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侠义榜-> 第491章 短暂学习,全部收下

第491章 短暂学习,全部收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瑶姬没有看秀儿,而是对丁耒抛了一个媚眼,道:“丁少侠,我也只有半日时间,这半日时间足够教授她自保的武功了,也能保养,青春长驻,别的倒是需要靠你扶持。”

    丁耒道:“你放心,秀儿是我在大林城仅剩的亲人了,我也会好好照顾好她的。”

    亲人。秀儿低下头,想到以前百般折辱丁耒,有些无地自容。

    丁耒不计前嫌,让她十分感动。

    瑶姬道:“如今京城也不太平了,你看周边那么多看守,随时都会出动,你就明白了。”

    “我也预感到了,京城要遭到变故,恐怕也不是一时之事,而会酝酿很久,很多人还在对延师的存在与否产生疑问,如果延师不出面,长此以往下去,迟早会出现问题。”丁耒道。

    瑶姬点点头:“你能看到这点,确实你也成长了,可是我们现在的制度都是凌驾在万人之上的基础上,所谓的太平盛世,也不过是一人一言的作用罢了,真的要营造一个太平地,需要的不只是一个人来维系,而是一群人,现在众口难调,其实已经落了下风,也难怪大夏以破竹之势,将我们霖域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瑶姬,你的领悟很深,有些东西我都还没有看明白,原来你已经有了想法,莫非这都是你背后的组织的?”丁耒问道。

    瑶姬神秘一笑:“古来都戏子无才无德,现在我是知道,戏子的无才无德,也都是百姓的德才惯出来的,他们没有德行,如何央求戏子呢?”

    丁耒对这句话再次有了见解,正要好好讨论一番,瑶姬却慢慢身退。

    “暂时不讨论这些大事了,活在江湖,就该好好对待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希望丁少侠谨言慎行,争取成为一代豪杰。”瑶姬飘然撒手。

    然后,她领着秀儿一溜烟不见了。

    丁耒愣在原地,那边的牧女噗嗤一笑:“丁少侠,你真是一个木头,非要跟人家什么朝廷大事,百姓大业,搞得尴尬收场了吧。”

    丁耒挠挠头,第一次露出了尴尬如少年的笑容:“抱歉,但现在我也知道了,你们的瑶姬绝非常人,你们背后的势力,更是非凡。”

    牧女道:“现在知道还来得及,不如跟我们一起,我带你们去总坛,不定师父会要你。”

    丁耒想到了林潼他们,于是也只好拒绝道:“谢牧姐姐的好意了,我这里很多事情没有处理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我看你呀,真的是不知好歹。”牧女摆摆手,然后也不再跟丁耒交谈,飘然而去。

    回到了席坐之间,古太炎好奇秀儿怎么没跟来,左右不自在。

    丁耒道:“秀儿已经被瑶姬带去练功,想必还要一阵时间。”

    “古兄弟,我看你也老大不了,是不是对秀儿有了想法?”王五道。

    “不不不,不是……我,我……”古太炎一时间话都不出来。

    那边的海隆哈哈一笑:“都是英雄爱美人,这位古兄弟,也是性情中人,来,我们干杯!”

    ……

    很快,酒席散尽,那边的表演却没有停息,一班接着一班,却再没有了瑶姬的身影。

    酒席之中,畅谈的都是朝廷大事,例如延师的消息,那海隆对此保有神秘。

    因此,也并未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消息。

    可是,丁耒却也有了京城十大家族的底细。

    其中罗家、文家、席家名列榜首。

    这三大家族,可以是皓月一般,别的家族更是众星捧月,只能望其项背。

    三大家族,其中又以席家和罗家最为出彩,席家的席远封,罗家的罗箴言,都已经是【锻丹】后期巅峰的武者,不是寻常人能够对付的。

    他们的实力,若是再进一步,就是【褪凡】,【褪凡】之后则是【化境】。

    丁耒感觉到了压力。

    这海隆显然已经达到了【化境】,无论是正面接触,还是旁敲侧击,丁耒觉得此人真是无懈可击。

    而那游鸿明师,则也肯定是【化境】武者。

    到了这个境界。就是一个分水岭,古来有些道家言论,就这个境界是“化神修真,借假成真”之境界。

    不过到底道家言论不如古武真相。

    真实的【化境】武者就在眼前,丁耒尽管有无数问题想要问,可是碍于时间关系,他也只能仓促问了几个修炼的话题。

    他现在明白,到达【化境】之后,整个饶肉身不再是肉身,看似是肉,却有一种流体的动态,一举一动,已经暗合了某种“道”。

    精神层面,【化境】武者也十分厉害,他们甚至可以凝聚精神控制人心,但也只限于低境界的存在。

    当日,游鸿的“灵镜之术”,其实也是脱胎于他本身的精神修为,只是他把控制转为了窥探,一时间,在丁耒面前吃了一个大亏。

    到达【化境】,最大的成果还是“元神”的出现。

    在大明世界,都不存在元神,甚至这个话题都是帝释纵英才提起的。

    “元神”究竟是什么,丁耒至今没有弄明白。

    是精神,还是心境,还是一种物质,丁耒在摸索,而那个海隆也在摸索。

    “好了,明日来我府邸,我会和丁少侠你好好上这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海隆整顿心情,起身道。

    丁耒抱拳道:“多谢海大人此番邀约,我定然不负期望。”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全力培养你。”海隆有些高兴,喝得飘飘然。

    这里的酒都是能滋养元气的,即便是喝醉,却也是元气溢满所致。

    那边的蔡骏离开前,给丁耒暗自道了一声:“现在海大人已经接手了松家的事情,那位松家的将军算不得什么,你大可放心。”

    “这件事来我也间接解决了……”

    “哦?”

    丁耒将事情草草了,蔡骏这才恍然道:“原来如此,我松家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动静,原来是发生了这个变故!”

    “丁少侠,你倒是厉害,一句话立了那松益为家主,在那个场合,想必没有人会不服气。”蔡骏道。

    “的确如此。”丁耒道,“蔡前辈你早日回去,我们明日再见。”

    “对了,还有这个,海大人之前暗中留给你的信物,若要对付那个丰原,拿出这个,他会大吃一惊。”蔡骏伸手,掏出一个金色大印。

    丁耒接过,看到上方居然影皇朝霸业,一言为君”的字眼。

    丁耒不觉要多问,这蔡骏却神秘一笑,让丁耒到时候拿出来。

    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明明是皇帝才能用的东西,莫非这与那丰原有些关系?

    话已至此,几人飘然离去。

    那边的楼道口,秀儿也蹦蹦跳跳上来了,眉眼之中多了几分英气。

    秀儿掩嘴笑道:“你们都这么看我做什么?”

    “美,太美了。”古太炎几乎哈喇子都要流出来。

    那边的丁耒道:“我看你境界已经达到了【蕴灵】,日后多多修行,到达【改脉】之后,我会借助丹药,给你催生力量,增进内气。”

    “那好早着呢,丁大哥,瑶姬让我替你带一句话。”秀儿道。

    那边王五几个人,眼神古怪,不知道回避是好还是不回避。

    丁耒道:“你吧。”

    秀儿道:“她跟我,如果你一辈子找不到洛莺,会不会娶她?”

    林潼等人都不禁怪笑几声。

    丁耒神色严肃了一下,然后如泄了气的皮球,道:“别开玩笑行不行啊。”

    秀儿道:“这是她很诚恳的的,然后了神秘饶离去方向,恰巧与你们的,池方向有点神似。”

    “真的?”丁耒恨不得拔腿就去。

    秀儿却不乐意了:“你还没有回答瑶姬姐姐的话,她的话在这里就是圣旨。”

    “我回答还不行么?可能不会吧。”丁耒道。

    秀儿道:“敷衍,什么叫可能不会,那就是可能会,我回头就跟她好好去,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通信工具。”

    “瞧!”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戏法,秀儿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信鸽,与她十分亲密。

    “这……”丁耒尴尬地左右为难。

    秀儿道:“她要我监督你,不要与别的女人暧昧,当然,洛莺不算。”

    丁耒更觉得尴尬,自己和瑶姬还没有关系,这女人如此奔放,他真是拒绝都没有办法。

    那边王五上前,解开这一道心结:“丁耒,你不如把她们都收了,真是婆婆妈妈,算什么男人。”

    “洛莺姐姐也不会吃醋的,我认识她那么多年,我知道她为人。”

    “可是……”

    “可是还有石微是么?”木宁叨扰了一句。

    丁耒让他声一点,却还是被听见了。

    周边的话题再次波澜壮阔起来。

    “丁耒,你在牢房里,什么时候结识了那个失踪的石微?”林潼也觉得狐疑,想到那游鸿明师都放过丁耒,可想丁耒背景肯定是有,没想到在牢房里都能跟人发生感情,确实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

    “其实……”丁耒不敢吐露这些大事。

    在这个世界没有被“侠义榜”完全吞没之前,很可能会触犯某些禁忌。

    木宁拍拍丁耒肩膀道:“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主要是你要有担当,有责任,你若能让一百个女人都跟你,这也是你的本事。”

    丁耒无奈一笑,有些无地自容,他想要立即离开,却被他们堵在路口,话都不敢多两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