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皇门贵媳-> 第四百六十六章 西戎来人

第四百六十六章 西戎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坞城大牢里。

    满头是血的狱卒愤愤不已的看着贵德公主:“你这个贱女人,居然敢动手打我!”说完以后就左右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其实在出手的那一刻贵德就已经后悔了,毕竟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式,她还是能够清楚的。

    “你们想干什么?”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贵德此刻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其实在大牢的这么些天,贵德到底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虐待。只不过她一向是娇贵之躯,对于那些老鼠蟑螂之类的东西,自然很是害怕。

    可以说这几天一个好觉都没有睡过,整个人基本上都是处在精神衰弱的状态。

    “小美人儿,你的那个哥哥都不打算来救你了,既然这样,不如让我们哥几个教教你规矩。”说完以后,狱卒搓了搓自己的大掌。

    “你们!你们这些刁民,如果敢碰我,信不信诛你们九族?”贵德公主一边后退,一边从自己的头上拿出簪子。

    锋利的那一面直指狱卒,奈何这一幕在他们这些人看来却像是垂死挣扎的蚂蚁。

    眼看着牢门被打开,就在狱卒准备宽衣解带的时候,突然之间全部晕倒在地。

    “公主恕罪,属下救驾来迟。”来的人赫然是贵德公主,身旁的暗卫。

    当自己最狼狈的一幕被手下人看见时,贵德公主当然满都是暴躁:“你们这些人早死哪去了?”

    话音落地,又想起刚刚这些人对自己的言语侮辱:“把这些人,给本宫通通拖到后山去喂狼。”

    “主子,这些事情都好说,奴才们先把你救出去。”暗卫当然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再加上贵德公主现在正在气头上。

    其实大牢里的这一幕幕,城主府当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反应。

    因此在他们还没有走出牢门的时候,就直接被城主府的侍卫们纷纷围住。

    大管家站在最前面:“言小姐的身份应该不至于做这些事情吧?”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贵德公主明白对方是知晓自己身份的,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他们怎么还有胆量在关着自己?

    “你们手底下的人意图对我不轨,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该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贵德也并非是那种完全没有脑子的人。

    尤其是在触动到自己自身利益的时候,脑子会变得尤其灵光。

    “那些人我们城主自然会处理的,这件事情言小姐不用担心,只不过还是希望您能够回去,毕竟……城主也不好做啊!”

    管家似乎是想让贵德公主有意知道,想让她呆在大牢里不出来的人是萧绝。

    果然听见这句话,贵德神情立马变得锐利的起来,眼神的流光在自己的暗卫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转身离开。

    “主子,贵德公主恐怕现在已经知道怎么接下来的计划了。”暗卫立马把大牢门口发生的事情,细细禀报给了萧绝。

    “没事。”萧绝对于坞城城主过河拆桥,倒打一耙的做法可以说是提早都有准备。

    甚至这一点也成为了他计划当中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查清楚贵德公主,身后的势力,以至于铲除干净。

    毕竟一个弱女子想要从西戎王室里杀了人逃出来,背后如果没有人的话,恐怕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你们这些十日就细细盯着,贵德公主手底下的人的去向。一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立马上报。”

    “是!”暗卫领了命令,随后转身离开。

    贵德公主手下的暗卫,在得到自家主子的眼神之后就明白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当然是赶紧寻找救星了,随后暗卫首领立马安排:“你们这些人就留下来照看好公主,其他的人跟我回趟西戎。”

    贵德手下的人才刚刚有行动,萧绝就立马得到了消息:“主子,贵德手下的暗卫首领已经带了一部分人马,起程前往西戎了。”

    “哦?”萧绝在得到消息以后稍微有些意外:“这一次按照西戎王室前来寻找人的是谁?”

    “好像是他们那里的一等将军。”暗卫手里的这些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有所掌握的。

    “在西戎他跟贵德的关系如何?”

    “好像一直以来跟贵德公主之间都有些恩怨,尤其是在这次的事情发生以后。”暗卫说完这句话,以后眼神里带了一丝沉默。

    似乎是在思索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出口,萧绝看见了以后开口表示:“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这个一等将军之前是在贵德公主夫君手下。”一句话就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解释得清清楚楚。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一等将军,顺便告诉他,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萧绝站在窗户前背着手。

    “主子,恐怕……那个将军不会轻易的相信我们。”暗卫略微有些为难。

    “陛下的旨意已经放在那里了,只要将我们诚意摆出去就好,至于相不相信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萧绝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强求。

    毕竟跟其他国家合作的这件事情,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恐怕会给自己传来一个叛国的罪名吧!

    “是!”

    不过几天的时间,坞城城内突然来了一批外地人。

    “主子,将军带着他手底下的人来了,说是想要在今天晚上见你一面。”

    “见面就不用了,等一下。”萧绝这事情还是有所避讳的,来到书桌面前,手写了一封信。

    随后一失两份,一份交给陛下,一份交给将军。

    “主子?”暗卫略微有些不明白萧绝这是什么意思?

    “虽说陛下现在还是很相信我们俞王府,但是人心隔肚皮,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谁都不知道。”萧绝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皇家的悲催大概就是在这里了,人和人之间并没有真正的真情实感,尤其是在皇位的这件事情上,更显得人心难测。

    一等将军手底下的人原本看见萧绝没有来还有些生气:“将军,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王府世子,居然敢没了您的面子。”

    将军听见这一句话以后当下就罚了这个人:“你懂什么?”将军拿起手上的信封,细细的阅读了起来。

    “看来如果想把那贵德公主带走,恐怕我们还需要见见这位城主。”将军不由得皱这眉毛,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复杂。

    “将军,那咱们要不要跟碧霞商量一下?”

    “不用,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将军看完信以后就将其烧掉了,因为萧绝其中的深意,他还是能够明白的。

    第二天一早,城主府的门口就极其热闹。

    原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有灵犀,萧绝居然也在这个时辰来到了城主府。

    “世子殿下。”将军其实说实话跟萧绝并不算是陌生人,之前西戎王爷来求娶贵德公主的时候,他就装扮成了其中的一个部下。

    “将军?还真是的……好久不见。”萧绝并没有必回两个人认识。

    城主见此反而是哈哈一笑:“既然两位贵人相互之间都认识,这样一来就省了许多麻烦事。”

    说着就示意婢女赶紧上茶,城主知道自己今天算是个中介,因此:“我突然想起来府上还有事情要处理,就烦请二位多等片刻。”

    “自然。”萧绝并没有开口说话,将军听见了,拱了拱手。

    等城主离开以后,将军这才开口:“世子,我明白贵国皇帝的意思,只不过……这件事情真的就这样了?”

    再怎么说贵德杀死的也是一国王子,西戎国恐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将军,原本当初和亲就是为了两国交好,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到这里,萧绝的神情还是充满了遗憾。

    “这件事情自然是贵德做的不对,但是有句老话: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当然了,我们陛下为了彰显两国的友好,决定开通两国之间的贸易路线。”

    其实两国之间一直都有商货的往来,只不过并没有完全的过明面。

    如今有了皇帝的这句承诺,其实对于西戎国来说,算得上是好上加好的事情。

    毕竟我国的丝绸瓷器在西戎那算得上是珍惜物种,甚至只有皇门贵族才可以有权利拥有。

    将军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子的好事:“……这件事情,我需要跟我们陛下商量一下。”毕竟他只是一个将军,对于国事上面自然没有资格去置喙。

    “不急。”萧绝抬手抿了口茶,毕竟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并没有太多的所谓,将军拖的时间越长,贵德在大牢里的日子也就会越多。

    等两个人商量完了以后,城主这才姗姗来迟,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对此,萧绝并没有半分的意外。

    只不过,将军却有些戒备的看了看周围,似乎是有些担心他们二人刚刚所谈论的问题,会被城主府的下人们听见。

    “这位先生应该不是本地人士吧?刚好府上准备了特色小吃,还请二位赏光。”不得不说,城主今日的做派还真的挺像个人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