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安启群侠录-> 第六十二章 自杀少年

第六十二章 自杀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进了大门,一眼便看见正在看弟子们练功的安三平,她立刻心情好了起来,直向他飞奔过去。

    安三平看见她和风起斯一起进来,也猜了个大概,十分开心地笑了。有风起斯在她身边,她定不会出什么事的。

    林小唐也在此时赶了回来,安三平连忙问他那重伤之人如何。

    林小唐从怀里摸出一块木头牌子,递给安三平说道:“望了大叔说他筋脉尽断形同废人,命悬一线,幸亏送去及时,命是救了回来,也能开口说话了,但只说了两句,第一句是问身在何年何处,第二句嘱咐我把这个交给你做谢礼,其他的一律不知。他伤得实在太重了,平常人早已经死了,算他命大,被我带了回来又遇见你,总之他身体是否能恢复,恢复几成,就都要看天意了。”

    安三平接过木牌看了看,很普通的一块方形木头,十分朴素,没有什么花纹,只不过十分厚重,像是黑檀木之类的,刻着一个“嚣”字。

    安三平不解:“这是个什么谢礼,令牌吗?哪里的令牌?”

    风起斯拿过去仔细看了看,也摇了摇头:“或许等我回去查查古籍,也说不定,只是凡间哪一个角落的令牌罢了,既然人家说是谢礼,你安心收着便是。”

    次日便是十五,历年来,修仙界每个月一次聚首议事,便是约在世尊所居之处每个月的十五。

    这一回,是相隔十七年后,离魂谷再一次以世尊之名,会见各家,想必只要有些许实力的门派都会前来。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这第一个来的,竟然会是眉山派。

    这一天刚过卯时,一面蓝边的红旗子被一个年轻人扛了进来,只有他一个人,那年轻人步履踉跄,似乎受过伤。

    司考见状,赶紧上去打算扶他,却被他一手推开了。只听那人说道:“叫你们谷主出来!”

    林小唐听见了,站出来说道:“谁家的小辈,如此不懂规矩,来者是客,可你的语气也要尊重些吧?”

    安三平见了那旗子上的花纹,顿时认了出来:“你是眉山派的人?还有人活着,太好了。”

    安三平心想,只要眉山还有人活着,那么关于药童的传言,就有办法化解了。

    眼前喘着气,虚弱不堪的人,胸前血迹斑斑,眼底却有非常坚毅的光,他问道:“你就是离魂谷主?”

    安三平点头说道:“正是!”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却突然含泪拔出剑来,直向安三平刺过去,安三平见他拔剑愣了一下,侧身躲过,轻轻一个弹指,那剑便飞了出去!

    闻声而出的谷花音付红莲风起斯等人赶来一看,都十分讶异,付红莲奇怪道:“这几乎是个普通的凡人啊,他这是为何?”

    安三平一听赶紧收剑说道:“有话好说!你打不过我的!”

    那少年置若罔闻,赤手空拳欺身而来,身形却非常快,安三平那么多年绑着重物练功,自然更胜一筹,那少年十几招过去半片衣角也没有碰到他,反而不知带动了自己身上哪处的伤,鲜血淋漓而出!淅淅沥沥流到脚下。

    安三平急了,一边避让一边说道:“别打了,再这样下去,你就撑不住了!”

    付红莲实在看不吓去,无奈叹了一声,伸出一指对着那少年绕了几圈,那少年便被灵力绑住,半点也动不得了!

    那少年拼命挣扎,脸上一直没有断了眼泪,口中不停说道:“快放了我!”众人问他什么,他都不回答,只是眼中渐渐透露出绝望的样子来。

    安三平怀中一动,灵斗闻见了血腥味,醒了过来显出身形,端详那少年半天,说道:“谷花音,假意要杀他,雾隐术!”

    谷花音知道灵斗从不开玩笑,闻言而动,大雾骤起!祭出离魂刃在雾中发出幽幽蓝光。

    林小唐突然喊道:“快看!”

    这雾中能让人隐约看得见的,除了谷花音的离魂刃,还有一样东西,那少年身上的伤口,被人用某种黑色的灵力牵引着,那灵力源源不断,源头隐藏在院门之外,换言之,这少年浑身的经脉都被人控制了!像是被做成了傀儡,只不过不同的是:他的意识还是他自己的!

    风起斯沉声问道:“怎么保他的命?”

    灵斗摇摇头:“只要这灵力索一撤,他的心脉尽断必死无疑,就看,对面什么时候想断?”

    风起斯当机立断:“楚楚!”

    楚问心猝不及防地走出来:“啊?”

    风起斯拿起楚问心的双手,一手按在少年的头顶,一手按住他的心脏位置,说道“绝对不能松手,等我回来!”

    他跟谷花音点了点头,二人便跃身而去!

    安三平知道他们二人是去顺藤摸瓜,找那个控制之人,只是楚问心这个姿势又是为何?

    灵斗已经看见楚问心的幽明珠,眯了眯眼睛,心下一动,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安三平这才慢慢走近那少年,看着他绝望的眼神,十分不忍:“你若现在不告诉我们你的遭遇,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楚问心不敢动,她急促说道:“离魂谷几百年来一向至真至善,你不必多虑,控制你的人,稍后会被发现,若风道长不能控制,他鱼死网破,你或许替自己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少年已血泪满襟地哽咽着:“我必须死,我必须死,我若不死,我的族人就都完了!”

    付红莲听他这么一说,已经明白,斩钉截铁地呵斥:“蠢啊!他们人在哪里?快说!”

    少年似乎被她震慑住:“在…一个山洞里,很冷的山洞!是一个黑面人,说如果我不听话,就在我面前杀了他们!他要我,来找离魂谷主,一直……一直打下去。在其他门派到来之时,喊着为眉山报仇,然后……我会死去,他们就会放了我的族人。我只能听他的,我没有别的选择,你们……也没有。我一定会死,我一定会死,对不起!呜呜呜……”

    说到此处,付欢儿十分悲伤地看着那黑色灵索猛地收了回去!楚问心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不放手,你挺住!”

    那少年身上汩汩流着鲜血,已全身浸透,他用力却虚弱地冲楚问心笑了笑,轻轻说道:“我……听祖辈说,修仙的女子都很美,特别是……出云峰、的女子,你是吗?”

    付欢儿不禁流着眼泪,低下了头。林小唐搂过她轻轻拍着哄她。

    楚问心连忙点头:“我是!我正是!林小平你过来!”

    安三平会意,上前揭去了楚问心的面纱。

    见到楚问心真容,在场的付红莲母女,林小唐都也大吃一惊!彼此对望,这才明白很多事情。他们都知道安三平出云峰的身份,却不知道,他跟宣正堂,竟然是这样的关系!这才是安三平要戴面具的原因吧?

    少年强打着精神,撑着眼睛,仔细看着楚问心,费力地笑了笑:“仙子原来真的……这么美……对不起,谢谢……”他带着微笑颓然闭上了眼睛。

    楚问心一双泪眼迷蒙喊道:“你,你不能睡,你给我撑住!”

    安三平很是着急:“风道长叫你都不要动,我便更不敢做救治他的事情,这该如何是好?”

    此时雾已渐渐散去,门外传来司考的声音:“谷主,巨风山庄到了!”

    安三平听见杜凤泽到了心下一惊,立刻帮楚问心戴上面纱,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见灵斗不知取出什么放到那少年口中,跟楚问心说道:“可以放手了,带他进去休息。少则半天多则一天他就没事了。”

    楚问心依旧不敢,付红莲感受得到什么,点了点头也附和道:“灵斗说的没错,好孩子,你放心把手放下来吧!”说着解了束缚,那少年便软软倒在了楚问心手中。

    楚问心这才意识到,付红莲和灵斗都不会骗她,可风起斯的话…她私心里原来也是十分相信的。她明白过来,原来风起斯在她心里已是一个靠得住的人。

    她别无他法,看着林小唐帮她将那浑身是血的少年抱了进去。

    安三平这才起身,去门外迎接各家。

    果不其然,门外各色旗帜飞扬,并不只有巨风山庄一家,杜凤泽为首,身后则是如同孔雀开屏似的跟着十几家大大小小的门户,杜凤泽华服金冠,神采奕奕,十分气派。

    安三平留意到,今日萧子衿没有来。

    见他出来,杜凤泽便施了个礼:“林谷主,杜某带领各家前来拜见!”

    他这一句说完,后面的各位首领们才齐声说道:“拜见林谷主!”

    安三平心想:“他果然是要借此显威。”当下也十分得体的见了礼,大家分别见过,安三平对此聚会没有经验,见到因人数众多不便进庄,总不能委屈他们站着说话,便同司考说要回去让弟子们搬些桌椅出来。

    司考答应了一声,转身时,忽见许多桌椅凌空飞来!他赶紧闪开,人群也都纷纷散开,那些桌椅飞出来时速度很快,到了众人跟前,反而稳稳的停住落下了,位置虽说不十分准确,但是这法术如此了得,各家都傻眼了!

    待坐下抬头时,更是不禁全部看呆了!

    林谷主左右分别多了两个美男子,都是绝世俊美的面容,但又非常不同——这左边一个银发蓝眸冰冷傲物,令人胆寒不敢直视,这右边一位……好像在暮仓峰见到过,是那个林小唐,但容貌身材似乎已有些不一样,笑眼盈盈,春风满怀似的,令人一见便觉得十分亲近。

    而随即从他们身后走出的三位,却又看得人们心旌摇曳!

    两位红衣美人一大一小,似乎是母女两个,一个明艳妩媚,笑颜如花,另一个欢脱灵净,澄澈可爱;而另有一紫衫面纱身量中等的女子虽说看不清面容,但看水波流转的大眼睛已是不俗,不知面纱下究竟藏着如何稀世的一番美貌?

    虽说都是仙家,也见过不少仙风美好的人物,然而面前这几副面孔,亦是难得的上品,站在一起更是美不胜收,仿似画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