明是大林城一个普通家族子弟,我们调查很清楚!”

    这时候那年轻人也缩到一边,脸色苍白。

    他本来是布下杀局,却在此时脱了链子,被丁耒等人转眼打破阴谋。他现在才明白,丁耒他们不是愣头青,而是有备而来!

    丁耒移动到了大胡子中年人背后,轻飘飘一掌下去,却是“落霞手”中的招式。

    大胡子中年人痛叫一声,连连退后。

    丁耒却好奇了,这大胡子想不到也是身俱横练功夫,一掌没能彻底击溃他。

    大胡子中年人踉跄之后,他回首一个“黑花漫天”,顿时当空像是下起了黑莲,诡异莫测,刀光锐利,扑入丁耒面门。

    丁耒伸手一指,夹在刀身之上,顺势扭动间,刀光熄灭,之前的霸道荡然无存!

    再一动,这刀偏离了方向,开始朝着他的头颅而来。

    大胡子中年人全力以赴,却没能对付丁耒两根指头,可见差距巨大,无法量计!

    丁耒硬是压了下去,他仓促应战,越来越低,身体越发下垂!

    大胡子中年人苦笑着,眼看自己就要丧命自己的刀下。

    这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出,浩瀚无比:“你们都停手!”

    这声音,无比熟悉,秀儿本是乐在众人保护,听到这个声音,当时就吓得缩到一旁。

    “不必害怕,秀儿,我们是来帮你的。”丁耒道。

    秀儿道:“你其实不知道,当日我的经历,带走我的就是丰原,想不到后来才发现,他狼子野心,为了得到我,不惜一切代价,这次若非拉我去他乡里探亲,怕是就已经成了他的小妾了。”

    “原来如此。我说当日谁人带走了你,原来与这丰原有关,说来如果他不是强迫性质,你或许会嫁给他也不定是么?”丁耒问。

    秀儿摇着脑袋道:“不,我不可能嫁给他,他比我大了足足二十岁。”

    那个中年人的身影落来,他的身后是十几名家族子弟以及三大长老。

    三大长老都是【冲气】后期巅峰修为,而这个中年人,却是已经超越了,丁耒凝聚目光,就看到了他已是【锻丹】境界。

    “你就是丰原?”丁耒慢慢道。

    对面的中年人冷酷无比,刀耕斧凿的脸上,充满了刻薄与坚毅。

    木宁暗自一想,就道:“这个丰原我听过他的一些事迹,他们丰家似乎很不一般,有可能出身皇室,是百年大乱之前的皇室之一,那时候几大姓氏争雄,其中就有他们丰家。”

    “果然如此,难怪四十岁了还如此玉树临风,原来是本身家底就不差。”丁耒暗自回了一声。

    丰原抱拳道:“这位兄台,我跟你无仇无怨,我们是否应该化干戈为玉帛?”

    “放你妈的狗屁!”古太炎道,“你真是睁大眼睛说鬼话,你没看到秀儿姑娘怕你么?你之前想做什么,我们都明白,敞开话来说,你这就叫做强行掳掠,若非你的官位在这里,不然你要吃上一葫芦官司。”

    “哦?这位侠士如此暴躁,许来是看不惯我丰某人了?丰某本事没有多少,但是对付你们这等宵小,还是游刃有余。”丰原点名道姓,指着古太炎道,“你出来,能接下我三招,我就给你一个带走秀儿的机会!”

    “接就接,谁怕谁!”古太炎大声道,他现在练就了俞大猷的“盘龙手”,也是心痒痒,想要打斗一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